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一百八十二章 剑锋荡气两相开
    牧守山话音一落,外间先是一阵沉寂,过去百来胡之后,就闻轰隆一声大响,天地猛然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不禁一讶,自塔阁之内踱步而出。

    目光瞧去,却是见小界天穹之上,此刻似被撕开一条长长裂口,道道剑光自外飞入进来,成千上万,摇弋生辉,几是汇成浩荡星流,方圆数千里,皆在光耀闪烁之下。

    原来方才到此问询的,只不过是一道剑意罢了,张衍真身当还远在浮游天宫渡真殿中。

    须臾,所有光华一收,一名玄袍道人踏空而来,稽首道:“有劳牧真人久候。”

    牧守山目光灼灼地看着来人,道:“渡真殿主,你所习剑法,莫非是少清化剑?”

    张衍微笑一下,点头言道:“我因在飞剑之术一道上颇有心得,曾获掌门真人允准,去往少清学剑,蒙少清岳掌门指点,确实获益不浅。”

    牧守山若有所思道:“原来还有这般内情在。”

    在张衍上回展露出杀伐真剑时,他便猜测对方极可能是得了少清派某位洞天真人的传承,但却未曾想到,真实情形竟然是对方得了少清正传。

    他心中判断下来,认为张衍因功法路数不同,无法练出少清剑法之上的种种神通变化,但只论飞剑运使上的造诣,天下同辈,除了少清派洞天真人外,怕是无人可以与之比肩了。

    只是如此,其实还好对付,关键是张衍除了飞剑之外,还同样法力深厚,就是正面对敌,也几乎不惧任何同辈。

    他已是意识到。此一名对手乃是平生仅见。心下不禁忆起何静宸和卓御冥二人,叹道:“渡真殿主,每一代皆是惊才绝艳,就让我来领教一下此代殿主之能。”

    张衍看了一下左右,道:“此处乃是真人修道之地,我等不如换个地界?”

    牧守山听了这话,深深望了他一眼,道:“好,渡真殿主请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当下纵起清光。往远空飞遁,张衍则一晃身,与剑光合一,也是化虹遁来。

    行有数个时辰之后,两人却到了一片荒漠之中,此地除了无垠大地,方圆数万里皆无任何起伏山岭,到了这里,仿佛天地之间只剩下他们二人。

    牧守山道:“此处如何?”

    张衍一扫四周,道:“确实一处斗法的好地界。”

    牧守山道:“渡真殿主尽管出手。他既在你手中败北,此回就由我先来领教高明。”

    张衍一点头,道一声得罪。身躯立在原处不动,只心下神意一引,一道剑光已是穿空斩杀过去。

    既然早说与对方放手一战,那么有杀伐真剑在手,自然要将自己这个优势充分运使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从这一位脾性上看,与先前那位却是截然不同,应是视作二人,既是不了解对手。那便唯有先作试探了。

    牧守山看那剑光过来,却不闪避,拿出一把砂石,往外一洒,就在身躯之外浮起一道瑰丽霞光。

    剑光须臾飞至,斩在上方,却是有如斩中金铁,发出摩擦碰撞之音。极为刺耳。此砂不断转动,在消耗大半之后,却是硬生生将剑光顶在了外间。

    张衍见状,也不忙着出手,而是饶有兴趣问道:“牧真人。却不知这是何物?”

    牧守山也不隐瞒,直言相告道:“此物名为‘绞尘砂’。是先师当年征伐北冥之前,集众力采得天外上百种罡英,再加十二种奇药祭炼而成,本是准备用来应对少清派杀伐真剑的,只是后来未曾用上,就分赏给了门下诸弟子,我便是那时得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张衍目光微闪,道:“哦,山门当时有对付少清之意么?”

    牧守山摇头道:“虽无此心,但不可不作防备。”

    他拜入山门之时,正值溟沧派正是全盛之时,声威宏大,如日中天,放目天下,只有玉霄、少清两派同辈堪做敌手。

    当时门中洞天真人,几乎个个都曾设想过若与这两派修士交战,己方该当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而少清杀伐真剑犀利非常,更是尤为重视,是以溟沧派中有不少人针对此物造出了不少厉害手段,这“绞尘砂”也只是其中之一罢了。

    张衍深以为然,点头赞同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溟沧派攻袭北冥之前几乎是倾巢而出,那时和少清关系也只属平常,便是此派不会无缘无故袭人,但凡事总怕个万一,怎么准备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牧守山道:“说来先师造出这绞尘砂后,因无合适对手,是以未有过真正验证,不过……” 看向他看了过来,“今次我倒是可以代先师一了夙愿。”

    少清、溟沧两家立派以来,从未有过真正交手,而洞天真人之间未免本元精气折损,更不可能去主动邀战,晏长生倒是和少清派一位长老是好友,但彼此之间有无切磋却无人知晓,至少从未在同门弟子面前提及。

    张衍欣然道:“我却极愿一试真人手段。”

    他很是乐意见识到克制杀伐剑器各种手段,这对他好处也是不少,将来大劫之时,若是遇上相近手法,却也可做到心中有数,不至于连反制之法也无。

    他向前作势一挥,这一次却非一道剑光杀来,而是上百道剑光飞斩而来。

    牧守山一抖袖,却是洒出了一大蓬飞砂,在他法力牵引约束之下环绕在身侧百丈之地,剑光过来,俱被其缠住绞磨,然而,其数目也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不断削减。

    张衍立时判断出来,此物的确可以暂时阻住飞剑,但这却是以这宝砂大量消耗为代价的,一旦用尽,便难再抵挡。但他不信牧守山只有这手段,否则根本不会再站再站他到面前来,于是手指轻弹,又朝其发出了数十道雷芒。

    牧守山一甩袖。同样打出数十雷光,两边在半空中碰到了一处,引得一阵阵炸裂轰音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以极快速度拿动一个法诀,身上便浮现出一团白皑皑的烟柱,直冲上空,只是一转一旋之间,就将所有剑光收入进去,便是其后再有飞来。也是同样隐没入其中不见,仿佛是进入了另一个天地。

    此术乃是前代洞天真人易散衫所创,名唤“烟云别离”,不单单是能克制飞剑,便连袭来法宝亦可将之暂时封镇入这云烟之内,使得其等不为剑主所用。

    只是此术施展,需得一种少见灵药为引,此物他本在洞天之内存有一些,也就是此回放开了洞天禁制,才让他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因数目稀少。他尽管有一身几乎用之不尽的法力,也不可能放开手脚施展。

    不过任何神通招数皆有各长短强弱,因张衍所用乃是化剑。并不追求杀伤之威,他才能如此轻易隔绝在内,要是杀剑在此,怕是眨眼便可杀穿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衍这时感应之中,自家与那所有剑光之间的联系竟是变得若有若无,似乎距离自家极为遥远,难再遥御,不觉一讶。

    他转念一思。忖道:“这等感觉,却有如入了小界之中一般,当是其运用遁空转挪之妙,将之暂时困入其内,不过能困得百道,却未必能困住千道万道。”

    于是神意一凝,却是驱动更多飞剑斩杀过去,一时万千流光齐射而去。

    牧守山眉头一皱。的确如张衍猜测一般,他此刻固可拦阻得百余道剑光,但面对如此多的数目,却也是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倒非是这门神通太弱,而是他对于此道并不精熟。还未曾练到高深境地。

    他伸手往前一按,身旁烟柱缓缓往外扩散去。而他自家则是抛出一枚翎羽,轻轻一抚,就往外抛去。

    此羽到了天中后,便急骤远飘,每过一段距离,其就分化出一根来,只数个呼吸,就变作百余数目,悠悠往外飞走。

    张衍也是留意到了,随意发去数道雷芒,以作试探。不想所有雷芒居然从那些翎羽之上一穿而过,好似其等只是一个个虚影,他沉吟一下,却是无法判断此为何物,不过其还威胁不到自己,决定暂不去多管。

    牧守山外间那烟柱在万千剑光冲击之下,终是达到了收纳极致,轰然一声崩溃为无数烟气,而里间剑光脱了束缚,被外间虹光裹挟,齐往中间那人影所立之处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牧守山神情不变,拿了一只香炉出来,单手持拿,运法一震,就那炉盖掀了去,再轻轻一晃,就有一道道璀璨流光自那炉中飞出,绕走旋游,飞跃不定,伴有尖啸之声,片刻之间就将他身躯周围数里之地俱是布满。

    此名为“玄离磁罡”,可依附飞剑之上,使之滞重难御,若不及早驱除,便会失得灵性,是他在外兜转十余载,去天外地底采来的,本来也是准备万一遇上剑修,也能有一抵御手段。可至到被擒,也未有机会用过,未想今朝却是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但毕竟此物未经验证,对上杀伐真剑,是否能够抵挡他也毫无把握,好在方才已是布设好了退路,便是不敌,也能退走。

    天中剑光瞬息即至,只是斩入到磁罡之内后,却是有一瞬间得迟滞,随其往里深入,随着越来越多磁罡沾染到剑光之上,其也变得越是越是沉重,好似进入了泥沼之中。

    张衍看了下来,却是觉得有些眼熟,暗道:“此却与我以往见过的‘两极星罗磁光’有些相似,不定是一脉相承,不过拿来对付寻常飞剑是足够了,我此剑已变玄入真,想要阻住,却无可能。”

    他神意一动,所有剑光忽然一颤一转,就将所有磁光皆是震荡开来,其景犹如在水面之上有万千跳游鱼同时跃起,激起无数浪珠涟漪,而那磁光在剑光劈斩之下,也是纷纷崩散。

    牧守山看在眼中,却并未露出颓色,反而精神一振,心下忖道:“如此看来,这磁罡也能稍作阻碍,并非无用,再加上我先前手段,足可与那飞剑做一番纠缠了,看来不必再试探下去,稍后就可摆开阵势,与之堂堂一战了。”

    他把那香炉收入袖中,这磁光无了根源,不过几息之后,就剑光被彻底破去。随后转头往下杀来。

    此刻面前,看去再无任何一物可以用作阻挡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来,面色平静地望着漫天剑虹,任由其杀来,却是不闪不避。

    只一眨眼间,最先一道剑光已是欺至近前,正正斩中他身,然而就在此刻,他却陡然自原处不见,后续袭来剑芒,俱是一个个斩落在了空处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半空中一根翎羽极为突兀的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张衍立刻察觉此处灵机有异,不由看了过去,恰好看见牧守山自那处虚空之中踏步出来,不觉一挑眉,心意再动,远处剑光又一次跃空斩来。

    只是奇异的是,这次景象却与上回相同,剑光方一斩中其身,牧守山又一次消失无踪,同时半空之中又有一根翎羽消失,下一刻,其身出现在了那处,并言道:“渡真殿主,此是先师所赠真宝,名为‘万相翎’,自我得来后,还从未在人前施展过,便连他也未曾用过,有此宝在,尊驾便有杀伐利器,也伤不得我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了一笑,道:“若是果真如此,真人方才也不必将那些克制飞剑的手段一一试过了,想来其中还有缺漏。”

    牧守山却是大方承认道:“渡真殿主说得不错,但试问世间有哪一件法宝能够完满无缺?便你这飞剑,不一样有克制之道么?可见法宝之高下,还要看手执之人如何运使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了一笑,道:“既是如此,贫道就在此领教高明。”

    牧守山神色变得认真起来,道:“正要如此。”

    他往后一退,随后把身一晃,俄而,就听得大响声起,前方灵机大动,陡然放出两尊法相,一尊朱炎焰焰,烬光星落,似烈羽炽燃,赤鬣腾腾。一尊浑沙羃羃,飞霰如雹,首尾有一道白气贯串,仿若云中定针。

    两尊法相分开两边,一尊在左,一尊在右,其中各是站有一人,左边那个神色自负,目光看来时很是不善,右边之人还是一如既往平静温和。

    两人同时道:“渡真殿主,得罪了!”

    下一刻,无边光华齐涌而下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