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一百八十一章 开宫扫魔焰 界中再言战
    上极殿内,齐云天正拿着一封奏言书细观。

    书信上言,数日之前,有十余名低辈弟子入的小魔穴修行,只是途中遇得万数魔虫,一时逃避不及,尽数折损其中,遭此牵累之人也是不少,还个个沾染魔毒,受创不轻。

    自司马权自虚天之外重返九洲之后,就放出了这等魔虫,溟沧派也曾派遣修士下去清剿,而后随此魔被张衍在天外击散,这些魔虫也便消隐了下去,再难得见。

    不过这数月来,此虫却有复起之兆,虽还不及先前势大,但却不是低辈弟子可以应付得了的。

    此事一出,门中就有人认为,原先这小魔穴留着不动,是想着其若成了那真正魔穴,就可顺势镇压,不但不必兴师动众,甚至还可轻松得来元炉丹玉。

    可如今情势不同,既然玄魔两家既已停战,此地留下,却极可能反受其累,而那六阴魔虫几乎难以杀尽,故其等建议,不如将此处彻底封禁了。

    不过也有人认为,此是难得灵地,现有魔毒不打紧,大可让弟子下去清剿,顺带还可历练,况眼下北冥洲已是平灭半洲,立了十大妖国,门中弟子除了平灭野妖,平常已无功德可取,此地却是一个得功的上好去处。

    这两家各执一词,都有些道理。

    齐云天心中虽有些想法,但门中之事,这些年来都是三殿共决,他一人还无法定夺,便对殿下侍从道:“去把两位殿主有事与他们商议。”

    侍从领命去了。

    未等多久,霍轩就先到来。那侍从也是回来,言道:“禀真人,渡真殿主正闭关之中,恐难到此。”

    齐云天道:“知道了,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既然张衍不到,那么这件事只好他与霍轩来二人拿主意了。

    他将奏书递给霍轩。道:“师弟可先拿去一观。”

    霍轩接过,打开看了下来,却是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齐云天问道:“那小魔穴之事,霍师弟是如何想的?”

    霍轩沉声道:“镇压一说。按理可一劳永逸,永绝后患,但那守名宫就在那小魔穴之上,此宫弟子从中获益不少哦,彭真人一直未就此事开口。显然并不赞从此举,那如此做,就有失妥当了。”

    如今三上殿几可决定门中诸事,他二人若是执意镇压魔穴,那彭真人便是不满,也无有办法,只能乖乖领命。

    不过事情不是那么简单,那些亡去弟子之中,有一个却是朱真人门下,要是一个处置不当。引得师徒世家两边再起磕碰,却是不利日后行事。

    齐云天沉声道:“为兄先前考虑过,此事不妨先行派遣几人去往小魔穴深处,查看灵机变动,若果真有可能化为真正魔穴,那无论如何也需将之平灭了,可若非是,此事也无需做绝。”

    霍轩赞成道:“师兄此法最是妥当不过,但不知派遣何人前去?”

    齐云天言道:“而今十大弟子功行俱是不足,难察魔穴之中虚实。可由昼空、渡真两殿之中各出内殿长老一人,同理此事。”

    霍轩点头道:“也可,张师弟既然闭关,宁师弟为偏殿殿主。不妨与他说上一声,只是他在长观洞天之内修行,不知是否也如张师弟一般不问外事。”

    宁冲玄虽是偏殿殿主,但偶尔才至三上殿一回,多数时间却是在孙真人洞天之内修行,一则此处灵机也是不缺。还可随时得师长指点,二则还未到功行最后一步,是以尚不必去往浮游天宫。

    齐云天思索片刻,道:“待我写封书信前去相问,若果是如此,那就只有动用掌门令符了。”

    渡真、昼空两殿之中长老,便是上极殿也无法随意下谕指使,除非是掌门下令,但他手中却是握有掌门所赐令符,在两殿正副殿主皆不在时,可直接以此调用。

    一日之后,渡真殿长老洛清羽,昼空殿杜德奉命前往小魔穴查明情形。

    二人皆时炼就元婴法身之人,小魔穴之中无有魔头可以伤得其身,去往那处一番查探下来,用时三月方才出来,随后往浮游天宫复命,俱言此地灵机变动极微,至少在四五百载之内,无有变作那真正魔穴的可能。

    齐云天得此回言,心下立时有了决断,当即命紫光院派遣长老以功德院传谕,溟沧派中弟子只消往小魔穴中杀灭魔虫、魔头,皆可以此述功论赏。

    此令一下,门众上下,皆是振奋,那小魔穴灵机兴盛,不亚洞天福地,但因被海潮所阻,还需每月月初才可通行往返。

    而现在门中特意遣得数名紫光院长老坐镇海眼,以**力助人通行,如此出入便就方便许多。

    虽然此举引得守名宫中弟子有些不满,但总算未曾将此处直接镇灭,好歹也是给彭真人留了不少脸面。

    如此连续六年下来,内中情势便就大为改观,魔穴之中魔物多是退往深处,少有成群结队出现了。

    这一日,守名宫外自天中降下一驾飞舟,自上下来二十多名修士,行在最前的,是一名耳佩银环的红装女子,腰肢纤细柔软,行步之间,风姿绰约,轻盈如燕,她美目一扫后方,道:“到了魔穴中后,需听师姐我的吩咐,莫要到处乱闯,要是被魔气侵入神魂之内,可莫怪我未曾提醒。”

    身后弟子显然领教过这位师姐的厉害,都是诺诺称是,无人敢有不同之言。

    此些人皆是还情岛上修士,自岛主黄复州十余年前炼成元婴法身,他们地位也是一路水涨船高,便是一些洞天真人门下,见了他们也很是客气。

    那红装女子吩咐过后,就带了这二十多人入得海眼所在的飞鹤楼中,走至那坐镇此地元婴长老面前,就递上了一块牌符。

    那长老接过一看,道:“原来是还情岛门下,请稍等片刻,待凑足百人,老道方可开了那处海眼。”

    红装女子一看四周,还差半数。不过她也是爽利,道:“那我等等着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等有半刻之后,外间却是来了一驾云筏,上方站有十余名男女修士。为首一个一身葛布道袍,脸容方正,凛凛有威,到了飞鹤楼前,众人自上下来。就往里间走去,此处修士有眼色之人,都是纷纷让开,不敢争道。

    那名元婴长老原本在一直坐在蒲团之上,见得这几人过来,却是站了起来,打个稽首,道:“原来是狄真人,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狄真人还了一礼,双手拿出一块牌符。道:“王长老,在下与一众同门,领了往魔穴之中布设精舍塔阁一事,还望长老通融。”

    王长老笑眯眯道:“哪里话来,此事对我门中弟子大是有利,我这便为真人打开通路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神色一肃,默默念了几句咒诀,而后一甩拂尘,大井之下海水轰轰翻滚。而后缓缓豁开一条水道来。

    还情岛那几名弟子十分好奇,有人小声打听道:“师姐,为何他们可以不用等候?你可知是什么来头?”

    红衣女子一撇嘴,道:“那领头之人名唤狄晖。乃是昭幽弟子,玄元洞天门下,这位洞天真人可是渡真殿殿主,这老道连巴结讨好都来不及,哪敢轻易得罪。”

    那弟子恍然大悟,同时面上露出敬畏之色。道:“原来是洞天真人门下,难怪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海路已是彻底洞开,王长老容色略微发白,喘气道:“诸位可以入内了。”

    狄真人稽首道了声谢,回头招呼一声,一行十余人就各起遁光,往下跃去。

    王长老对着楼内诸弟子一招手,道:“你等也不必等了,老道法力有限,开得这海眼只能维系一炷香,此后尚需数个时辰来调理恢复,眼下接替之人未到,到入夜之前,怕是无法开得门户了,你等也快些入内吧,不要错过了。”

    余下之人闻言,哪敢耽搁,一个个慌忙驾起遁法,纵光入内,不过十几个呼吸,此间便变得空空荡荡,再无人踪。

    此刻海眼下方,狄晖等人已是平安到得小魔穴中,他看了看四周,并无异样,就祭出一驾飞舟,往上一跃,道一声“上来”,身后十多名弟子便应声上了舟驾。

    他把牌符一催,此舟便化一道光虹,直往魔穴深处飞遁而去。

    行了有十余天后,四周石壁之上的明珠已是渐渐稀少,显少有门中修士到得此地。

    又前行四日,狄晖见周围再无任何光亮,便把飞舟一顿,道:“就在此地布置。”

    身后众弟子皆是应了一声是。

    他当先跃下,一甩袍袖,就在此祭出一幢三丈高的精舍,随后往里一坐,在身前点起一炷高香,道:“我在此戒备魔物,诸弟子快些在外布设阵旗,不得耽误了。”

    为方便弟子在小魔穴中行走,九院下令,于此间每百里设一庐,千里布一塔,弟子若觉疲惫,便可到此调息,恢复法力,还能借助此间禁制将魔头魔虫。

    依靠着这番布置,溟沧派弟子已渐渐把触角推进到了小魔穴深处。

    不过到了这里,魔头道行皆是极高,又早已开了灵智,足可与寻常元婴修士较量一二。其也知晓,若是被溟沧派这般推进下来,自家难有幸理,是以会趁隙攻打精舍塔阁。

    几乎溟沧派这一方才立了起来,未隔多久,便会被毁去,故功德院中有言,凡是弟子能在灵机未明之地布设起法坛阵旗,并坚守至门中长老到来的,便可记一大功。

    狄晖虽称得上是玄元门下嫡传,但其师长孙青自把他收入门中后,除了指点功行,其余一概不来过问,而他又不喜欢欠同门人情,是以身上所用法器法宝,从来都是自家用功德换来的,此次为炼造一件玄器,尚缺数种宝材,便主动承接下此事。

    差不多有三个时辰之后,眼见外间阵法就要布置完成,一名弟子忽然一声大叫,扔下手中阵旗,就遁空而起,似要飞去。

    狄晖面无表情,顶上一道黄烟飞起,忽然化作大手,就将其一把抓住,拽了回来,扔在脚下。

    他一指点在那弟子眉心之上,后者身躯一抖,就有一缕缕黑雾自耳鼻之中冒了出来,其茫然睁眼,看清周围情形后,翻身起来,张大嘴道:“恩师,弟子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狄晖沉声道:“你中了魔毒,为师已替你去除,已是无事。”

    那弟子倒吸一口凉气,惊道:“怎会如此,弟子不是服了镇魔丹了么?”

    狄晖道:“丹药只可抵得一时,否则又何必找我等来此,莫要多问,抓紧下去做事吧。”

    那弟子忙是低头应命,重回了原来这位之上。

    狄晖往洞穴深处看去,神情渐渐凝重起来,他能感觉到,此刻周围至少有三头道行高深的魔头躲在暗处,而还有半个时辰,这处阵势就可筑成,那时其等必会冲了上来,这必然是一场惨烈厮杀,若是能撑了过去,那么就可获一大功,若是撑不过去,虽他有把握护得弟子退走,可事先准备好的阵旗精舍就只能白白丢弃在此处了。

    又过半刻,眼见还有几处阵角布好就可封阵,忽听得一声刺耳尖啸,四下里黑雾滚滚而来,似有千万冤魂在里哭号。

    他目光一厉,站起起来,同一时刻,顶上两团罡云一震,无数黄光自背后飞起,往四面八方飞射而去。

    小寒界封阵之下,牧守山坐在庐舍之内,口鼻之中有两道白烟飞出,里间裹有两枚丹丸,分为金赤双色,随他吐纳灵机,不断在气上翻滚,忽小忽大,用功许久之后,他轻轻一吸,将之收入了腹中。

    他坐有片刻,又自袖中拿出一枚飞羽,摩挲了一下,不觉叹了一声,以他修为,若非被困八百多年,他也有把握温养出一件真器来,但是眼下,身上称得上得力的法宝,也就只有成得洞天之后,秦清纲所赐的真宝了。

    这宝物被山门收回之后,不肯为其余洞天真人出力,故摆在祖师堂中,也无人去用,此回经张衍求情之后,早在数年前便还给了他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知,凭此还无法与拥有杀伐剑器的张衍相抗衡,好在昔日洞天之内还藏又不少宝材,这几年中又炼得不少法器出来,自问再有造化潭相助,就可以与之一斗了。

    这时忽有一道光亮闪过庐舍,他不觉抬头,就听得外间有一个清朗声道:“六载时光,不知牧真人是否已是准备稳妥?”

    牧守山笑了笑,目中斗志奋发,站了起来,道:“渡真殿主,你却是来得晚了,我早在此恭候多时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