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东方之星娱乐 > 第一百八十章 生机难挽引魔窥
    数日之后,李岫弥已是到了南崖洲东侧海域之上,此地仍属东海一部,不过因处在南崖洲和东华洲两边包夹之下,近海修道宗门起了一个漏海的别称。

    他在此逗留半日,却并未召聚水族,布置大阵,而是潜藏气机,继续往南去。

    又一月后,他到了风陵海外上,因怕吴汝扬察觉,便远远避开大阵,躲在了其感应难及之处。

    上回他在海下驱动众妖,连通地脉灵机,在周如英、吴云壁二人眼皮底下无声无息起了一个大阵,玉霄派可以说是吃了不大不小一个闷亏。

    有过一次疏忽,他猜测对方此次当是有了对策,不会再任凭自家施为,是以他想看看,其究竟是用什么方法,要是可以破解,却不介意将前次之为再做一遍。

    他沉入海底小心查看,这一查探就是两月。

    但很是奇怪的是,却并未在周遭海域之内发现不妥之处。

    若是玉霄没做布置,他是绝然不信的,当是用的手段巧妙,以至于无法窥破罢了。

    他不由陷入沉思之中。

    眼下最为省力的办法,无疑是先行筑造阵盘,那么无论玉霄做了布置,都不会坐以等待,定会杀上门来,那或可由此窥及其所用路数。

    ▼↘t

    但这里面也有弊端,这里一旦起了阵盘,那无疑是告诉对方,己方又重回南海了,如此很可能会使得对方升起警惕之心,排查比以往更严密。

    他盘算下来,此事不该自家一人决定,还需与陶、米二人做下商议才可。

    于是退去远处,寻了一个无人荒岛,抖袖扔出了两只下有青铜脚座的方玉盘。

    拿了灵香出来。将之震散,洒在两块盘面之上,起指一点,其霎时焚烧燃起,等了未有多久,陶真人与米真人二人身影就接连在里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李岫弥与二人打过招呼之后。就将此处情形和自己顾虑说了。

    陶真人考虑良久,道“道友在海下往来,更胜我等一筹,连道友用时两月也查探不出玉霄路数,那么换我二人去,想结果也是一般,如此下去,怕是再长时间也难以看出什么结果来,是以陶某以为。李道友当可先布阵试上一试。”

    米真人蹙眉道:“要是如此还试不出玉霄所用手段呢?”

    陶真人点头承认道:“这不无可能,不过溟沧派此次讨来宝材极多,一次不可试二次,二次不可试上三次,总能找到缘由所在,也比这么坐等下去来得强。”

    李岫弥沉吟道:“如此也好。”

    只要寻出玉霄布置,设法将之破解了,那广阔海域仍是他的天下。且张衍也曾说过,只要能牵制住此派。无论用多少宝材都是值得。

    陶真人道:“道友可先在南海布阵,若生变故,再去漏海,或许还可令玉霄以为我等真正放弃了那处。”

    李岫弥道:“那便如此施为。”

    与二人谈妥之后,他将两面玉璧重又收了起来,而后就在这处开始召聚四方水族。

    前次他所招水族不少得他敕封。多已是统御一方妖众,这一呼喊,立刻心中生出感应,急急赶来参拜。

    大约十来天后,他身旁就已聚集起数万水族。其中多数都曾在他手中听用,特别领头几个化形妖修,曾让他册封,因先前布设过一次大阵,是以此次皆知该如何做。

    李岫弥忽然觉得,自家先前可能太过忽略了其等作用。

    这些水族用处可能比想象中更大,若能好好栽培一番,说不定筑造阵基的速度会大大提升。

    他思量下来,就打定主意,玉霄派若找上门来,便是扔了这阵盘,也要尽量保全这些妖修性命。

    而就在他召来各路水族之时,却并未能够发现,众妖之中,有一条条浑身雪白,有如冰晶凝造的小鱼正四处游走。

    其不过发丝粗细,身长也不过半寸,游动极为灵活,且游动范围广大,不少是从深海之下浮了上来的。

    此鱼看去灵性十足,实则并非活物,而是玉霄派为防海域之中再有外人修筑大阵,特意请了补天阁修士炼造的法器,其名为“细袖银鱼”,

    此物并不能用来伤敌,唯一作用,便是巡弋海域,探看灵机变动,

    其所用宝材也是平常,哪怕一个玄光境的补天阁弟子也能炼制,故这数十年中,补天阁接连造了有十万之数,全数投到了南崖洲外海域之中。

    因细小无比,有时更能附着在各种水族精怪身躯之上,是以此刻已然遍布各处,任何地界灵机一有异常,立刻可将之吸引过去。

    风陵海中,吴汝扬盘坐在法坛之上,为尽可能不使元气耗损,平常时候他便静坐不动,甚至连话也无有一句。

    自南海平静以来,他在此坐镇已有四十余年了,比之方从门中出来之时,他已是须发皆白,脸颊凹陷,皮肉松弛,双目浑浊,看去垂垂老朽。

    上回强攻阵盘,耗费了他大量本元精气,再加上原本寿数已是不多,这具肉身已是渐渐步入衰坏,就是法力,也比几十年前大是削减,平日全靠服食丹药维持。

    他身前丈许开外,凿有一口小池,水质清冽,上面却是飘着一只细长银梭。

    此刻池中之水忽然泊泊翻动起来,看去如同煮沸了一般,而那银梭也是一旋,尖细之处往东南方向指去,并发出嗡嗡震动之声。

    吴汝扬闻得声音,便抬眼看去,不过他表情很是平静,外间那些银鱼遇得莫名灵机之后,这潭池水就会生出这般异象。

    开始他还祭出法宝去看个究竟,却发现发现不过是一些水下妖物而已,这显然不值得他费心。于是到得后来,索性就派了弟子前去查看,这许多年下来,也是习以为常了。

    然而这回却是不同。足足过去半个时辰,那水中动静却还不停,且无数水泡聚在一起,缓缓堆高,那银梭也是大半截梭身染上了一层焦黑之色,声响已是变得极大。

    吴汝扬神色不禁严肃起来。这显是灵机变动剧烈,引得众多银鱼聚到一处才会如此,这却不能不引起他重视了。

    想了一想,自袖中拿出一枚银圈,抖手往外一扔,其就化一道灵光去往海上。

    此圈飞腾有一个时辰之后,忽然在一处海面停下,而后横了过来,瞬息之间。就展开数千里,好像要将这此间纳入圈中。

    就在下方深海之中,李岫弥正稳稳坐着,他神情看去轻松,但却是在时时刻刻感应四周动静,随着那“细袖银鱼”越来越多,也终是让他察觉到了不妥,当即伸手摄拿上来一条。轻轻一捏,其便化作了一滩银泥。

    他目中生出光芒。道:“原来是倚仗此物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忽然感应到了什么,霍然站起,功聚双目往上一望,见那天中景象,惊道:“吴老道的‘望气圈’?”

    他在南海上时。曾借大阵之助与吴汝扬交手几回,知晓其身上有三只宝圈,分为落陷、望气、渡空三圈。

    “望气圈”所到之处,能观望周遭诸事,而“落陷圈”能定拿灵机。至于“渡空圈”,更是了得,数万里之内,其主可借此圈挪遁来回,上回若非那龙宫之助,三人就险些无法逃脱。

    他深切知晓,即便自家遮掩了气机,吴汝扬凭借着玉霄派种种秘宝,也未必就找不到自己。

    此刻若不走,万一其追了过来,极有可能把性命丢在此处,所幸已是知晓了玉霄是以这银鱼查探气机,此行目的已是到达,不必再留在此地了。

    他立刻发一声龙吟,将所有妖修俱是遣散,自家则化光一缕,由海底往南遁走。

    吴汝扬借了望气圈,见得海中有无数灵光来去,立刻知晓事情不同寻常,又自袖中取出一只银圈来,往前一扔,霎时化作一人高下,他起得身来,负手踏步入内,出来之后,又拿过那圈,再是如法炮制,接连数回之后,终是到得方才李岫弥所在之地。

    他一掐法诀,祭动望气圈四处查看,可一番用功下来,却并未发现对方身影,显然早已走脱了,要想寻到已是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他暗忖道:“南海又起异动,想是陶、李等人又要来犯,我原本以为其等此刻该还是在恢复元气法力之中,不想来得如此之快。不过早些来也好。再过数十年,我未必还有法力压住这三人。”

    再看一眼后,就一展袖,把两只宝圈一收,便遁空而去。

    只是他方才离去不久,却有一只魔头从虚空之中跃跳出来,双目直勾勾地看着那遁光远去,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东华西南,万丈地底之下,司马权站在宝鼎之上,目光闪烁不已。

    此时他上半身稍稍能辨,下半身却是朦胧飘忽,似与气雾混在了一处,已然是恢复了一半元气,但要等完全回复天魔之身,那至少还需四五十载。

    只他与张衍一战后,几乎是法宝尽毁,就是到了那时,实力恐怕还不及原先一半。

    但这并非不能设法改变,若能再拿下一名洞天真人神魂,就如在东胜洲所做一般,至少可以再炼得一件诸如左道莲的法器来,

    数十年前,他曾派遣弟子往东胜洲一行,却发现余下那二名洞天真人早已不见了影踪,不知躲到何处去了,于是不得已,就把目光瞄到了南海上来,看能否趁虚而入。

    本来是把目标投在陶、李、米三人身上,因其并非是溟沧派弟子,就是当真得手了,想也少人追究,而且世人多半会以为是玉霄所为,可最大限度摘除自己,但是眼下却是发现,这吴汝扬似也是一个合适目标。

    他忖道:“吴汝扬分明已是生机不足,法力在逐渐衰退之中,却是方便我神魂侵入,此人看去迟早是要找陶真宏等人做过一场的,要是真斗了起来,那便是我机会到了,如此看来,我可设法助得那三人一助。”

    一抬手,拿处一只大瓮,伸手一抓,鼎中飞出无数魔头,皆往其中落去,最后起手一按,将之封住了。

    心中默默一唤,未过多久,弟子慧晓入到此间,道:“恩师可是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司马权将瓮扔在她脚下,道:“你拿着此物往南海一行,将之丢在海中即可,余下就不用多管了。”

    慧晓将瓮拿起,道:“弟子这便去办,恩师可还有什么嘱咐的?”

    司马权道:“最近虚天之外可还安稳?”

    慧晓道:“自恩师施策以来,皆是安心求道,弟子这些年中又接连送了百数人上去,至于那两位师弟,等恩师回复法力之后,我玄阴天宫想能更胜往昔。”

    司马权听了,甚为满意,道:“你做得甚好。”

    只慧晓受宠若惊,道:“恩师过誉了。”

    司马权伸手点了一下,一道黑气涌入她眉心之中,道:“再赐一门神通予你。记着,南海之事,尤为重要,此关乎我日后大计,万不可出得任何差错。”

    慧晓凛然道:“徒儿明白。”

    渡真殿,玄泽海界。

    张衍本在坐观之中,但是忽然间,心神之中却是传来一阵悸动。

    他内视观去,却见发现竟是那九摄伏魔简有了变动。

    自天外一战,此物吸纳了天魔精气后,便一直被一团清烟裹着,而在此刻,其却已全然散去,

    他心意只是上去一触,便有一阵阵感应涌上心头,顿时就了然其中种种变化。

    念头一转,一道荧光便自眉心之中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只见一枚长长玉简悬浮在面前,其模样比之原先已是略微有些变化,不像简牍,而更像是一块玉笏板,通体晶莹通润,辉光流转,内中隐隐有血线细纹,竟是华美异常。

    此物以往只能待他杀灭对手之后,再行收摄精气,或存于识窍之内守御外间神魂进袭,但却从来不能放出伤敌,然而经这一番自行祭炼之后,似已能拿其当法宝一般运使,不过到底威能几何,未遇对手之前,也无法确定。

    他暗忖道:“我已将牧真人法宝俱是还了给他,洞天也是开得禁制,下回与其一战,或能寻一个答案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