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东方之星娱乐 > 第一百七十四章 小寒界中白衣冷
    张衍自正殿出来后,却见沈柏霜背对着自家站在外间,不觉一扬眉,道:“沈真人?”

    沈柏霜转过来身来,沉声道:“掌门师兄令我与你同去。”

    张衍点了点头,他察觉到此行可能不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沈柏霜本来似要说什么,但看了一眼正殿,却是一跃而起,道:“边走边说吧。”

    张衍道声好,也是乘风而起,往外行去。

    以两人之能,要至小寒界,不过片刻功夫,不过此时却都是刻意放缓了行遁之速。

    下了浮游天空之后,沈柏霜问道:“当年之事,你知晓多少?”

    张衍摇了摇头,他坐上渡真殿主之位后,对门中过往之事从不去刻意打听。一来是此等事无关修行,他无有兴趣去知晓,二来可能涉及秦掌门当年作为,为尊者讳,还是少知为妙,是以对那一位被囚禁在小寒界之人了解不多。

    沈柏霜看向远处,道:“秦师伯当年飞升之后,门中渐生乱象,恩师便在这时命我出门找寻机缘,我在外游历时,遵照恩师嘱咐,不去打听门中之事,直至后来回得山门,才从恩师及秦师姐口中知晓详情。”

    张衍只是听着,并不插话。

    沈白霜又道:“秦师伯座下弟子,当时有两位极是出色,便是晏长生、李革章两位师兄,这二位遮掩了所有同辈锋芒,而两人岁寿相差不大,当是皆是认为,下代掌门必自这二人之中选出,未想到最后却是天数弄人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怅然一叹,那时他年岁尚轻。心中对二人还很是敬慕,哪料二人后来为争掌门一位,竟落得一个破门而出,一个兵解转生得下场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后,他继言道:“不过秦师伯其余弟子,却也非是等闲,掌门师兄便就不说了,还有一个,便是囚禁在小寒界那位。其天资禀赋也是出众,也就是与晏、李两位师兄身在一门之下,若放在别家,也是一门顶梁之材。”

    张衍这时问道:“不知这位名讳?”

    沈白霜道:“其人名为牧守山,若非他后来行走之路大异常人,谁也不知其在门内究竟会弄出什么风浪来,也不至于被秦师兄联手派内诸真将他一同囚禁。”

    张衍微讶,道:“这位莫非是也有意掌门之位么?”

    沈白霜不知想到什么,神色有些异样,他道:“确有这方面缘故。本来这一位平日性子疏懒,除了修行,好似对任何事物都提不起兴趣来。可谁人能想到,这位斗法之能绝不其在那两位师兄之下,且某些方面,还胜出不止一筹。”

    张衍听到这里,也不免有些惊讶,他是与晏长生真正斗过一场的,深知其人之能,那李革章李真人虽是未曾见过。但两者能相提并论,当也不弱。

    而这一位,竟然在沈柏霜评价之中不弱于这二人,甚至还有超越之处,想来不是等闲人物。他转了转念,便问道:“不知这位修炼的是门中哪一门功法?”

    “非止一门,”沈柏霜吸了口气,才道:“而是三功同修

    张衍不禁露出讶色。道:“三功同修?”

    溟沧派中,凡修行五功之人,通常只专心修习一门功法,但也不乏两功同修之人,但如此做却需修炼起始便齐头并进。所费功夫比同辈多出许多。

    但若练成,的的确确也是多上许多手段。甚至连十二神通也多习得一门,那用在斗法之上,可是莫大优势。

    可要是两门功法有一门无法跟上,那么势必被会被阻碍在某一境关之上,譬如钟穆清便是如此,若他一直在孟真人门下修道,后来成就当也可观,可半途转道秦玉门下修习,故而被耽搁了不少时候,甚至成就元婴比霍轩还晚上许多,以至于后来每进一步,都要投入更多时日和精力。

    而三功同修,虽也不是无人过尝试,但那只是一些为增进自身斗法只能,意图修炼更多神通之辈,他们自家也知,踏上这一条路后,除非将自家功行全然废弃,从头来过,否则多半大道无望,不想却当真有人以此入得洞天。

    张衍略作思索,道:“这位真人是如何做到的?可是倚仗了什么外物?”

    沈白霜道:“你看得极准,牧师兄早年修道时曾无意中入得门中一处小界,那处是二代掌门留下的唯一一处小界,牧师兄自里间得了一件奇物,名为‘造生潭’,此物本是太冥祖师离去之前,留给二代掌门用作护道的,据闻就是靠了此宝,他才能做得那常人所不能做之事。”

    张衍点了点头,道:“若是这般,倒也说得通了。”

    沈柏霜道:“牧师兄要是能走得顺畅,也算是给后人开辟一条前路,只可惜终究是出了意外,最后他不知如何分作两个神魂,一人狂妄霸道,容不得半点违逆,动辄就要与人翻脸,另一人倒与师兄原先性子相差不大,大多数时候,是后者把持身躯,倒也一直安然无事,可是偏偏在两位师兄不在之后,其也是跳了出来,放言要夺掌门之位,因他出手素无忌惮,故后来掌门师兄与门中诸真合力,将之囚禁在了小寒界中。”

    张衍道:“原来是如此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沈柏霜道:“陈氏族人万载以来也一直在苦苦寻找那宝物,奈何总难寻门径,后来得知落入牧师兄手中,几番想用别物交换回来,牧师兄却是不愿,现下思之,他若当时拿了出来,后来许也无那那许多事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两人已是到了龙渊大泽别离峰前,因事先传出过消息,是以早有一名面色苍白的元婴长老在此等候,此人见张、沈二人到来,赶忙上来几步,站在洞崖之上深深一揖,道:“袁同拜见两位真人。”

    他脸上带着敬畏之色。山门之中十余位洞天,因通常都在自家洞府修道,平时门中修士想见一位都难,未想今次一下便见得两位,

    张衍看他几眼,道:“原来那位镇守此地的袁长老是你何人?”

    袁同道:“那是在下师父。”

    张衍点头道:“原来袁长老后来还是收了一个徒儿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几眼,见这袁同资质平平,能修至元婴境想来是与其镇守小寒界有关,便伸手一点。

    袁同只觉浑身一抖。顶上却有一缕缕白烟冒了出来,看去寒冷无比,甚至在发丝之上凝成了一层薄薄白霜,他运了运功,只觉浑身烘热,舒畅无比,犹如饮下了一碗醇酿,面色更是变得红润了几分。

    他久在小寒界中修行,被寒气侵入肺腑,是以需时不时饮些还阳酒相抗。可便是如此,还是有寒毒积蓄,虽未必然有恙。可修炼之时,却需分神镇压,且时日越长,越是麻烦。然而此刻却是感觉到,所有毒气都是在那一指之下消散的无影无踪,再也感觉不到半分。

    过了几个呼吸,他才从惊喜之中反应过来,对着张衍深深一揖。满含感激道:“多谢真人替小道驱逐寒气。”

    张衍颌首道:“当年我与袁长老也算有几分交情,算是关照一下他门人,你去把界门开了吧,我与沈真人需的入内。”

    袁同道:“是是,小道这就开了界门。”

    他转过身去,对着里间连拍了三下掌,就听得里间传出一阵沉闷声响,而后就有一股寒风吹拂出来。下意识往旁侧挪开一步,还未等回头招呼,就见两道清光先后入得界关之内。

    他怔怔看了几眼,也不封门,就在门旁坐下。拿出一壶酒,一只小杯。对着里间冰天雪地慢慢小酌起来。

    张、沈二人入了小界之后,为防自身法力震动坏了下方山川,故纵身上得极高之处,往北飞遁,未有半刻,就到得一座大阵之前。

    张衍数百年前曾来此处,那时方是化丹境界,察觉到大阵厉害,就远远退开了,未敢靠近分毫,此刻看去,见下方有四座法坛,外间又立有一十六根大柱,四千余根小柱,共同排列成一个阵势,上方光华隐动,一阵阵狂风呼号,一团团黑烟煞气由此盘旋上空。

    沈柏霜道:“那便是肆虐此界得九幽寒风源头了,其每个六个时辰,就会发作一次,以使此处永处幽寒之中,方便拘押门中罪囚。”

    张衍神意一动,自袖中飘出一枚牌符,悬在了身前。

    此是秦掌门所赐令符,可凭此穿入大阵之内,抬起手来,正要开了阵门,动作却是微微一顿,往界门方向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沈柏霜也是同样有所察觉,他沉声道:“是秦师姐在外间,她当是不放心牧师兄,无碍,没有掌门师兄谕令,她不敢入内。”

    张衍收回目光,伸指在牌符之上一点,就有一道光亮自牌符之中发出,照在下方,立刻在阵气之上豁开一个阵眼。

    他把袖一卷,收了牌符进来,道:“沈真人,随我入内。”言罢,就化一道清光落去。

    沈柏霜也是纵光下来。

    过去阵门之后,却发现是一条由烟雾团成的漆黑甬道,在里穿行不知多久之后,前方出现一点光亮,知是已到出口,两人遁光一长,就自里穿过。

    到了外间,张衍目光一扫,见这里天高地广,万里无云,青碧如洗,清澈异常,下方是一方平静大湖,不起波澜,光可鉴人,远处有两座形如尖锥的大山,被皑皑白雪所覆盖。他神情微动,道:“此当非是在小寒界中了。”

    沈柏霜面上也有几分异色,他看了看四处,又低头想了想,道:“溟沧派中小界我多去过,却从未到得此地,又未有过听闻,那么此间极可能是那二代掌门所留那处小界了。”

    张衍也是点头,渡真殿中几乎有所有门中小界的记载,偏偏这一处未见记述,可见不是开辟之人身份特殊,不愿让外人打扰,就是门中有意隐瞒下来。

    沈柏霜暗忖道:“我本以为掌门师兄是把牧师兄囚在此地,这数百年来必是吃尽了苦头,可未想竟是这般景象,师兄如此做,想来是为瞒过世家耳目了。”

    张衍用心感应片刻之后,便察得一缕隐晦气机在那大山之中,目光看去道:“牧真人当在那处了。”

    念动之时,身形已是化清光飞去,只是几个呼吸,就到山前。见山巅背面被用法力开辟出一个平台,上方摆有一幢精舍,于是降身下来,在外落定。

    沈柏霜这时也是到来,脚踏实地后,他提声言道:“牧师兄可在?”

    少顷,精舍之中帘门一掀,出来一名仪表丰秀,温煦和雅的白衣文士,其人看去三旬上下,只神情之中,有一股疏懒之色,他露出讶色道:“沈师弟?”

    又往张衍处看了一起眼,神情之中又有一分警惕,道:“不知这位真人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沈柏霜沉声道:“这位是此任渡真殿殿主张衍张真人。”

    牧守山顿时肃然起敬,他是知晓的,每一个能坐上三殿殿主位置之人,若不是为门中立下过大功,那便是实力非凡,否则根本无法压服门中同辈。于是抬起手来,郑重一揖,道:“渡真殿主有礼。”

    张衍也是还了一礼,道:“牧真人有礼。”

    牧守山摆了摆手,道:“戴罪之人,当不得渡真殿主一礼,两位来此,想来是我那掌门师弟的主意了,不知有什么要交代的?”

    张衍看着他道:“掌门特意让我来问牧真人一句,当年之思,是否已是放下了?”

    牧守山闻言笑了一笑,眉宇间露出几分懒撒之色,道:“放得下如何?放不下又如何?渡真殿主可去告知掌门,我在此处过的很好,我不想出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便要回得精舍,却发现张衍半步不动,讶道:“渡真殿主为何不走?”

    张衍淡声道:“我还想问过另一位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牧守山一怔,他一皱眉,用告诫语气道:“此人凶悍暴虐,不守常规,又性喜与人争斗,尊驾能修炼到这一步甚是不易,又何必定要与他照面?若是受损,却是我溟沧派之失。”

    张衍闻言似来了几分兴趣,道:“那一位果然如此么?”

    牧守山认真道:“我并有半分夸大,渡真殿主还是与沈师弟早早离去为好,伤了何人,都是不美。

    张衍目光微闪,道:“若是如此,我更该与其一见了。”

    牧守山讶道:“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张衍眼中光华闪动,道:“当年我曾与晏真人一战,只可惜他非在全盛之时,未能尽兴,深以为憾,今日功行稍长,正四处寻觅合适对手,如今却有真人在此,若能得一场印证,却是我之幸事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