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一百六十九章 有心一试重障关
    玉霄派,沉光崖上。︽,亢正殿主周东泊坐于高台,而下座与他说话之人,却是辟壁殿主周隶广,此刻二人神色严肃,似在商议一件要紧之事。

    周隶广道:“北冥洲一战,李福败北,四部妖族原本撒出人手已退回了元君宫中,看来已是无法阻溟沧派侵略南洲了。”

    周东泊目光深沉,道:“只是溟沧派不杀李福,却不知打得什么主意。”

    周隶广道:“此也令小弟不解,昨日去书信问了,说是拿了一件宝物换了性命,吕钧阳这才将之放了,只再是追问,却是语焉不详,不肯说是那究竟是何物。”

    周东泊哂然一笑,道:“此物必对溟沧派极是有用,李福那猴儿不说,是不愿白白告诉我等,他也与吕钧阳苦斗了一场,也算是出力之力,就照例送去一些丹玉,让其开口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周隶广皱眉道:“师兄何必惯着他们,溟沧派北侵,他们龟缩不出不说,我等问询,还遮遮掩掩,若无我玉霄关照,他们岂能存至而今?依小弟之见,该当给他们一个教训才是。”

    周东泊若无其事道:“现下还用得着其等,只要这四妖还在北冥洲上,哪怕什么都不做,溟沧派就要多出数分精力用来防备,那对我来说,便已是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周隶广似想到什么,脸色微微一沉,道:“溟沧派南海布阵,其意与我着手北冥,当是一个用意,此回便是因其等,致我无力威胁溟沧侧背。”

    周东泊却不甚在意,道:“南海不比北冥洲,我等可无有溟沧那般束手束脚。若不是为了不损折法力,当真要除掉他们,也不是什么难事。”

    周隶广犹豫了一下,道:“心明殿主和告明峰主昨日来书,小弟已是看了,信中言他二人又是失手。已是两次败北,故求门中责罚,又言只他二个,恐难守住风陵海,要我门中再增派一人前去镇守。”

    周东泊道:“责罚便就不必了,那日阵盘被破,我等也是看在眼中,陶真宏等人当是筹谋已久,并非他们过失。便是换个人去也是免不了这般结果,至于增派人手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他也是捋须沉思起来。

    在他眼中,只要把挡在风陵海外,不威胁到南崖洲,阵盘破得几次也无关系,大不了就和其这么对峙下去。于是言道:“为兄之见,不必再调派人手前去。至多再给心明殿主二人几件真宝,如此也可以应付了。”

    周隶广小心提醒道:“师兄。那日所见,陶真宏等人所使刀气太过强横,似有破阵之能……”

    周东泊摇了摇头道:“为兄看过,那刀气不管如何祭炼,最后必靠阵气相聚,此非一朝一夕之事。其等应是为呼应溟沧才使了出来,下来若能提前防备,破之不难,告诉二人不必大惊小怪,好好守着。多多为门中分忧就是。”

    他说话时,却听得殿顶传来一声磬音,转目看向外间,问道:“何事?”

    有弟子在外言道:“回禀殿主,回阳峰主来了。”

    周东泊神色略动,道:“快请进来。”

    少顷,一名身着青布法袍,头戴问道冠的老道人跨入殿中,正是回阳峰主吴汝扬。

    而殿中两人见了他,都时站了起来相迎,双方施礼过后,又各是于此间坐定。

    周东泊笑道:“吴真人来得巧,方才我二人正好说到如何应对南海变局一事,真人到此,正好一起议个对策出来。”

    吴汝扬沉声道:“我也正为此事而来。”

    周东泊略微意外,道:“那不知真人如何考量?”

    吴汝扬道:“吴某以为,陶真宏等三人接连破开风陵海上阵盘,后招又层出不穷,若留在那处,任其慢慢壮大,将来必是难制,对我玉霄实是不利,定要设法将其等早些铲除了,哪怕其事后再来,也总能换来几十载清平。”

    周东泊沉吟不言。

    周隶广见状,便道:“可是吴真人,那三人所筑大阵已成气候,破之不易,听得溟沧派眼下正四处搜罗宝材,甚至不惜攻打北冥洲,又命门下小宗上缴供奉加倍,可见其已是渐呈不支,若是能如此对耗下去,用上个一二百年,就可将之拖垮,那时再解决这几人岂非易事?”

    吴汝扬却摆摆手,道:“外间所见,未必是真,只可信得五分,大有可能溟沧派用得障眼法。便非是如此,以北冥半洲之地,灵材便不及中柱、南崖两洲,维持其门中用度,想也勉强足够了,实不能指望于此。”

    周东泊又思虑片刻,点头道:“真人说得有道理,只是为避大劫,门中诸真皆在用功,却不好轻折法力。”

    吴汝扬道:“此不是无有解决之法,两位也知,吴某余下寿数,也不过一二百载,我不求飞升,功行增进对我已是毫无用处,愿去海上除此隐患。”

    周东泊动容道:“吴真人何必如此,世上有不少延寿之物,我玉霄还少不得真人。”

    吴汝扬摇头道:“纵是延寿得命,若不在灵眼那等灵机至清至纯之处修持,本元精气也必是每日衰退,到得劫开之时,又能余下多少战力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神色一正,道:“二位,我愿持宝,破去那海上大阵,再为山门镇守海上一百年,免使山门受得侵扰,但也请门中应我一事。”

    周氏二人对视一眼,周东泊先是开口道:“吴真人请明言。”

    吴汝扬肃容道:“我去之后,吴丰谷可继我峰主之位,万望请门中扶持一把,自然,他若不成器,难以破开境关,此事也就作罢,不必再提。”

    周东泊叹道:“此事甚大,我也不好做主,唯有禀明上人。才可回复吴真人。”

    吴汝扬点头道:“好,我就等两位师兄回言了,今日来得冒昧,不扰两位,这便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言罢,他站起一揖。道一声“留步”,就转身往外去了。

    周氏两人起身,目送他一路出殿。

    周隶广看了过来,道:“师兄,此事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周东泊道:“不必说了,这事上人自有明断,我等无需自作主张。”

    数日之后,玉霄派回阳峰主吴汝扬亲至风陵海,筹谋三月之后。命周如英、吴云壁二人为策应,以补天阁破阵至宝“平海岳”连攻半月,终是毁去海上阵盘,陶真宏等三人借龙宫遁走,重又退回东海,入得小界修持,以求早日回复损去法力。

    而吴汝扬退得三人后,却是驻步风陵海上。调遣族中弟子再筑阵盘,不过半年时日。便又再起了一座禁阵,下来周、吴二人回得山门,而他一人在此坐镇,看去短时内不会离去了。

    此间一切,很快传至溟沧派门中,不过张衍尚在闭关。齐云天、霍轩二人皆认为这数十年中不宜再动,命人往东海上送去些许丹玉后,就暂不关注南海。此刻北冥中,此刻早已平定南洲诸部,四部妖候封宫不出。一时之间,南北皆是平静安稳下来。

    山中不知岁,时日流转,一转眼,又是四十年过去。

    渡真殿中,张衍双目缓缓睁开,清眸中似有一缕紫色闪过,他将手中已是变得无比灰暗的无窍精元石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此刻案几之上,四枚精石中,已有三枚变得黯淡无光,只余未曾取去紫清灵气那一块,尚是保持着原来模样。

    自他闭关以来,法力便在不断上扬增进之中,可以说他所用时日越长,自身积累也就越是雄厚。

    不过到了今日,却是不再有所变动,好似一汪深潭蓄到了极处,法力已是增无可增,满无可满,无论怎么炼化灵机,也不过是散逸于天地之间,再也无法提升上去。

    他此刻已能觉得,在自家身躯之外,似有一层无形阻碍,挡住了上去之途,唯有将之打破,方能得见自在。

    他很是清楚,只要破开这层束缚,自己就可真正迈入了那象相二重境中。

    洞天真人修持到这一步,其实并无什么太大难处,只需自身法力积蓄到足够,便可过此关口;而到了二重境后,天地与己身之间也等若少去一层拘束,无论是吐纳灵机还是精气回复之能,都会大大高于一重境。

    道册之上对此有许多称呼,诸如“拂尘垢”、“过障纱”、“明心目”,“推虚帘”等等。

    然则此关好过,但再往下去,却需经历数重障关,才可入得三重境中,且一次比一次艰难,一关比一关牢固。根底越是雄厚之人,所历障关越多。或是经历六关、或是经历九关,甚至更可能在九关之上,全看修士一身根基如何。

    张衍此刻已是一脚踏在门径之上,看去只要轻轻往前一步,就可达到对面境地之中,但他却并未急着过去,而是拿起一枚蚀文玉简反复看观读。

    简上所载,乃是太冥祖师传下密法,可令门中洞天修士在入得二重境后,借用丹药之助,同时运转妙诀,就可在破境之机,再挟势破开二至四层障关。

    三代掌门元中子,据载曾一次过去四重障,此后溟沧派中历代洞天,包括后来飞升真人,皆是止步三障之上,未有能与之比肩者。

    张衍看过秘法之后,已是了然,若自己能在突破二重境时冲过更多关障,那么将来通往三重的道途必可顺畅许多,至少可省去更多用功时日。

    他衣袖一振,站起身来,对着天中一揖,道:“弟子请祖师赐法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就见天顶之上,有一道黄光飞来,仔细看去,却是一卷帛书。

    他双手一抬,就将之接入手中,而后缓缓打开,然而扫了一眼,这帛书之上居然是一空白。

    他神情之中并无任何意外,把功行一转,其上便缓缓浮出一行字迹来。

    此是太冥祖师传下的破障丹方,但这也是因人而异,因修士体悟不同,根底不同,功候不同,底蕴不同,甚至寿数不同,所用外药也各是不同,这时所显丹方,也唯独他自家可使,若是给了别人,必是无法合用。

    他目注其上,仔细看了下来,不觉一挑眉,忖道:“此法也就我溟沧可用。”

    丹方之上所载的灵药有许多已是无法在九洲寻得,但在小界之中却还有些,但数目也是不多,眼下也只他这等三殿殿主可以拿来取用了。

    他招呼一声,把阵灵唤来,指着其上灵药,道:“你将之凑齐了,我稍候需开炉炼丹。”

    阵灵曾在历代渡真殿主门下听用,显然非是头一次搜寻灵药,她言道:“老爷稍等,奴婢去去就回。”

    只一个时辰之后,阵灵便就回转过来,她一个万福,道:“奴婢按老爷所言,将丹方上所载灵药俱是取得,只是有些灵材不多,至多可炼得四五回。”

    张衍点首道:“已是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阵灵道:“老爷可要奴婢现在开得丹炉么?”

    张衍一点头,道:“开炉。”他一摆袖,穿过阵门,一步踏入丹室之内,随后坐定下来,并起法力封禁了此处。

    因炼这丹药需得**力催动,而是何等火候也只有自家知晓,是以唯有他亲来祭炼。渡真殿中历代洞天真人,也俱是如此。所幸如何炼丹,可由阵灵从旁相助,是以那等不通炼丹术之人,也只需懂得维持火候便可。

    张衍师从周崇举,虽不敢言精擅炼丹,但在此道之上,也远远胜过诸多同侪,是以此回极为顺遂,不过半月,就炼得三枚丹丸,但破障机会只得一次,是以多出两粒实则并无用处。

    他取了一粒入袖,踏开阵门,回得殿中安坐,又将案上那玉简拿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破障法诀不过是一段蚀文,虽他在此道上造诣颇高,但一番推演下来,却有几处无法拿定主意。

    若按却是不同方向去走,那必也导致结果不同,哪个是优,哪个是劣,只表面上看,却是无从判断。而一旦跨了出去,便是走错了,也再无回头路可言。

    他沉思一会儿,起法力将丹丸一引,藏入法体之中,却并不立刻炼化,而是手握残玉,把心身沉入其中,慢慢推演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