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一百六十三章 乱营之中取敌颅
    冯铭与谢宗元横越数千里,很快来至沧河之畔,两人便把身形顿住,把目光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里波涛汹涌,河水湍急,河面也足有十余里宽,站在此间高处,已能清晰望见对面每一座营帐布置。

    不过之前溟沧派弟子曾数次来此查探,只要不过河,那些妖修也不会多做理会。

    谢宗元回头一看,道:“宋副掌院也是跟来了。”

    冯铭道:“那便好,多了一人,那此行把握也是大些。”

    谢宗元笑道:“如此众弟子那处,可是连一人也是不留了,冯掌院莫非不怕出得变故么?”

    冯铭轻松言道:“能有什么变故,谢真人莫非忘了此回除我溟沧修士之外,还有余渊部那几头老妖跟随,凭其等之力,怎么也能护住众斩蛇崖,只不过这位宋副掌院不信任其等罢了。”

    谢宗元道:“非我族类其心必异,宋副掌院如此想也不为过。”

    冯铭道:“余渊部如今势力,全是靠了我溟沧派,先前探查其也出力不小,更何况那些部中长老子侄,都是拜入了瑶阴派门下,魏真人乃是张真人弟子,还怕其作反不成?”

    谢宗元想了想,承认道:“确实如此,以我溟沧之势,远远大过北冥诸部,其%再投向元君宫,并是无有任何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才说了几句话,远处一道遁光也是到了面前,光华散开,宋真人自里显身出来。

    冯铭笑道:“宋副掌院既是来了,想也是赞从本院之议了?”

    宋真人肃声道:“冯掌院此行所为,事后我当上禀山门,本院未能及时劝诫。亦有过错,门中若有怪责,亦会随两位一同担当,不过眼下既来,便先随两位先除却当面之敌。”

    冯铭一声大笑,道:“那一切便留待此战之后再言。”

    三人不再说话。皆是一提法力,径直越过沧水,直往妖部营地闯入,一气冲入里间之后,他们根本不去理会那些看守小妖,直接就往灵机最是强盛的一处营帐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便到得地界,冯铭见此处设有一道粗陋禁阵,想也不想想。抖手一甩,就扔下十数雷珠,霎时就将阵盘炸散,同时祭出剑丸,往里就是一斩。

    谢宗元则是取了一只铜壶出来,往下一倒,自里涌出一道玉白色泽的水流,其势滔滔。如山洪冲奔,不但将这处营帐全数冲垮。连方圆数里内也尽成一片银光泽国,同时他又朝四周丢出数十面阵旗,将水势所及之地俱是封入其中。

    这阵势一结,在短时内却不怕外间有人能闯入进来,可从容收拾对手。

    果如冯铭先前所料,帐内那妖修完全未曾想到溟沧派会选在这个时候杀奔过来。底下传来一声怒吼,四下里罡风滚荡,黑风雾气之中,冲出一个体驱健壮至极,顶盔带甲的大汉。其人面目刚硬。双目神光外露,下颌留着浓密胡须,几乎铺面前胸。

    冯铭等三人皆是精神一振,认得此人正是兀都部族长伏峦妖王,其已是修至四转圆满之境,若是今夜一举除去,那么余下几名妖也就不必足为惧了。

    伏峦挟怒冲出营帐之后,却见有三名元婴修士站在上空,不由一惊,此时只觉上方剑光一闪,忙把头一低,却闻铮的一声,虽时躲开,但半截头盔连同顶上发髻却被一起斩裂下来,顿时变得披头散发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那剑光还是不肯放过它,凭空一旋,又是杀落,此妖立时拿出一柄铜锤,往上一架,噌的一声,就将剑光磕开,但锤面之上也是留下一道浅浅剑痕。

    他目光往旁处一撇,见自家竟被阵旗圈住,看这幅架势,就知对方此是要围杀自己,便欲先离开此处,于是把大锤往前方一顶,任由剑光在身上连斩数下,只是斩得一连串火星飞溅,却不能破开他身上坚甲。

    他身躯则微微一蹲,就腾空跃起。

    宋真人方才并未动手,此刻见其上来,却是取出拂尘一扫,就有一缕缕云丝如絮,往下飘来。

    伏峦并未将此物放在眼中,想要凭着坚去硬甲闯了出去,然而与之一触,却发现自家好似落入蛛网一般,竟怎么难以摆脱,眼见此物越来越多,狂喝一声,就要使力挣开,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谢宗元双手一指,祭出一道银丸,去势疾快,啪得一声打在他的鼻梁之上,顿时鲜血飞溅。

    伏峦不由闷哼一声,身形一个后仰,只是法力稍稍转定,伤势立复,可只这片刻耽搁,那云丝已是沾满了他上下周身,顿觉身躯沉重无比,好似背负小山,不由自主向下落去,竟又被逼回地面。

    而那剑光此时又杀了下来,一道道围着他乱斩乱劈,伏峦无奈,只得拿起锤头左右遮拦,只是一味护住头部,对打落在身上的却是一概不理,可因身上云丝沉重,几次欲腾飞上天,皆被生生打落下来,空有一声强横实力,一时竟只有招架之功,

    冯铭等三人虽只是头回配合,但彼此也是甚为默契,知晓对手皮糙肉厚,难以在顷刻之间杀死,故先设法将之限制在地表之上,如此他们可从容由天中展开攻势。

    宋真人看情势已稳,便道:“两位道友将他拖住了。”

    他将腰间法剑取下,起法力一引,将之祭在当空,却并不击敌,而是在那里不断收取四方灵机。

    此是紫光院中有名的法宝,名为“大礼悲同剑”,祭出之时,光芒四射,尚还伤不得人,非得缓缓积蓄灵机,而到得锋锐盛时,比之真器也只差一线。

    伏峦看着那悬在高处的一道剑光,感应之中那气势居然是越来越盛,可以想见,这一斩之下是何等威能,不由心下浮起一阵警兆。

    知晓必得要设法阻止,因趁方才这几息功夫。已是积蓄了不少法力,便深深吸了一口气,随后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这一声震喝,好似虎吼龙吟,冯铭、谢宗元二人顿觉四周灵机一乱,原本连绵不绝的攻势霎时一乱。

    伏峦趁着机会。再是一声低喝,身躯霎时一长,拔高至十丈之高,身上纠缠云丝也是一根根崩断,手中铜锤一举,往那悬在高空的法剑打去。

    冯铭见状,却是拿了一面幡旗出来,单手拿住长杆,只是一晃。霎时间地动山摇,连远处沧水也是动荡而起,伏峦顿时站立不稳,这一锤自然也是打偏了。

    谢宗元袍袖一摆,却是丢下一枚法符,正正落在伏峦背上,后者只觉体内似有什么镇压住了,不过几个呼吸。身躯不断矮去,竟又变回了原先模样。

    谢宗元道:“两位道友快些出手。我这镇相符只可压住他半刻。”

    冯铭大声道:“却是够了。”

    这里动静已惊动所有妖部,用不了半刻,只要百余息,另外三名妖王便会赶来相救,是以必须在这锻时间内将之杀死。

    宋真人这时对着那悬空法剑一指,就见光华一闪。就斩落下来。

    伏峦大惊,将手中铜锤举起招架,哪知那剑光极锐,一斩之下,噗嗤一声。竟将大锤剖成两半,如此还不算,将他小半边身躯,连带一手一脚,一齐斩了下来,这大妖痛嚎一声,轰然摔倒在了湍急水浪之中。

    在三名炼就元婴法身的大修士合攻之下,这一位威名显著的妖王却是显得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倒非他实力不济,而是身上法宝太少,而冯铭等人所用手段又是处处克制于他,只能仗着自身坚躯硬甲苦苦抵挡。但若是三人之中任意一人与他对垒,绝无可能这般容易将他放倒。

    不过便是到了这时,冯铭等人神情也并未放松,这等伤势放在寻常人身上已然毙命,可对方乃时妖王,只要法力不绝,若无人理会,几个呼吸之间,断去手脚就可再长了出来,于是三人同时出手,法宝雷珠一起打下,要一举将之毙杀在此。

    伏峦双目变得通红无比,情知此时一个犹豫,就要死在这处,他哪肯甘心,狂喝一声,张口一吐,喷出一团黑烟罡流,内中似一根根细细血丝盘旋,竟是将袭来诸物一起托住。

    只是如此做后,原本饱满坚实的肉身却是干瘪下去了不少,原本双目那湛湛神光也是黯淡了几分。

    谢宗元认出这伏峦自身炼就的一口法力精气,只要用出,必是大伤元气,折损自身寿数,看出其已是在拼命了,正要再加一把力,却闻轰隆一声,此间阵旗齐齐一抖,同时浸过旗杆半截的银白水流也是下降了数分。

    他一惊,道:“外间有妖王赶至,此阵至多只能支撑数十呼吸,两位快快动手。”

    伏峦听到这声音,却是仿佛见到救命稻草,不顾一切,更是拼命催动精血法力。

    冯铭琢磨了一下,便道:“这处就交给二位了,我去会一会外间之人。”

    他一转身,就出了阵势,就见一名面上长毛,手长腿短的妖修站在外间,其人只穿一身青衣,腰间系着长长腰带,随意扎了个扣结,双手举着一根狼牙棒,正不断轰砸禁阵,此刻见得他出来,忽然往后一跳,劈手就打了一道白光过来。

    冯铭不知究竟,不敢以护身宝光抵挡,闪身避开,此刻那妖修却又往前一跳,竟是一下跃至他身前近处,那狼牙棒带着恶风呼地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冯铭正要再躲,却惊觉身上似被一股罡风牵引,变得动弹不得,知是落入力道修士法力困束之中,方才三人与伏峦相斗,便一直在避免此等情形,未想这对手如此狡猾,自家一个不留神,便就陷入进来。

    他却并不慌张,将左手之中幡旗一晃,那妖修顿觉耳畔一声大响,一阵天旋地转,这一棒自也是打空了。

    冯铭心意一引,一道剑光斩去,那妖修已是来不及躲避,不过他并未穿甲,故身形极是灵活,居然在最后关头把肩头一偏,只破开了一条血口,不过一晃眼间,便又愈合如初。

    冯铭趁他正在躲闪,又伸手一拿,使了一个禁锁天地之术,此法对力道修士无甚大用,只轻轻一挣,就可摆脱,但那妖修方才避过剑光,此时难免身形一顿。

    只这一息之间,冯铭大袖一挥,放出一只金网,兜头罩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妖修顿觉不好,根本不敢与那网绳相触,竟是把手中神兵一扔,随后将身一团,倏尔化作一缕白烟,却是想要从大网孔眼之中钻了出去。

    冯铭冷笑一声,手中幡旗再晃,轰隆一声,四周景象好似颠倒过来,那妖修立时自那白烟之中跌了出来,那金网恰是落下,将其牢牢罩住。

    冯铭拿一个法诀,那网猛地一收,与那妖修肉身相接之处,竟发出金铁摩擦之声,竟是半分不伤,还在里挣动不停。

    他也是暗惊,可金网可是荀长老昔年所用,曾凭此勒毙过一头妖王,未想居然一时还收拾不下,正要再催动法力,那妖修这时开口道:“我乃猿部妖将李戌,我知你溟沧派的规矩,你杀我一人,又有多少功劳?但尊驾若肯放我一马,我愿立下誓言,助你除杀得另二人。”

    冯铭道:“另二人?”

    那妖修嗤笑道:“尊驾既然来此,当也打听清楚了我营盘中各处情形,又何必多此一问?”随后闭上眼睛,“是死是活,尊驾一言可决。”

    冯铭稍作盘算,如今北冥诸部之中,势力最大的便是猿部,此妖毕竟也是力成四转,想是知晓不少消息,看去也是知趣,留其一命,倒也有用。

    身旁灵机涌动,却见谢宗元、宋真人二人自里出来,他回首看去,问道:“如何?”

    谢宗元道:“伏峦已是授首。”

    这时三人似有所感,往天中看去,见远远又来了两名妖修,但察觉到自家似是来晚了一步,故是手持神兵,神情极是戒备地站在半空,隔着十余里望着三人,并不过来

    宋真人见两人似要上去一战,忙是开口道:“两位今夜目的已达,此次征缴溟沧,也是磨砺弟子,若是我等将大妖杀尽,诸部必是一哄而散,到时斩杀起来更是不易,况且我等耗损法力不小,再斗下去,但有变故,也是难作防备,不如见好就收。”

    冯铭道:“就依宋副掌院之言。”他一提那网中妖修,就驾起罡风,与宋、谢二人一道缓缓往斩蛇崖方向退去,不多时,三道遁光就隐没在黑夜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