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一百五十八章 争雄岂在一夕间
    浮游天宫,上极殿。

    齐云天坐于上位,而张衍、霍轩二人分别坐于左右,此时三人,正共议那南海之事。

    齐云天声音在宽广大殿中响起:“玉霄派已是遣了两名洞天真人入驻风陵海,此事张师弟做得甚好,南海之上所需诸物,皆可由山门调拨。”

    溟沧派支持陶真宏等人,本就是为了牵制住玉霄,让其后院时时感受威胁,而经由数十年努力,此事可以说已然达成,余下就是设法坚守了。

    霍轩沉声道:“听张师弟言,陶真人是要于海上筑造法坛,与玉霄争锋相对,如此山门用度是否过大?”

    这可不是寻常修士之间比斗,而是洞天真人之争,其威能可是惊天动地,很可能千辛万苦才竖起的法坛,只一眨眼间便就毁弃了,而此等事,很可能一天之中便会上演许多次,这其中所耗宝材,必会到一个惊人数目。

    溟沧派能有如今局面,全是四代掌门坐镇山门六千年打下的厚实家底,不过玉霄派毕竟同为三大派之一,底蕴也是同样深厚,绝然不能小视。

    齐云天言道:“山门用度虽大,但仍能支撑,且霍师弟莫要忘了,少清道友乃是溟沧友盟,其早已应允,若有所需,可以全力支应,却是不怕与玉霄对耗。”

    霍轩点了点头,心忖道:“若是少清派道友肯伸手,那便无虑,以我两家之力,却是稳稳压过玉霄一头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如此说来,南海之事,我等是以二对一,那么只消拖了下去。时日越长,越是对我有利,不过玉霄如见不对,定会另改策略,故我等也当示敌以弱。”

    齐云天道:“张师弟有何良策?”

    张衍道:“少清有中柱洲这等富庶之地,而玉霄派独占南崖。我溟沧派虽背靠北冥,但却从来索取不多,此回大劫将至,窃以为不必再勒束门下弟子,可遣其北上,一可趁玉霄分心之际压迫北冥妖修,二来也可搜罗此洲所产诸多灵物宝药,以补宗门之耗损,三来玉霄见我动作。必疑我用度不足,可以此坚其顿守南海之心。”

    霍轩点头道:“虚虚实实,实实虚虚,张师弟此策甚好,为兄也有一愚见,待过段时日,可向平都、还真两观请援,如此做来。玉霄派若感难以支撑,多半也会效仿。向南华、太昊等派开口,如此可拖这几派一同入这乱局。只是有一处却需注意,其若恼羞成怒,很可能会唤得友盟一同清剿南海。”

    齐云天考虑片刻,道:“至少百年之内,玉霄派不会做这等自丢脸面之事。不过两位师弟这两幅药虽已是足了,但为兄以为,何妨再添一把火。”

    张衍哦了一声,道:“敢问师兄,火从何来?”

    齐云天沉声道:“必要之时。可更易北地诸派缴纳供奉,在原数之上再加五至十成。”

    张衍微微一笑,道:“师兄此举一出,玉霄派定会以为。只要硬顶着支撑下去,必可拖垮我溟沧派及身后友盟,这把火却是不小。”

    至于供奉加得五至十成,是否会引起诸多小派抱怨,他们根本无需去考虑这些。

    若无溟沧派庇护,此些小宗早已在前面玄魔之战中败亡了,尤其下来数百年,不必再与魔宗相争,那省下诸物正好用来填补南海战事这个窟窿。

    风陵海上,两驾飞车自天外降下,却是玉霄派两位洞天真人到此,此间数十宗门修士早已闻得消息,故皆是齐聚此地相迎。

    周如英下了车驾后,却无心搭理其等,命门下弟子将其打发了,随后拿起一封飞书,扶额道:“陶真宏等人于那大阵之外又起了一处阵坛,吴师兄如何看?”

    吴云璧沉声道:“不必理会,我等先要做之事,是在风陵海筑起一座连海大阵。不过说到这里,那些修士已是在做此事,下面还离不得他们,周师妹方才大可安抚几句,又何必这么快赶开?”

    周如英冷笑道:“我玉霄用人,何必要理会下面人心思,难道其等还敢违抗不成?”

    吴云璧摇了摇头,周族一贯强势惯了,又向来高高在上,要其俯下身段来,确实为难,此事看来还需自己来做。

    周如英道:“我欲登空观阵,吴师兄可要同来?”

    吴云璧点了点头,道:“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,正要一看究竟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同纵清光上得高空,看了有一会儿,吴云璧沉思道:“下来时日当防备出手坏我阵局。”

    周如英道:“何不以攻代守?”

    吴云璧摇了摇头,他倒是想如此做,只是现在他们在人数之上并不占优,只是守御还好说,可主动启战,很可能耗损了功行还占不得便宜,便是当真要动,也应是到那大阵修好,彻底后顾无忧之时。

    南海大阵之中,一处法坛之上,陶真宏等三人站在一处,而其前方,却有有一块三丈高的玉璧被竖了起来,

    因玉霄在数日前就在海上处处设以禁法,又放出不少勾啄飞书的灵禽,如此再以此物往来却是大为不便,故他们设此通灵玉璧,洞天真人只要一气驻入其间,便是远隔千山万水,亦可彼此交言,互通有无。

    有一名弟子走上前来,在玉璧前点了高香,随着一阵氤氲气雾腾起,不一会儿,璧面之上一阵涟漪波动,好似水纹,同时整座大石也是晃动不已。

    却有一道身影便自里浮现而出,眉目清晰,身形峻拔,负手而立,身上玄袍飘拂不停。

    陶真人三人打个稽首,道:“张道友有礼。”

    张衍也是回礼道:“三位道友有礼。”

    陶真宏道:“不知陶某前番所言,贵派可有裁定?”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三位道友在海上布得大阵,我门中几位真人也是赞誉有加,下来诸位一应作为,我溟沧派皆会鼎力相助。至于所需宝材,由于数目众多。故尚在筹集之中,最迟下月便会遣人送来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他忽感这方玉璧震颤不已,似有灵机不稳之象,他一挑眉,便道:“今日时短。怕是只能言尽于此了,三位真人还望珍重,贫道便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言毕,他身影便就缓缓淡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整个玉璧晃动更是剧烈,三人一见,都是后退了数步,再过得几个呼吸,耳畔只闻轰隆一声。整座玉璧居然爆碎开来。

    李岫弥叹了一声,无奈道:“张真人法力太过雄浑,未想只他一缕气息这晶玉璧也承受不住,稍稍需得再去寻觅一块了。”

    陶真人道:“这却不忙,海上奇珍众多,下来无有什么事需劳动张真人,遣人去四方慢慢寻觅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米真人蹙眉道:“玉霄派那二人风陵海上大肆修筑法坛,莫非两位打发坐观不理么?”

    陶真人笑道:“自然不会。只是对面方才有了点动静,眼下便是上去毁了。对玉霄损折也是不大,不如他将近全功之时,再出手也是不迟。”

    三人这一等,便是两月过去。

    这些时日来,他们各自坐于阵中法坛之上,时时目注风陵海上景象。一直在耐心等候机会,见那大阵已是修了大半,知此时再不发动,便就错失机会了。

    三人互相看了一眼,便决定按照此前商议计策行事。

    陶真人把法力一运。四下有滚滚黄烟汇聚而来,化为一只浑黄大手,有千丈之大,自阵中探出,再向风陵海处探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这里一动,周如英、吴云璧二人立生感应,不过两地相隔较远,过去有十余息后,这只大手方才降临至他们顶上,海外厉风障在这一掌还未落下之前,竟就被生生压散。

    周如英手腕一翻,指尖弹动之间,就有一枚神威星雷珠飞上天穹,在半空之中将那大手炸裂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却见两道刀气破海而来,滔天水浪在这一斩之下,都是向两旁分开。

    吴云璧面色肃然,他拿了一面小旗出来,只是一晃,数十团云气自海上升起,挡在了半途之中,刀芒过来,就将云团一个个劈散开来,只是其后又有云气纠合而来,即其缠住,终是在快要到得风陵海前被拦阻下来。

    他那“恒光璧”被夺之后,战力降了大半,好在门中知他难处,又赐了这一面“三还乱云旗”下来,但毕竟非是自家亲手祭炼而出,法力运转之中总是有些艰涩,不是那么圆润如意,其中许多妙用仓促间也无法使出。

    天中那大手方散,却又在后续法力支应之下重又凝合。

    周如英冷嘲一声,道:“看你有多少法力可以挥霍。”

    此时她为守方,所用法力远比对方来的少,眼下这等比拼,却是丝毫不惧。

    这时她目光一转,忽然注意到那黄烟大手背后,似隐约可见有一条青蛟虚影,不由面露嘲弄之色。

    上回攻打风陵海时,她曾见识过这条蛟龙,坚鳞利爪不说,还颇是凶悍,甚至还有逐退真宝之能,不过这回再来,她又怎会没有准备,只要对方敢冲了下来,就能让来得回不得。

    吴云璧这时却是一皱眉,往天上看去,道:“有些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周如英不敢轻忽,忙问道:“师兄可是发现什么?”

    吴云璧眼神凝重,道:“周师妹莫非未曾察觉,四下灵机大乱,这非是法力碰撞之故,应是陶真宏等人故意将之搅乱,其不会做无用之事,定是有什么布置,稍候需得小心提防了。”

    周如英觉得有理,忙是凝神以对,不敢松懈。

    又过数个呼吸,两人忽见一面阵图从远空遥遥飞来。

    此物本不起眼,然则两人一眼望见,却是感到一阵莫名心悸,知其必有古怪,必得首先斩除,故此齐齐喝了一声,各起神通之术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周如英此回却是一气放出了百数枚神威星雷珠,热焰金虹扬空冲天,风雷之声震海撼波,气势一时无两。

    吴云璧更是未曾留手,扬手一指,祭出一道红光气芒,前方三千里海域,顿时被映照为一片赤泽。

    只是那星珠才至半空,却正面撞上了数道劈斩而来的刀气,纷纷爆开散开来。

    而那赤光才至前方,也是遇上了一团柔和清气,虽后者不断被化融消解,当要阻那阵图飞来已是不能了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上方一声龙吟,却见那天中那一条蛟龙身影往下冲来,很快越来越时清晰。

    周如英嗤笑一声,一挥衣袖,但闻一声锁链响,就见一条长链往天中飞去。

    此是南华派中“缚蛟金链”,如这等蛟龙精魄随意便能梭住,然而那蛟龙见此,凶睛之中却是一派讽色,只是伸出一爪,一个撕扯,就将这长链扯断,长吟一声,势头不减往下冲来。

    周如英神色一变,她再看了看,惊呼一声,道:“妖蛟真形?此时……李岫弥?”

    那顶上那青蛟,不过是李岫弥放了出来故意扰乱周、吴二人耳目的,而他真身却是借此机会潜藏在天中,见两人发力,立时从云中窜下,到了近处,长尾一摆,就往下抽来。

    周、吴二人此刻正与陶、米二人缠战之中,完全未曾想到李岫弥居然敢冒着被围剿之险,亲自出阵出冲杀,并且非是从海底潜游,还是至天中而来,一时间都是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这可真正蛟龙之躯,正面相斗,他们都未必能轻易胜得,又哪敢被其近身,立时起得遁光飞撤而去。

    那蛟正正抽在空处,轰隆一声,半边山岳塌陷下来,千里方圆,皆成一片废墟。

    然则还未等他再有动作,却是心生警兆,转头一看,却见远空之中,有数道光虹跨海飞来,气烟之中,可依稀见得是数件形状不一的法宝。

    周如英喜道:“是诸位殿主出手了,看他今日如何逃去!”

    李岫弥却是不慌,把身一晃,还了人身,同时一掐法诀,那飞来阵图立时一转,天地骤明骤暗,一眨眼间,自里飞出数十道阴阳离元刀芒,分别往那飞来法宝与周、吴二人袭去,

    两人神情大变,如此犀利的刀芒一下竟来得这许多,便是能抵挡得住,也必然法力大损,只得身化清虹,飞退闪让。

    下一刻,就闻轰然一声大响,整个风陵海上岛洲陆岛,乃至于方才立起的法坛皆是被这卷空而来的刀气冲得支离破碎,尤其最大一座岛洲直接被斩成数十段。

    天中那法宝此刻也摆脱了那刀气,然而再想冲下时,那阵图一动,自里又是冲出数十道刀芒,将之阻在半途,周、吴二人不得已,也只好再次躲避锋芒。

    李岫弥笑了一笑,打个稽首道:“诸位,后会有期了。”

    把身一晃,就沉下海水,须臾不见,同一时刻,那阵图也是哗啦一声,裂成无数碎片,掉落海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