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一百五十六章 虫丹入身幻心神
    南海海境,一晃已是一年过去。

    这日海底宫阙之内,丹室一开,米真人金绳束发,丝绦系腰,长裙曳地,自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行步到大堂之内,见原本自家席位之上摆有一块扁平圆石,看那形制,正是那鲛人所用,不过观去更是细腻,其用材当非凡物,虽离得稍远,可也能感觉其灵润异常,正引得四下灵机丝丝缕缕汇聚过来,不觉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李岫弥正坐主位蒲团之上,他道:“当日我见道友似喜此物,便命鲛人族中温良软玉打造了一件,若是折损功行,于此上打坐,回复起来当比原先快上许多。”

    米真人哼了一声,道:“妾身可不喜爱此物,不过见其特异,故多留意几眼罢了。”

    她到了堂上,在这石上坐了下来,一翻腕,那出一叠法符,抖袖送了过来,道:“此是道友所需刀符,共计九十九张,每一斩皆是我全力施为。”

    李岫弥道了声辛苦,笑着接了过来,虽说此回是为了南海之战才请对方炼得这刀符,但他知晓自己实际占了几分便宜的,当是米真人固然答应得痛快,可心中未必不会无有症结,是故特意造了此物,用以平她心绪,如今看来,确实有用。

    他拿来检视了一番,真心实意赞道:“每张符力只损一至二成,米真人果然好手段!”

    洞天真人九十九次全力施为,说来威能极大。但若炼入法符之中,却也往往折损三至五成,随着时日推移,就会不断削减,往往数个时辰就会消散干净。就是置在阵盘之中,一旦使出,也用不了半日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为了应付当下局面,要在别处,此可得不偿失之举。无人会来这么做。不过米真人这符损折极少,却是出乎他预料。

    米真人自傲言道:“我崇越真观离元阴阳飞刀本就讲究阴阳凝合,可死可生,若非妾身学艺不精,连半分损折也不会有。”

    李岫弥点了点头,将法符拿来收好。准备稍候置入阵图之中。

    他看一眼内殿,略有担忧道:“也不知陶道友何时能够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虽不知陶真人要炼何药,但要使得那异种蜃虫生出七眼,却绝非原先说得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而为炼此药,却又耽搁了一年,要是无功而返。却是有些难以向张衍交代了。

    米真人却对陶真人极有信心,道:“李道友何须多想。陶道友从来不作妄言,等着他出来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此刻陶真人正站在丹房之内,目光看着上方悬空而飘的一只白炉,炉身之下,则是一缕漂游而起的碧蓝淡烟,此是自地窍之中引来的还宫阴火。

    炉口上方,气机蒸腾。内中却是浮有一只小虫,就见其先是变作幼虫。下来吐丝成茧,过不多久,再是破茧成蝶,最后寿尽身死,其之一生,皆在短短一日之内完成。

    到了这时,虫尸再是一变,化作一浅色丹丸,只是生力十足,给人感觉,似是随时可能再次化为虫豸。

    此物虽是丹丸,但经由他手祭炼之后,却可生出性灵,经由生至死,由死至生的扭转,需得三百六十五日之后,方能使得药力通透,而适才那一回,已是最后一转了。

    此丹一成,埋入蜃虫身躯之内,与其神魂相合,便能凭借此丹掌制其一身精血元力,如此就可引动其潜力,逼迫此虫生出那第七只眼眸来。

    陶真人望着这丹药,微微一阵恍惚,当年他恩师鹤道人,就是要以此法借得门中灵兽精元血脉,以此突破天人之隔,并穷尽一生心力想要推演至大成之地,好未门下弟子留下一可以效仿的飞升之法,奈何最后还是功败垂成,并为门中诸多同门所忌。

    他当年也不过是窥得一星半点,但是如此,把这蜃虫推入七眼之境,却也是够了。

    此刻见那丹丸忽然一动,似又要由死转生,便一指点下,在最后关头截住气息,其顿时凝住不动。

    他伸手手一招,将之拿至手中,收入袖中,而后推开石门,往外而来。

    等他到了大殿之上,堂上两人不觉看了过来,李岫弥站起身来,道:“道友可是顺利否?”

    陶真人打个稽首,道:“幸甚,已是成了。”

    李岫弥心下一松,笑了一声,道:“好,要使那蜃虫生出七目,可还需得什么?”

    陶真人道:“万事已俱,下来便可降伏那蜃虫。”

    李岫弥点头道:“那便无需耽搁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一同出得殿门,沿着浮浪沙道行至那蜃虫之前,在十丈之外立定,这时此虫长须已是足够触及三人,然而却被一股排斥之力挡拒在外,根本沾不得其等之身。

    陶真人一拿法诀,一只浑黄大手自顶上探了出来,将之一抓,此虫不由得挣扎嘶叫起来,趁此时候,他轻一弹指,手中那枚丹丸飞去,便落入虫口之中。

    蜃虫浑身一颤,嘶声顿止,而后缓缓趴伏下来,好似陷入昏睡之中。

    陶真人伸手入袖,朝着李岫弥递去一枚玉符,小心说了其中妙用,又道:“只消炼化了此符,就可制住此虫神意,李道友身为妖候,做此事当更是方便。”

    李岫弥自是当仁不让,伸手接了过来,就当场炼化起来。不过一个时辰,便就功成。

    这时那蜃虫也是醒了过来,不过此前不同,其背上竟是拱起一排竖目,而那身后,又出来一根长须。

    陶真宏笑道:“已是成了,事不宜迟,还请李道友作法,让此虫运使神通隔绝此方海疆。”

    李岫弥道声好,依照陶真人所授之法。竖指在身前,只是一运法力,那蜃虫便把上半身支撑起来,其蜃虫身上一只只眼睛接二连三睁开,很快七只眼目俱是打开,只见其中光幻流转

    陶真人目光注视过去,此法毕竟是强行调用精血元气所为,只要七眼同列,便无时无刻不在消损蜃虫生机。

    这等天生异种。原本寿数有万余年也不为过,而经此法一用,至多只余四五百载性命。

    唯一算得上好处的,就是此虫死后,元灵与全盛之时的七眼蜃虫一般无二,若是转生为人。当是天生异禀,有极大可能得了道缘。

    李岫弥通过那枚玉符,感觉自家神意与那蜃虫连在了一处,只要一个念头,就可令其听从号令。于是拿了一个法诀,那蜃虫大嘴一张。就有一团团蜃气喷了出来,本来是雾幻迷离之色。很快穿过重重海水,到了上空,很快此气越来越多,不过一个多时辰,就将数万里海疆俱是沾染。

    米真人道:“不知上方此时是何景象。”

    陶真人道:“那便上去一观。”

    李岫弥也无异议,三人一纵身,起得清光到了海面之上。举目一看,

    却是见得面前早无了海水。居然深处在一处丛林溪谷之内,流水潺潺,鸟鸣阵阵。

    米真人不由露出了一丝讶色,她明知此景是假,可感应之中,却无半分不妥。

    陶真人道:“寻常幻术,不过瞒过耳鼻眼识,这蜃虫所用神通,却是在人心象之上营造出奇景,若是在此等幻境之中遭袭,法体亦会受创。”

    米真人蹙眉道:“如此我等岂不是一同陷了进去?”

    陶真人笑道:“岂会无有准备。”

    他自袖内又拿了三粒丹丸出来,分给了二人两粒,道:“此是我取蜃虫腹下所结丹珠而炼,服下可免幻像侵袭,不过其中有恶毒,需用上几日方能炼化了去。”

    李、米二人接过后,三人当场服下,而后便就在此坐下炼化。

    如此一日夜后,三人陆续全功,此时再观,就不见了那等景物,只余波涛起伏,一眼难望尽头的无边海水。

    陶真人站在上空,眼望四周,感叹道:“这方圆万里之内,地脉灵机皆被李道友勾连打通,若是能得机会移山填海,遍植灵木,日后当可成就一方福地。”

    李岫弥望向远处,道:“可若无这我等修为,只一个风浪就可将之打坏,除非用心维系数千载,才能稳固山水,使其自成灵脉,试问我辈之中,又有哪个会自损功行,去做这吃力不讨好之事呢。”

    米真人冷冷接口道:“便是做成了,若后辈之中无有接替之人,也不过白白替他人做了嫁衣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三人都是默然沉声。

    他们皆是一门宗长,深知维系山门是何等之难,至少需数代人之力,才可撑起一个门派,但若根基不固,后继无人,那败落也快,便如东华玄魔十六派,除了四大宗门,余下皆是后人替继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陶真人先自一笑,道:“大劫在前,多想无益,唯有避了过去,才有望言及其余。”

    李岫弥转首过来,打个稽首道:“那就请陶道友在此布设阵图,李某就先下去摆弄那蜃虫了,此战险恶,两位道友切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他是蛟龙之身,又在海中交手,纵然只是象相一重境,未曾开辟洞天,可若论保命之能,却是此间第一。

    陶、米二人也是还了一礼。

    李岫弥把身一晃,就沉入了水下。

    陶真人则是一甩袖,将一张张阵图抛了出去,任由其覆盖下来,若是无有阵基为凭,那么这些阵图乃无根之木,只能靠自家之力对抗外敌,可李岫弥在此经营了数十年,期间动用了不计其数的水族打通了地脉灵机,阵图一立,立刻两相契合,上下交融,登时有无数灵机往此汇聚而来。

    南崖洲,沉舟崖。

    周如英坐于法坛之上,正开坛**,传授族门弟子道法精要。

    下方所坐之人约有百个,皆是这一辈中旁脉中最为的出色弟子,其等每过三月可来她这处听道一次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嫡脉弟子,自然是由周族另几位洞天真人亲自指点。不会与这些旁支弟子混在一处。

    她正讲至一个法诀关键之处,忽有一道光虹飞来,拿了过来一看,却是神色微变,道:“南海之上数万里灵机变动?莫非陶真宏等人又回来了不成?”

    数十年前南海一战,玉霄派虽将陶真宏、米秀男二人逐出南海,但却并未就此松了警惕,因唯恐其等再次回来,就在风陵海上派驻数个小宗,各处岛洲之上皆有周族修士坐镇,只要一有动静。就需立刻传告山门。

    周如英不敢轻忽此事,立刻化出一道分光化影,出了南崖洲,往南海纵去。

    她遁行甚疾,很快就到得气机变动之地,只是放目往去,却见三股烟尘冲上天穹,黑雾这天,里间夹杂不少黑红色的火岩熔块,隆隆之音震动天地,附近海水翻滚不停,竟是被热力煮沸,只一靠近,便察觉到有灼烧之感。

    仔细看了一会儿,她自语道:“原来是地火冲发,三山齐动,倒是少见,想是此原有一处海底灵脉,被冲散开来,才致那灵机外泄。”

    她来回查探了几遍,发觉并无问题,只待离去之时,却时身形一顿,深心之中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想了一想,就纵光往海水下方冲去,一刻之后,就潜至海底深处,在那三座喷发滚滚浓烟的山体外转了几圈,发现这里热力却是更甚一筹,底下则是厚厚一层白灰,掩埋来了不少水族尸首,稍一搅动,海水之中便是一片浑浊。

    她见的确是天地伟力,不似人为,便一转身,纵空回返。

    李岫弥看着其身影远去,向海上传音道:“幸好今日这周如英是分光化影至此,不然可瞒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米真人不屑道:“她不用分光化影又能如何,莫非真身到此不成?便是舍得消耗法力,怕也不敢下得海水来。”

    陶真人道:“两位道友不必担心,除非她有那识破幻障的宝物,否则难以察觉真伪。”

    米真人道:“这虫幻境如此厉害,岂非少有人能奈何得了?”

    陶真人摇头道:“此虫天生身躯孱弱,若是寻得其真身所在,我辈随意一个罡雷就可将其杀死。与玉霄斗法,其纵是一大利器,却也需好生遮护。”

    李、米二人都是点头,亲眼得见此虫神通,连洞天真人就近察看亦能瞒过,可见其厉害之处,若是运使得好,无疑可使己方斗战之能翻上数翻。

    此刻另一处,周如英虽趁清光一路回转,然而她心头总有几分异样感觉抹之不去,飞腾有一个多时辰后,她在海上停了下来,思忖了一会儿,决心回去再看一眼,于是扭过头来,又往回折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