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一百四十九章 因果缘定只一石
    司马权相转之术一出,两身霎时合一,而后一旋身,看着武真人追来身影,两目之中顿有凶芒闪动。

    他自思巫真人用不多时就会赶来,故必须在这短短时间内尽展手段,务必将武真人重创或是杀死。

    如此即便再要面对另一人,也不必有所顾忌了。

    “这武文光虽守御严密,但已被我试出不少手段,外有剑气屏障、中以虹链阻拦,最后便是金丸煞气,无论是那虹链还是金丸都可克我无形变化,但这并不是无隙可钻。”

    他拿个一法诀,就见无数魔头自背后飞出,不多时就密布虚天,而后再把身躯一晃,霎时化出成千上万具天魔分身,其中有幻有真,有实有虚,他一声招呼,便与那数之不清的魔头合作一道,俱往前方冲来。

    武真人见此惊人场面,也是脸色微微一变,不过他毕竟修为有成,很快便镇定下来。

    不难看出司马权此刻已然是全力相攻,应对稍有差池便是败亡结局,故他也是不惜法力,沉喝一声,金环法相猛然大长,内中裹绕剑齐皆飞起,如狂风暴雨一般,沿着千里界域旋转飞驰。

    那些天魔分身冲来之时,忽然化作前后两部,前部并未有片刻停留,一冲至剑壁之前,就纷纷变化无形,一个个突入里圈,而其后魔头却无这般好运,几乎大半是被剑气劈散,然则其为阴秽之气所聚,故也同样将剑气污秽。两相冲突之下,原本紧密稳固的剑壁也是同样损折不小,不过几个呼吸,竟是变得稀疏了许多,趁这机会,那后半部天魔分身则裹挟着余下魔头,往里一拥而入。

    武真人见其来势汹涌,立刻自袖中甩出两道长虹,却是把那“金虹烈虹链”又再祭了出来。

    可因这法宝不过是一件玄器,最广所及之地也只得七八里,面对遍布千余里地界的众多魔物也是无能为力,只得将其中一小部分先自围困了起来。随后抖袖放出数百罡雷,想先全力出手这一片清理干净了,再去理会别处。

    然而方才司马权是不知就里,这才被这法宝捆缚住,现下已有防备,自是不会再重蹈覆辙,就见锁链圈围之中的天魔分身忽然一个个消失不见,却是其用了相转之术,转去了他处。

    武真人忙又再驱驰虹链来追,可司马权仗着相转之术成就天魔,这门功法自然已至变化由心的地步,那些魔身分分合合,或闪或避,聚散无常,虹链上去,仿若以网兜水,处处皆是疏漏。

    而只这片刻间,那些数之不清的魔物却已然冲过了半程,过不多时,就可杀奔到他法体之前。

    见得如此,他索性将虹链收了回来,环绕在身周五里之内,撑起一道壁障,以免无形魔头侵近身来。

    不过几个呼吸,就见虹链之上金光乱闪,却是有数十具天魔分身被链上降魔法力逼得现身出来。

    武真人瞅见机会,把雷尘剑往天中一祭,伸指一点,倏尔化作完全尘屑,洒落下来,一至下方,就动荡雷芒,将其扫平了一片,然而与魔物庞大数目比起来,所杀这些不过是杯水车薪,他也觉出一丝有心无力,只得全力运转法力抵挡。

    此刻数千里方圆之内,几乎每一处皆有剑光飞跃闪掠,与那天魔分身纠缠,望去光虹翻腾,如沸如煮,每时每刻皆有魔头被斩于剑下,但其仿佛无穷无尽,杀得一个,便又化出一个,至于那些天魔分身,则不断用相转之术往前挪移,往往一具冲在最前法力一转之下,就有成千上百一起跟来,其突进之速可谓飞快无比。

    武真人眼见得已是有些支撑不住,也是神情凝重起来,手一抬,就想在此时把元一重岳剑祭了出来,可他犹豫了一下,却是未动。心下暗忖道:“司马权此时未见得已出尽手段,且以我法力,便是祭出元一剑,也至多镇压住场中六成分身,对余下却是无能为力,而我一旦法力倾尽,不说再无对敌之能,可能还有性命之危,眼下我还可坚持,不如再往后拖延少许时候,看他如何,若实在顶受不住,再用出不迟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把袖一抬,手指点划之间,却是激荡出数十枚金珠,而后往前一推,与此同时,脚下金池陡然降下一尺有余,已是堪堪见底。

    此中藏有他以纯阳火力修炼积蓄而来的金剑煞,若是用尽了,除了裂虹链,便再无法克制天魔无形变化,可这个时候,他只能以此气来克制对方那万千分化出来的魔身了,

    最先一枚金珠飞去,落在群魔之中,便就轰然爆开,金光如烈阳放光,只是一枚,就将波及方圆百里,除了数十具天魔分身相转了出去,余下在光华照耀之下皆是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若是所有金珠俱是落下,不难将此间所有魔秽一起扫平,可就在此时,却听得阵中一声大笑,就见一镜面漆黑如墨的宝镜飞出,只是一晃,就把所有金珠俱都收了进去。

    武真人不觉一惊,未想这镜竟是如此厉害,此刻他手段已是不多,只得紧守内圈,可如此无疑就是将主动之势让了出去,那虹链在无穷无尽的魔头侵蚀之下,终是破碎开来。

    司马权早在等这一刻,此时再不迟疑,起一阵阴风冲入武真人眉心之中,方至后者识海之内,就见顶上金芒一闪,有剑光落下,还未斩中,斜刺里却是飞来一道白莲,将之架住了。

    他嘿嘿一笑,立刻运转相转之术,待把万千分身呼唤过来,就可一气压倒对手,赢下此战。

    然而他方想如此作做,却发现那上方剑芒一阵颤动,自家竟是无法使得此术,不由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他只能等那些分身一个个冲入进来。

    好在不过一瞬之间,就有千百分身进来与他汇合,他自忖后力源源不绝,故不再等待,一纵身,就往武真人神魂所在冲去。

    武真人自知已是到了关键之时,要是等到司马权外间所有分身汇合一处,就能以绝对优势吞灭自家神魂,于是不再迟疑,大喝一声,将元一重岳剑祭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剑一到半空之中,就化作一柄浑沉厚重的墨黑长剑,剑身轻轻一颤,竟是虚空震荡,剑光播出三千余里,而后不论魔头还是魔气分身,俱是被一股无边之力牵引,往剑身上聚来。

    司马权察觉到外间变故,不由大惊失色,此举等若断了他后援,就只能凭眼下这点实力与武真人周旋了。

    尽管在神魂斗法之中,他仍占优势,坚持下去,是有极大可能灭杀对手,可若其斩却凡心,那至少要纠缠数个时辰才可能有结果。

    但要知道,元阳派来人非止一个,到得那个时候,巫真人怕是早便赶过来了,要是两人合力,他非但压不下对方,还有可能折在此处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他也是果断,一招手,收了左道莲,主动自武真人识海之中退了出来,一到外间,就放了那黑镜出来,对那元一重岳剑一照,将万千分身吸了出来,再是一闪身,退至金环法相之外,道:“武真人,今朝到此为止吧,我却不愿奉陪了。”

    武真人松了一口气,打个稽首道:“若斗了下去,武某必输,此场是尊驾胜了。”

    司马权哼了一声,道:“胜负对我而言并无用处,既然我杀不得你,也就不曾胜你。”

    他目光一撇,见远处已有一道清光飞来,不由暗呼侥幸,一转身,就化一道黑烟滚滚飞去。

    那清光霎时到前,巫真人自里出来,见得武真人安然无恙,不觉松了一口气,行至其身侧,关切问道:“师兄可曾受伤?”

    武真人摇了摇头,喟然道:“此行有负掌门师兄所托,我却无力留下这魔头。”

    巫真人却是展出笑颜,道:“师兄能安然回去,怕是掌门才真个高兴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了几句话后,也不愿在虚天之中多待,就携手起得清光,往东华洲中遁去。

    天青殿中,张衍负手站在阁殿之上,他自始自终都在留意战局,整个斗法过程都是看地清清楚楚,便是巫真人暗中遣分身去寻那元精石时,也未曾漏过他双目,

    他见武真人虽未赢得司马权,但巫真人神情之中却无什么沮丧之色,反还带了一点轻松喜意,不由猜测元阳派此来许非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正思索之间,随武氏夫妇二人化清光遁去东华后,感应之中却有一道无形剑气也是随之消散不见。

    那剑气强横无比,又一路隐隐护持住那二人,故他猜测此当是元阳派掌门所为,不由忖道:“竟连元阳掌门都是惊动,事机却是不小,看来元阳派此回除魔果然是假,当是上来找寻什么物事的。”

    他抬首望向那虚空之中六口宫鼎,眼中露出若有所思之色。

    武、巫二人自九天而下,很快回至明璧山中,来至正心殿前,经童子禀告之后,就被一起唤入进去。

    到了殿内后,武真人上来就一个揖礼,面带惭愧之色,道:“掌门,这回小弟不胜,却是有损我元阳颜面,还望师兄责罚。”

    屈如意却笑着摆了摆手,道:“师弟毋庸自责,你平安回来便好,况且师弟此回有功无过,为兄又怎会怪你?”

    武真人不觉一怔,巫真人此刻上来,细细将原委说了,又道:“掌门师兄怕你知晓真相后演不好戏,故叫我先瞒着你。”

    武真人这才恍然,于是又急问道:“那师妹你可曾寻得那无窍精元石?”

    巫真人自小袖之中取出一只青铜匣,道:“掌门师兄,小妹的确自鼎宫之中寻回一物,只是见识浅陋,却也不知是否是师兄欲寻之物?”

    屈如意接过那铜匣,打开之后,立刻便一股有清灵之气挥溢出来,他起手掌轻轻一抚,这灵机便立时无有,似被压了下去,他站在原处看了有好一会儿,但却是一语不发。

    巫真人有些忐忑,道:“掌门师兄,可是小妹弄错了?”

    屈如意摇头道:“师妹你并未寻错,此的确是那无窍精元石无误,不过并非完全,当只是其中之一。”

    巫真人惊异道:“这……莫非这精元石还有许多不成?”

    屈如意道:“当时那位前辈祭炼这宝物,因邀得不少同辈相助,故本来就是为了数人分用的,此物练成之后,可分可合,至多可分成八枚,但其后这位前辈在虚天之外消逝不见,实则未曾履约,这才引得后人念念不忘,现下看来,不是这位前辈自家将之分了,就是后来有人代而为之。”

    巫真人悔道:“如此看来,那其余数鼎之中当还有几枚精元石,小妹若是能多搜寻片刻,岂不是拿得数枚?”

    屈如意笑道:“我元阳派能得一枚,已是知足,此还是沾了前人福泽,又何必贪多?”

    巫真人螓首轻点,既然他元阳派传法之祖就是参与祭炼这法宝之人,那么如今也算是拿回自家之物。

    屈如意把这精元石收了起来,道:“有此一石,再有我元阳至宝‘玄机阳壁’,当可保得灵穴四五百年安稳,正道师侄他也有望得入洞天了。”

    巫真人道:“四五百年?那之后……”

    屈如意神情不变道:“大劫之下,天下诸真皆是难逃,我元阳又岂能避开。”

    巫真人心下一颤,她已是听明白了自家掌门这话中之意。

    大劫一来,他们之中定有人是躲不过去的,忧心那时灵穴能否安稳,也是无有意义之事了。

    武真人方才一直未曾出声,这时却道:“掌门师兄,小弟却有一疑,那精元石如此重要,司马权为何不小心看顾?”

    屈如意淡笑道:“这并不出奇,这魔头本是阴魔,需倚仗阴秽之气而存,这等清灵之气所聚灵物对他而言并无半分用处,不过是一桩摆设而已。”

    巫真人叹道:“也不知余下几枚精元石会便宜了哪一家。”

    屈如意把袖袍一甩,道:“别家之事,不必多去理会,既取回此物,明日我便可开坛作法,用其补益灵穴,期望百年之内,我元阳可再多一位洞天坐镇山门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