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一百四十六章 明璧对影潭中剑
    盖真人与司马权交涉之后,就道:“我当将此事告于诸派真人,稍候定回复尊驾一声。”

    司马权冷笑道:“此事我只告知你等一声,做与不做,却无须你等赞同。”

    盖真人不言,稽首一礼,而后其身躯仿佛没了支撑,一下崩散开来,最后就在这虚空之中化为尘埃。

    司马权嗤笑一声,“怕我作弄什么手脚带了回去么?倒是小心。不过那又如何,我司马权以后做事,却不再需看你等脸色了。”

    同一时刻,坤势山下魔宗诸真也是从盖真人分光化影口中得知了司马权目的。

    卫真人紧蹙眉关,道:“他一个天魔,要了弟子又有何用?”

    天魔无需修持,只要吐纳浊阴灵机或是吞吸修士神魂就可增长神通法力,且这等魔物,就算遇得同类,也是相互之间先自相残,绝然不会放过对方,就是当真教了弟子,其最终结局也定是凄惨。

    桓真人道:“就算那些弟子被他接去了虚天之外,也无有灵机可供其修行,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陆真人沉声接言道:“除非其门下弟子,人人会使那魔虫之术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都是心头一沉,若是当真如此,那天魔门下弟子数目一增,那所吞吸的灵机也必更多。

    盖真人神色动了几动,开口道:“方才我那徒儿报我,我派门中,有一弟子竟是身化黑烟,飞去天外了。”

    此间之人俱是一怔,随即都是反应过来,司马权这是已经开始有所动作了。

    温清象问道:“这弟子资才如何?”

    盖真人沉默下来,似在问询,过了一会儿。他给出了答案,道:“其人资才禀赋,俱是平平。”

    温青象若有所思道:“难道其用意在此。”

    李真人沉声道:“温道友可是想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温青象道:“我六派门下,乃至玄门十派,难免有许多弟子心思不正,修行不用功,却偏偏欲行捷径,不过这般人物,在我等门中。往往是得不了正传的。”

    卫真人不屑道:“那是自然,我灵门沉寂万载,后辈弟子若心志不坚,道心不正,资才不佳,又何以与玄门争锋?此那等蠢浊之物,不要也罢。”

    温青象道:“可如今其却是又多了一条出路,那就是去往天魔宫中投奔司马权。”

    卫真人一拧眉,道:“那又如何,此些人能做出什么事来?”

    温青象淡笑道:“现下一个二个。或是看不出什么来,但时日一长,等其一个个得了好处。怕是引得诸派弟子竞相效仿,不愿安安稳稳修行,都接去投奔那天魔,若魔宫弟子也可占夺灵机,那其数目一多,必致我灵穴不稳,人心动摇,以至投奔天魔的人越来越多。局面也将愈加崩坏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在场诸人听得都是悚然动容。

    李真人这时出声道:“诸位,此只温道友猜测,况且眼下局面,也远还未到那一步。”

    温清象点头一笑,道:“不错,究竟是否如此,温某不能确定。但这天魔迟早必要铲除,只未必要我来做。我等可来一个将计就计,假意宣称我等已是答应司马权开宗立派的条件,并将这消息放了出去,等玄门门下弟子也被接去天外时。却不信其等还能坐得住。”

    虚空之外,一道浑雾直直往上空六口巨鼎飞去。到了里间之后,烟雾一散,地面之上便现出一名修士来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这名修士终是醒转过来,他自原处爬起,看了看四周,见自家身处金铜柱大殿之内,上有一个台座,正坐着一名黄袍道人。慌忙跪下,道:“可是玄阴魔宫上师?弟子在东华洲闻得上师可传神通大法于有缘之人,故特来拜师。”

    说着,前额重重往地上一磕。

    司马权道:“看你根基稳固,当不是小门出身,你姓甚名谁?原是哪个宗门弟子?”

    那弟子慌忙言道:“在下于韶,本在骸阴宗门下修道。”

    司马权道:“于韶,你既是骸阴宗门下,那又为何来拜我为师?”

    于韶道:“弟子不敢欺瞒上师,我因得罪了门中一位长老,自恩师故去后,处处与我为难,道法玄功俱不相传,数十年中,只学得一些皮毛,看着同门个个功行精进,心下极是不甘,昨日听得上师广开山门,有教无类,便愿前来投奔。”

    司马权哈哈一笑,道:“好得很,自今日起,你便我是门下三弟子了,我可赐你神通真法,日后修行有成,你也可与我一般,化身天魔,神气不衰,便不死不灭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伸手一点,就有一道法符落入其眉心之中。

    于韶先是一怔,待将那法符以法力化炼之后,脸上却是露出狂喜之色,在地上砰砰叩首道:“多谢恩师赐法。”

    司马权所传功行,并不需他每日修持打坐,也不看你资质,只要不断炼化魔头魔虫,再放其往东华洲上,就可由其供养灵机,坐看修为增进。

    而等道行更进一步后,还可御使更多魔物,自家则可去逍遥自在,少了许多修道清苦,他心下自思:“看来投奔这天外魔宫,当真是做对了选择。”

    司马权道:“你可在我这处修炼,待炼化六阴魔虫之后,就可去往东华,为本座招揽更多弟子。”

    他既然另立一派,自然不能事事亲力亲为,而当先来投奔之人,自当多给一些好处,好让他们更为卖力。

    他那六阴魔虫,一旦得人御使祭炼,吸食灵机比原先快上数倍不止,弟子修为越高,人数越多,则他所得好处越大,故需吸引得更多之人到此。

    于韶道:“是,那恩师若是无有交代。弟子这边下去修炼了。”

    司马权挥了挥手,令他下去。不一会儿,又有两道烟雾入得殿中,待散去之后,出来两名身着白衣的妖媚女子,上来一个叩首,齐声道:“弟子拜见恩师。”

    司马权望向其中一女,皱眉道:“你怎少得一臂?”

    那女子惶恐道:“弟子修行时一时不慎,被一名玄门弟子所伤。“

    司马权转了转念。道:“如此,我就转你二人一门相转夺舍之术,若身躯有损,可设法再去夺一具合用躯壳,免得在修行之上有所滞碍。”

    这两名女弟子,是他当时被玄魔两家追得东躲西藏时,因魔念分身几乎被灭尽,故把分神寄藏其身,本想留一条后路,不过现下却已是用不到了。此刻正是用人之时,可以正式收归门下。

    他抛下一枚玉简,道:“你等自去看来。有不明之处,再来问我。”

    那两名女弟子忙是叩首拜谢师恩。

    司马权一挥袖,掀起一阵阴风,将两人送去了偏殿之中。

    他转目看着下方东华洲,暗道:“三月之内,若灵门不来人,当就是默许我所为,不过玄门未见得会应允。不过历来建门立派,从未有一帆风顺的,若是其遣人与我斗法,却要叫其知晓我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很快一月过去。

    张衍在天青殿看着那六座巨鼎,这些时日来,他自也能感觉到,自这方天地多了这一头天魔后,灵机比往日更是少缺。不过只要那天魔不来东华洲残害生灵,他暂还不会主动出手。

    至于司马权欲在天外立派一事,他也是有所耳闻,只是魔宗那处却是一片沉寂,便是补天阁于丕宫宫请其等议事。也是丝毫不作回应,态度颇是耐人寻味。

    不过司马权既为天魔。与魔宗便是天生死敌,他不信其会放任这魔头,当还是在坐等玄门出手,好坐收渔利。

    景游小心翼翼行步过来,躬身道:“老爷,还真观庞真人求见。”

    张衍点首道:“该是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神意一动,一道分身已在是在渡真殿外殿坐定,少顷,庞真人自殿外入内,见了他后,打个稽首,道:“见过张真人,冒昧登门,还望恕罪。”

    张衍还了一礼,道:“庞真人请安坐。”

    庞真人道声谢,在客席之上正身落座,而后目光投来,道:“贵派当也知那天外魔头之事了?”

    张衍道:“已是有所耳闻。”

    庞真人叹一口气,沉声道:“天魔如此大摇大摆现身天外,还扬言要开宗立派,我还真观绝然无法坐视,欲行降魔之道。”

    张衍微一思忖,道:“此是贵派濮掌门之意?”

    庞真人正容道:“正是,不过溟沧派与还真观同为友盟,故掌门真人要我先来此与贵派打一声招呼。”

    张衍也理解其为何如此做。

    还真观一向秉传除魔卫道之志,先前天魔到处潜藏,行踪难觅,那还罢了,现下竟敢光明正大出现在天外,这又能怎能容忍。

    似庞真人到了洞天真人这一步,降魔之志虽是不改,但还能够审时度势,不会轻动,可门下弟子见识浅显,要是得知此事之后,见门中长辈居然对魔头放任不理,则道心必生动摇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道:“我知贵派苦衷,但贫道有一句得罪之话,却不得不问,若贵派此战不胜,又该如何?”

    庞真人肃然道:“我可带上我换真观‘降魔双镜’,不难除此魔头。”

    张衍摇头道:“天魔飞遁来去,无形无影,其在虚天之中藏身有近百年,难知得了什么机缘,贵派纵是有降魔之力,怕也无处施展。”

    庞真人知他并非故意挑刺,而是事实确实如此,稍作思忖,道:“那张真人有何教我?”

    张衍把袖一挥,将一只玉匣送了下去,道:“天魔来至东华之后,曾在洲陆各处魔穴之中布置此物。”

    庞真人打开一看,却见是一只魔虫,她看有片刻,双目之中忽然泛出一缕红芒,嗤的一声,此虫立时化作飞灰。

    她放下玉匣,抬头道:“真人是从何处得来此物?”

    张衍道:“我溟沧派中有一处小魔穴,就是从中寻得此物,现已着弟子前去镇压。”

    庞真人皱眉道:“我若未曾看错,这魔虫似能吸摄灵机,那司马权精研相转之术,他之所为,莫非是利用此虫来供养自身么?”

    张衍点首赞道:“不错,庞真人看得极准。”

    庞真人神情之中带有一丝凝重,道:“此虫不除,天魔难以彻底诛灭。”

    张衍道:“故贫道以为,贵派弟子不妨先去各处地界镇压魔虫,而平都教门下,因到处深沟地壑,小魔穴着实不少,想来蓄积魔虫也是极多,只是碍于脸面不曾开口,贵派擅降魔之术,又同为友盟,不妨伸手帮衬一二。”

    庞真人容色一正,道:“义不容辞。”

    张衍又道:“至于天魔之事,我可与道友做个约定,以三年为期,若是届时魔宗仍是不动,贫道自当亲去九天之外,诛杀此僚。”

    元阳派,明璧山,对影潭。

    一名两鬓见霜,面容刚毅的中年道人正在坐在潭边青石之上,正看着手中一道青虹剑光,随他目光来回,那剑上就有灼光剑气闪过,片刻之后,就化为一柄寒光烁烁的三尺法剑,呼啸生波,颤鸣不止,似随时可能化光飞跃出去。

    巫真人着一身披薄纱明衣,缓缓自后走来,纤手搭上他肩膀,目光中隐含担忧,道:“师兄,你当真要去诛杀那天魔么?”

    中年道人一吸气,那剑光化一道白芒,入他口鼻之中,他言道:“掌门真人说得不差,大劫将至,诸派分立,各出奇谋,我元阳也不能默默无为,天魔现身,此正是我发声之时。”

    巫真人道:“师兄,不如奴家与你同去?”

    中年道人摇头道:“不可,若是去得二人,怎可显我元阳手段?且此去在天外交手,必损功行,你我都去,就无法尽早把法力修回了。”

    元阳派有一门阴阳转合互济之术,若是两名洞天真人彼此为道侣,一方功行法力若是受损,另一方只要自家法力渡运一部过去,再以阴阳调济之法运炼,只要不是受损太重,至多只需三四载,就可把法力练了回来。

    巫真人仍是不太放心,道:“那天魔手段极多,掌门真人又未说不准我两人同去,到了那处,我可不出手,只在旁为师兄掠阵就是。”

    中年道人犹豫了一下,想到天魔诸般诡异手段,道:“也好,但是切记,此事关系到我山门颜面,不到万一,千万不可出手助我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