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一百四十二章 采得一风生玄翼,拂去尘身踏仙关

第一百四十二章 采得一风生玄翼,拂去尘身踏仙关

    原翅翁出得了山门,化法青鸾,行空飞翔,不过半刻就赶至骊山派。

    得入山门之后,他先是去拜访玉陵真人,随后就往斗勺宫而来,欲要设法向张衍讨回云霄翎羽。

    怎奈被告知张衍斗法之后正在调养法力,暂不见外客。

    他思忖下来确实如此,张衍与黄羽公一斗,必是损耗太大法力,此刻应当正在抓紧时机恢复,是以并未想太多,便又去见了玉霄等几派真人。

    吴云玉与周如英亲自出来,将他迎进宫中,又把史真人与卜经宿俱是唤至。

    众人分客主坐好,周如英就道:“黄道友身亡,我等也甚是惋惜,不过大劫将至,贵派未来不无机会报得此仇。”

    原翅翁俯身一礼,道:“愿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他表面上虽是附和,但心中却并无半点报仇的念想,暗忖道:“羽公功行与我相近,张衍却能将他杀死,显是非我可敌,还是劫来之时,让玉霄派自家去头疼好了,我南华派也非三大派,又何必去招惹这等凶人?”

    吴云璧道:“方才见道友往斗勺宫去,可是想问张真人讨回什么物事么?”

    原翅翁道:“不错,有些法宝落入张真人手中,却想收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史真人这时道:“黄道兄斗法之前,为防变故,特意将身上所携诸物都是交托在史某手中,今既道友到此,那就物归原主,看是否在此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拿出一只袖囊来。

    原翅翁有些惊喜,若是那云霄翎羽也在,那就不必涎脸与张衍相商了,道了声谢,将之接过。只是查看下来,却是有些失望,里间除了一些寻常法器之外,就余下一些散碎丹玉,却并无那根翎羽。

    不过再一想也是,那东西何等重要,还能提升斗战之能,又怎会不放在身上?

    史真人见他神情有异,就解释道:“黄道友原有不少丹玉,不过按斗法前约定,需以不少换回门中弟子,故史某代以为之了,若有逾越,还望道友勿怪。”

    原翅翁知误会了,忙道:“哪里话来,史道兄为羽公善后,又将弟子赎了出来,是我南华欠你一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史真人摇头道:“这委实算不得什么。”

    原翅翁看了看此间诸人,道:“诸位既是在旁观战,原某想请教一句,张真人不知是以何物伤了羽公,致他亡故?”

    只是问这句话后,却是迎来了一片沉默。

    在座之人,因为并未看到最后如何,故皆是回答不出。

    良久,吴云璧才道:“此也是令吴某困惑不解之事,当时紫霄神雷网遮蔽内外,我等难窥内情,但仅以雷网想要杀死黄道友,那是万万不能的。”

    修士一入洞天,便成得一口本元精气,精气不散,则性命不灭。

    若是在斗法之中,想要耗尽这口精气,至少要斗上月余,绝不是什么区区一二时辰之事,除非是被杀伐真器连续斩中数回以上,这才有可能杀死。

    周如英恨恨道:“张衍手下徒儿魏子宏,承继了瑶阴祖师易九阳道统,得了一柄杀伐真宝唤作玄蛟抱阳钺,张衍若持此物,黄道友定是不敌。”

    卜经宿这时却摇头道:“不是抱阳钺。”

    吴云璧道:“哦,卜道友有何高见?”

    卜经宿缓声道:“抱阳钺乃是泰恒老祖未修玄道之前所炼,钺中有凶气魔气血气,以张真人这等法力发出,必是声威汹汹,杀气直透九重霄宇,我等也当生感应,绝不会被雷网遮挡了去。”

    补天阁擅长炼器,他所言之语,诸人不得不信。

    吴玉璧皱了皱眉头,若弄不明白张衍手段,被动不说,此次黄羽公也是死得冤枉。不过聊以**的是,此战张衍损失功行也应不少,算是稍稍延缓了其成就二重境的脚步。

    只是他心中还有一个疑惑,明明张衍擅长飞剑之术,可为何斗法之时偏偏用了用宝材炼造的剑符?这岂非舍易求难?

    固然洞天斗法,因法相动辄数千上万里,寻常玄器的确已无用,但飞剑能长能短,能变化大小,尤其可分化剑光,用来对敌岂不是更好?难道是为了遮掩什么?

    正在他思索时,忽然大殿之外飞入一道灵光,而后悬空不动。

    周如英心下一惊,慌忙站了起来,恭敬无比将这灵光飞书接入手中。

    吴云璧也是一凛,不敢坐着,忙也立起身来。

    原翅翁见他二人模样,知此定是其门中传书,说不定有什么大事,便就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史、卜二人打过招呼后,同样也是回宫修持。

    送走其等后,周如英看过飞书,神情带着一丝喜色,道:“吴师兄,上人允我用使那计策了。”

    吴云璧神色动了动,“可是那借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忽然收住口,往外看了几眼,传音道:“此乃骊山地界,玉陵真人道行高深,却需小心隔墙有耳,可容后再言。”

    周如英也是点头,同样传音道:“待飞升之礼后,再与师兄详议。”

    转眼又是一晚过去。

    第二日,辰时初刻。骊山派山门之中,忽然钟磬大响,花开满山,落英缤纷,上下百余宫观群钟皆应,声这传千里。

    玉陵真人自定河宫中行出,其头戴呈祥天瑞冠,身着百凰打云衣,细珠璎珞垂垂摇摇,铃音轻播,遍传上下宫门,悬空诸山。

    她身周清气波荡,暖烟氤氲,晴光灵照,仙影已近,曜日气升,云波渺渺,身后有数名侍女撑着一顶定乾宝宁华盖,大可遮得百人,底下众女裙摆摇曳,随风轻飘。

    玉陵真人出宫之后,就沿着宽阔无比的玉阶山道一步步往最高峰朝夕峰上走去。而华盖之后,却是跟着门下十一名弟子,大弟子沈梓心行在最前。

    玉陵真人初建派时,因还未成洞天,有不少西河下宗不服,纷纷找上门来,经过一番惨烈厮杀,此些门派都是被她剿灭,但是嫡传弟子却只得几个幸存。

    而后她功行精进,无人敢来招惹,然千多年来,骊山派也是经历过不少次争斗,损伤更是不小,到得如今,真正经她一手调教出来的弟子,也就这十一人了,而未来数百年,可能有望成就洞天之人,却止两个而已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在场所有人真人眼中却没有半分看不起的意思,玉陵真人可无有同门相助,这千多年来,全是凭其一人之力把门派经营到如今这般气象。

    庞真人感慨道:“玉陵真人也是大不易。”

    伍威毅呵了一声,道:“今日过去,骊山派还想延续气数,就要看玉陵真人门下一众弟子本事了,若是保不住,便如这满山繁花,盛时鲜艳竞追逐,败则凋零脚下泥。”

    张衍淡声道:“数百年后,谁知又会如何。”

    而另一边,玉霄等四派真人却是站在一处。

    卜经宿看着玉陵真人身影,轻轻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吴云璧道:“卜道友何苦叹息?”

    卜经宿道:“当年玉陵真人曾来我门中,愿以西河留下诸多宝材及真宝,求我恩师祭炼一座镇派法宝,老师当时虽是答应,可因寿数将尽,为了此物几是耗尽了心血,待得转生,也只祭炼完了宝胎,后来掌门师兄掌理由门户之后,却不愿在此宝之上耗费精气,就请玉陵真人把那法宝拿回门中自家温养,卜某想着,要是此宝能祭炼了出来,骊山派眼下局面想来当会好上许多。”

    吴云璧诧异道:“哦,还有这等事?怎我等从未听说?”

    卜经宿苦笑道:“那宝物又未曾祭炼成功,最后退还了回去,我师兄弟又哪里有脸面到处宣扬。”

    吴云璧暗忖道:“听卜道友言说,那法宝当也是不弱,玉陵真人心气极大,就算拿了回去,也不会弃之不顾,多半会用心温养,那至少也是祭炼了千数年,要是骊山派弟子当中真有一二人能继承衣钵,或者请大法力者出力,说不定也可温养了出来,看来周师妹那计策倒是颇有可行之处。”

    众人说话之间,玉陵真人已是登上了朝夕峰,并在诸派真人及众弟子面前,将掌门之位传授于大弟子沈梓心。

    礼过之后,众弟子皆是立在原处,目送玉陵真人独自一人沿着凌空云索,迈步走向虚空。

    不多时,她到了云顶之上,忽然云雾拨开,却见这处有一处十丈高的法坛,飘在虚气之中,下临渊壑,上谒青天。

    她并有片刻犹豫,一人踏上坛顶,天风之中,衣袂浮动,环佩叮当作响。

    忽然这时,有一头仙鹤上来,拍翅飞舞,围绕不去,骊山弟子都是认得,这是自家师尊平日最喜爱的一头白鹤。

    玉陵真人对其轻轻一招手,白鹤欢叫一声,落了下来,依偎在她怀中,极是亲昵。

    玉陵真人手抚其羽片刻,就轻轻一推,语声温和道:“去吧,日后你便跟着我大徒梓辛,她自会照料好你的。”

    白鹤长鸣叫了一声,似是依恋,又似不舍地围绕她转了一圈,就展翅飞去天中。

    玉陵目望远空,站有片刻,忽听得一声仙乐响,似是萦绕耳边,又似从极遥之处传来,而后天地之间一明一暗,好似昼夜于一瞬间交替了一回,而后就闻轰隆一声,仿佛天开一隙,自里诞出一道长虹,光色朦胧,似虚又实,如桥一般,直直延伸到她脚下,而另一端却不知去往何处。

    诸真目光这时都是集中过来,一瞬不瞬看着,可只一会儿,多数便就目眩神迷,不敢再望。

    玉陵真人瞧了那虹桥片刻,就一步踏上去,然则她明明是一人,可每走一步,身后便就多一个身影,有的对月举杯,熏然欲醉;有的俯身拾花,闻香微笑;有的案上观书,兴起舞剑;有的对镜梳妆,顾影自怜;有的高立峰台,俯览群山;有的打坐修持,浑然不知时岁,等等等等,种种神情形貌,皆是不一。

    这时山下众人听得有歌声遥遥传出,似从天边而来:

    “人间本来多磨难,百砺心劫方圆满,采得一风生玄翼,拂去尘身踏仙关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,不自觉跟了上去几步。

    就在玉陵真人不多时,已是走至那光虹近尽处,然而就在要走出去之前,她却是回过头来,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霎时间,那些留下身影如琉璃镜碎般,一个一个破了去。

    目光再在众弟子身上转了一圈,这一眼过后,她似再无半分留恋,毅然转身而去,随那最后一步跨出,身形便随那虹桥一起,缓缓自此世之中褪去,最后再不留半分痕迹。

    这时骊山道场之中,无数花瓣飞舞,环山而飘,磬钟轻扬,似乐似哀。

    “先生!”

    见她终是不见,山下成千上万女弟子纷纷跪下,涕泣抹泪,个个哭梨花带雨,伤心不已。

    沈梓心满脸泪痕,跪了下来,恭恭敬敬叩首三次,道:“恩师走好,弟子不送了。”

    在场诸真看得一幕,也是深感震动,飞升他界,蜕凡入真,是他们无比向往之事,踏上此门,却如歌声中所言,是登往仙关而去了,

    巫真人忽然幽幽道了一句:“旧日楼台旧日风……”

    吴云璧也有感触,他稍一思索,道:过去由来过去休。”

    卜经宿叹道:“难知是否道心诚。”

    张衍负手而立,目光追着玉陵真人消逝之处,清声言道:“神去自在万古恒!”

    众人立在那里,久久不动,似各有心得体悟。

    这时周如英却是退后几步,她目光一扫,在骊山众弟子之中找到一个五官柔美的女子,传音几句过去,那女子身躯微微一震,朝她看来。

    周如英冲其微一点头,随后身躯一晃,分了一个面目模糊的化影分身往朱月宫中去。

    她入殿不久,就见那女子也是走了进来,上来一个万福,道:“明画屏拜见周真人。”

    周如英道:“画屏师侄免礼。”

    明画屏低声道:“真人找晚辈来,想是有事?”

    周如英尽量把声音放得柔和,道:“你莫要这般拘束,算来你与我那族侄结为道侣,那也算得上是自家人了。”

    明画屏垂首不言。

    周如英一笑,道:“今唤你来,是想问你一句,可否愿来我玉霄修行?”

    明画屏讶然抬起首来,眼眸却是充满了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周如英看着她道:“我知你骊山派灵穴暂且只有掌门沈梓辛可用,你功行又如何可能比得上她?我玉霄派中,却有的是洞天福地,你若有意,我可带你一同回得山门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