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东方之星娱乐 > 第一百三十七章 垂天舒云翼 相显大鹏身
    黄羽公想了片刻之后,终究觉得自己与魏子宏说话有份,对身旁一名婢女关照了几句, 却是命其去也唤一名门下弟子到此。

    等不多时,魏子宏先是到了殿中,神情平静地走至近前,对殿上两名真人及自家老师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张衍道:“黄真人,我这徒儿已是唤来,有什么言语,你与他交代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黄羽公却不说话,再稍等片刻,就有一名南华弟子走入殿中,看去也是炼得法身之辈,上来见过玉陵真人与张衍后,就来至其身前,恭恭敬敬叫了声“师伯”。

    黄羽公点了点头,示意一下,其便转过身来,对着魏子宏一笑,抬手一礼,道:“魏道兄,我乃南华门下弟子黄慈,这回我宗门管教自家下宗,你溟沧派却骤然插手,捉去了我师弟还有几名同道,不知是何缘故?”

    魏子宏面上一派平心静气,悠悠道:“黄道兄怕是说错了,那碧羽轩非是贵派下宗,早已自立门户多年,此回贵派弟子先欺压同道在先,魏某与几位同门是出于义愤,才不得不出手,是私下作为,与溟沧派无有半分关系。”

    黄慈一⊕甩袖,道:“且不管去缘由如何,魏道兄要如何才可把我那几位师弟及同道放了出来?”

    魏子宏看向他道:“魏某不是不讲理之人,但十数名碧羽轩弟子惨遭毒手,其却不能白白亡故,需得补偿一番才是。”

    黄慈皱眉道:“亡故了十数名弟子?黄某也是甚为同情,不若如此,黄某做主,未转生之人,可入我南华福地转生。已转生之人,可赠其师长弟子几件法宝,你看可好?”

    魏子宏摇头,“却是不够。”

    黄慈负手道:“那你要何物?”

    魏子宏道:“魏某和碧羽轩及几位道友商议下来,只要贵方宗门能拿丹玉补偿,便立刻放人。”

    黄慈有些不悦。道:“莫非道友以为,这些小辈修士就值这许多丹玉么?”

    魏子宏笑道:“一名炼就法身的大修士,数位元婴同道,莫非还不值这些丹玉么?”

    黄慈凝看他片刻,知晓此事是谈不拢了,不过他也明白,此次自家过来,也是走个过场,最终如何。还是要看两位洞天真人之意。

    黄羽公这时出声道:“张真人,事机因由,不去多论,既然你我弟子皆是插手其间,那做师长的,怕也不能当真置身事外。黄某有一议,你我做一场比斗,定个输赢。也好了结此争,若道友赢了。所需丹玉,拿去就是,若黄某得胜,还请贵徒放人,日后也不得插手那碧羽轩之事。”

    有玉霄等派在背后推动,就算今日溟沧派这一方真个服软。他也必须要找个借口与对方一斗。

    他本来认为自家无有胜望,但如今身边多了数件宝物,经一夜研修之后,却是信心大增。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诸派到此,是为恭贺玉陵真人飞升他界。超脱此方,我二人斗法,恐是惊扰了此间主人。”

    玉陵真人却道:“无妨,贫道在飞升之前,若有幸观得两家神通道术,也是不留遗憾了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了一笑,言道:“既然玉陵真人如此,黄道兄又有意,那贫道奉陪就是,不知黄道友欲把斗法定何时?”

    黄羽公想了想,目光投来,道:“玉陵掌门后日飞升,那我等之斗,就定在明日如何?”

    张衍洒然点首,道:“好,明日贫道当要一睹贵派神通。”

    此刻殿外有一名骊山弟子走了进来,躬身道:“掌门,元阳派巫真人到了。”

    张衍微笑道:“真人有客,那我等便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黄羽公也是站起告辞。

    玉陵真人同样立起身,道:“两位好走,今晚我当调运禁阵灵机,覆遮斗勺、长灵两宫,两位只管调息修持就是,不会有一人前来相扰。”

    黄羽公与张衍约斗一事,很快就是传至庞芸襄、伍威毅二人耳中,两人闻知此事后,便立刻赶至斗勺宫中。

    见得张衍之后,庞真人沉声道:“黄羽公他明知张真人与晏真人中柱一战之后,功行尚未修了回来,却要在此时与真人相斗,比举实在有违道义。”

    伍威毅沉吟道:“黄羽公非是好斗之人,此战当是有玉霄等派在背后唆使,那么其等必会予以支招,真人上阵之后,可千万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张衍道:“两位道友不必担忧,贫道心中有数,纵然黄真人道行深湛,可要胜得贫道,却也不易。”

    伍、庞两人都是点头,黄羽公就是玉霄等派相助,也不可能在短时内提升战力,只能靠宝物弥补自身不足,而张衍有杀伐真剑在手,自身又是法力强横,还曾斗败过晏长生,赢面颇大。

    就是这一战下来,恐是功行又要折损不少,想修至二重境,许又要往后推延许多时日了。

    第二日辰时,各派宫观之中光华生腾,就有一道道清气罡流去往天穹之中。

    元阳派巫真人也正准备上去观战,几名随行弟子上来,小心问道:“真人,可否带我等上去一观?”

    巫真人一顿,她考虑片刻,道:“也好,此也是难得机缘,你等都到我金舟上来。”

    那几名弟子大喜,洞天真人向来少有动手,彼此相争,更是不容易见到,此番回去后,可能好生吹嘘一阵了。

    巫真人点了几名平日颇得她喜爱的弟子上了金船,而后一催法力,往天中去,稳稳冲破三重罡云,这才停下,道:“这里罡风稍一卷动,就可要你等性命,你等需记着,稍候无论看见何等景象,也不可离开这金船半步,”

    这五名弟子齐声道:“谨遵真人令谕。”

    就在诸人都上天宇,等待张衍与黄羽公二人斗法时。骊山派外,却有一道剑光纵来,远望不过细细一缕,但越发接近,却能见这一缕剑光首尾上千里,像是把这方青天割出一道痕线。

    到了山门之前。那剑光一旋,化作一个白眉白须的瘦小老道,却是曾与张衍有过一面之交的薛长老,他竟一个弟子也为带得,独自飘身来此。

    骊山大弟子沈梓心见得少清真人到来,忙出门接迎。

    薛长老到了骊山派山门之后,奇怪问道:“我过来时,见有清气在空,玉陵真人飞升之礼不是还还有一日么?为何诸位真人皆在穹宇之上?”

    沈梓心道:“薛长老来得晚了一日。故是不知,今日南华派黄真人与溟沧派张真人斗法,请家师为观证,故诸派真人皆是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还未曾说完,就见一道剑笔直而上,轰隆一声分开罡云,就飞去不见。

    薛长老急急上天,前次张衍与晏长生之斗。他未能亲眼得见,甚为遗憾。不想这次却又得了机会。眨眼冲至三重天外,他举目一扫,见还未开斗,把须一抚,道:“还好未曾错过时候。”

    本来按照礼数,他该是上前先与此间主人玉陵真人打个招呼。不过此时他兴致起来,早被这抛却脑后了。

    此时黄羽公与张衍在半天中对面而立,周围远远站着诸派真人,而玉陵真人则是乘坐金筏,一人占据高处。

    黄羽公叹道:“张真人。这回黄某也非是要与你为难,只是事到如今,却也不得不为了。”

    张衍淡笑道:“黄真人入道远在贫道之前,此回能与真人一斗,贫道当也能获益不少,”他伸手一个虚引,“请吧。”

    黄羽公看他一眼,打个稽首,就退了开去,很快就拉开了彼此距离

    张衍也是身乘风云,往后而去。

    此间所有洞天真人都是精神一振,他们之中多数人从未与同辈有过斗法,便是偶与同门切磋,也只是以分身相斗,且未怕功行受损,通常早早便就收手,此回有幸观得两人一战,对自家不无裨益。

    黄羽公到了远处后,把袖一展,身上有无数赤黄之气飞起,这团气旋之中,一声悠长吟啸,震得在场之人都感身形摇晃,目光转去一看,见其竟是化作一只千丈鹏鸟,扬扬展开一对垂天云翼,只一个举风,这三重天上罡云竟被生生扇动,豁开一个极大涡旋。

    元阳那几名观战弟子惊呼道:“法相,是洞天法相!”

    “鹏鸟?”史真人目光闪动,暗忖道:“原来黄道友真正借气显象的是此物,平日只见他以青鹤示人,这次对阵张衍,当是拿出真本事来了。”

    南华派元婴修士可借用珍禽奇兽助战,但功行再上去一步,却是再无这般可能了。休说豢养不出那等堪比洞天修士的大妖,就是能够,南华派灵穴也是供养不起。

    故到了这一步,只有三法,一便用法身与妖身相合,夺其躯壳为己身,不过南华派毕竟是玄门一脉,开派至今,也无人去做那等化妖之事,其二就是引其灵妖精魄为自家所用,化气显象,借法神通。

    至于第三种,是取奇兽身上一物,最好是精血骨羽,借此观想,道行深时,就可将之以法象之貌化演出来。而此法借用对象身上之物越多,观想就越是真实,显化神通也越是强悍,黄羽公这尊法相,就是借了山门之内镇派灵鹏精血相助。

    那大鹏一声长啸,把翅一振,双翼顿生风雷,如雨泼而来。

    张衍负手站着不动,身上陡得冲起一道混冥玄气,渺渺杳杳,渊晦难测,充塞于天地之中,而后无数紫电雷洪自气海之中奔涌而出,直击上去,正面一撞,竟响起无数爆震之声,三重天万里之内罡云竟被整个撕开,气魄横张,灵机暴跃,连四重天中云霓亦受波及,引得天外七色罡砂旋扬飞舞,漫空绚烂。

    元阳派几名弟子难以置信地看着,目中不由露出惊恐之色,“这,这……”他们不难察觉,这等威势,哪怕泄出一些,都能将他们搅得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巫真人淡声道:“到了洞天之境,修士就有崩裂洲陆之能,不过这两位还算收敛,方才只能算是打个招呼,还并未拿出真本事。”

    天中玄气之中人影一现,张衍身形却是自里浮现出来,把目光投着那只灵鹏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他与黄羽公之间并无过节,不过对方却站在了溟沧派对面,那注定将来必是对手。

    此是难得是一个机会,若能将之斩杀于此,到劫起之时,就可令对方少去一个可用战力。

    可若直接祭出杀伐真剑,或能把对手逼至下风,但其一旦察觉到危险,很可能会躲入自家洞天之中,或干脆就此认输,那么就无法的瞠目的了。

    不过洞天修士法力强盛之时,躲入洞天之中不过须臾,但若耗损法力过多,那只少需几息时间。这短短片刻,便是他的机会。是以最为妥当之法,就是先与对手缠战,待把其法力耗磨大半,有所疲惫之后,再起利剑杀伐。

    黄羽公这边待风声雷光散去,双翅再是一扇,身上黄气浮动,倏忽飞出上百团黄云,而后就闻龙吟之声,就从里间冲出千条百丈长的蛟龙,此些蛟龙只是借精魄显化,但能耐却不输真正蛟龙,

    只是才往前去,前方玄雾一开,自里伸出一只擎天捉日的浑黄大手,只是一个横拍,就打得其齐齐爆碎,漫空皆是血雨碎鳞,残肢断躯,再纷纷化为气烟不见。

    “玄黄擒龙大手?”

    黄羽公闷闷哼了一声,忖道:“此当是陶真宏这弃徒自我派‘天鹤拿’中演化而出的道术。”

    不过他便是知道源流也无用处,这等招式本属寻常,然则到了张衍手中,因其法力强猛无伦,故才能生出莫大威能,换了他人,却是使不来这般本事。

    眼见那大手拍碎蛟龙之后,又往天中拿来,他尚不想硬拼,身拔向上,扬翅避开,再趁势洒下一泼雷火,

    只是张衍成得洞天已有数十载,在渡真殿中日夜修持,早已不同与初成之时,此刻聚化出来的玄黄手委实太过巨大,雷火一炸,不过折损些许,半指也未残损,破散之处瞬时又被滚滚黄烟所填满。

    黄羽公见竟然打不动此手,不免一惊,再次乘风而起,脑中盘算是否拿法宝出来,只是斗法至今尚不足一刻,现下便就动用,往后就不好办了。

    张衍可不会等他出手,于玄气之中一掐法诀,便自那混冥气海之中竟又生出一只大手来,同样往向上空探去。

    霎时间,两只玄黄大手一齐合力,向天抓拿过来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请搜索,小说更好更新更快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