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一百三十六章 西河前流水 吞丹敞心盘
    魏子宏好奇问道:“恩师,这到底是何物?”

    张衍道:“你当知晓,骊山派前身,乃是西河派,这一脉亦是自西洲而来,此派宗门,曾留下不少宝物,但玉陵真人入主灵穴后,派中以往所有,皆未见其用过。”

    玉陵真人至少从来未在人前用过西河派真器,便是山门大阵,也是出了不少代价,请了许多同道前来布置的。

    是以有人猜测,当是她断绝西河道统之举引得派内真灵不满,不愿为其所驱驰。

    但亦有别论,认为是这其为示骊山与西河乃是两家传承,故而特意不用前派遗宝。

    张衍判断下来,多一件真宝,便多一门手段,玉陵真人又非迂腐之人,在建派之初,任何可以增添手段的法宝都不会放过,又哪里会把这等好处推拒在外?

    真正原因,很可能是真灵不愿顺服,故先镇压封禁起来,不过后来玉陵真人修为渐进,骊山派门势渐稳,也未遇到什么敌手,也是用不到了,而到了今日,有与无有,有无甚要紧了。

    魏子宏试着问道:“那么这清水也是西河派所留了?”

    张衍目光一下深远起来,道:“若为师并未料错,此水当便是那西河之水了。”

    他自能感应得到,休看面前只一滩清水,可若发动起来,当真是一条滚滚长河,内含无以计量之水,且此水早已是祭炼如一,若是擅长水属玄功之人。在对敌之时放出,可使自家法力增倍。

    便不如此用,以里间所蕴无边水气来修炼,效用也是极好。

    魏子宏稍显吃惊,道:“西河之水?玉陵真人怎肯把这等毫无给了弟子?”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原先西河水当不止这许多,经许多代修士修炼截取,又无人接续祭炼,恐怕眼下已是百不存一了。否则便是玉陵真人,也不会这么轻易送出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想了一想。道:“弟子所修功法用不得此物,愿意奉给恩师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为师却用不到此物,不过此水若无人祭炼,便会随时日流转缓缓消逝,为师可顺手帮你祭炼了,大约能回复往昔几成威能。待你日后修为有成,为师再还了你,到时要作何处置,却是随你意愿了。”

    他起手一点,那一滩清水飞起,而后背后水色光华一闪。便就将之引入其中,再是一晃。便就不见。

    魏子宏心下道:“我便是能到恩师这一步,拿了这水也是暴殄天物,而恩师座下,修炼水属玄功之人,也只大师姐一人,不如将来就赠了大师姐。”

    此刻另一处,黄羽公因方才与张衍法力碰撞之后。再也不敢把法相显出抢夺灵机,只能坐在殿内打坐调息。

    不到半个时辰。有小童来报,道:“老爷,玉霄派两位真人请老爷过去商议事宜。”

    黄羽毛一想,认为当是为了下来比斗之事,便就起身出了殿门,化一道清光往朱月殿来。

    到了门前,也无需通禀,就一脚踏入宫阙之内。这里殿高百丈,琉璃为顶,可见星光点点,正合周天星象,而四下来却是虚虚而化,不知多少深远空旷。

    他不觉点头,正如其所在长灵宫,殿宇重阁笼盖一山,有苍山瀑布,古木松林,可供百兽腾跃,飞鸟盘旋,显见骊山派所建宫阙,皆契合各家玄功,实是用了一番心思的。

    这时一名侍女上了前来,对他一个万福,将他引到里殿之内,见除周如英,吴云壁二人外,史真人、卜经宿也已先是到了。

    吴云壁起身打个稽首,道:“黄道友请坐。”

    黄羽公回了一礼,与在座诸人都是打过招呼,这才坐下。

    吴云壁道:“方才与诸位合力与张真人相斗,想也见识到其人法力,黄道友来日要与张真人斗法,怕是不易取胜。”

    黄羽公本就未曾有过什么取胜的念头,只想稍稍斗上几阵,就认输退败,但嘴上却不能如此说,只道:“黄某只能尽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吴云壁笑道:“获胜不能,但是多支撑几回,却也不难。”

    黄羽公听他这么一说,却是忽有一缕不妙之感,道:“道友之意是?”

    周如英道:“我等商量下来,可借道友几件宝物,那再面对张衍之时,当就有一战之力了。”

    黄羽公立刻推辞道:“诸位何必如此,黄某怎能拿诸位之物?”

    吴云壁笑道:“黄道友这话却是说错了,碧羽轩中禁囚之人,不单有你南华派弟子,还有我三家门下,黄道友既然出面讨要公道,我等身为友盟,自问也需也不可袖手,道友千万勿要推辞。”

    史真人道:“我太昊与南华向来同进公退,道友与人比斗,理当出一份力。”

    众人你一言,我一语,却是将黄羽公高高架了起来,他这时哪还看不明白对方用意,分明是要利用他耗磨张衍法力。

    只是脑中转了几个念头,发觉事到如今,不接却是不成了,不过有了别家所赠法宝,未必不能一拼,暗叹了一声,抬手一礼,道:“既是这般,黄某就谢过几位道友好意了。”

    周如英与吴云壁对视一眼,暗暗点头,黄羽公却是比他们预想之中还要识趣得多。

    周如英取出一只玉匣摆在面前,道:“黄道友,请拿去一观。”

    黄羽公既已被推到这一步,也就不去想其他了,将那玉匣以法力摄入手中,方才打开,就见一道白芒闪过,晃得他面上一寒,几乎睁不开眼,功运双目看了看,就立刻合上,道:“不想两位把此物借与我用,当真是舍得。”

    吴云壁笑道:“黄道友却是错了。此物只是周师妹借了你用,吴某也当取一宝。”

    他也是拿了一物出来,不过却笼在一团黑雾之中,看不出到底是何物事,把此往黄羽公面前一送,道:“此物不便在此开了,道友可回去再看。”

    黄羽公瞧此雾飘飘过来,难见根底,倒也是从善如流。把袖一抖,就收了进去。

    史真人道:“黄道友,我这有一枚玉碧紫阳籽,祭炼已久,正可借与道友使唤。”说着,掌心托出一枚隐有紫电气芒的圆润宝籽。

    黄羽公微微一惊。他可是知道的,玉碧紫阳籽与许多宝物皆是不同,祭炼越小则威能越大,这一粒看去不过一黄豆大小,那威力却要大过寻常真器。

    他与对方也算好友,却从未听对方提起过这件事。不觉深深望了其一眼,道:“我与道友结识多年。也算交情匪浅,不想道友还藏有这等宝物。”

    史真人打个稽首,道:“不瞒道友,按门中规矩,这玉碧紫阳籽只有我太昊弟子才可运使,不过此回黄道友此战遇上强手,史某哪怕违了门规。也情愿拿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吴云壁笑道:“史真人重情重义,黄道友也请收下吧。免得辜负史真人一片好意。”

    黄羽公也不多言,起手一召,把这宝籽也是拿来收好。

    这时在座几人目光都是落到了卜经宿身上。补天阁向来以炼器闻名,此来见礼,就带来了不少赠与骊山派的法器,不知此刻会拿出什么好物来。

    卜经宿似在考虑什么,忽然问道:“道友以为,对阵张真人,缺少的是何种法宝?”

    黄羽公很是认真思考了一会儿,张衍法力强横绵长,对他对攻非是明智之举,且他也不准备与之硬战,打算游走对敌,通常需有一件闪挪法宝在身。

    不过他自能自展灵翼而行,飞来遁往也是不慢,是以不需要此等物事,那么唯一顾虑的,就是自家法力弱与对方,久战之后,很可能后继乏力。

    他沉吟道:“与张真人一战,恐费时不短,黄某怕早早便就耗尽元气了。”

    卜经宿想了一想,道:“倒不是无有办法,只是我身上暂无此宝,门中倒是有一物,名曰‘敞心盘’,可在斗战之中从中借用法力,卜某可以让掌门师兄遣人送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吴云壁怕事情拖了下去有所变故,便道:“还有三日就是玉陵真人飞升,需得在此前邀战,可否劳烦卜真人现就书信一封,就贵掌门将拿宝物送来?”

    卜经宿道:“自是可以。”

    他手指一点,飘出一点灵光,霎时凝为一张发符,轻轻一推,就飞出门去。

    只过去半个时辰,外间就有书信回来,他拿来看了一眼,道:“此宝过来时怕过不得骊山大阵,卜需亲去接应,诸位稍等。”

    一个稽首,他退了出,不过半刻之后,就又转回殿中,这时手中却是托着一只大盘,外相有些古怪,盘托细长,下是个一喇叭口,盘口有盖,上下合对,不知就里之人,看着却会误以为是一陀螺。

    此时那盘忽化烟而下,变作一个矮小道人,嘿嘿一笑,对着周围在座洞天人团团一揖,道:“是在座哪位真人需用在下相助?”

    黄羽公沉声道:“正是黄某。”

    矮小道人迈着小短腿乐颠颠跑至他面前,伸出一只手,大刺刺道:“那便拿来吧。”

    黄羽公怔道:“何物?“

    矮小道人回头来,冲着卜经宿抱怨道:“你未曾与他们说明白敝人规矩么?”

    卜经宿打个稽首,道:“尚还来不及分说。”

    矮小道人略觉不满,咳嗽了一声,道:“诸位真人若有用到敝人之处,只管拿得丹玉来,拿来愈多,敝人愈是卖力。”

    史真人皱眉道:“你还要丹玉?”

    矮小道人翻了个白眼,道:“这位真人,敝人岂有白出力的道理?

    周如英道:“你一真灵,要丹玉又有何用?”

    矮小道人笑嘻嘻道:“这就与诸位真人无关了,拿不得好处,到了战阵之上,敝人也是使不出气力来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不由看了一眼卜经宿,后者立刻道:“诸位莫看我,这位敞心真人,卜某也要称一声师叔的。”

    吴云壁明白,真灵皆是有一些古怪脾气,跟其说道理却是无用,若不能强行镇压,就只好顺从其意,便当机立断道:“丹玉就有我三家来出,总不会亏待了这位敞心真人。”

    矮小道人一负手,嘿然道:“此次既是头回打交道,看在诸位真人也是诚心的份上,敝人也卖个便宜,酬劳可以事后再取。”

    黄羽公怕他再闹出什么事来,道:“那便如此定下了,黄某来日与人斗阵,还要指望真人。”

    矮小道人哈哈一声大笑,就化为一缕白烟,钻入他袖中不见。

    黄羽公站起道:“诸位,若是无事,黄某便就先行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知他得了几件宝物,需得回去研习一番,故也不拦,俱是起身相送,而后也是散去,各自回了居处。

    一夜过去,到了第二日,张衍方才从定中出来,就闻得玉陵真人有事相请,就随来人往定河宫而来。

    到了宫中,却见玉陵真人坐在上位,南华黄羽公则坐在下手蒲团之上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上来与二人见礼,也是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玉陵真人言道:“张真人,今日是黄道友有事寻你商议,因他言涉及几家之事,怕分说不清,故请我做个观证。”

    张衍目光看去,道:“不知道友寻贫道何事?”

    黄羽公打个稽首,道:“张真人,月前我两家门下弟子因一桩误会在碧羽轩前斗法,黄某及几位道友门下被真人弟子擒了去,还有一名炼就法身的弟子被关在了瑶阴派中,故想真人卖一个情面,放了其等可好?”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原来如此,闹到这一步,想来必有缘由,不过小辈之事,贫道向来无心插手。”

    他转向玉陵真人,道:“玉陵掌门,可否把我那徒儿魏子宏唤了进来与黄真人言说?”

    玉陵真人道:“自是可以。”

    她关照一声,立刻有一名婢女出去了。

    黄羽公皱起眉头,倒非是因为魏子宏只一个后辈,不配与他说话,而是看张衍这意思,分明是不想让此事攀扯上溟沧派,这与他原先计议就有些出入了。

    他暗忖道:“早料你会如此说,不过你今日既然坐在此处,黄某总有办法将你牵扯进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