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一百三十四章 昨日西河今骊山
    庞芸襄、伍威毅与张衍一席话后,便在溟沧派内盘恒了数日。∽↗∽↗,

    这些天中,按照先前所约,三家弟子来了一个论剑斗法。因非生死之战,只为增进三家情谊,自然是和气收场,只要下场比斗之人,几乎人人是都了一些好处。

    这番比斗下来,不知不觉已是近了玉陵祖师飞升之期。

    张衍思忖也该是动身之时,把殿中一应诸事妥善安排下去后,便就乘动蛟车,与还真观、平都教二派人众合作一道,卷荡起浩浩清波凝光,同往骊山而来。

    一日之后,东华洲西南群山已是浮现众人眼帘之中。

    骊山派所占地陆,是西南三派之中最高,平日因禁制之故,遮掩在一片浊雾厚云之中,无人可以窥得全貌,不过这几日自是不同,因玄门各派同道齐来观礼,早便撤去了阵气,一望便可得见。

    庞真人一向谨心修持,虽还真与骊山也算挨近,但之前却从未到过这处,此刻见远方烟色如黛,晓风拂过,横川之上有两抹青青山色,如少女画眉添妆,笔浓之中,更见俏丽,她不由赞了一声,道:“这般美景,几时曾见。”

    伍威毅却是摇头。

    张衍不觉笑了一笑,道:“伍真人莫非不喜这等景物?”

    伍威毅叹道:“千余年前,我方是一童子时,曾随恩师来过此处,那时此地仍为西河派山门,所见之景,绝非今日模样,而是一片宏阔山河。”

    眼下骊山派所在之地,本来是西河派道场,派内宫观。向来规矩整肃,以严毅示人,兼外有大河滔滔,群山皆小,更显气势雄凝,方正刚拔。

    然而等玉陵真人入主此地后。因她自家另立一脉道统,为显与前派不同,故大肆整饬,除一口囚龙井尚留外,余下宫观皆是推倒砸烂。更以力分江截流,将门外那一条奔腾西河化作千百溪泉瀑流,还在其旧址之上载满芍药、牡丹等名卉贵花,于是山表气象,尽化锦绣。昨日须眉,皆上颜色。

    伍真人也知,玉陵真人如此做是为免世人把她视作西河传人,是以下狠手战断旧风,但一家大宗道统生生在眼前断绝,如今再也难寻半分痕迹,他也是怅然唏嘘。

    随三人法驾渐前,已是近得那处大阵。就见眼前薄雾逐渐淡去,却是又露出一处绵亘千余里的悬空山脉。飘飘渺渺,清光流空,分明一处仙山灵府。

    伍真人指着言道:“此就是那原来燕凉山,也就是原来西河派正山门,玉陵真人成就洞天之后,就以神通之术。断峰碎崖,浮山在天,又在两旁营造了十数座悬空山洲,是骊山弟子而今居住所在。”

    骊山派门中此刻也是察觉到三位洞天真人联袂而来,阵阵仙乐之中。阵门大开,高展百丈,横敞数十里。里间驰出千数花舟,结彩飘环,轻花飞舞,正中是一驾筏,一名英姿勃勃的白衣女子站在其中,万福一礼,清声言道:“骊山门下沈梓辛,恭迎三位真人。”

    在门前见礼之后,沈梓辛一抬手,将法筏移开,骊山众弟子皆是往两侧避让,分开一繁花锦云铺就的平坦大道,口中齐声同音,恭声相请。

    玉陵真人毕竟是玄门前辈,张衍等三人为示敬礼,就在阵前下得车驾,步移入山,身后三家弟子也是齐齐下了飞乘法器,跟随师长而来。

    进得山门,当头先是一座迎恭殿内,门庭宽广,恢弘大气。

    此后再是坤和殿、观容殿,三殿皆是修葺精丽,明光辉映,而两侧沿廊之上,不时可见有女修提竹蓝而过,外有漫山海棠,艳色娇嫩,香气阵阵。

    这三殿一过,便是一条“莲心道”,无边水渊之上,可见朵朵莲花飘来,张衍一笑,踏了上去。每走一步,必有一朵至脚下迎承。三人不疾不徐,直往正道而去,在水云之中,其身影逐渐消逝,望去竟是越行越快。

    而其身后一众门人弟子,却因功行修为不同,许多越走越偏,不多时,就分出了前后缓疾。

    有些沉不住气的子弟见跟不上自家师长,便欲要行功飞遁,可是方才运法,却见面前白茫茫一片,什么也看不清楚,飞腾片刻,又落了下去,见脚下所踩,却还是原来那片荷花,知是有阵法阻拦,只得老老实实迈步前行。

    只如此一来,众人最后所去之地也各是不同。不过不管落至何处,自然有女仪官上前,接引去那宴客所在。

    张衍三人皆是洞天真人,自视此为无物,不一会儿已是到了对岸水台之上。

    张衍回望一眼,笑道:“莲花洗心,映照道情,玉陵真人所设此路,最能拷问道心,稍候弟子之中,能至此处的,那必是心存执意,一心向道的。”

    庞、伍二人皆是称善。

    三人此刻环望四周,见自家正站于一大丘之上,此处重楼叠阁,摩天连云,阶曲连廊,引风带水,又满植百花古木,而山巅之上开一大湖,由天望下,玉露珠盘,精波氤氲,泛舟水上,朝可揽阳弄云,夕可栖霞枕月,要说景致,在玄门诸派之中也是少见。

    庞真人道:“我闻玉陵真人在群峦之中独辟一山,划为苑囿,想来就是此处了。”

    伍真人摇头道:“这骊山派中,只仰仗玉陵真人一人支撑,她却此般作为,这等损折功行以换山水秀色之举,却不为我辈所取。”

    庞真人却有不同之见,道:“伍道友此言差矣,便是如此,玉陵真人还不是一样修至而今飞升境地,我辈之中,又有几人能及?”

    伍真人呵呵一笑,也不作争辩,道:“庞真人说得也是。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可他心下却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玉陵真人能有今日,固然天资超凡拔俗,少有人能比得。可说到底,却也是占了西河派的便宜,得以坐镇灵眼,才有今时今日。

    他最为佩服的,还是广源派沈崇,无凭无靠。自家硬生生开创一条飞升之途,那是当真资才无双。

    不过就是这般,广源派自其走后,也是一落千丈,骊山派若无后继之人,在他看来,也很可能也步其后尘。

    此刻那莲心道之中,魏子宏正踏步向前,此回前来。张衍门下只是带了他一人。

    他在三家弟子之中修为最高,因为行在最前,后面有一名弟子道:“这位道友可是先前来过此处,可知这处门道?”

    魏子宏心道:“我前回到此,骊山弟子只给我开得一扇偏门,不过是走马观花,所见之人也不过,我哪里去知道这些?不过恩师既然不说。想来无甚要紧,那随波逐流就是。”

    可过不许久。他见自家便是站着不动,与众弟子之间相隔也越来越远,便在水上一拱手,对着相熟几人道:“诸位同道,那魏某就先行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就迈步踏莲向前。

    只他行走不远。忽然心有所觉,转首一看,却是见一名平都弟子竟漂在后方,只落后他数十丈,其脚下却有三朵莲花。似正在犹豫往何处去。他心下动了动,便喊了一声,“这位道友,可往此处来。”

    那道人虽因面前水雾阻隔,见不到他在何处,但却毫不犹豫朝声发方向行步而来,很快就到了近侧,见了魏子宏,他打一个道躬,言道:“多谢这位道友指点迷津,在下兰延初,未敢请教道友名讳?”

    魏子宏起手一礼,也报了自家名姓。

    兰延初恍然道:“原来是瑶阴魏掌门,难怪难怪。”

    两人客气几句,便结伴同行,半路之上,却又遇得一名唤孔叔童的还真观弟子,其人仪容极美,潇洒不拘,与魏子宏一般,同样也有三重境修为,这三人之中,倒是兰延初修为最低,不过其并未再落下,很快走完了莲心道,踏足于一排玉阶之上。

    把首一抬,见对面站有三人,正是三位真人,连忙上前拜见自家师长。

    伍真人见兰延初身在此列,不觉有些意外,道:“延初,不想你能到得此处。”

    兰延初躬身道:“弟子惭愧,乃是途中魏道友喊我一声,才走出迷途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伍道友,你这徒儿虽眼下功行尚还不足,但能过莲心道,那未来成就,却就不见得差了。”

    伍威毅不觉点首,平都教与别派不同,一身道法所系,皆在法灵之上,因而许多弟子只是一味锻炼法灵,反是疏忽了根本,兰延初却是难得未忘此节之人,心下不禁想着,回去之后,当要多多点拨这名弟子。

    同时他心下忖道:“玉陵真人设此一道,可试炼出诸弟子道心,倒是让此来诸派都是受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人情。”

    此时忽听一阵环佩声响,就见一名女修款步而来,道了三人面前,裣衽一礼,道:“恩师特命小女来迎候三位真人,请三位真人暂移玉趾。”

    庞真人见她也得三重境修为,道:“你功行倒是不差,是玉陵真人第几个弟子?”

    那女修躬身回道:“劳庞真人动问,小女子明画屏,乃杜山先生座下八弟子。数月前方才修至此境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她再是一礼,就在前面引路。

    几人随她而行,过得三座跨江虹桥,又百余步后,到得一座大殿之前,上挂一匾额,写有“定虹宫”三字,明画屏驻步,敛衽言道:“三位真人,恩师就在宫中敬候。”

    张衍微一点首,把袖一摆,从容往阶上去,庞、伍则二人则是稍稍落后一步。

    魏子宏、兰延初等人此刻自然不便跟随,只在殿外相候。

    还真观弟子孔叔童却是目光大胆地看向明画屏,后者不觉微微气恼,道:“道友在什么?”

    孔叔童问道:“我闻骊山门中一资质颇高的女弟子已与玉霄一周氏弟子定下姻缘,莫非说得就是道友么?”

    明画屏低低垂首,轻声道:“此事与道友无关。”

    孔叔童一笑,自袖中取出一物,道:“方才得蒙道友引路,便以一物相赠,聊表谢意。”

    明画屏一撇眼,却见是一只凤头笔,上刻一句小诗:“步回观窗月,掀帘忆昔容,目幽画心远,小舟别旧红”,不知为何,她心头轻轻一动,犹豫了一下,便就收了下来,道:“谢过道友了。”

    张衍三人这刻已是步入定虹大殿之中,仰首观去,见殿内宽广,似无边际,顶上虹光飞舞,却被一枚圆玉定压,只在殿内来回飞旋,照出斑斓五彩,当中一条玉步道,玉陵真人白袍高髻,玉容姣丽,正坐于主位之上,其顶上有一条条清华流淌,澄波荡漪,似与诸虹相合,一片光灿照耀,显是她真身在此,方有如气象。

    张衍微微眯眼,而伍、庞二人连忙垂下头去,不敢多看。

    玉陵真人站起身来,把袖一抬,道:“张真人有礼。”又对庞、伍二人,也道:“两人真人有礼。”

    三人也是稽首回礼。

    玉陵真人与几人客气几句,就对张衍道:“近日有人敬献上来一株灵花,称能辨妖魔原形,只我拿不住真伪,张真人乃溟沧派门下,不知可否赏光一鉴?”

    张衍微笑道:“有此奇物,当要见识一番。”

    庞、伍二人知她有话要与张衍说道,便言称告退,玉陵真人也不挽留,喊来一名女弟子,道:“来人,送两位同道去往熏玄、其中醉仙两座安顿,”

    待二人下去后。

    玉陵真人请了张衍落座下来,又命婢女奉上香茗,这才言道:“再有三日,便是贫道飞升之期,我去之后,还望贵派看在往日情面之上,多多照应我门下弟子。”

    张衍颌首道:“同为玄门一脉,贵派若遇劫难,贫道必伸援手。”

    玉陵真人沉吟一下,又道:“我那徒儿方柔嘉,与真人门下魏子宏几次携手对敌,颇为投缘,回来门中后,也是念念不忘,我这做师父的看着就要走了,却也想为她寻个归宿,不知真人之意如何?”

    张衍淡笑道:“只要门下弟子合意,贫道自不会伸手相阻。”

    玉陵真人点了点头,眼神放柔了几分。

    在她而言,只要张衍不伸手相阻,此事已是成了九成,有溟沧派渡真殿主在后,未来当可保骊山数百年平安。

    如这段时日内,弟子之中能出得一个洞天真人,再继她遗宝,山门就可有所倚仗,至少不惧寻常外敌,但若不成,那就只能看这班后辈自家造化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请搜索,小说更好更新更快!u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