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一木倾倒断灵根 请得名修再履尘

第一百二十六章 一木倾倒断灵根 请得名修再履尘

    早在魏子宏出来之时,胡三全就察觉到一丝不妙,对面来人顶上无有罡云,分明是三重境大修士,再看形貌,极可能是传言中那位瑶阴掌门。

    他连忙掐诀作法,无数枝条垂挂而下,密密实实结成了一片青色叶障。

    而当魏子宏抡起大钺之时,他忽见其顶上现出一条玄蛟,吞云吐雾,凶悍绝伦,蛟睛瞪来,顿觉呼吸一滞,心下一阵惊悸,而在这股威势之下,他竟然法力运转也是艰涩无比,连忙拿了几枚丹药吞下,再凝神运气。

    然而还未等他摆脱这股制压,那大钺已是重重落下,而后就见一道撕天裂的金光汹涌冲出,随之而来的,便是一声震耳龙吟。

    胡、林两人都是瞪大双目,眼睁睁看着那道金光杀奔过来,却是毫无办法,而后就见其无声无息地没入了这大木躯干之内。

    两人等有片刻,却发现除了树冠微微摇晃之外,有少许落叶之外,却并无什么太大动静,仿若方才只是一阵清风拂过。

    林姓修士松了口气,道:“还好,还好,原来只是虚张声势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胡三全张了张嘴,似要说】n些什么,然而这时,却从树干之中传出啪的一声脆响,好似线绳断裂之音,又若木皮干裂,他心下不由一沉。

    不过须臾,这噼噼啪啪声音越来越多,越来越是密集,到了最后几乎连成一片,并不断由下向上,往各处枝干蔓延而去,速度也是愈来愈快,

    而天中亦开始飘下无数断枝残叶,一落至地。就散成一堆飞灰,很快地表上便积攒了厚厚一层。

    胡三全看出不妙,他一掐法诀,却是半点灵机也感应不到,不觉神色大变,大吼道:“道友速走。”说着。脚下一踩,已是起了遁光飞纵逃去。

    林姓修士这刻也是察觉不妥,慌忙驾起遁光,飞速窜走。

    两人去得未远,大木枝干之上冒出无数细密裂纹,又自里渗出一丝丝闪烁金芒,而后这等缝隙被撕扯得越来越大,到了最后,就闻得轰隆一声大响。整株巨树竟轰然爆开,无数残碎枝叶先是被卷带去了上空,再四散开来,有如雨点一般纷纷散落下来。

    胡三全与林姓修士二人忽觉背后传来一阵法力震荡,根本稳不住遁光,不约而同被掀飞了出去,再重重坠地,内腑受此激荡。一时皆是起不得身。

    好半晌,两人才回过气来。再观那株大木,却骇然发现其已是崩散,平地之上再无那庞大巨影,唯有无数残叶飘飞,他们哪还敢留在这里,勉强转动法力。就想起罡风遁走。

    然而还未等他们如何动作,却觉一股庞然大力笼下,顿将二人困束在了原地,连半根指头也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“禁锁天地?”

    胡、林两人脸色都是难看无比,林姓修士苦笑道:“败于三重境大修士之手。也不算冤枉,只方才那一斩,委实惊天动地,不知是什么法宝?”

    胡三全仰天叹道:“此必是真宝一流,不然如何伤这神木,林道友,此回是我冒失,连累了你。”

    林姓修士摇头道:“到了这般时候,说这些话又有何用。”

    上空风声骤响,一道玄影飞近,无数飞叶之中,魏子宏脚踩墨蛟,现身于二人面前。

    方才斩出那一击后,他身上法力耗去大半,不过余下些许,用来拾掇这二人仍是足够。

    起手一弹指,飞出两枚法符,落在两人顶门之上,将之身上法力镇住,那墨蛟一声吼,蛟尾摆动一扫,就将二人裹入身后墨云之中,再一腾身,就纵上天穹,往来处回返。

    大木一毁,所窃灵机再无人窃夺,徜徉片刻,便就归入山水地脉之中,碧羽轩大阵也是就此稳住。

    待魏子宏再次入得碧羽山门内后,两边弟子纷纷让开道路来,目光之中满是敬畏。

    许多碧羽长老皆是心下猜测,张真人座下几名弟子之中,除却刘、田二位真人,如今当就是这位魏真人战力最为强横了。

    到了堂上,魏子宏将胡、林二人往地下一掷,对座上一拱手,朗声道:“三师姐,五师兄,诸位同道,小弟幸不辱命。”

    汪采薇笑道:“师弟做得好。”

    言惜月拉了言晓阳上来,诚心实意道:“魏真人,若不是你,我山门根基已坏,大恩无以为报,请受我姐弟一拜。”说着,两人对他重重一礼。

    魏子宏把身子一侧,道:“不过举手之劳,言掌门不必如此,韩师弟是我师弟,他既不在,我身为他师兄,自当伸手帮衬。”

    言惜月还是称谢不已。

    言晓阳看着胡三全那狼狈模样,眼中满是快意,大步上前,居高临下讥嘲道:“胡真人,你还认得我否?”

    胡三全撇他一眼,哼了一声,道:“言晓阳,你不过是仗着他人之势而已,还不是我手下败将,又有什么可以得意的?”

    林姓修士低声道:“胡道人,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还是少说两句为好。”

    胡三全讥笑道:“我说得莫非不对么?凭他言晓阳,能有什么本事?”

    言晓阳哼了一声,道:“大言不惭,若是那日我对你出手,非是你那坐骑,你又岂有性命回去?”

    那日他跟着二人,目的倒并非伤人,而是想着对方既然夺取自家坐骑,那么自己去将其坐骑打死,好出得一口恶气,然而目的虽是达到,自家却也因此受创不轻,可他自忖要是真个斗了起来,却不见得会输给此人。

    郭子良笑道:“言长老。不管如何,此人已为阶下之囚,又何苦与做他口舌争辩。”

    言惜月瞪了自家阿弟一眼,言晓阳本来还想说话,见此只好悻悻收声。

    汪采薇目光看向胡三全,道:“胡真人。我乃昭幽门下汪采薇,今次之事,对错如何,你心中有数,我只言一句,你若是愿意化解。便将夺去那铁翅鹰还了回来,再向言长老赔礼,立法誓不再穷追此事,我这就可做主放你回去,不知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胡三全垂首想了一想,摇头道:“不用再言了,身为南华弟子,此事我万万不会答应,汪真人也不要高兴的太早。未到最后,谁也难定胜负。”

    此事或许初时只是意气之争,可是斗到现在,已是两家之争了,这是关乎山门脸面,若是他答应下来,一旦传了出去,南华派竟然向碧羽轩这等下宗低头。那岂非威信扫地?

    汪采薇点首道:“我明白胡真人之意了,那就请胡真人此等候上一段时日。等你门中长辈前来,再议此事。”

    胡三全闭上双目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言惜月拍了拍掌,自有两个碧羽轩弟子上来,将胡三全与那林姓道人押压下堂去,她回首过来。难得露出几分笑意,道:“若无诸位道友出手相助,恐此事那解。”

    汪采薇摇头道:“虽擒得此人,但这事不到了结之时,贵派弟子还未能放松戒备。相信胡三全所邀之人不日即来,贵派在外修筑法坛也不可停下。”

    言惜月一凛,抓了胡三全,她本以为危机已是过去,但听这话似还有更大麻烦,她相信汪采薇判断,道:“真人说得是,我这便下去督促弟子。”

    此时南华派中,方心岸正在洞府之内运气烧窍,随时准备破入化丹之境,

    他是黄羽公最为喜爱的小徒,所习功法道术无一不是上乘,便连化丹外药,也是早早齐备,只等行过到一定火候,便可破入此境。

    这时他耳畔忽然一阵泉水叮咚之音,便缓缓收了功法,睁开眼道:“何人在外?”

    门外有人小声道:“小师叔,有书信送来。”

    方心岸道:“拿了进来。”

    一名年轻修士步入洞中,很是恭敬地呈上一封书信。

    方心岸拿过之后,对其挥了挥手。那人一揖退下。

    他开始还有些漫不经心,只是打开一看,却是大吃一惊,这里间说得却是胡三全邀同道围攻碧羽轩不胜,结果连自己都被人捉走,而其一众交好同道听闻此事后,也多是散去,不敢再管此事。

    方心岸心下不禁起了几分惶恐,暗道:“不好,胡师兄被捉了去,师父若是知晓此事是我惹出来的,定不会轻饶于我,需得想个办法救了胡师兄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死死攥住书信,冥思苦想,最后一咬牙,纵身往外来。

    这洞府一出门,便是一座断崖,崖边有十数头飞禽、皆是体躯巨大,毛色光鲜,看去神骏威武,不过此刻皆被云阳金锁牢牢拴住在了铜环之上,见他出来,一头头仰起颈脖,拍打翅膀,在那里欢叫不已。

    这些俱是他豢养的灵禽,山门之中,似他这般境界的修士,有一二头便已不差,而他所占数目,却远非同辈可比。

    若在平日,他必定是好生安抚一番,可今日哪有这等心情,一跃上了一头长尾金雀之背,自有管事在外解了金环,他一拉绳缰,那大雀一声鸣叫,把双翼打开,腾空跃出高崖,化一道金影往远处飞去。

    一路之上,到处可见有修士驾禽乘鹤往来,有人见他如窜行极快,有心教训几句,然而再一看他模样,只好闭上嘴巴,摇了摇头,任他去了。

    半刻之后,方心岸来至一处一座翠峰之前,峭壁上有一处洞府,他拉住金雀,大声道:“封师兄,封师兄!封师兄可在!”

    连喊十数遍后,洞府石门一开,一名手持羽扇的清瘦道人站在门前,很是不悦道:“方师弟来此作甚?”

    方心岸一拱手,诚恳道:“小弟有事与师兄相商。”

    封成昌看他一眼,侧身一让,道:“进来说话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到了里间,石门重又合上,封成昌往榻上一坐,淡声道:“你有话可说了。”

    方心岸道:“小弟来此是想请师兄帮一个忙,把胡师兄救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封成昌微觉诧异,道:“怎么,他被人抓了?”又一转念,想到自己给出的那株神木枝,哼了一声,道:“蠢物一个,碧羽轩之人可无这等本事,定是昭幽天池哪一位真人出得手,是刘真人,还是田真人?”

    方心岸道:“是那位瑶阴掌门,传闻此人也是炼就元婴法身了。”

    “魏子宏?”封成昌一怔,沉默片刻,叹道:“如此只昭幽一门就得三位三重境大修士了,当真了得。”

    方心岸道:“是以小弟唯有请师兄出马,才可把胡真人救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封成昌嗤了一声,挥袖道:“此事是你等自家找来的,与我有何相干?”

    方心岸抬头看着他,道:“师兄不知此事倒也罢了,现已知晓,却不去救,恩师出关之后,又会如何看待师兄?”

    封成昌眉头一皱,他恩师黄羽公乃是护短之人,要是知道他明明晓得同门被人扣押,却不去救,必是不喜,可要去与一名三重境修士斗法,他也很不情愿,此事管也不好,不管也不好,却是有些后悔放了方心岸进来。

    方心岸低声道:“若是师兄愿意救了胡师兄出来,小弟愿以一事告知。”

    封成昌深深看了方心岸一眼,并不言语。

    方心岸却自顾自说下去,“两月前,恩师与原真人对弈之时,小弟无意中闻得,再有二三百载,辛真人寿数将尽,似要提前兵解转生。”

    原本面无表情的封成昌听到这里,却是身躯一震,道:“果真?”

    方心岸正容道:“不敢欺瞒师兄。”

    封成昌吁了一口气,他已是三重法身,本是要筹谋冲撞法关,再图向上,奈何天机运数不在,灵穴不稳,不过去重劫,门中却无可能再多一位洞天真人。

    他舍弃一切享乐安逸,辛苦修炼,才有今日这身修为,而到头来却是前无去路,失落沮丧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不过能修至元婴三重境的,皆是心志坚毅之辈,故还是日日守定修持,并不懈怠。

    可若门中有洞天真人身故,那却又不同了,到时门中空出一位,可替继上去,纵然前面还有大弟子黄颂泉,可他也未必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他道:“方师弟,此事还有何人知晓?”

    方心岸道:“除封师兄这之外,小弟还未曾与人说过。”

    封成昌知道这回是欠了方心岸一个人情,他权衡片刻,终是同意道:“也好,我就随你下山走一回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请搜索,小说更好更新更快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