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一百二十五章 十万心界量玄关,一剑横光丈千秋

第一百二十五章 十万心界量玄关,一剑横光丈千秋

    玄泽海界之内,张衍端坐定舆盘之前,神思澄清,周身放空。

    极目远瞻,天清杳渺。

    空空寂玄,虚若无物。

    而在他双眉之中,相隔三尺之地,却有一枚莹莹剑丸悬停,在那处轻轻跃动,可谓气兴玄道,生机快意。

    自成得洞天以来,此枚剑丸经得他灌输玄气,再由日夜温养,此刻终是到了灵通变转、识动化真之时。

    内中那一股气机虽还未积蓄到顶点,但锋锐之气已是洋洋溢出,波及整座渡真大殿不说,还又舒张而出,贯发海上,纵横往返,使得周界之内,尽弥剑气。

    一时漫空尽闻剑啸破空,撕扯大气之音。

    张衍有感剑机锋锐,旁人难挡,不想此处化为一处死界,便喝道:“阵灵何在,护住界中所有生灵。”

    随他喝令,一女子现身出来,对他一个万福,道:“谨遵殿主法旨。”言毕,她一转身,小界之内禁制尽数运转,将这方小界护持住了。

    张衍沉下心来,将千万杂念一一斩空。

    默默感应许久,忽感剑丸之中有识意挣动,而自家眉心也是跟着颤跳不止,似有物亟待破剑而出,还未发硎,已有无数虹光掠影,飘播天地。

    ▼他冷静感受着那几要撕空裂地的惊天气势一浪高过一浪,整座小界不断震荡,似要撑裂炸开。

    过了不知多久,忽然周遭一黯,仿佛天地至寂,万物俱定,意识变得若有若无,似动不动。似静非静。

    他在这境中沉湎,似入寂灭,浑不知时日流逝,仿若可至天地尽头,永也无法醒来。

    终于,在这极静之中。有一点真灵蕴出,一阳动发,便就如火燎原,识念之中轰隆一声,好似整个炸开,身躯忽然变得轻盈若飘,如浮玄霄。

    他缓缓睁开双眼,举目所见,皆是飞流剑星。无数光华浩荡横流,有若银河灿寰。

    一伸手,捉来一道剑光,低头一观,只见素汉湛湛,微灵涵清,心中恍然升起一层明悟,自这一刻起。这清鸿已然化识入真,自此成就真器!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。祭剑六百年,终成完满,起手一拭剑光,于剑鸣声中吟道:“十万心界量玄关,一剑横光丈千秋,只手拨得天惊弦。搅彻周天乱星汉!”

    此语一出,轰然一声,此间不知多少剑光,骤然汇作一道,如鲸吞海吸。往他身上聚来。

    这真剑意从己起,识从身出,源出一体,本无分别,是以真灵为己,己即真灵,一剑在手,唯心唯我!

    他骈指一点,一道紫气罡雷迸发而出,然其中竟有剑气跃动,剑虹激射,竟是雷中蕴剑,剑中藏雷。

    此即为他所选化剑之道,可使神通与剑相合,剑起之时,可化霹雳雷霆。

    只是这件杀伐真器才方初成,此中变化,还需慢慢琢磨,意念一动,一点剑光飞去,到了殿中,浮出一个与他一般模样的真灵,坐于榻上道:“外面可是有人寻我。”

    景游走了进来,道:“韩真人说是有事求拜老爷。”

    张衍这些时日持坐闭关,心神合一,全力祭炼清鸿剑丸,故也未曾遣得分身在外,对门外之事也并未过问,而这名弟子在他座前总是战战兢兢,一副畏惧模样,不是师门相召或是门中大事,通常少有主动来见之举,此回在殿外拜见,知其必是有事,便道:“唤他入殿。”

    韩佐成到的外殿时,张衍分身已坐台上,忙时一个叩首,“弟子拜见恩师。”

    张衍道:“徒儿起来,天青殿中如何了?”

    韩佐成低着头道:“一切尚好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今来见为师,想是有事?”

    韩佐成拜伏在地,道:“恩师,碧羽轩中遇袭,来书寻弟子下去相救,弟子心中忧急如焚,故来拜见恩师,可否允弟子回去。”

    张衍微一挑眉,景游察言辨色,立刻上得前来,小声说几句,便将过去来由说了个清楚。

    张衍微一颌首,道:“你且下山去吧,若是遇得难为之事,可来找寻为师。”

    他把手一抓,倏尔五光分闪,映入案几之上一册玉简之中,再轻一挥袖,道:“此物你拿了去,若见危急,可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韩佐成慌忙接下,叩首三遍之后,退了下去,一出大殿,就启了法符,自浮游天宫纵下,而后起遁光一路穿过龙渊大泽,匆匆忙忙往碧羽轩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碧羽轩山门之前,林姓修士仰首看着那峻拔巨木,有些不信道:“这,这莫非是自我门中大蟠神木之上折下叶枝?”

    胡三全哈哈一笑,道:“正是此物,听闻这还是当年贵派二代掌门至我南华做客时,赠我门中前辈之物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从南华鹤真人手中所得来,这却难怪了。”

    林姓修士不觉恍然,当年二代掌门为人洒脱诙谐,去往南华时,曾以一截蟠木枝叶为注,故意问了一个道中疑题,当时难住了南华派许多弟子,正当以为无人可以够解答之时,却有一个道童站了出来,以巧妙言语化解此问,终是赢下了此物。

    而这名道童就是后来那位交游天下,曾为诸派座上客的鹤真人。

    林姓修士暗想道:“听闻那鹤真人嫡传后辈就是那个破门而出的陶真,而此位真人所留遗泽,俱被门中被同门瓜分,想来这枝叶也是那时落入苍定洞天一脉手中。”

    胡三全看着这一株树枝还在往上拔高,不觉满意。

    此物一入土中,能根植地脉之中,连通这一方灵机,若用来为善,可调和阴阳四时,化一方为福地,可若是用来为恶。却可抽尽山水灵脉,便脚下化作死地。

    而今栽种此处,若是不加节制汲吸灵机,不消数日,就可绝了碧羽轩一门修行根基。

    他得意洋洋道:“林道友,我等就在此等着其等出来便是。”

    林姓修士身为太昊弟子。自然知晓这神木的厉害,欣然道:“就听胡真人的。”

    因在胡三全二人到得山门外时,言惜月等人也是得了弟子禀报,知是来者不善,故命人请了众人等上得堂来商议对策。

    众人方才坐定,魏子宏却忽然开口道:“言掌门,你这山中灵机怎有泄出之兆,可是何处阵门有了变故?”

    言惜月不禁一怔,她凝神感应片刻。也是觉得哪里有些许不对,

    对言晓阳言道:“阿弟,你去看个究竟。”

    言晓阳才出去不到一盏茶的工夫,就已转回,急躁道:“阿姐,有些不妙,我碧羽轩地脉灵机似正散去,山门大阵也有些不稳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言惜月这一惊非同小可。这山门灵机,可是碧羽轩根本所在。要是散了,又如何延续道统?

    魏子宏道:“既不是门中变故,当是外人所为了。”

    言晓阳疑道:“坏地脉灵机,却可避开阵法,那胡三全能有这等本事?”

    这时有一弟子入堂来报,道:“掌门。诸位真人,那胡三全在外载下一株大树,此刻已长至百丈之高,仍不停顿,还在向上窜拔。怕不用半个时辰,就能与门中羽山齐平了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道:“看来果然是这人弄鬼,立木聚灵,这极似太昊派手段,只是牵动地脉灵机,此树毕是不凡,却要去领教一下。”

    郭子良在下方道:“魏真人道法高深,不可轻动,不如就由在下先去一试。”

    姜峥也道:“郭真人心思细敏,正可做得此事,只是对付那太昊,我也略有心得,不如与道兄同去吧。”

    郭子良喜道:“有姜真人同行,却是求之不得。”

    两人告罪一声,到得门外,一抬头,便望见那株参天巨树,看这长势,怕是不用不许久,就可越过山头,探入云中。

    郭子良掐个法诀,闭目默察片刻,道:“确是此树在引动地脉灵机,若不阻止,最迟两日之后,碧羽轩便会被化为一片死地。”

    姜峥道:“既是出来,可试着一探究竟,看能否毁去此物。”

    郭子良点头道:“我为真人掠阵。”

    两人议定,就起遁光奔驰而去,无有多久,近得树身,却觉顶上一黯,繁密枝叶已是挡去天光。

    姜峥谨慎,不准备离得过近,心下一引法力,背后就有煞光绽出,入空之后,倏尔化煞为火,轰隆一声,火芒炸开,顿时引得枝叶熊熊燃起,然而才过几息,那枝叶一震,被烧灼之处忽然断下,眨眼间又重新长出嫩枝,再过须臾,无数翠色枝叶一丛丛一节节铺张开来,看去竟比方才还要繁盛。

    姜峥摇了摇头,如此巨木,单凭自己法力,显难撼动,这也只是试上一试,不想比想象中更是难以对付。

    他目光一顾,见树底之下站有两个人影,其中当有一人就是那胡三全,身下罡风一卷,往那处遁去。

    郭子良则是随同跟上。

    林姓修士一见姜峥面容,不由神情一紧,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胡三全把他表情看在眼中,好整以暇道:“道友,眼下胜手在我,不必与他们正面相斗。”

    林姓修士忙道:“胡真人说得是。”

    胡三全不慌不忙一引法诀,就见树冠之上,自有条条长枝垂下,遮住前方,原先空地很快被交错纠缠的藤蔓填满。

    他是栽树之人,只要在此,自能得这神木护持,此树守御之力可不比对面大阵差得多少。

    太昊派门中就是有大蟠神木镇压大阵,又交好南华,这才敢于向溟沧派叫阵,虽这只一截枝叶在此,可也足以护住他们。

    姜峥一见前方枝叶密布阻隔,试着以法力扫荡,但仍如方才情形,那些只毁去一些,就又重新长出。

    他也是果决,见一击无功,便不再纠缠,道:“郭道友,这树木非我等所能对付,回去之后,再思对策。”

    郭子良点了点头,临行钱一招手,摘了一断枝下来放入袖中,也是往回退走。

    胡三全在后高声道:“两位真人请回去转高言掌门,只要言晓阳出来口头赔礼,日后年年进贡我南华上宗,我可既往不咎,不再坏她地灵。”

    两人回去碧羽轩,姜峥如实言述那大木情形,郭子良则适时将那一截断枝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魏子宏拿了过来,细细一辨,道:“这枝叶与典籍中所记载大蟠木很是相似,看来那巨木与此物脱不了干系。”

    郭子良道:“我方才以灵机探试,此木这树木生机极旺,越是长到后来,越是难以斩断,除非能一气断根,若只伤不死,怕只会使得灵机加倍崩坏。”

    言惜月愁容遮面,一时却时想不出来办法,喃喃道:“莫非我碧羽轩此次在劫难逃么……”

    言晓阳怒道:“阿姐何必说这丧气话,我这就去与其等一斗,哪怕死在那处,也好过被彼辈羞辱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要往冲去,人影一横,却是翁知远将他拦住,笑呵呵道:“言长老何必这般冲动,说不定几位真人有解决之法呢。”

    言晓阳犹豫一下,回头看来。

    郭子良道:“我等手中握有两人,是否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在座几人明白话中之意,不约而同看向汪采薇,后者想了一想,摇头否道:“且不说此举是否有用,凭胡三全法力,我却不以为他能压下这株大木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嗯了一声,道:“师姐说得是。”他双指一捻,将那树枝化为飞灰,就一甩袖,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汪采薇站起问道:“师弟去何处?”

    魏子宏头也不回道:“这便去伐了此木。”他脚下不停,纵一道黑光而去,身形几个闪烁便就不见。

    到了门外,就闻一声龙吟,就见墨烟滚滚而来,在身下化为一条墨蛟,他双足踏定蛟首,负手而往。

    须臾到得树下,仰首一观,这一棵巨木,冠可遮山,几与云齐,就是他炼成了元婴法身,面对这般庞然大物,也是无力破开。

    额上神目开得一隙,上下看有片刻,便就合上。

    他低语道:“我需斩断此树,还请真人助我。”

    心中有声起,“大郎君,要斩此木,需你全力施为,可惜你无有老爷赐下精血炼法,不然与我更是合契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道:“无妨,我已看过,以我法力,足可一气破之。”他张臂一横,金光漫起,已是把抱阳钺拿在手中,稍作吸气,高举此钺,猛力往前一劈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请搜索,小说更好更新更快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