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一百二十一章 鉴渊重气裂灵宝
    昭幽天池一处洞府之中,审峒悬空而坐,身周围有大团厚重浓烟缓缓滚动,不断震动洞壁,发出沉闷回响,好似内中沉淀了无数滞重晦涩之物。√∟

    过去许久,他深深一吸,就将这厚重烟雾便又吸聚入他全身窍穴之中。

    他承继得乃是归灵派道统,这门“鉴渊重气”乃是门中正传,若用来伤人,威能只是寻常,但却最擅破灭宝器,若不知根究之人,一交手便要吃个大亏。

    他收功之后,就自身前拿起一卷竹简详加研读起来。

    他入得元婴二重境已有些年头,但要往上去,却是一个难关,东华诸派修士,能成得此境之辈,无一不是门中俊彦。

    而他心怀道念,自入周幽天池修行后,从不贪享安乐,每日除了修炼便是观摩前人道书笔册,一刻也未有松懈。

    这一通翻阅下来,又是过去大半日,他算了算时辰,又到了行功之时,于是把竹简放下,再度入定,不一会儿,身上就有重雾浓烟冒出。

    只是这回过去未久,却听得外间有人出声道:“审真人可在?”

    审峒不觉诧异,他只是借了昭幽天池修行,并不与这里弟子往来,平日甚少有人来寻他,便一吸气将重烟吞入腹中,运法开了洞府石门,“何人寻我,请进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外间进来一个金衣侍女,对他万福一礼,拿出一封书信,双手捧着送来,道:“审真人,这处有你飞信。”

    审峒召手拿来,一看落款,暗自点头道:“原来是韩道友来书。”

    他挥了挥手。那侍女一欠身,就退了出去。而将那书信开一看,却是眉头一拧。阖目沉思少许时候,就将书信收起,在洞府内稍作收拾之后,就借阵法出了昭幽天池。而后起得道遁光往碧羽轩山门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等他到得地头时,却见碧羽轩山门之外并未有什么异常,暗思莫非对方已然退去了?不过既然到了这处,自当进去问个究竟。

    在门前通报之后,山前阵门一开,言惜月却是亲自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审峒到了东华洲后,与昭幽天池其余门人说不到一处,反是与韩佐成交情最好,以往常是碧羽轩座上客。不过他为人谨肃,对待旁人从来不假辞色,是以言惜月此次未曾向他求援,等问起之时,才知其此番到来,却是因韩佐成去书之故。

    审峒道:“韩师兄因奉师命,一时难得脱身,故寻我来向来这处。好为言掌门解围。”

    言惜月连忙称谢不已,礼数极是周到的将他迎入山中。

    审峒到了大堂之上。见言晓阳正与一名貌相文雅的修士说话,不觉起手一拱,道:“不想姜师兄也在,小弟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姜峥从座上站起,抬手还礼,笑道:“原是审师弟。有你到此,应付南派来人,也当是轻松许多。”

    审峒与他客气几句,只对言晓阳一点头,便算打过招呼。待在席上坐下,他动问道:“审某方才过来时,并未见外间有敌,不知可是退去了?”

    言惜月眉目上笼罩忧愁,叹着气将缘由一说。

    原来姜峥到来之后,胡三全等人也是极为警惕,知道碧羽轩向外求援,想是怕自家难以应付,立刻退去,不过离得未远,在百里外一处山谷之中结庐宿下,又四处发去飞书,看这副架势,分明也是打算请人前来相助。

    审峒沉声道:“言掌门勿忧,审某受韩师兄之托此,只要我在此地,不会令外人欺凌碧羽轩。”

    言惜月对他投去感激一眼,又转而看向姜峥,道:“姜师兄,你见闻广博,此事……有无可能说和?”

    姜峥考虑片刻,道:“我稍候可去那几人结庐之处一行,尽量试上一试了。”

    审峒道:“我与姜师兄同往。”

    姜峥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言惜月裣衽一礼,道:“那就拜托二位了。”

    事发之后,她发了不少书信往交好门派,不过此次罪得是南华派洞天门下,其等就算来了,也至多只能壮壮声势,是以要化解此事,也唯有依靠昭幽天池一脉修士了。

    送走二人出去山门,言惜月仍是些坐立不安,等了大概一个多时辰,有弟子来报,道:“两位真人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言惜月忙是迎了出去,见了二人,她露出些许期盼,道:“姜师兄,不知如何了?”

    姜峥道:“那位胡真人言,若要说和,便需言长老亲自出去叩头赔礼,并广洒飞贴,让天下同道皆知此事。”

    言晓阳一听,顿时大怒,道:“彼辈安敢辱我!”

    姜峥道:“此人显无诚心说和之意,与白日相比,其等又多了一人,不但有南华弟子,还有太昊、补天修士,联起手来,就是攻打山门也是足够,此事已万难善了,言掌门当要做好最坏打算,需知嘴上道理终归是大不过拳头的。”

    言惜月深深一叹,抬头看了看场中几人,似也下了决心,道:“既是这般,我碧羽轩也不会退让半分,便拼力与他一斗。”

    她此时也是想开了,让言晓阳这般做那是绝无可能的,既然如此,服软认输也是失却宗门颜面,没得让同门小看,还不过做过一场。

    姜峥道:“言掌门可以放心,有我昭幽一脉同门在此,可以护得你平安无事。”

    几人正说话时,忽听得一声大响传来。

    言晓阳神情一变,道:“有人在攻打山门!”

    姜峥判断道:“彼辈当是怕我等再寻人来相助,故仗着此刻人多势众,先来破阵。”

    言惜月把袖一挥,一团水雾升起,里间便现出山外此刻情形,见有一朵铁牡丹悬空飞转,花瓣纷飞,每一次打在阵禁之上。必然卷去一团灵机,这分明是破阵玄宝。

    她深深蹙起眉关,实则便有这等宝物,没有数天功夫,也是破不开大阵的,不过此等举动。羞辱却是意味更甚。

    审峒一拂胸前长须,目光闪动,道:“在此坐守无用,需得出去迎战。”

    言惜月道:“我是碧羽轩掌门,理当出面。”

    姜峥道:“其等只五人,多是一重境修士,我等当能应付。”

    言晓阳本也欲要同去,不过他伤势未复,且此事关节还是出在他身上。去了反增变数,故被人言惜月劝下。

    三人稍作准备,各执法器在手,就起遁光出了山门。

    审峒遁法最佳,率先到得外间,目光一扫,一语不发,抖手一甩。就发一道金符,与那铁牡丹一撞。发出一声破音,此宝折去半数花瓣,被遥遥击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何人坏我宝器!”

    随这一声惊怒之声,却是跃出一个头挽飞仙髻的红衣女子,她极为心疼地召了那铁牡丹回来,查看几眼。却是满面寒霜,一扬手,就有数百道绿意隐隐的针刺飞来。

    审峒面无表情,把手一按,身上飞起大团重烟。与其一撞,将那针刺敌住大半。

    姜峥这时也是出阵,见此一幕,大喝一声,轰隆一声,数十丈内满是火华环绕,霎时将余下绿芒卷去,只顷刻间,烧得一干二净,不止如此,而往上卷来。

    那红衣女子神色一惊,似对那火极是忌惮,急急后退,道:这人乃是蓬远姜峥,曾与杨师兄打成平手,诸位道友却需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胡三全哈哈一笑,道:“姜真人,方才我便想领教高明,不想如此快便有了机会。”

    他往前一挥手,脚下白鹤飞去,他原先那坐骑被言晓阳拼着重杀打死,此刻这头,却非原来那只了。

    言惜月见了,也是放出一头朱鹭出来,两只禽鸟霎时缠斗在了一处。

    胡三全一方剩下几人见了,纷纷呵斥,各自祭了法宝打来。

    审峒见此,把身一旋,原来重烟霎时扩散了十倍不止,数十丈方圆之内,尽是一片沉浊之色,根本不辨三人身影,而法宝打落在上,竟然如同撞上坚石一般,放出沉闷之音,再见那烟雾往里一塌,所有法宝如入流沙泥沼,俱都往里陷去,任凭对面几个宝主怎么驱使,也召不回去。

    审峒冷笑一声,把法力一个磨转,重烟之中顿时生出嚓嚓之声,只见灵光破碎,竟是在顷刻之间将所有法宝绞成了一堆碎渣。

    胡三全这一方之人见地此景,无不色变,恰在这时,天中有数道遁光往这处飞来,有人眼尖,辨出是敌非友,高喊道:“敌有援手至,我等速退。”

    胡三全看事不可为,只好随得他们一起退走。

    到了百数里外,见未有人追来,才停下身形,不过折了法宝之人,所有人都是心头郁郁。

    黄衣女子方才又折了一件法宝,不由恨恨道:“那姓审的玄功奇妙,却不知是哪一家路数,我等法宝皆是被他坏了,就这般退去,我却不甘。”

    一名青衫老道咳嗽一声,道:“碧羽如今请来之人,都是昭幽一脉弟子,便是能胜过他们几个,到时候其若请得刘、田二位真人到至,我等也不是对手。”

    众人心头都是一凛,刘雁依与田坤是炼就元婴法身大修士,要是请来,他们来得多少人也是无用。

    胡三全道:“那也不能就此算了,尹道友可有对策?”

    尹道人道:“我闻胡真人师兄封成昌也是炼就法身之人,不妨请他来此如何?”

    胡三全犹豫一下,道:“好,我可去请。”

    尹道人又道:“如今我太昊、南华、玉霄三家乃是友盟,不知谁与玉霄派道友有交情,不妨也请得一人过来,。”

    胡三全念头一转,赞道:“好计策!”

    这显然是想把玉霄一同拉下水,如此面对昭幽天池来人并无需有太多忌惮。

    黄衫女子眸光一亮,道:“此事就交由小妹去做好了。”

    胡三全看向诸人,道:“好,我等分头行事,诸位,今次之事,已是关乎我几家脸面,望,无论如何,此番也不能输了阵仗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请搜索,小说更好更新更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