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东方之星娱乐 > 第一百一十九章 残鼎之中见阴魔
    虚空之中,一朵白莲正往无尽深处飞去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之后,莲花之中骤然一颤,司马权那缕分神识念已从昏沉之中醒来。

    他默默一察,以左道莲消磨程度来看,自己大致应是飞驰了二十年左右,不过借了这法宝托庇,他自身并有多少损伤。

    以灵识外往观去,星光仍见,却不知距离多少遥远,仿佛从未有过挨近。

    再往四下搜寻,却是见得一座青铜巨鼎。

    此等大鼎,他在行程之中已见有三座,当是昔年修士横渡虚空时所筑,不过其中除了找到一些散碎丹玉之外,并未有什么收获,而且丹玉多是清气所化,对他也并无用处,故都未作停留。

    而这一座,外观形制与此前所见一般无二,只当也是这般,只是随着左道莲与之愈发接近,他却察觉到了一丝不同之处。

    这铜钟表面,竟是满目疮痍,好似经历过一场惨烈剧斗。

    他不觉有些惊异,这虚空之中,距离九洲甚遥,又无灵机吐纳,在此斗法,就算赢了,也是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,不见得还能再安然回返。

    修士到了洞天之上,个个都是惜命无比,若无极大利益冲突或是性命之危,绝不会妄起争斗。

    ▽↖想到这里,他御使白莲往鼎而去,发现这大鼎虽被打得千疮百孔,可偏偏禁制未彻底崩散,搜寻许久之后,在一处大殿之中,见得三名道人尸身,头冠衣袍俱华美,

    一人在北,二人在南。看其模样,倒似是互相对峙,只是神情安详,脸上没有半点凶戾之色,

    他上去以灵识检视,却是意外发现。这三人居然不是寿数到头或元气耗尽,分明是被夺去神魂而亡!

    这虚天之外?究竟谁人有此手段?

    他心识不觉一阵悸动,先前之所以往虚天之外去,起因是无法撞开九层罡云回得地表,再则天外似得了莫名之物相唤,不得已才走此路,可自此之后,却再无这等感应,现下似是找到了线索。

    再转一圈后。却无什么发现,只在鼎身之上见得一个极大豁口,望去竟有数百丈,好似被人生生以法力自里撞开。左道莲在这里徘徊片刻后,就一个闪动,又是纵入虚空。

    稻池山前,这两日已有不下十数宗门派遣门下长老弟子到来,此些人皆是受姜峥之请前来见证两家斗法。

    姜峥此时命人开了稻池山正门。以此间主人身份,与单慧真一道站在外间迎候来人。

    他此番借斗法由头。请得诸派小宗前来,也是有借机笼络之意。

    以蓬远一家对抗太昊,纵是背靠溟沧,也不应当有所大意,是以想设法广结盟友,联络众派壮大声势。

    自然。若蓬远只是一家小宗,其余门派迫于太昊之威,也未必会给他脸面,但姜峥之师乃是溟沧派渡真殿主,这却又有所不同了。

    千年灾劫未过。谁知再过数百年会是如何,唯有靠上大派才有可能避过,与其两家俱是得罪,倒还不如靠向其中一方,溟沧派势力无疑大过太昊派,而在统摄诸派对敌魔宗之时,对小门小宗也还算客气,故而受邀之人,大半都是欣然应邀。

    数千里外,言惜月、言晓阳各乘灵禽,正往此处而来。

    碧羽轩因韩佐成之故,与蓬远派也算交好,故也在相请之列。不过韩佐成被唤去看守天青殿,故不曾来得。

    两人正飞遁之时,对面远远飞来一头鹞鹰,上面坐有一个少年模样的修士,正是出门四处游历的方心岸,上回他再是出来时,却是寻不得元景清下落,只好回山修行,这次听闻太昊与蓬远又有斗法,想及上回未曾如愿,是以又出来观战。

    言晓阳见他座下是一只鹞鹰,不难认出其是南华派弟子,不过见他只是一个玄光修士,撇过一眼后,就收回目光,并未怎么在意。

    反而方心岸见了他坐下飞鹰之后,却是眼前一亮,凑了上来,拱手一礼,道:“这位真人,你这铁翅鹰毛羽如缎,好生威武,不知可否将它给了晚辈?晚辈愿拿珍宝来换。”

    倒也不是南华门中无有这等禽鸟,只是但凡可与化丹甚或元婴修士一斗的灵禽奇兽,黄羽公皆不给他驭使,诸多同门知此事后更不敢给他乘坐,而这却不碍他从别处想办法,见得这鹰神骏异常,心忖要是拿了过来,天下何处去不得?便连化丹修士也是不惧,故而有些眼热。

    言晓阳不欲与他一般见识,挥袖道:“我这灵禽养得如何,又与你这小辈何干?速速退开,勿来扰我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一拂袖,起一阵狂风,将其连人带坐骑一同卷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言惜月蹙眉道:“阿弟,不过一个后辈,看去还是南华派弟子,你又何必这般?惹来他师长怕是不好。”

    言晓阳哼了一声,道:“若不是南华派,我还不与其计较,阿姐莫非忘了上回之事?还敢来问我讨要铁翅玄鹰,若不是我看他修为不高,非要好生教训他一顿不可。”

    方心岸被一阵风送出去数十里外,好不容易才稳下身形,却也是头昏脑涨,尽管心下恼怒,可方才二人皆是元婴修士,他也无可奈何。这时却听背后传来一声,“方师弟,下回切记莫要这般莽撞了。”

    方心岸转头一看,见是一个中年文士,正坐于一头白鹤背上,不觉道:“胡师兄,你怎来了?”不待对方回答,他恍然道:“是恩师让你看着我对不对?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不答,显是默认。

    方心岸抱怨道:“师兄看小弟受人欺负,也不相助一把?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道:“那人是碧羽轩修士,虽本来是我南华下宗,可两人俱是修道数百年的元婴真人,也算是你的前辈,冒冒然上去招呼不说。还向人索要坐骑,换做是为兄,也要好生教训你一顿。”

    方心岸非但未曾气恼,反是笑嘻嘻道:“有师兄既然在此,不知可否帮小弟一个忙。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警惕道: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方心岸道:“听师兄言,那碧羽轩乃是我南华下宗。可方才那人那般欺负小弟,难道不是扫我南华脸面?小弟也不求别事,只想请师兄出面,问那人换了铁翅鹰过来。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皱起了眉头,碧羽轩说是南华下宗,可早便投靠溟沧了,不然刚才他也不会坐看不动。

    方心岸这时却低声道:“师兄若愿助我,恩师那里,有什么好事。以后我定是第一个想到师兄。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本来愿意去管这等事听了,正想推脱,但听了这话,却不觉意动,看了看他,道:“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方心岸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中年修士想了一想,碧羽轩虽是靠上了溟沧,但当年防备天魔之时。南华派曾向其讨要过一头名唤“星宿”的灵鸟,其还不是一样乖乖交了出来?那铁翅鹰也非什么珍禽。这次自己上去讨要,想也不敢不给,便道:“为兄可以为你出面设法讨要,但你需得答应,得了此鹰之后,下来不得离我半步。待稻池斗法事毕,需与我一同回得山门。”

    方心岸立刻拍着胸脯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中年文士嗯了一声,道:“随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见他走得不疾不徐,顿时有些心急,问道:“师兄。不去追那二人么?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道:“看那二人去处,当也是去往稻池山的,待太昊派道友与蓬远派比过之后,为兄再去找他们不迟。”

    方心岸眼珠一转,却道:“师兄,小弟化丹在即,此回得了这鹰,小弟便回去山门修行了,下来便有事,也无需麻烦师兄了,师兄不如这便追了上去。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看他一眼,这个师弟太能惹事,他自家还想着多谢时间与同道谈玄论道,把他带在身边却也不妥,还不如送他早早离去,自家也乐得轻松,便道:“也罢,就顺你一回意,你且在此等着。”

    他喝了一声后,恰拿一个法诀,忽然有一阵大风吹送,座下仙鹤双翅拍动几下,便如离弦之箭一般飞射出去。

    不过出去百多里,便追上言氏姐弟,催动白鹤越过二人,往其面前一拦,稽首道:“可是碧羽言真人?在下南华胡三全,这里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言惜月微露戒备之色,万福还礼道:“不敢,胡真人有礼,不知真人拦阻我姐弟是为何事?”

    胡真人淡声道:“也无他事,只是我一晚辈看中令弟坐骑,故来相商,看能否换给了他。”

    言晓阳顿时色变,道:“尊驾何意?特意来羞辱我不成?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看着他道:“言真人言重了,胡某并无此意,”他忽然笑了一笑,“两位或许不知,在下是苍定洞天门下,而我那小师弟却是恩师最为喜爱的弟子,方才我师弟受惊,我好生安抚才不做计较。”

    言惜月顿时一惊,她蹙眉想了想,道:“小弟,此回的确是你不是,把你坐骑给了真人带走。”

    “阿姐,你……”

    言晓阳虽不情愿,但在言惜月目光逼视之下,只能拿了伏兽圈出来,将坐骑套入进去,丢了过去,冷冷道:“尊驾收好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接过,打个稽首,就扬长而去,至于本来欲要交换灵禽之物,他就如此容易便就拿来,也就半句不提了。

    言晓阳忿忿一甩袖,道:“座驾也是没了,叫我如何有脸去往稻池山,没得让人笑话,”言毕,扭头便乘光飞去。

    言惜月叹了一口气,知他气愤难平,只好随他去了,可她却是不知,言晓阳出去不远,越想越是气闷,神情一阵变幻,最后一转头,乘动罡风,就往那中年文士遁走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请搜索,小说更好更新更快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