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东方之星娱乐 > 第一百一十章 夺来故山安众心
    东华洲东海沿岸,一道光亮自东而来,落在陆地之上,顿时惊起大群飞鸟,

    那如焰火光闪动半刻,才缓缓散去,元景清自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东华洲么?”

    他看了看四周,月夜之下,远处海水泛起点点银光,冲岸之声清晰可闻,而远处可见不少山影轮廓。

    在东莱洲中时,他自青合观中得了张衍留下得玄种,借此得以修入玄光境中,而今已是三重境。但因那处寻不得道册中所记载的化丹外药,要想行走下去,必得来得此洲之上。

    他顿步原地,稍作吐纳,却觉灵机如蒸,无比旺盛,比东莱微弱之气不知强出多少,只几个呼吸间,就觉浑身通泰,欲纵意长啸。令他想立刻坐了下来,在此修持运功。

    不过他终究还是忍住了,关于东华洲,张衍虽只留下寥寥数语,但也明白这里不比东莱,不但妖物更是厉害,还有手段诡异难测的魔宗修士,自家这点功行实则算不得什么,方才那落地时动静,若被有心人察觉,多半会赶来查看,自己还是先离开此处为妙。

    他决定不往洲陆深处去,而是反其道而行之,转而往海上走。

    一来是海上修士稀少,且并无魔宗盘踞;二来就算有人过来,也不会想到他会如此。

    他当即纵身跃起,并不起得遁光。而是起一道微风,如鸟翔空一般飞去,大概千余里后,见得一处无人小岛。就落了下来,驾驭玄光游走,不多时就在一面岩壁之上削出一处宽敞洞穴来。

    缓步走入其中,盘膝坐下,待准备修炼一段时日后。再出去寻此间修士探问明白洲中情形,然后再北上溟沧寻道。

    在此处修炼有五天之后,他才退出入定,此刻觉得精神饱满,神气充足,伸展手足。也是无比舒畅,显然是这里灵机充盈之故。

    收了功法之后,他自洞中出来,可一到外间,却是神色一凛。见大约百丈远处,有一驾飞舟,其上站着一男一女两名修士。

    男子相貌文雅,身着深紫衣袍,女子一袭白纱,姿貌动人,只是从两者身旁所环绕游走,几乎随时掀动此处岛屿的罡风来看。就绝非自家所能抵敌,不过这二人似乎并无敌意,那男子稍稍上前。对他和善一笑,拱手道:“可是元景清元师弟么?”

    元景清听他叫出自己名讳,神情略动,起手一抬,施礼道:“正是在下,敢问尊驾何人?”

    那修士笑道:“我是你五师兄姜峥。恩师感应得你动用法符往我东华洲来,故传谕下来。着我前来接应。”他又指了指身旁女修,“此是你师嫂单慧真。”

    单慧真笑了一笑。在云上一个万福。

    元景清当即正容一礼,肃然道:“原来是师兄师嫂当面,请受小弟一礼。”

    他父秦元镇平官至乐朝太尉,本人虽然入道,可也无法远离尘世,所结交之人不是官宦子弟,便是皇室宗亲,身上自有一股清贵之气,面对修为远高过自己的师兄师嫂,也是不卑不亢,举止落落。

    姜峥看得也是不觉点头。

    元景清问道:“师兄是如何找到小弟的?”

    姜峥道:“慧真所在蓬远派,正是此处海界之主,因防备魔宗修士,故此有水族监察,用以观望海域,故不难寻得师弟。”

    元景清一思,道:“那师兄在五日前就知小弟来此了?”

    单慧真笑道:“你师兄那时便找来了,见你打坐,故着我不来扰你,在此为了护了五日法。”

    元景清顿时动容,躬身一礼,道:“有劳师兄师嫂久候,是小弟罪过。”

    姜峥摇了摇,道:“都是老师座下弟子,理当相互照应,师弟无需这般客套。”

    他斟酌了下语句,又道:“元师弟初来东洲,许不明洲中近况,如今玄魔两道已是罢战,暂算世间太平,但师门敌手仍是不少,师弟以后若是在外修持,千万要小心,最好做些防备手段。”

    元景清认真道:“小弟受教。”

    姜峥笑道:“此处不是说话所在,为兄已在门中摆下酒宴,为师弟接风,师弟可愿赏光?”

    元景清欣然应下,他方至东华,许多事机不明,正好趁此机会打听一番。

    姜峥夫妇邀他上得飞舟,三人便一道回得山门,到了蓬远派中后,二人摆下酒宴,好生招待了一番,席间元景清问到之事,两人无有不答,一场宴饮下来,后者已对东华洲及门中情形大略了然。

    宴席散了之后,姜峥单独把元景清唤来,道:“元师弟,恩师之意,是你在为兄处住上一段时日,待日后化丹,再去山门修行。不知师弟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元景清想了一想,道:“听师兄方才言,我溟沧师徒一脉弟子,若逢化丹,皆需自家出去搜寻外药,以历练道心?”

    姜峥看着他道:“师弟也要自此路么?

    元景清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姜峥拍了拍他肩膀,道:“既你拿了主意,为兄也来拦你,只而今洲中与以往不同,除了魔宗修士,还有玉霄等派与我不善,你不可大意了。”

    元景清道:“我只一玄光修士,外派之中,也无人知晓我来历,行事小心些,当可无碍。”

    姜峥笑道:“话是不错,但也不必太过谨慎,若遇那等以大欺小,不可抵敌之辈,大可说出自家来历,这天下间敢对恩师门下弟子出手的,还无几个。”

    元景清方才听此言,不难想及自家老师声威之盛,心下不觉微微一阵激荡。

    姜峥道:“你既要在外行走,不可缺了护身之物,需用什么,可与为兄分说。”

    元景清小作考虑,道:“敢问师兄,这蓬远中可有炼炉?”

    姜峥道:“自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他取了一枚玉符出来,摆在元景清手中,道:“师弟若要用到,凭此符招呼,自有人引你去得此处,所用宝材,只消吩咐一声,自会有人替你备妥。”

    元景清道谢接下,他修炼的乃是五功三经之一的《元辰感神洞灵经》,不过而今所用飞梭,乃是他自家按照功法典籍所载,采集金石精粹祭炼而成。

    此事十分不易,便连那炼炉,也是动用了数千民夫方才造成,本来共是筑炼九枚,可器成之日,炼炉崩塌,最终只成了手中这一枚。

    经书上许多手段需用数枚神梭才可使得,既然到了这里,却要重新祭炼出几枚来,出去之后也好对敌。

    下来时日,姜峥躲在炼炉中祭炼神梭,用了六月,方才炼成六枚神梭,他一心求道,宝成之日,便去姜铮夫妇处辞行。

    姜峥取了一只两尺长的玉匣出来,道:“师弟你出外游历,我这做师兄的也无什么好物送你,这处正有一套阵旗,若在野外不便,可布置洞府四周,用以防备外敌。”

    元景清接了过来,拱手道:“多谢师兄,小弟愧领了。”

    单慧真轻笑道:“师弟你在外行走,当不能无有法宝傍身,我这做师嫂的,也送你一件宝物。”

    她自香囊之中翻取出一枚鹅蛋大的明珠,毫光四射,望去就不是凡物,

    元景清转目一望。见姜峥对自己点头,知这是二人一片好意,就也收了下来。随后对两人深深一揖,就纵光飞去,很快没入天际。

    单慧真嗔怪道:“夫君怎对元师弟这般轻慢,这才住了多少时日,连话都未曾说上几句,就将他送走,可是他何处得罪了你么?”

    姜峥失笑道:“哪有这等事,我观这位小师弟,乃是极有主见之人,我若替他做主,反而不美。”

    他曾混迹凡尘俗世多年,只看元景清神情作派,就知这个师弟虽是表面上与人言笑和睦,但内里实则是个清高孤傲。这等人可不喜他人为自己擅作安排。

    单慧真却是摇头,暗自打主意,要对其多做些照拂。

    元景清虽然现下功行不高,但毕竟是张衍座下弟子,谁人敢小视,若是回去说蓬远派招呼不周,他们师兄弟之间为免伤了情谊,自然不会去多说些什么,埋怨最后八成还是落到她头上来。

    这时门下弟子来报,道:“掌门,姜真人,太昊派来人告言,已应下下月寻章山斗法一事。”

    单慧真摆了摆手,道:“知晓了,你现退下吧。

    姜峥沉声道:“太昊派果未回绝,此事若是顺利,你蓬远派旧日山门便可夺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蓬远派山门本在陆上,不过在太昊派侵逼之下,后来不得不迁往海中,不过就算如此,因忌惮其门中功法,明日暗里仍是手段频出,极尽打压之事。

    直到蓬远派背后又有昭幽一脉支持,也就两下安稳。

    不过自丕矢宫一会后,彼此已成敌手,前日姜峥得张衍授意,可设法夺了蓬远昔日山门回来,故才下了斗书。

    单慧真有些担忧道:“若是太昊派不讲规矩,斗法之人极可能是三重境修士,夫君当真有把握胜他么?”

    姜峥道:“不如此,怎能引其斗法,娘子可以放心,为夫近日沟通天宫愈发顺畅,已非往日可比,再有恩师赐宝,却不惧那禁锁天地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

    ps:晚上开会,大家别等,明天有两更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