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一百零五章 百灵浮柱上天穹
    清羽门,玄灵岛正殿之上,掌门陶真宏收了分身回来,坐有片刻,便命人把门下众弟子找来。

    待其皆至殿中,他言明大劫将临,届时无人可脱,需得谋划后路,又言与溟沧结盟,故需把宗派遣往南海。

    这等大事,门中弟子无从置喙,皆言愿遵师命行事。

    他嘱咐过后,便化分身而出,往米真人修道所在遁去。

    后者所居之地,是在本宗之外东去三千里的逐月岛上,其本是海上一处上古遗留下来的一块大石,名为“大乐”,与仙府一般,可吸聚海上*飘散灵机,以此供养门中修士,只是海上终究不同地陆,过个数百载,却是要换得一处地界。

    他沿海腾云飞纵一刻有余,见前方水面之上,孤零零耸立着一方大石礁,在水浪不知多少年冲刷之下,棱角早去,只岩缝之中长有一株桃树,繁盛已极,落花点点,煞为悦目。树下则是一块丈来高的玉璧,光滑如水,清净无尘,能映人影,周无杂草青苔,观去倍使心静。

    他收住身影,到得玉璧之下,在三尺之外站定,稽首道:“米真人,陶某来访。”

    只是两三息,那玉璧之上慢慢浮现出一个云鬟宫妆的窈窕女子,鼻梁挺秀,眉细纤长,只是目光之中所流露出来的意味,却似对世上任何事物都抱有三分疑忌。

    她略带讽意道:“陶掌门,自你立得清羽门后,尚是头回到我处走动,莫非是遇上什么疑难之事,需我出手相助不成?”

    陶真人笑道:“确有疑难,只是此回你崇越真观亦在其中。故特来知会。”

    米真人秀眉挑起,认真看他两眼,才道:“请君明言。”

    陶真人道:“月初东华洲十六派于丕矢宫中聚议,此回是应补天阁之邀,以金书立契,好守定九洲灵机。”

    金书千年一立。崇越真观立派也有数千载,米真人也是听说过这事,她蹙眉道:“那又如何?与我又有何干系?”

    陶真人道:“贵观远离洲陆,久不与东华往来,又不靠灵穴供养,想是不知,而今重劫之下,诸派已有杀我二人,以此维定灵机之心。”

    米真人不由一惊。随即她定了定神,问道:“不知后来如何?”

    陶真人将宫中之事简略说与她知,又道:“幸得溟沧派张真人不纳此议,又毁去契书,才把此事压了下来,但米道友需明一事,诸派必不会就此干休,在其眼中。我等就是盗灵之人,是那合当清扫干净的散宗末流。”

    米真人沉默不言。过了许久后,才道:“陶掌门待如何应对?”

    陶真人笑道:“陶某方才自溟沧派回返。”

    这话虽未说透,但米真人不难读出这背后蕴含之意,她嗤笑一声,不服输道:“东华宗门若来攻袭我派,也是折损灵机。依陶掌门所言,其等深藏潜纳都嫌不够,怎会冒此危难来害我?”

    陶真宏神情平静道:“诚如米真人之言,眼下贵派当是无虞,运气好些。许三四百载之中也是如此,但若是杀劫一至,则无人会容贵派存于海上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点破,米真人脸容微微变色,她心中也知,东华诸派要是当真斗了起来,是不会容许崇越真观在旁边隔岸观火的。

    她轻哼了一声,似是赌气道:“但我亦可择投玉霄,又何必非与你合流一处?”

    陶真人摇头道:“贵派如我清羽门一般,一门之中,只得一人坐镇,一人牵系上下,而大劫若临,九洲洞天,无不落在此棋局之中,玉霄向来凉薄,又重出身门户,真人若在彼处,恐亦不过一枚小卒,随时可弃耳。”

    米真人听他说得直白,不觉气恼,但也知其说得属实,她内无同门,外无同道,只孤家寡人一个,投了玉霄,要是其等令她去做险恶之事,那也只能屈从,确实与那卒子相仿,但明知如此,却也忍不住讽言道:“那溟沧派莫非就不会如此么?”

    陶真人淡声道:“自是不同,今番陶某来此,便是明证。”他看着米真人,“只不知道友作如何想?”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米真人才道:“十日之后,自有回言。”

    陶真人打个稽首,道:“那贫道便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米真人回了一礼,又道:“桃姑,代我送客。”

    那株桃树之下忽然粉雾飘起,倏尔化作一个美貌女子,起手虚引,笑盈盈道:“陶真人请。”

    陶真宏稍一点头,就飞身出岛。他知此事若无外扰,当已成了七分,至于余下三分,却不在内,而是是自外而来,要是玉霄一方这个时候前来说项,便会平添变数。

    不过他早已防备着此招,这具分身并不回门,而是潜入云中,只要海上但使过来,便会出手格杀。

    溟沧派,方尘院内,数百道人正围着地火天炉,望着炉中熊熊真火,神情之中俱是一派紧张之色。

    院主徐应同也是面上肃穆,他伸手几点,身前所摆牌符应令飞出,疾化流光,去往焰头之上,悬空一定,就有无色灵尘飘飘洒下。

    那偌大火势一触尘屑,竟是骤然退去,很快消隐至无,只见一座蒙尘山岳镇在天炉之中。

    徐应同自案上拾起一柄拂尘,起得身来,脚踩罡风而上,绕着那山岳来回转了几次,把拂尘一挥,院中霎时狂风大作,卷了那烟尘而去,那山岳好似褪去一层纱衣,顿时显露出本来面目。

    他不看细微毫末,只观山形岳貌,但见百山千岭,层峦会聚,山势浑然,磅礴雄阔,含有一股气升云穹之势。再看几眼,脸上也不觉露出满意之色,此物可算得上是他心血之作了,以自家寿元而论,怕日后再无这般手笔了。

    可惜因放置入了天地胎,以他法力,已无法将之炼化于方寸之中,要去往天外,只能凭借法力相送了。

    正打量间,忽听得鹤唳之声,却是数十只仙鹤自外飞来,其后又陆续有百多飞鸟绕林飞旋,停驻枝头,欢鸣之声不断,原是外溢灵机引得灵禽来投。

    他一抬手,下意识要想阻止,但再一转念,有天地胎在此物之中,也难免如此,这区区灵机算不得什么,反而能平添生气。于是偏身而下,拉过一个弟子,塞去一枚法符,道:“你持此符去往渡真殿主,就言那方残柱已是炼成。”

    那弟子连忙接过,躬了躬身,把法符一展,霎时化作一道虹芒,奔去天穹。

    渡真殿中,张衍闻听残柱已是炼成,立摆法驾,往方尘院过来,徐应同率院中弟子一同出迎,再将他迎入里间。

    到了天炉之前,张衍起目而望,见此物与自家上次所见,又有所不同,少了许多斧凿雕琢痕迹,好似天然生成一般。高山挂云中,水月入溪谷,盘盘转转,远影如画虚去,山间殿阁桥廊高低起伏,错落有致,忽入岩隙,忽探崖峰,数十段大瀑自顶滔滔冲流而下,激起水雾珠帘,雨雾缠云,蔚为壮观。

    只以他法眼看下,还有许多地方有所缺漏,若去到在天外,在罡砂及毒火烈风吹拂之下,难免护御不住,需得再起几处禁制。

    不过这是方尘院修士法力不足所致,非其懈怠,倒也无需苛责,等到了云顶之上,再用好生设布一座阵法就是了。

    他点首赞道:“方尘院做得甚好。”

    徐应同忍住心中激动,道:“不敢当真人夸赞,此回若无那天地胎,我院中哪可能炼造出这般奇物?小道敢言,这截残柱在其滋育之下,天长地久,定会生成山水灵脉,若小心回护,哪怕升去九天,也不失一方世外洞天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了一笑,道:“方尘院一众上下,尽心竭力,辛劳有年,来日当有赐赏发下。”

    听了此言,不但徐应同喜动颜色,底下数百道人都是一片喜色,俱是躬身拜谢。

    张衍对身旁景游看了一眼,后者会意,走了出来,道:“徐长老,老爷需送这残柱上天,你等法力不济,不可留在此处,还是随小童一同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徐长老连忙称是,招呼了院中诸道一声,很快撤了出去。

    张衍待此间再无一人,把袖一挥,登时开了残柱上诸般禁阵,再把身一晃,轰隆一声,只见一道混冥玄气升腾而起,滚滚荡荡,似要囊括穹宇,随此气起来,那截残柱亦是摇晃着离地而起,缓缓浮上天际。

    在他法力护持之下,此柱很快到得九重天上,在还有一步就要脱得虚空之外时,这才顿住,任由其悬在此间,而后他将法相收了,入到最高处一座飞宫之上,由此往下看去,恰可望见东华四洲地陆,再往远处,西三洲也是隐约可辨。

    他心意一动,起法眼观去,洲中诸物,小到草木虫蝇,大到江河山岳,无不清晰可辨。心下不由忖道:“补天阁始终漂游天地,看来不但能觉天地灵机变幻,其若有意,想亦能监察诸派异动,所幸随灵机变动,其等也立不住多久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……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