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九十一章 秽光掩日月 合议共除魔
    自渡真殿回返,霍轩回至昼空殿闭关打坐,消化此一战所得。【

    三日之后,自渡真殿中送来一只锦盒,他拆开之后,见一枚雷符端端正正摆在其中,并另有张衍附书在后,言明此物是还真观庞真人亲往雷池所炼,斗法之时只需镇在法宝之上,便可在一二时辰之内制压魔物。

    霍轩思及张衍先前所言,自也能想得出来,庞真人此回付出代价当是不小,于是关照身旁弟子道:“把我先前所备丹玉取去,送至渡真殿中。”

    那弟子躬身道是,立刻下去安排此事。

    得了这雷符之后,霍轩自觉降魔把握大增,便定下心来全力调息吐纳,好在真正动手之前把折去功行补养回来。

    又过十余日,自上极殿中飞出一枚玉符,到了昼空殿前,便就悬住不动,只是放出三尺金光,照耀殿前诸物。

    霍轩在殿中生出感应,招手将之拿入进来,放在掌心一观,见其上有一行小字,上言:“有秽光显于东胜洲中,污毒熏天,几掩日月,疑魔踪所在。”

    他看过之后,那字迹便自行隐去,只余下那一枚光润玉符。

    察觉这玉中所蕴灵机,知此回寻魔之事当落在此物身上,便小心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心下则想:“此魔原来去了东胜洲,若无这番推算,却也难寻,不过倒也方便我行事。”

    天魔不在东华洲上,他出手自也少了许多顾忌,反是好事。

    只是从书信上寥寥几语来看,这魔头功行看去比以往更见长进,而东胜洲那处也无人可以支应自己,对付起来却要加倍小心。自己失手是小,山门脸面是大。

    他目光下投,看去案上摆着的十几枚玉简,此是门下弟子陆陆续续送来的司马权以往行事记述。他前几日勤于修行,还无暇去看,此刻扫去几眼。就全数记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是在这其中,他却留意到一事。司马权虽喜出奇诡之计,可观其往日所为,但凡此人看中之物,无不是千方百计弄到手中,甚至为了到达目的,往往会行险一搏,有数次甚至差点丢了性命。

    他由此得出判断:“虽此人已成魔头,但此后行事风格未有太多变化。可见性情依然如故,这一点或善加利用。”

    下来三日中,有条有理安顿好殿内诸事,又把略微了解了下东胜洲中近况,这才动身启程,乘空驾风,飞往东胜。

    此回为免惊动天魔,他设法藏了自身气机。并未惊动任何一人。

    一月之后,已是远越重洋。到得东胜洲外。

    他立在海上,抬首往陆中看去,见北方有一股浓浊蛟蟒之气,应是罗泽泽盘踞之地,因非是此行目标,故不去多看。目光转去南方,见有两股灵机冲霄,当是此地洞天修士。

    只是他稍显疑惑,原先查得这东胜南洲有三位洞天真人坐守,可如今只见两股气机。却不见第三人,心下暗忖道:“另一人莫非是寿尽转生了不成?”

    至于对方是否掩去了气机,这可能却是极小。

    一来这等手段可不是人人可为,他也是去金阁观书后,才知该如何施展;二来对方是在自家地界之上,当以震慑外敌为主,完全无有必要如此遮遮掩掩。

    他脑海中不禁浮起一个念头,“这会否是因那天魔之故?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伸手入袖,将那玉符取了出来,往天中一祭,就见此玉转往东南方向,前端渐渐变作如墨颜色。

    霍轩两目之中跃起一抹金火之色,亦往那处看去,许久之后,只觉南洲某地之中,似藏有一股阴诡异烦恶之气,立时能够确定,这魔头当是存身那处!

    他一招手,将那玉符拿下放好,转念暗想:“这东胜南地有两名洞天真人,贸然前往,不定会引发纷争,看来需先打声招呼,这里涵渊们乃我溟沧下宗,可令其等出面做此事。”

    这倒非是他畏惧其等,而是此行是为降伏魔头,自以此事为第一要务,不想节外生枝,于是转道向北,往涵渊门而来。

    涵渊门观星台之上,傅抱星本在参法,忽感天外一阵光华闪过,而后见一枚符令飞来,直直落在殿阶之前。

    他认出那是溟沧派中令符,心下一凛,招手取了上来,看过之后,对身边童子道:“我近日忽有所得,需闭关修法,你等去关照门下,这几日就不必过来了,再知会左右,不得我呼传,不得上台一步。”

    童子不敢违命,连忙退下,很快,这法坛下侍从之人也是走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傅抱星自袖中拿出掌门玉印,以掌心轻轻一摩,顿时开了山门禁制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道辉盛赤华自天而来,正正落在星台之上,而后光华飞散,出来一名脸颊消瘦,双目精光外显的的修士。其身上金火两气飞旋,炽热激烈,能闻金铁铮铮之声,随他跨步之间,脚下这处法坛震颤摇晃,好似要崩塌一般。

    他似察觉到不妥,立把身上气机稍作收敛,四下才重又安稳下来。

    傅抱星心下稍松,上来一揖,道:“涵渊门掌座傅抱星,恭迎上宗霍真人。”

    霍轩看他一眼,笑道:“傅师侄,我与你师张真人素有交情,就无需这般拘礼了。”

    傅抱星道:“此处简陋,不是奉客之地,真人不如随师侄回府,也好做招待。”

    霍轩摇头道:“不必了,此来奉山门之命,来东胜洲剿杀天魔,这事耽误不得,只待嘱咐你一事后,便要前往。”

    傅抱星心下一惊,暗道:“这魔头在东胜么?”不过面上却是镇定,道:“请上宗真人吩咐。”

    霍轩见他闻得天魔在此,却是面不改色,眼中有赞赏之色,道:“我闻东胜南洲之地有三位洞天修士,此番出手除魔,必去其等地界,故需借你之手通传其等一声,以免误会。”

    傅抱星道:“此事不难,师侄立刻修书,传于三派掌门处,便可转呈三位真人手中。”

    霍轩这时忽然问道:“南洲向来是三位洞天真人么?”

    傅抱星道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霍轩点点头,道:“那天魔能与我辈一斗,师侄你此些时日要谨守山门,不要外出。”

    傅抱星道:“自上回闻得天魔出世后,小侄已是闭了山门,这里曾受恩师施下过禁制,只要那天魔未至此,当不致有损。”

    霍轩道:“如此便好。”

    傅抱星告罪一声,就下去写得书信,而后逐一发去天中。

    过去半日,就有飞信回来,他接来看过,道:“霍真人,这三派真人欲与真人一见,说是有要事相商,言语间甚是郑重。”

    霍轩坐在原处思考一会儿,暗道:“其等如此急切相见,许是被我料中,此中出了什么变故,要是这般,倒要见上一见,好了解其中详情。”

    他开口道:“师侄你再去书,就言为防那魔头察觉异状,令其等以分光化影前来相见。”

    傅抱星道了好,下去依言而为。

    不过两个时辰之后,霍轩忽生感应,他抬头望天,把身一晃,就是一道光华飞出。

    到了天顶之上,就见对面飞来两道光芒,到了眼前凭空顿住,却是两枚竹符,愿地一旋,自上浮出两道光影,面目俱是模糊不清,只能辨出大致身形。

    两人见了霍轩,稽首道:“可是东华洲来的霍真人?”

    霍轩还礼道:“正是霍某。”

    左侧一人道:“在下青宣宗吉襄平,听真人书信中所言,有一魔头到我东胜洲中,不知那是何等魔物”

    霍轩见两人竟不知天魔底细,便把其来历粗略说其等知晓。

    听罢之后,两人大受震动,吉襄平惊道:“世上竟有如此凶厉魔物?”

    甘守廷涩声道:“不瞒霍真人,百余日前,苦心宗杭真人修持之时,却外魔侵扰,失了性命,想就是这魔头所为。”

    霍轩闻言一皱眉,神情也是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他本有十足把握镇压司马权,是因其根底不足,但若吞去一名洞天神魂,必是功行大涨,那便需万分小心了。

    吉襄平躬身一礼,道:“这魔头凶毒,我等身为东胜修士,也无法坐视,若霍真人需我等相助,请尽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甘守廷也是同样一礼。

    杭雨燕亡后,两人既惊且惧,但只知对头乃是外魔,却不知到底该如何应付,眼下有人来降,自是万般情愿,若霍轩若失手,他们定也不好过,故愿从旁相助。

    霍轩看了看两人,沉吟道:“也好,两位道友,我等不妨好好筹划一番。”

    此时东胜洲五龙江西南下游处,一座地下洞窟之内,司马权端坐其中,

    自吞了杭雨燕神魂之后,他不但功行大长,且又多了数门神通,甚至一转念,就能感应到留在东华洲上的所有分身,似是意动之间,就能在彼此之间来回挪转。

    不过毕竟远隔重洋,纵然挪去,也不是毫无代价,故他并不打算如此做。

    唯一瑕疵,就那缕魔性也是随之壮大,想来难以除去了。

    他自手中取出一团阴火,暗道:“东胜洲修士如此羸弱,还不懂伏魔之法,正方便我下手,待我炼成这法宝,就去找寻其等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请搜索,小说更好更新更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