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东方之星娱乐 > 第八十章 自有真法伏心魔
    张蓁听张衍这一席话,心下十分认同,但她也知求道之难。

    她一入师门,就身负殷殷期望,若无意外,便是下一代宝阳洞天之主。然而她恩师庞芸襄,入道已有两千余载,如今还剩下不到千载寿数,以往师徒对坐谈法之时,也常常感叹阳寿短少,此生无望登得天阙。

    但凡修道之士,心下或多或少有几分攀升大道之念,但世间少有人能走成,大多不是见得前路艰险,畏难却步,就是运数不佳,饮恨半途。

    实则不说方才所比那方奇石,就是天地一些草木,也有万载之寿,可就是当真能延命至此,若无大缘法,大决心,大毅力,也逃不过寿终人亡的结局。

    她起身一个万福,道:“恩师也曾说过相似之言,小妹虽道行浅薄,可也知此事极不易为,在此祝愿兄长能得邃此志。”

    张衍不觉点头,他抬手一压,示意她坐下,道:“欲求大道,自然波折万千,凶难无数,无有坦途可走,不说未来,只观下,就有三重大劫,能过得去,当可再开得一方天地,若过不去,自是万般皆休。”

    张蓁好奇问道:“说起此次劫数,恩师曾言,这回灾发之下,便连洞天真人亦是身在劫中,难以躲开,只是小妹后来再问,恩师俱都是摇头△□,w£ww.,不说详情,兄长亦是洞天真人,不知是否知晓这其中是怎样变故?”

    张衍沉吟片刻,道:“庞真人不言,当是怕小妹现下知了,徒惹心魔,难过大关,也是出于一片好意。为兄就不来越俎代庖了,小妹可用心修道,待成我辈中人,不难知晓此事。”

    实则人劫一事,虽各派真人都有所推断,但小派诸真因无力扭转大局。只能坐等劫数到来,极是被动消极,到时能否存身,只能看自家运数了。

    而与此不同的是,大派却是主动应对。就如秦掌门联手少清,欲劫由我启,先发制人,而玉霄,冥泉两派同样是万载传承。不难猜出,其亦有布置。

    在张衍看来,还真观传承久远,又有降魔之法,若劫起之时能拉了过来,当可为一大臂助。而张蓁乃是自家亲妹,又是庞真人嫡传弟子,将来若入得洞天。成事机会却是极大。

    两人又说了几句话后,张蓁言道:“兄长所需之物。小妹已是携来。”

    她纤指一点,指尖之上起一缕白云,飘飘端了一只大缻出来,摆在正殿之上,道:“这里乃是过去千载之中我观中搜罗得来得地阴宝材,只是这些俱为以往同道所得。却不可白白给了兄长,也要换些好物回去,才能给同门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张衍一笑道:“自不会令小妹为难。”

    他与张蓁虽有亲谊,但彼此身后都有山门师长,当然不能只求一己之私。

    一挥袖。有一三尺高下、金光灿烂的宝船飘下,指着言道:“小妹修道,想来所需丹玉不在少数,为兄便拿此换你门中宝材。”

    张蓁见了这许多丹玉,不觉惊讶。

    庞真人为她能够尽快提升功行,也是赐了不少丹玉下来,但以往每回所给,不过指头大小一块,却远远无法与张衍这里拿出相比。

    她稍作思忖,摇头道:“小妹不能收,如此许多丹玉,却是叫兄长吃亏了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为兄执掌渡真殿,这点身家却是有的,小妹为自家人,自当照顾几分,尽管收下便好。”

    渡真殿数百年无有正殿之主,丹玉积蓄极多,除却洞天真人所用大小丹玉之外,余下便是这些元婴修士所说的“劣玉”了。

    此物对他并无用处,而自掌门开了天宫后,门下徒儿修为一到,皆可来渡真殿内修行,同样也是用不了多少,眼下拿来换宝材,也存了扶持张蓁一程之心。

    张蓁看着那一船丹玉,咬了咬下唇,认真道:“不妥,兄长也有门人弟子,小妹岂可占了这分便宜,这些宝材至多只值三十枚丹玉,小妹只取这些。”

    张衍从来洒脱,见她不收,自也不会勉强,微微一笑,道:“小妹愿如何,便就如何好了。”

    张蓁嗯了一声,又起手一抹,自香囊中取了一枚玉符出来,摆在案上,道:“此符之中记有百余种除魔咒法,灵方,及符阵之术,至于门中秘传,却不便告知,还望兄长体谅。”

    张衍点了点头,心意一动,这符飞起,没入眉心之中。

    以他功行,看过之后,立刻便在身躯之内转运了一遍,只是试了下来,那些咒法却无一个有用。

    他神色如常,也不见如何失望。

    魔藏所得之功法来历莫测,与而今魔宗修士所练相比,大为迥异,可以说是两个路数。

    他讨要过来,不过是为从旁借鉴,看能否从中找出相同之处。

    现下看来,那灵方及符阵之术也未必能行得通,或许还真观秘传之法能有用处,但这等法门,却不是派外之人可以观得了,哪怕与张蓁是亲兄妹也是无用。修道人在这等事上,骨肉亲情也大不过师徒恩义,门派规矩。

    张蓁看他定坐不动,关切问道:“兄长要此物,可是弟子中有人了魔毒么?”

    张衍摇头道:“非是为此。”

    这说话间,景游在外言道:“老爷,姜真人有书信到此,似是与那天魔有关。”

    张衍目光一闪,一招手,就有一道灵光飞入手中。打开一看,却是姜峥上报,那天魔昨日到了东海之上,只一夜间,就屠灭了近处百余家宗门,而蓬远派门下,也有一名巡值弟子遭了毒手。好在那天魔似有忌惮,未对其余人下手。

    他放下书信,言道:“我徒儿来书,那天魔却是逃去了东海之上,正大肆屠戮海外修道人。”

    张蓁问道:“不知这位师侄可还安好?”

    张衍道:“有我法符护身,却不惧那魔头。”

    早在天魔逃出魔穴之时,他便给门下弟子一人送去了一张法符,此符可阻此魔侵身,便是有所变故,他也来得及时赶去。

    张蓁道:“这头天魔是司马权用相转之术窃据魔身而来,小妹与此人曾打过几番交道,或许因功法之由,此人向来不愿与人正面争斗,常常剑走偏锋,喜用奇变招数,此回在东海生事,怕也无明面看去那般简单。”

    张衍道:“这魔头被玉霄派逼出灵穴,又在冥泉宗李真人处受挫,本该蛰伏起来,现下却这般张扬,好似怕人不知他在何处一般,这其中定是别有用意。”

    张蓁秀眸一亮,道:“兄长是说,此魔是用声东击西之计?”

    她又细思片刻,点了点头,道:“确有可能,海外并无魔穴,那魔头难以久持,只能靠吞吸修士神魂养聚魔身。小妹若是那司马权,可分身一道留海上,再暗中潜回,找一处灵穴藏了。若无人出手,怕是能逍遥一段时日。”

    张衍道:“天魔无孔不入,难以日夜防备,一个不小心,就要被其侵入身来,故这等情形当不会持续很久。”

    张蓁微讶,张衍这番推论与她恩师所言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天魔出世后,她曾请教庞真人,问洞天真人可否抵挡这魔头,若有,为何都是坐观魔头入世,却不动手。

    庞真人当时曾言,还真观有降魔之法,自是不惧。至于他派,只要诸真有所警惕,天魔也难以奈何其等。不过因大劫将至,除魔之举会折损功行,是以只要门下弟子不受折损,其当不会主动出手。

    而司马权本性未失,只要没有到那走投无路的地步,也不至出来生事,这等情形,许会持续许久,甚至延续到大劫来临之时,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她秀目一转,问道:“莫非兄长有意出手除魔么?”

    张衍一笑,目光有意无意朝昼空殿处望去一眼,道:“为兄前番与晏真人斗法,眼下尚在养气之中,不便出手,不过届时自会有人出来降魔。”

    东海之上,司马权一路东进,捕杀修道之士,数天之后,已是不知不觉已是到远海界域内。

    他遥望前方,忖道:“再往前去,就是崇越真观地界了,近处还有清羽门、鲤妖一部,此三家皆有洞天真人坐镇,我却不便再往前去了。”

    正起归意,这时心中一跳,起意一察,,却发现先前自悬当庐出来的两名女修,竟是在东海之畔停住不动,又向回走,显也是畏惧天魔,不敢出海,这叫他如何愿意,这二人是他魔胎所寄,唯有送出东华,才能安心。

    当即一摇身,化了两道分身出来,一道前去处置此事,另一道留在此间,此是为造出他尚在东海的假象。布置完后,他便转头往东华回转。不过半月之后,就到了西南之地。

    到了此处,他不敢太过接近平都教山门,远远就以无形之躯遁入地下,再变化分身,分去寻那两处小魔穴。

    又两日,就找准了其中一处,可是过去一转,却发现这里竟有玄门弟子出入痕迹。

    出于谨慎,他未敢轻动,再等了几日后,寻到了另一处小魔穴,过去一探,却是尚无人踪,不觉大是满意,纵身往里一投,就没入其中不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