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七十九章 血脉重逢诉前尘
    张蓁见这位渡真殿主派竟遣身边童儿来迎自己,心下微微讶异。

    此番虽是携得这位真人所需之物而来,但在她眼中,也并非什么重宝,自觉还当不起一位洞天真人这般礼遇。思忖这里缘故,觉得当是对还真观表示好之意。

    她出来时也曾得了师命,要设法与溟沧派交好,这也正合心意,于是与汪采薇客气几句,约了后见之期,就欣然上了蛟背。

    景游暗暗看了她一眼,只这片刻间,已是转过数个念头,脸上却是笑容不变,微露讨好之色,道:“这畜生不老实,真人千万要站好了。”

    墨蛟很不服气,咕哝了几句,但也不敢大声。

    张蓁不禁一笑。

    景游一拉缰索,墨蛟扭首甩尾,搅起一团浓厚云雾,再轻一耸身,倏尔飞腾,忽忽上去天穹。

    到得千丈高空,却见一云壁在上,此蛟一声吼,奋力往上一跃,轰然撞了出去,天地为之一阔,顿见一幢天宫浮于顶上,恢廓浩大,周有灵潮吞吐,罡风呼啸,云海如怒涛一般,波澜起伏,涌动不止,可谓秉至正之清气,聚万里之玄流。

    张蓁有过听闻,这座浮游天宫乃是溟沧派开派祖师太冥真人置下,其所处之位,正是那灵眼之所在,不觉观8⊥,w↙ww.望良久。

    这时那墨蛟又猛地向前一窜,耳畔罡流啸声俱皆隐去,再一别首,拖着长长身躯偏下云头,绕着天宫一处侧角转去。

    半刻之后,其绕过一处巍峨高阙,望见一大殿,就缓缓而下。爬落在殿前空地之上。

    景游先行下来,对她恭敬一揖,道:“真人,且进去吧,老爷在里间等着你。”

    张蓁并未因他是一名侍候人的童子而有所轻看,郑重道一声谢。下了蛟鞍,就往玉阶之上行去。

    很快到了殿门前,还未到得里间,心中却忽然涌起一股奇异之感,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略定心神,移步向内。百多步后,到了殿内,抬头一看。见殿上坐有一名丰神俊朗的年轻道人,然而她这一眼下来,不觉攥紧了衣袖,怔怔凝注其面,久久不言。

    张衍含笑言道:“小芽儿,莫非不认得为兄了么?”

    张蓁听得他唤出自己乳名,哪还不知殿上在座之人就是自家亲兄。

    悠悠数百载岁月,寻常人早成一坯黄土。然而她身为修道人,对过往之事却是历历在目。仿在昨日一般,霎时万般情绪一齐涌上心头,秀眸微红,轻声道:“果是大兄么?”

    张衍听她虽轻轻这一声唤,但却是真情流露,其中既有惊喜欢悦。又有委屈酸楚,更有几许抱怨亲昵,仿佛在责怪自己为何如许久也不来寻她,心下也是一阵感叹。

    他对前身之事,实则不甚在意。不过既承此身,自也接下因果,当年用了寻脉之术后,也曾去往二弟张展处探看了一回。

    但这位小妹却是不同,当年只略莫感知到其也是修道中人,并不知晓其身在何处。

    那时他自家道法未成,玄门两家之中,还有不少对头,也无暇出去找寻,待真正听得张蓁名声,还是在韩王客出使还真观,求取《降魔宝典》之时,不过天下名姓相同者甚多,也难知是否一人,更不好贸然相认,这才拖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一指身前席座,招呼道:“小妹,且到为兄近前来坐。”

    张蓁毕竟修道人,很快把心神持定,道:“兄长当面,请受小妹一礼。”

    张衍伸手拦住,温声道:“我二人本是至亲,些许礼数,能免则免吧。”

    张蓁认真道:“小妹听兄长的。”言毕,她款步来至张衍身前坐下。

    张衍看她几眼,感叹道:“你我兄妹分别数百载,而今再聚,不想已俱入道途。”

    张蓁轻声道:“小妹原先听得溟沧派中有一位真人名讳与兄长一般,心下也曾有过猜测,不想真是大兄。”

    张衍道:“当年祖父去云州上任,路上遇蒙面强人劫道,你与二弟俱是失散,后来祖父收拾人手,遣人追寻无果,本以为你二人已是遭劫,后来为兄用了寻脉之术,才知你与二弟尚在人世。”

    张蓁秀眸一亮,喜道:“二兄也是逃得性命么?不知二兄又身在何方?”

    张衍道:“为兄当年也曾去探望过二弟,他虽为一方之主,却无我二人缘法,这数百年过去,应早已是不在人世了。”

    张蓁微觉黯然,他们兄妹三人乃是一母同胞,感情甚笃,她犹记得两位兄长待自己都是极好,常想着法子带着自家出去玩耍,为此不曾少了家法责罚,未想突如其来一场分离,就是数百年故去,其中一位,更是天人永隔。

    她美目投来,问道:“兄长既随祖父赴任,不知又是如何入道的?”

    张衍现下还不便将周氏之事说与她知道,故只言祖父故去后,自家因一事看破尘世,故来山中求道。

    虽他只寥寥几语,听着很是平常,但张蓁自家便是修道人,知晓修道此途何等之难,自家兄长能自那许多惊才绝艳的同辈之中脱颖而出,走至今日这一步是何等不易,背后不知要经历多少困苦磨难,争斗杀伐。

    张衍微笑道:“不说为兄之事,倒是小妹你,又是如何拜入庞真人门下的?”

    张蓁自不隐瞒,将以往之事详细道出。

    原来当年遭遇强人时,因对方骑兵众多,又来得突然,车队被一下冲散,那时她不过一五六岁的女童,并不知发生了何事,只是被侍婢带着躲藏在草丛中。

    但是运气欠佳,因那侍婢美貌,早被那匪首盯上,后被一起掳至了山上。

    那匪首本嫌她年纪幼小,难养无用,只能吃饭不能做事,欲将她一刀杀了,还是那名唤巧妆的侍婢,为保她性命,苦苦哀求,答应以身侍奉,这才将那头目说动,勉强留了她下来。

    实则那匪首也别有打算,张蓁天生秀丽,是以欲将她养大之后,赏赐给底下之人,至不济也能卖个好价钱,又想巧妆心甘情愿投了自己,也就来个顺水推舟。

    巧妆却是个极有心计女子,因以往曾随着主母管理府中账目,故她不但懂算法,又识字,还见过世面,很快得了那头目信任,将寨中内外诸事打理得井井有条,还请了先生上来教张蓁读书写字,并不知从何处请了一个道人传她吐纳之术。

    只是张蓁长至十一二岁时,容貌已是秀美不可方物,巧妆察觉到她不可再留在寨中,否则必会出事,便暗中命人打理好一切,并将其交托那道人,连夜将她送下山去。

    张蓁说到这里,心下一阵伤感,轻叹道:“小妹下山时,见山头火起,红光漫映半天,当时是秋燥之时,这火一起,必定无人可以逃出,巧姨所为,却是舍了性命救我。”

    张衍缓缓点头,不难猜出这是那巧姨的设计,此女他前身也是认识的,记得是一名眉儿弯弯,笑容可亲的少女,当年也不过十三四岁大,虽其是一介仆婢,但是所作所为,却称得上是奇女子了。

    张蓁道:“那日小妹逃下山后,本待往云州来来寻祖父,不想在半途撞见了一伙乱兵,后虽逃了出来,那位道长也是失散,那时误入深山,险入兽腹,巧逢还真观中有一入世修行的弟子路过,见小妹资质尚可,又曾习过吐纳之术,就带入门中,修道十年,才被恩师相中,收在门下为徒,后来会了飞遁之法,去往旧处看过,那里早是草木萋萋,不见当年半点遗痕了,这番大恩,却是无处可报了。”

    张衍见她思及过往,情绪有些低落,出言宽慰道:“小妹此生能得入道途,也是世上少见缘法,我辈修道人,过往苦难,当可尽数抛开了。”

    张蓁点首道:“兄长说得是,”

    张衍问道:“小妹既是入道,可有所求否?”

    张蓁轻轻摇头,道:“原本只望报答恩师一番恩情,不负师门所期,只是大师兄转生而去,恩师将山门之望尽数投注在小妹身上,一心修持,只盼得入象相境中,还不敢奢望其余。”

    张衍讶道:“哦,梁真人已是转生了么?”

    张蓁道:“大师兄去了已有二十余载了,只是为免外人起了不轨之心,这才对外言正闭关之中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又一声轻叹,“大师兄本是极有望走得那一步,只是师兄心气极高,为求上法,才止步于此。”

    张衍听她说出“上法”二字,就知庞真人定是已成就洞天之法说与她知晓了,不出意外,她当是还真观此辈倾力栽培之人。

    张蓁这时目注过来,问道:“不知兄长修道,求得又是何物?”

    张衍毫无半点犹豫,断然道:“自为长生了道!”

    张蓁嗯了一声,道:“兄长已为洞天,再去一步,不定可破界而去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了一笑,一指偏殿中摆放着的一方奇石,道:“小妹你看,此石在这方天地之初生成,经亿万载风雨磨砺,犹自屹立不坏,而我身为洞天修士,纵得神通,却只三千余寿,不说与日月争辉,连这一方山石也比不过,故不得长生,不得大道,眼前诸般,终是一场虚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