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七十八章 阴风拂玄尘 浊气侵东海
    司马权横指在肩上一划,霎时摔下一臂,随后如嫌弃一般将那断手甩走。

    其飘出去百丈之远后,忽化为一股黑气,而后原地团旋一转,就又变化为李真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司马权恨恨看了他一眼,他方才不曾防备,这具分身之中竟暗藏一道法符,他若将之炼化了,固然可使李真人道行损折,但自此之后,无论遁到何处去,都会被其察觉到,可以想见,到时来杀他之人,就绝不止李真人一个了。

    幸而他察觉得早,果断将其斩了出去,否则任他再能变化,这天下也无他藏身之地。

    险些被算计了一次,他也是起了忌惮之心,自忖难以胜得对方,又不愿在这里纠缠下去,于是把身形一转,变化无形之躯,须臾遁去不见。

    他逃去未久,天云之中忽然升起两道浊烟,化为两团黄云,就见有两名道人立在其上,当中一个,正是方才与司马权斗法的李真人,他看向身侧那道人,言道:“于真人,方才为何不出手?可是还顾念往日旧谊么?”

    于真人坦然道:“往日情分又怎比得过山门安危?只是司马权乃天魔之身,难以一气打杀,终究不好逼迫太过,免得打坏了这方洲陆,驱赶走了便是了,若能逼得他去了外洲,那是最好不过。”±,w↓ww.

    李真人道:“怕是不易,出了东华,他又何处去寻灵穴。”

    于真人道:“我洲纵有灵穴,亦有十六家宗门,他无有腾挪闪转之地,就是吞了些许低辈弟子神魂,也长不了多少功行,终究是待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李真人道:“也罢。看他神智未乱,只要不来我冥泉宗麻烦,也不必去理会了。”

    司马权一气逃出万余里,见后面无人追赶,这才停下身来,思忖自家该去往何处。

    既然回山门的路径走不通。那只好去其他地界找寻魔穴了。

    他原来身为冥泉宗长老,知晓不少小魔穴所在之处,其中大多在六宗统摄之下,但亦有不少在玄门之旁。

    只是找哪家动手,却是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一番思忖下来,方才李真人虽与他动手,倒似是有意放他一马,既然如此,那便暂且就不去招惹灵门。只去寻玄门晦气。

    少清、玉霄、溟沧这三派实力强横,他却不敢往这几家宗门所在之地去。

    而元阳派实力不俗,山门在东华正中,若有意外变故,怕难逃去,也是不取。

    南华、太昊两派向来交好,彼此同进同退,不好轻易涉足。

    补天阁山门行踪不定。他也不知在何处,还真观擅除魔之法。还有镇派至宝伏魔双镜,他最是不愿撞上的就是此派。

    至于骊山派,玉陵真人几近飞升,不好招惹,那么剩下唯一的去处,就是平都教了。

    仔细一想。平都教周侧,确有两处小魔穴,且此派位在西南,若见情形不对,大可逃去海上。倒是方便自己下手。

    不过方才与李真人一斗,他也发现自身不足,虽成天魔,但不知该如何与洞天斗法,下回撞上了,恐还要吃亏,故想着是否借用法宝来补足短板。

    只是他天魔之躯,所要炼造的法宝也自与常人不同,除了一些地阴宝材,尚需修士神魂精血。

    “不如这般,我先往东海上去,大闹一番,顺便凑齐宝材,让天下人皆以为我已遁出东华,远去海上,然后待风波平息,我再暗中潜回,料也无人知晓。”

    主意拿定之后,他立刻起得阴风,一路向东,往海上遁行而去。

    此刻天下诸真,大多坐镇宗门,倒无人察觉他行踪,令他极为顺利的出了东华洲。

    一到海上,因无了诸真威胁,顿觉海阔天空。

    这时他察觉到十余处灵机勃旺之地,知俱是修道人所在,这里他却无所顾忌,当即挑拣了其中一处,飞遁过去,径直穿过山门大阵,到得山门之中。

    他也是小心,未免引来不必要的麻烦,先瞥去一眼,见这门派从未过听闻,便不再顾忌,腾身在上空盘旋一圈,片刻之间,就将此间数百修士神魂吞尽,然后出了此间,又直奔下一处宗门而去。

    不过小半个时辰,他就将这十余处宗门屠尽,其中亦不乏魔宗散修聚集之所。

    自他窃占天魔之身以来,尚是首次吞吸修士神魂,一时竟觉甘美无比,如饮琼浆,自身功行虽不见长进,但亦不再退转,尤其是那一缕魔性,也不再出来作祟。

    此回他还搜罗到了不少精血,但要炼成法器,却还不够,再一感应,察觉数百里外还有一门派,其灵机比先前任何一家都要强盛,自然也不会放过,当即遁起一阵阴风飞去。

    少顷,到得这宗门之前,不去管那大阵,直直穿入进去,一抬头,见得那匾额上“蓬远派”三字,却是动作一顿,忖道:“此派名字似在哪里听过。”

    这时恰见一巡值弟子过来,立时腾身附入其躯体之内,使了一个搜魂之术。

    只是看过其之后,他却是心头一惊,“原来溟沧派渡真殿主的弟子在此修道。”

    他犹豫了一下,暗忖道:“此人法力神通强横无匹,便连那晏长生也败在其手中,我现下还不可招惹他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果断弃了此处,转身退了出去,感应片刻,又往另一处宗门飞去。

    太昊派,都广山中,黄羽公与史真人初始见得西天之中有冥河一道,知是冥泉宗有人动手降魔,本还想着能将就此除去这魔头,却不想其等雷声甚大,雨点全无,斗了不过片刻,就又收了声息。

    黄羽公叹道:“只有千日做贼,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,这天魔若不抓了出来,实是叫我等难以安心修持。”

    史真人道:“玉霄派刻意纵容,冥泉宗也是姑息养奸,再这般下去,这天下终究是要大乱的。”

    天魔可变化无形,穿阵过禁,如入无人之境,他们虽是洞天真人,可也怕一个不小心,被其侵入神魂之中。

    黄羽公沉吟道:“不如去请得还真观道友出面了解此事。”

    史真人却不看好,摇头道:“天魔不是易与,还真观同道便能降伏,怕也要大损功行,而今大劫未过,他们是不会轻易出面的。”

    黄羽公想了一想,觉得他得不无道理,还真观修士纵有除魔卫道之心,但自家道统显然更为紧要,要请其出面,那非有足够大的代价不可。

    这时有一道灵光过来,史真人伸手接了,打开一看,道:“玉霄派还算守信,已将丹玉送到,再加冥泉宗送来的那些,我等又可撑得一段时日了。”

    黄羽公叹气道:“要早知会这般坐不安枕,倒宁愿当日是冥泉宗接下除魔之事。”

    史真人道:“事已故去,也无需再提了,你我还是商议如何应付那魔头。”

    黄羽公思忖片刻,道:“我门之中有灵禽名换‘星宿’,若见邪秽,必会鸣叫,有此示警,当能防备一二,只是豢养这等灵禽不易,除我南华之外有一些外,也只碧羽轩尚存几头,贵派如需,我可去书讨要过来。”

    史真人并未听过碧羽轩名声,料想应是南华派某个下宗,便打个稽首,道:“那便劳烦道友了。”

    昭幽天池之外,一驾云筏飞至,在禁阵之外停顿下来,两名侍女举玉杆将帘挑起,张蓁自里步出,她秀眸望去,见远空之下,山如大柱,触地通天,景致堪称雄奇。

    再抬首仰望,见天中有一道天河盘旋,不但笼罩龙渊大泽之上,更将三泊之地皆是圈入进去,她不觉赞叹,再看有一会儿,清声道:“汪真人可在,还真观张蓁前来拜望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就见阵门开启,自里间飞出十数彩衣女修,俱是脚踩金环,一到外间,便分列左右,作恭迎之态,而后一团云霞飞出,汪采薇站于其上,衣带飘荡,乘风御气而来。

    到了近处,她一个万福,欣喜道:“终是把道友盼来,快请洞府中安坐。”

    张蓁回了一礼,寒暄几句,就随她往昭幽洞府中去。路上她问道:“我来时不见贵派巡山弟子,可是因那天魔之故么?”

    汪采薇点首道:“确实为此,那天魔无形无影,又有许多诡奇神通,故山门传谕,命我辈无事不得外出。”

    张蓁一指天中长河,好奇问道:“这河水滔滔无尽,有雄声实象,却属无形之气,天魔若至,必难过去,敢问汪真人,不知那是哪位真人手笔?”

    汪采薇把声音提振几分,道:“此天河是我恩师所起。”

    张蓁思道:“原来是渡真殿主所为,难怪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再往前去,忽然见一条凶狞墨蛟爪踏云岚,遥遥飞至,上方鞍座上站着一名大头童子。

    汪采薇一见,道:“那是恩师座下童儿景游,定是恩师知晓真人到来,故着他前来相迎。”

    景游驾蛟到了近处,牵动缰索,将蛟首拉住,而后对张蓁一礼,道:“可是还真观张真人么?我家老爷特命小童前来接应,还请真人上得蛟背,随小童去往浮游天宫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