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七十七章 不得归途魔念升
    司马权虽想着逃出东华洲,但这也只是万一之计,不到迫不得已,他还不愿走这一步。

    这天魔之身想要增长功行,一是靠吞吸浊气灵机,二便是在捕食同类或是修士神魂。

    而只要未曾修成玄阴天魔,自身功行便如逆水行舟,不得增长,便会退转。

    对他而言,魔穴无疑是最为稳妥的修行之地,里间既有魔头生诞,又不虞灵机匮乏,

    最为重要的是,哪怕被人打得魔身崩散,只要魔穴之中还有一缕魔念分身留存,吸纳充盈灵机之后,很快又能死而复生,东山再起。

    然而除东华洲外,其余八洲却并无这等地界。

    至于捕杀修士,司马权非是凭本性任意妄为的的魔头,心中还有理智,知晓自己一人万万是敌不过玄魔两家的。就是强如茹荒真人,最后也是被围攻至死,连神魂都被投入万炼雷池之中,他并不想也遭此下场,故暂不愿为。

    他所求不高,只要宗门允他一处小魔穴存身,就可潜藏不出,宗门若有不方便事,还可替其出手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这实是双赢之事,宗门也不是没有可能答应,不过要是当真此路不通,那也只能放下一切顾虑,兵行险招了。

    先前他自魔穴中⌒,w←ww.逃出时,玉霄派那一道法符星火几乎就将他潜藏分布的分身消杀干净,如是此刻再遇大敌,这具魔身一灭,便就彻底消亡了。只是他一路之上只顾逃遁,还未曾来得及找寻合适炉鼎,而眼下在这悬当庐中,却正方便做此事。于是把身一晃,分出数千魔念,就往此间各处飞去。

    只一刻之间,庐中两千三百二十三名修士,便在无声无息之间被魔毒所侵,此些人中。未来只要有一人活命,天魔之身便不致亡。

    不过他未免前次一般被一网打尽,故准备遣几人出去,神意转动一圈,发现两名女弟子资质不差,生机也是旺盛,当即于心中下令,唤其过来。

    那两名女弟子本当修持之中,忽然耳畔听得异声。细辨下来,却是师长吩咐她们前去侍候上宗长老,虽疑惑怎叫她们来做这等事,但以往上宗来人,总会赏赐些好处下来,也是心中情愿。于是急往正堂而来,到了门外,轻声道:“上宗长老可在。奴婢二人奉庐主之命前来听后吩咐。”

    司马权沉声道:“进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一阵香风灌入堂中,两名女弟子步入进来。也不敢抬头,跪倒在地,齐声道:“奴婢听凭上宗长老吩咐。”

    司马权看了看二人,目中赤芒微微闪动,随即伸手一指,两道黑烟飞下。没入其眉心之中,道:“这篇功法你等拿了去,好生修习,我身边弟子多是在争灵穴一战中折了,若是你等这段时日修炼勤勉。便可随在本座身边做个记名弟子。”

    两名女修听了,顿时又惊又喜,她们纵然资质不差,但终究只是入道未久,本来以为纵能讨得这位上宗长老欢心,能得赐些法宝丹药已是不错,未想到还有机会能成其座下弟子,纵然只是记名,可也是一步登天。只是欢喜同时,却也免不了忧心,道:“上宗长老有命,奴婢二人不敢不从,只转投师门,师尊那处不知该如何交代?”

    司马权道:“此事本座自会与钟掌门商量,你二人只管安心修行就可。”

    两女听了,再无顾虑,忍住心下激动,叩谢不止。

    司马权道:“习练这门功法需寻得数种灵药,在我东华洲中却是无有,需得去海外搜寻,只你二人功行尚浅,今各赐一宝,可做护身之用。”

    说完,弹指之间,就有两道物飞下。

    两女忙是接了,见手中多了两枚圆卵,拿起一观,见转动之间,晶淬流转,通透莹亮,似有一小儿在里抱膝而睡。

    她们方待细看,忽然此物一震,腾飞而起,在身周飞转,耳畔传来细弱之音,好似婴孩唤母,隐隐还透出一股亲近之意,两女都觉心中一软,忙伸手一揽,将其紧紧抱在怀中。

    司马权一摆手,道:“速速下去修行吧,本座不收无用之人,一载之后,自会遣人前来过来验看功行,你等若无甚长进,便也不必再来见我了。”

    两女一凛,收起欢悦心思,拜了一拜,退去外间。

    司马权识念之中,两女回得府中之后,稍作收拾,就出了宗门,往外洲行去,不觉很是满意,如此自家便算有了一条后路了。

    等了有十来日之后,掌门钟冀回到门中,他未有耽搁,一下车驾,立刻来赶拜见司马权,道:“司马长老,在下已是按照那法符送出,后被人引去见了于长老。”

    司马权露出关注之色,道:“哦,于长老有何说辞?”

    他恩师虽早已转生而去,但往年与这名于真人交情却是不浅,这人亦门中洞天,辈位也高,此回他暗遣这位钟掌门去往门中,就是要请其为自己说话。

    钟冀伸手入袖,取出一封书信,道:“有书在此,请上宗长老过目。”

    司马权拿了过来,却不打开,而是道:“你速去开了山门阵法,以防外敌。”

    钟冀有些不解,他往冥泉宗去时,闻得灵穴之争已分胜负,这等时候又哪来外敌?但他不敢违命,只好下去布置。

    司马权待他去了,才把那书信启了,却觉手中一烫,就见此书旋飞而起,出去数丈之远,停在半空之中,而后化作一道分光化影,形貌却是一长须道人,正上下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司马权一见此人,立刻站起,恭敬一揖,道:“于师伯有礼。”

    长须道人道:“司马师侄,你果然如书信中所言,本性尚存,却是未曾欺我。”

    司马权道:“小侄哪敢欺瞒师伯。”

    长须道人点头道:“我看你书信之意,是想寻一小灵穴寄住么?”

    司马权道:“是,小侄也知如要回山,宗门怕也是为难,故也不求名分,只要一安身之地,自然,宗门有甚吩咐,也愿意出力相助。”

    长须道人一叹,道:“你虽诚意甚足,但门中若如此做,便是瞒得过玄门,也瞒不过同道,此必是惹来非议,故不能允你。”

    司马权心下一沉,沉默一会儿,才道:“小侄明白了,多谢师伯直言相告。”

    长须道人摇摇头,道:“此处也不是久留之地,你快些走吧,我言尽于此,日后再见,就是敌手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要转身离去,这时司马权突然说了一句,道:“早前小侄曾将侵据天魔之法奉于宗门,不知师伯有否见得?”

    长须道人顿了一顿,却没有回答,只深深看他一眼,分身晃了一晃,就消散而去。

    司马权见他走了,神色陡然阴沉下来,心下恨恨道:“既然你等不给我活路,那也休怪我翻脸无情!”

    他正转念之时,忽然觉神魂之中一阵悸动,原先那寄存不动的魔性猛然窜动,似要反客为主!

    他不由大惊,知晓此是天魔觉他屡屡受挫,故而有了争夺之念,忙起全力镇压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那魔性终是平息下去。

    不过他却明白,这非是自家能耐,而是眼下还不到那真正走投无路的地步,故尚能压制,但再往后,便就难言了。

    他心头不禁笼上一层阴霾,莫非当真要去捕食神魂么?

    以他目前功行而言,寻常修士已不放在眼中,至于洞天真人,却很难得手,那只有一途,就是将魔身分化万千,凡见修士便上去侵夺,方能补足所用。

    这也是玄魔两家不信任他的缘由之一,只要天魔存世,与人身修士便是天然敌对,难怕现下能克制自己,但谁能言他今后会否乱了本性?要是变成玄阴天魔,那更不好对付,唯有在未壮大之前灭杀了,才能人人安心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耳畔闻有无边浪涌之声,由远及近,轰隆一声,悬当庐上空顶壁应声破裂,一道万丈之长的浑浊河水冲灌下来,一撞之下,整个庐身摇摇晃晃,似要坠落下来。好在山门大阵已启,方未被一举冲垮。

    司马权哼了一声,立化一道烟气,举身全力上行,不多时,就到了地表之上。

    抬头一看,见一条滔滔冥河横漫,漫山遍野皆是水泽,里间有无数魔头咆哮怒嚎,一名清癯朴雅的道人站在天穹,正用冷漠眼光看来。

    司马权环顾四周,却未曾见得他人,冷笑一声,道:“李真人,只你一人到此么?”

    李真人并不说话,只把袍袖一挥,轰然一声,底下滔滔冥水倒卷上来。

    司马权面露狞笑,这又岂能伤得自己,把身一晃,立转无形,再现身事,已在其身前,把身一长,顿化百丈高下,一张嘴,就将之整个吞下。

    那冥河没了人操驭,顿化烟气消散,所有魔头也是齐皆不见。

    司马权却觉有些不对,李真人毕竟是门中洞天之一,虽功行未必最高,可也没有这么容易被自家收拾了,况且方才吞去的也不过只是其一具分身而已,他想到此处,却是猛然醒悟过来,“不好,上当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ps:晚上还有一更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