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七十二章 倒卷 地灵气 相成阴中神
    靳长老自与肖长老一番长谈之后,心下不禁动了心思,寻思此回真魔之事要果真出于门中授意,那么应当在差不多时遣人前去镇压这魔头,至不济,当送来件降魔至宝,令他们这班人上前动手,那说不定自家还有立功机会。

    在焦灼和期切之中等了半夜,眼见天色渐白,却始终未见门中再有谕令下来,他不免大是失望。那真魔得了这许多时间吞吸灵机,早是势大难制,就是此刻动手,怕也是赶不及了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正要自峰头下来,落步之时,脚下忽的一震,继而整座山头都是随之晃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猛回头,就见东方天际尽头,一道乌黑秽气喷薄而出,横播千里,将初升朝阳压在下方,满空朝霞尽是污浊。

    这时天边黑压压过来一片乌云,却是数之不尽的惊鸟,其带着凄厉尖啸之声,自众人头顶横越而过。

    这景象持续有百息,众人耳畔忽起咚咚响声,四野皆闻,好似地下有大心勃动,声鼓动天,不少低辈魔宗弟子不知这声是自何处来,皆是扣拿法宝,各作戒备之色,惊疑不定地转目四顾,找寻源头。

    而一干魔宗长老自是知晓发生何事,个个神情凝重,遥遥目注着灵穴所在方向。

    那宏声震动足足在耳畔扰动一刻才平复下去,这时天地间再无其他动静,俄而,一道荟蔚云雾滚滚涌出地表,气浊氤郁,欺日倾天。

    此刻那正阳玄坛之上,无论是法宝幡旗,还是禁制法符,都在这顷刻之间被浊气污秽。灵光一失,立自魔穴口沿上方解体崩塌下来。

    浓浊秽烟一气冲到了天壁之上,直至撞上罡云之后,才滚滚向下,好似乌龙转首,垂烟之中忽起疾旋。自里间出来一个黑袍道人,身若琉璃,两目赤红,身上衣袍却由一团团烟雾纠缠而成,仔细看去,却是无数狰狞魔头。

    司马权此时俯望地表,顿觉天下万物好若蝼蚁,不觉大笑吟声:“仰吞初阳火,炼得天魔身。倒卷地灵气,相成阴中神!”

    他往所魔宗弟子所在之处投去一眼,就收了天上滚滚魔雾,化细烟一缕,重又投入魔穴中去了。

    虽是不经意一瞥,但所有人一触他那目光,都是浑身僵木,神魂摇荡。竟是半分法力也无法转动,直到那魔影自天中消失。这才徐徐缓过劲来,彼此对望,都自对方眼中看出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靳长老缓缓把气机调匀,心惊道:“肖师弟,你方才可曾看清那魔头相貌?”

    肖长老目光复杂,叹道:“好似是司马长老。未想到他当真修成了天魔之身。”

    靳长老心有余悸道:“以他方才所演法力,若要取我性命,怕是一念间事。”

    肖长老哼了一声,道:“他若敢动手,门中诸位真人岂会坐视?”

    他嘴上虽说得硬气。可心下也是颇为不安,传闻天魔变化万端,可出入阴阳,寄神杀人,也不知方才那一眼,是否把魔气根植入自家神魂之中。

    实则他方才已是极为小心,见得征兆之时,已是七窍闭了,可即便如此,也是毫无半分作用。

    此刻天中忽有一道光虹朝二人这处过来,到了近前,一名修士出了遁光,高举一枚赤红符令,对下方唤道:“靳知祥、肖子全何在?有上谕在此,还不出来接了!”

    靳、肖二人一听是唤自己名姓,赶忙出来,口中道:“弟子在此。”

    那修士道:“门中有令,着你二人速去灵穴之中,设法点了灵烟,不得有误!”说完,也不容二人置疑,将手中令符对下方一抛,转身就遁走了。

    靳长老脸色难看无比,似他们这等灵门修士,对天魔唯恐避之不及,未想门中却要他们主动送上门去,这岂非是要他们性命?

    肖长老尚算镇定,道:“既然是门中令谕,违抗不得,不过我方才观那司马长老,举止有度,显然是心性未乱,好似入魔不深,此回也未必不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靳长老回想一下,似也觉如此,叹了声,道:“肖师弟,便就一同上路吧。”

    门中既发谕令,身为弟子,就算不愿,也就只有顺从行事,两人起了遁光,不多时跃遁千里,来至那魔穴之前,见下方一片漆黑,目运法力瞧去,也看不清有些什么,甚至连半分灵机也察觉不到,强压下心中畏惧,硬着头皮往下行去。

    才至下方,一阵阴风过来,两人头脑一昏,不由陷入浑噩之中,身不由主,随风飘去。

    待再清醒过来时,发现自家立在一处古怪黑云之上,四下皆是深不见底的幽深壑谷,也不知到底到了何处。

    正观望时,听得有宏声自上空传来,“你二人来此作甚?”

    二人一惊,抬头望去,这一眼之下,却是震骇不已,只见司马权背倚一面石崖,站于虚空之中,只是身长足有千丈,而他们自家,竟正站于其手心之中!

    天魔变化无方,又可侵入人心神魂之中,二人也弄不清楚,眼前这景象究竟是心象幻境还是那现世变化。

    靳长老听得对方话语中意,好似还认得他们,勉强稳住心神,打个道揖,道:“我等是奉门中之命,前来此出点灵香的,不知司马真人可否行个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点灵香?”

    司马权闻言,哈哈一声大笑,声震四壁,随笑声起来时,周围有无数魔头飞出,各做嬉笑哭闹之态,更闻低低泣诉之声。

    靳、肖二人被他声威所慑,俱是心惊胆战,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司马权成就天魔之身后,察觉到这灵穴对自家极是重要,有心握在在手中,经营为自家修行之地,可要是让原先宗门中人点了灵香,那势必有洞天真人到来,他纵然可胜得一二人,可其若是一拥而上,自认也抵敌不住,故不愿与之彻底翻脸,念头转了转,暗忖道:“门中遣这二人来,应是存有试探之意,既如此,显还有商量余地,我不如就将那窃据真魔之法献于门中,凭掌门真人识见,定可看出我所说非是虚言,说不定还可容我重返山门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如山身躯往前一倾,对着两人道:“你二人来得也巧,我正有一物赠与门中,就由你等带了回去。”

    靳长老见天中有一枚玉叶飘飘落下,他赶忙上前接了,道:“司马真人,我等会将此物送回门中。”

    司马权古怪一笑,往后一退,偌大身躯竟是缓缓没入石壁之中,也不知是退去了何处。

    靳长老等了半晌,见再无动静,定了定神,道:“肖师弟,我等快些走吧。”

    肖长老显也不愿在此处多待,点了点头,此回虽未点得灵香,但实在是事不可违,非他们不愿出力,有这一物,也可回去有个交代。

    两人起得遁光,往上飞驰,半个时辰之后,终是重见天日,把遁光展开,不多时回得先前地界,却远远见得那传令修士立在半空,见他们过来,便喝道:“二人莫再往前。”

    二人急忙停下。

    那修士把袖一甩,飞出两道灵光,道:“吞了下去。”

    肖、靳二人接到手中,见是两枚鹅蛋大的丹药,知比举是防备他们被魔毒侵身,不敢迟疑,都是顺从服下。

    那修士恰动法诀,半晌,见二人并无不妥,满意点头,道:“我来问你等,既是回来,为何不见灵香点起?”

    肖长老叹道:“上使容禀,我等是被那魔头所阻,实是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那修士似并无追究之意,道:“你二人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言罢,把身一晃,竟自不见。

    两人低头一看,原来地表上有一道沟隙,对视一眼,也是遁入下去,到了下方,见前方只狭窄一条壑道,就沿此行去,大约有十来里,就到一洞窟之中,有一座法坛矗立在前。

    那修士上前一拜,道:“真人,二人已是带到。”

    少时,就见法坛之上浮起一道虚实不定的人影,望去孤高特立,挺俊绝俗。

    靳、肖顿生熟识之感,哪还不知来者身份,慌忙一揖,道:“见过宇文真人。”

    那分身化影之中有温雅声音传出,道:“你二人把此行经过说与我听。”

    靳长老未敢隐瞒,将此行前后之事详细说了,又将那一枚玉叶呈了上去。

    宇文洪阳听罢,就对那在旁恭候的修士道:“功册之上可记这二人一笔,你带了他等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那修士应声称是,躬身一拜,就带着两人退下。

    宇文洪阳持那玉叶在手,看了一会儿,轻轻一弹指,其便化碎屑落下。

    法坛之上,又浮出一道虚虚人影,道:“师弟为何毁它?

    宇文洪阳道:“此物危害甚大,断不可留。”

    那人影并不知那是何物,但见其已是毁了,自也不愿纠缠于此,只道:“观司马权所做所为,显是神智未乱,有回归山门之意,不知师弟如何考量?”

    宇文洪阳断然言道:“若与天魔媾和,世人必疑此事为我冥泉宗之谋,为山门清名计,此魔必诛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请搜索,小说更好更新更快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