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七十章 非人非魔亦非我
    周廷得知此事已无法挽回,沉默许久之后,对张蓁、蒲长老二人一拱手,道:“张真人,此番多谢贵派援手,虽未降住那魔头,但这是周某统摄不力之故,与两位无关,既那魔头随时可能炼得天魔之身,这处已成险地,还请两位速速离此,免受牵连。”

    张蓁深知这件事再往下去,已不在自己能力之内,留在此地确已无用,万福一礼,道:“周真人保重了。”

    周廷点了下头,道:“周师弟,你代我送一送二位。”

    周瀛低下头来,道声了是,匆匆在前引路,将张、蒲二人一路自恒砂道中送了出去。

    周廷则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吴长老迟疑了一下,上来问道:“真人,下来该当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周廷此时一脸平静,道:“尽人事,听天命。”

    把头略微转过,道:“吴长老,你稍候带着门中弟子,也快些离了此地吧。”

    吴长老正声道:“周真人,休说此话,我身为玉霄长老,岂可不战而退?”

    周廷看向他,用十分诚恳的语气说道:“吴长老,眼下非争意气之时,为门中保得元气方是正经。”

    吴长老一想,却是叹了一声。此次为保胜算,玉霄派遣了不少得力弟子出来,有不少是门中洞天门下,的确无法弃了不顾,只好点头答应下来。只是又忍不住问道:“真人,你……”

    周廷道:“我身为主持之人,别人可走,我却是走不得的,吴长老,出去之后与周师弟说一声。叫他也不必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吴长老点了头,道:“真人,那我先走一步了。”神情沉重地对他一拱手,就纵光而出。

    张蓁出了恒砂道,上了车驾坐定,就命人把汪采薇请来。将底下之事道与她知晓,又道:“天魔无常,非我辈能制,汪真人也请速回山门为好。”

    汪采薇也是吃了一惊,道了声谢,目送还真观一行人离开后,因觉事关重大,立刻拿了纸笔出来,写了一封飞书发回山门。

    因不见吕钧阳行踪。寻思着其当已是自行离去,故不再多等,驾起玉竹云筏往山门回返,才行至半道之上,忽然一道清气降下,将她罩住,而后往天中一升,就飞去不见。

    此刻非但是她。就是张蓁、吴长老等人,也都是在半途中被一道法力接走。

    汪采薇只觉一阵恍惚。待定神之后,却发现自己竟已是到渡真殿内,抬头一望,自家师父张衍正坐于玉台之上,慌忙跪拜下来,道:“弟子拜见恩师。”

    张衍微笑道:“方才接你书信。才知魔穴之中变故,天魔此物,无形无影,瞬息万里,又可追摄生人气息。若是欲对你不利,却是逃不掉的,故先把你带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汪采薇连忙再次叩首,拜谢师恩。又想起自家此行目的,就道:“此回去还真观,弟子见得了此辈首座弟子张蓁张真人,恩师所提之事,她已是应允,还言得暇要亲来拜谒恩师。”

    张衍点首道:“你做得甚好,且先回去歇息,记得约束门下弟子,近日无事便不要外出了。”

    汪采薇点头表示知晓,接了法宝,就退下了去。

    景游在旁道:“老爷,未想到竟会被那魔头逃入魔穴之中,此次玉霄派怕是难守门户了,只不知先前答应给我溟沧派的丹玉会否有甚变故?”

    张衍道:“玉霄派当初之意,是要我溟沧派压制那血魄宗,令其不得南下,此事已然做成,不管此回是胜是负,却也赖不得此事,”

    景游幸灾乐祸道:“若是那天魔当真出世,玉霄此次恐怕不但守不住魔穴,还要弄个灰头土脸。”

    张衍淡笑一声,道:“天魔若出世,这天下诸真,怕也无有几个能坐得住。”

    司马权因此身被重创极深,出了恒砂道后,怕还真观二人追来,竭力往至魔穴下方窜去。

    魔穴浊气强盛,但对他来说不啻吃下一剂补药,越往深处行进,便越觉舒畅,行有半个时候之后,残破形体已是渐渐恢复过来,自感用不了许久,就可恢复至全盛之时。

    这一路之上不断默察自身,发现元婴法身与真魔之身相合后,他不但可以使得门中诸般神通道法,便连真魔种种变化之术也是信手拈来,不觉大是欢喜。

    这也是相真灵通的神妙之处,到了此时,他才算是真正得以把这门功法修炼完全。

    他自觉此时就算再与方才那两个还真观修士撞上,也可与之一战。

    有了这番信心,便不再急着逃奔,而是一边回复元气,一边下行,

    大约有半个时辰,终是到得魔穴深处。

    此处灵潮激涌,奔走如怒海狂涛,任何一个象相境之下的修士到此,都会有举步维艰之感。但他却是如鱼得水,不由大为贪婪的吞吸了数口灵机。

    再算了算时辰,至多一日之后,这灵穴便会彻底凝成,到时所有一切便会归于平静。而灵门若在那时还未有人到得此地,此战便算是玄门一方胜了。

    可若他在此处起了灵香,那结局自又不同。

    只是可惜,法身挪遁之时,所有法宝法器都无法携在身上,那灵香自也是一并弃了。

    不过便当真此香在手,他也未必愿意去做此事。

    虽他此刻还神思清明,并不似诸多前辈一般失了本性,但心下却是明白,自己已不是原先那个冥泉宗修士了,到底是他窃据真魔,还是真魔吞了他,连自家都说不清楚,门中上真又岂会信他?说不定见了他,未免祸患,顺手镇杀也不无可能。

    “眼下有这灵穴在此,我如吞吸足数灵机,借此成得天魔之身,那时候却不用畏惧任何人,便是有洞天真人到此,也可与之较量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做不成此事,这灵穴底下沟壑万千,四通八达,我随意往地下一躲,只要不去主动惹事,却不信还有人寻得到我。”

    这念头一出,他忽感神思一阵清明,身躯运转之间更是如意,不觉有些奇怪,只是一时不明其中道理,而且眼下也不是深究之是,故也未再去深想,就在灵穴之中坐定下来,默运冥泉宗秘传法门,汲吸灵机。

    过不了多时,他身躯忽然如烟雾一般化开,缓缓旋动起来,且不断往外扩张,好似此投下一个深不见底的涡流。

    过不一会儿,四周滚滚流荡的不部灵机不再往上走,而是往他所之地聚集过去。

    过去一个时辰,他已然把灵机积蓄到最足,若照功法所述,按部就班修习下去,只差一步,就可凝筑为天魔之身。

    可直到此刻,他才察觉到有一股莫名识念盘踞在自家神魂之内,不觉大惊。

    默察了许久,才悚然发现,其竟是那真魔所留。

    他本是以为,早在自家出来取代其的一瞬间,这魔头烟消云散了,未想有这等变故。

    他起意一探,与那识念一撞之下,神魂之中轰然炸响,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来,恍惚之间,明了了其根底由来。

    但魔头无情无欲,并无本我执念,但只要对自身有利之事,却都可去做得。

    方才因察觉到放了他出来可保自身安稳,故而任凭他御使魔身。

    到得后来,发现由司马权为主,更能避危躲灾,于是再次把自身放在从属之地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是其一时臣从而已,只要他行事稍有失利,其就会再一次出来争抢君主之位。

    明白了这其中缘由,司马权也是一阵心惊。

    他这才想到,难怪先前修炼相转之法的前辈少有能至完满地步的,原来是有这等缘故在内。

    强行窃据真魔身躯,好若两虎相争,便是分出了胜负,也是坏了根底,这等强行手法却是行不通的,唯有设法让那魔头主动退居其次,慢慢降伏,才可最终修成真功。

    既然此刻还是以他为主,那魔念不来生乱,他也不再犹豫,霎时转动法诀,往那最后一步行去!

    而此时地表之上,由于玉霄弟子在周廷命令之下多数撤走,外围抵抗已近乎无有,故魔宗修士一路无阻,很快杀至正阳玄坛之下。只是这法坛着实坚固,他们一时半刻却也拿不下来。

    天穹之中来回播荡的魔穴灵光渐渐黯淡下来,这等异兆立刻引起了此间修士注意。

    一名魔宗长老见了,神色一变,暗忖道:“看这模样,莫不是灵穴快要凝就不成?”

    他心下大急,刚要催动弟子强攻,却有一人手持赤红符令,足踏飞舟而至,对他喝道:“靳长老,门中有谕,命你等速退。”

    那长老见那是一枚赤色符令,心下一凛,尽管不解,可也不敢违抗,极为不甘地看看了那法坛一眼,招呼了门下诸弟子一声,便就撤出了此地。

    同一时刻,所有围攻法坛的魔宗修士都是接到令讯,皆如潮水一般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正阳玄坛之上,周廷一人坐在高处,他看着上百道遁光好如躲避大敌一般远离此处,不觉冷笑几声。

    他起了身来,举手一招,将法坛最上方一面幡旗拿来,持在手中,而后面带决然之色,一个纵跃,起一道遁光,往魔穴投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请搜索,小说更好更新更快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