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六十七章 绝灵弃身入魔途
    司马权与吕钧阳二人相斗之时,张蓁已是来到了正阳玄坛之外,她这一行人个个法力精强,再加有玉霄弟子出来接应,一时倒无人再来相阻。【

    周瀛告罪一声,先行下去禀告。不久,法坛之外禁阵一开,便又出来,极为殷切的请张蓁等人入内。

    众人到了里间,吴长立在阶上,拱手道:“周真人为防备那魔头逃脱,正坐守法坛上,无法前来相迎,还望诸位不要介怀。”

    张蓁认真道:“真魔变化奇诡,周真人这般慎重也是理所应当,还请吴长老引我等前去,此等魔头,越最早除去越佳。”

    吴长老也知眼下这事才是要紧,是以也不再多作客套,正容道:“还请诸位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张蓁对后嘱咐一声,把其余人留下,只带着蒲长老与两名女弟子随她上去法坛。

    顺阶而上,不多时就到得台顶,举目一观,见周廷坐于那处,浑身法力滔滔,灵气如火,顶上悬有一面幡旗,有道道光云垂下,如丝绦飘荡,恰是遮住了法坛一角。

    吴长老在下方道:“周真人,还真观道友已是至。”

    周廷目光一转,道:“周某无法脱身,还请吴长老代我好好谢过还真观道友。”

    张臻淡声道:“周真人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蒲长老呵呵一笑,道:“正是,周真人职责颇重,还要莫要分心了。”

    张蓁这时一眼望见那些躺倒在地玉霄修士,缓步至其等身侧,仔细察起来。

    周瀛凑了上来,道:“张真人,你看他等也是中了魔毒么?”

    张蓁凝眸看有片刻,道:“这些道友是中了魔念之毒。此毒与神魂交缠,好若白纸染墨,此刻已是污秽一片,想要救了回来,需得一番手脚。”

    周瀛一礼拜下,道:“请真人救我同门。”

    张蓁轻轻点首。道:“蒲长老,拿一匣‘金祥香’来。”

    蒲长老忙自袖中取出一只长形玉匣,外观素雅古朴,很是别致,打开来后,见里整整齐齐摆放着十支竹签粗细,三寸来长的小香,探手取出,传至张蓁手中。后者命人把地下躺倒之人扶起,而后手捧此香,在诸人头顶之上晃了一晃。

    过不许久,就见淡淡香烟之中有一个小人在里起舞,只是单薄飘渺,好似一吹就散。

    随着小香渐渐烧下,小人身上渐渐笼上了一层深黑色泽,且越来越是浓郁。恰在此时,张蓁起纤指一点。那小人发出一声让人心悸的凄厉惨叫,登时散去。

    张蓁面上不见欢喜,反而秀眉微蹙。

    蒲长老上问低声道:“师妹?可有什么不妥么?”

    张蓁道:“这真魔不同寻常,化此魔念,只一人就用去一炷香,显然道行极高。周真人纵能抗衡一时,也不见得能制住他,此魔许久不曾现身,怕是在暗中谋划什么。”

    蒲长老深以为然,方才清除魔念之时。他就曾暗作戒备,防备这魔头出来作祟,要知底下这些人一旦完好,真魔便就无处寄托了,可其能忍住居然未动,便连半点搅扰也无,这其中没有古怪他却不信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道:“师妹何不先在此布下禁制?先逼了这魔头出来。”

    张蓁摇头道:“这里毕竟是玉霄地界,不便行事。”

    要想逼魔头现身,需做一番精细布置,但这处并非还真观地界,正阳玄坛乃是周族秘传,在这里行事有诸多不便之处,周廷为避免门中隐秘外泄,也不可能放任他们如此做。

    蒲长老沉吟道:“那便只能退而求其次了,我去与周真人商量,看能否以法符镇压,我派虽秉除魔之道,不过此回也是玉霄派请我来此,该当他们有所退让,不然我缚手缚脚,做不成事,还以为我还真观本事不济。”

    张蓁嗯了一声,道:“那就有劳蒲长老了。”

    蒲长老一拱手,自去与周廷商议。

    此刻距离法坛三十里外,一道飞梭自天外飞来,司马权躲闪不及,轰地一声被钉在石壁之上。

    他挣扎一下,见无法脱开,也就不白费气力了,抬头看了看立于天中的吕钧阳,呵呵一笑,头颅耷拉下来,整个人忽化作一蓬灰烬黑烟,簌簌落下。

    吕钧阳此时目光之中透着一股冷静,他这一回没有再去追索对方下落,几番交手,他已能认定,对方修炼的当是冥泉宗的《相真灵通**》。

    此法虽是冥泉宗上功之一,名声也大,但魔功诡谲,往往似是而非,明明是不同功法,但外人却难以辨别,他接连斩杀数次之后,方才敢做这般判断。

    他清楚知道,对付修行这门功法的修士,想要杀得对方,首要之务,就要尽除那布置在此的诸多魔头。

    但此事不易,不说魔头自身也有灵智,能飞遁往来,且其数目又多,想要一鼓剿灭,通常情形下,那是绝无可能。

    但他心中有数,只要修士法力充沛,若不惜一切代价,却未必做不到。

    举目环扫,方才几次来回追缴对方,却总是在方圆三四十里之内打转,故能断定,其所布置的魔头应该都在这方界域之内,至于再往远去,以其法力,当是笼盖不到,即便有什么布置,也无需去管。

    他在云上盘坐下来,缓缓吐息几次,随后深深吸了一口长气,而后猛然仰首,发声长啸!

    但闻鹤唳之音,穿空而上,越拔越高,直贯入天穹之中,再悠悠散播四方,罡云搅动,江河激荡,山峦群起回应。

    这一声发出,却比此前所发威势大了十倍不止,但只在三十里方圆之内来回打转,足足响有一刻走之后,才停歇下来。声息一绝,天地顿时为之一静。

    十余里外一处山头上,司马权伏卧在一大石,他猛咳几声,踉跄站起,闭目稍稍调息,才恢复了些许元气,他再于心中感应片刻,也是眼皮一跳。

    吕钧阳方才那一声长啸,把他事先布置好的魔头当场震散九成以上,余下一些也在堪堪破碎地步,就是挪移过去,怕也保不住性命。

    不过他却不慌,方才那神通威势之大,差点将他法身震散,要发挥到如此地步,对方便不是耗尽了全身法力,此时也应是到了最为虚弱之时。

    他虽不知对方为何如此不智,但这等机会却不能错过了,于是双足一点,起遁光飞去。

    十余里路程,须臾便至,远远就见吕钧阳盘膝坐于山峰之上,身上灵机微弱,全不似方才那等意气高昂之态。

    司马权此刻仍是小心,并不亲自上前,而是远远停下,只唤了几只魔头出来,催其上去试探。

    魔头到了吕钧阳身前,围着他转了几圈之后,猛然扑下,然而半途之中却被一层金光挡住,无法再往前去。

    司马权一惊,但再一看,见那金光光华微弱,忽明忽暗,似风中残烛,一望而知是到了强弩之末。他叹一声道:“吕真人,你可是出了一手昏招。”

    望着坐在那处一动不动的吕钧阳,他心下暗喜,对面这人可是晏长生门人,溟沧派二代弟子,宇文洪阳未曾洞天之前,曾与之有过对峙,对其评价也是极高,自己要能杀死在此,不啻大功一件。

    念及于此,他把袖一抬,正要出手了结其性命,然而此是,却是神情一震,动作一下僵住。

    吕钧阳此时缓缓立起身来,随他动作,周身灵机渐盛,愈转愈强,身上金芒也是照出数丈,他把肩一晃,那几只魔头须臾间便被灼成灰烬。

    司马权失声道:“二象化心?”

    溟沧派只这一门功法可在瞬息之间尽复法力,可令他不解的是,使得此术,需得相生功法,可明明对方使得金火两门神通,又怎能修得此术?

    吕钧阳的确是双法同修,但所习功法非是金火两道,而是金水双法,乃是“玄泽上洞功”与“宝金云箓”。

    至于先前所使那火属神通,并非是“皓夷三阳气”,而是由之化出的一门小神通,名唤“时关火目”。两者极为神似,就算溟沧派中之人,初次遇上,也未必能够立刻辨别出来。他使此神通,就是要让对手有所误判。

    司马权一着算错,满盘皆输。

    他知晓自家正面敌不过这名对手,也不甘心就此交代,猛喝一声,把法力一转,身躯化为一蓬飞灰,下一刻出现时,已在十里之外,不过这魔头已堪堪破碎,承受不住他法力,只几息之后,又是化烟而出。

    数里之外,他再一次浮现出来,如此三次之后,他已是无限接近了那处正阳玄坛。

    虽此回布置的魔头差不多都已是破散,但此间还有一个魔头可以转挪,便是那头千载真魔!

    《相真灵通**》练到深处,就可侵夺天魔之身,只是自冥泉宗立派以来,鲜有成功之人,便是当真做到,也大多失了本性,变得肆意杀戮,敌我不分。

    是以如此做风险极大,就是成功,怕也不是原来自己了,不定门中师长也要出手镇压他,但眼下这等生死关头,与其被对手杀死,还不如搏命一试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请搜索,小说更好更新更快!

    ps:晚上有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