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六十三章 九星聚元杀外魔
    周廷一见身边之人接二连三地倒下,猛然想起传闻之中这魔头能由目视耳闻侵染神魂,情知不好,大喝道:“所有人快快闭了七窍!稳守心神!”

    许多修为不高的修士正不知该如何是好,闻此言不觉醒悟,赶忙隔绝识感,坐了下来守定守心神,不敢妄观妄动。一时台上只有寥寥几人因法力深湛,不受所制,还稳稳站在那处。

    周廷抓出一把符纸,往下一洒,一张张俱是贴在了晕倒之人的囟门之上,将其一身法力灵机镇压住了。

    有长老惊疑问道:“周真人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周廷冷声道:“那魔头似有侵染心神之能,若我不制住其等,怕是心魔自生,被害了性命去。”

    那长老骇然道:“这魔头有这等本事?”

    周廷道:“小心无大错。”

    吴长老这时一拱手,自告奋勇道:“周真人,待我去会会这头邪魔,若是能那御魔之人逼得现身,那是最好不过”

    因真魔久不出世,再则他所观旧籍道书也远不如周廷多,故直到此刻,仍以为这魔头是由修士炼化出来的,并未往那真魔身上去想。

    周廷犹豫了一下,还是未曾道出那魔头来历,只含糊言道:“此魔古怪的很,吴长老切勿大意。”

    吴长老道声好,纵身一跃,别人或许忌惮这魔头厉害,可他修炼得乃是玉霄派四气之一的《合意清心篇》,此法极重内养,讲究自身用足,元神抱守,最是不惧外魔。

    那魔头见他飞来,似不喜他身上气机。就地一转,就要再度隐去身形。

    吴长老先前见过此魔接连两次隐匿无踪,早就防备着其再用此等招数逃脱,双目一瞪,眼中登时有两道霹雳光华闪过。

    那魔头慢了一步,还未彻底化去。就被那光华打中,浑身上下陡然有熊熊火焰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他尚是头次遇见能打伤自己之人,回头一望,看向吴长老的目光中满是恶毒之色,再把身一抖,好如脱去一件衣物一般,竟然将半边着火身躯甩落下来,而后又一次消逝在天地之中。

    吴长老见得是这般结果,不觉一怔。

    他所用法门。乃玉霄十六法之一的“元罡小阳火”,是引星辰之力入体,再佐以百数种珍奇外物,炼就得一口至阳星火。一经放出,但凡魔物,顷刻间就可消杀一空。

    往常他对敌魔宗修士,从无有过失手,不想这魔头竟然中了此术还能如此轻松脱去。实是出乎他预料之外。

    他围着法坛转了几圈,见不见那魔头再有露面。思索了片刻,疑其躲至地底之下,就再下探寻了一番,可这一回还无功而返,只好悻悻回了法坛。

    坛上周瀛看他回来,急着上来问道:“吴长老。可是找到此魔影踪了么?”

    吴长老摇头道:“这魔头很是狡猾,躲藏着不曾出来,周真人如把那定灵钟借我一用,或可将他寻到。”

    周廷还未说话,周瀛却已摇头。道:“不可不可,法坛少了这一件,便不完全,假如魔宗来攻,又如何抵挡?”

    周廷紧皱眉关,这魔头徘徊在外,始终是一大隐患,此刻他如是派遣人手出去,很可能半路遭袭,先前所想好的种种计策全然无法用上,再这么下去,就只能坐看魔宗肆虐了。

    他恨声道:“这魔物在此,威胁太大,无论如何,也需得把找了出来!”

    吴长老看过来道:“周真人待如何做?”

    周廷断然道:“我欲启了法坛之下的九星聚元大阵,引动天雷星火,涤荡百数十里内的污秽邪魔。”

    吴长老沉吟道:“此法虽好,但为这一只魔头,是否有些小题大做?何不等魔宗修士来此之后,再一起发动?”

    周廷摇摇头,真魔太过难防,手段也层出不穷,要是就这么枯坐不理,那是十分被动的,且他思量下来,魔宗修士之所以在外停住脚步,很可能就是在等此间变化,在分出胜负之前,其未必会轻易过来,于是道:“我只待启了一角之上阵盘,威势当也不大,只是需一人前去引那魔头出来,才好发动。”

    吴长老想了一想,虽不如何赞同,但眼下这麻烦不设法解决,也不好放开手脚应战魔宗,便道:“真人是山门钦定的主持之人,既你已有决定,我等遵照施为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周瀛迟疑了一下,道:“吴长老方才把那魔头吓退,若是再去,其未必会现身,不如由小弟出面如何?”

    若是可以,周廷并不想用周氏族人,怎奈眼下堪做此事之人不多,看来看去,也只周瀛一个合适,便同意道:“师弟出面也好,你稍带片待,为兄有话与你说。”

    吴长老也是知趣,找了借口,就告退下去。

    周廷待他走了,把周瀛喊至一边,神情凝重道:“为兄猜测那魔物来历,极可能是灵足自成的真魔。”

    周瀛听了大惊失色,道:“真魔?”他念头急转,“这等魔头,师兄何不快些报于门知晓?”

    周廷沉声道:“师弟莫要慌张,真魔纵然诡异难防,但亦有弱处,不是无有应对之法,何况我等这处人手法宝皆是不缺,若我辈无法,上报门中又能如何?莫非请得门中诸真前来剿魔不成?”

    周瀛不禁哑然。

    此次为争魔穴,门中下赐了诸般好物,其中也不失克制邪魔之宝,要是他们束手无策,门中一样没有更好办法。

    况且真魔到底不是天魔,门中诸位洞天真人便是知晓了,也无借口出来。就是上报门中,很可能也是石沉大海,毫无结果,反而会族中一些人视作无能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忧心道:“可若是这魔头成了天魔……”

    周廷打断他道:“是以为兄必得将其杀灭,其要是转去寻我在外弟子,可无人能够阻挡。”

    周瀛一凛,也是察觉到了情势之危,稽首道:“师兄,你如何说,小弟便如何做。”

    周廷解下身上大氅,披在他身上,道:“此件道衣可助你抵御外魔,你只要小心守稳心神,便不会为他所趁。”

    他又自袖囊中拿出一枚晶光四射的圆润宝珠,郑重放入他手中,道:“收好了。”

    周濂认得这宝珠是守御至宝,小心放入袖中,稽首道:“师兄放心,小弟哪怕舍去性命,也要将这魔头引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周廷听这话却是不满,道:“我给你法宝,非是要你与其拼命,而是保全有用之身的。”

    周濂慌忙一躬身,道:“是小弟说错话了,差点辜负师兄一片良苦用心。”

    周廷看了看外间,见数百里外有几处法坛灵光忽然黯淡下去,便道:“不宜再拖延了,速速除了此魔为上。”

    周濂应了一声,将大氅裹紧了,一个腾身,上了天穹,而后在四下里兜转,意图把引那魔头显身。

    周廷走至法坛最高处,到了阵位上坐定。

    过去不久,忽然西南位上传来惊喝之声,还有法力击撞之音,他转目过去一看,见一道魔影正围着周瀛打转,知是机会到了,猛起手按在禁枢之上,把浑身法力灌入之中。

    俄顷,轰隆一声巨响,就见西南角上一道星火流天,璀璨辉光冲照穹宇。

    这等声势,远在千余里之外的司马权也看得清清楚楚,他笑了一声,对身旁人道:“玉霄此刻当是焦头烂额了,去飞书通传各派道友,就言对面乱象已起,自顾不暇,稍候就可以全力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旁侧修士一俯身,奉命而去。

    这时一名弟子上来道:“恩师,弟子观来,那阵法好似九星聚元大阵?”

    司马权颌首道:“你看得不差,确实是此阵,玉霄派此番倒也是思虑深远,谋划精细了,居然连这等阵法也是布置了,要是待我等攻至法坛前发动,虽未必能伤得我辈,可随身所携的魔头,怕是当场会就被扫个干干净净。”

    那弟子吃惊道:“这么说来,那真魔很可能会饮恨在此阵法之下?”

    司马权笑道:“要是此魔未曾吞了两名同类,只这一下,怕就难以承受,如今么,呵呵,你拭目以待便好。”

    正阳玄坛之外,烟尘滚滚,一道遁光自里飞出,而后在台上落定,周瀛自里现身出来,他急步到台顶之上,稽首道:“方才阵起之时,小弟只顾着躲闪了,也不知那魔头下场如何?”

    周廷看去,方才阵力一发,百里山水尽括其中,那真魔遁速不快,当是没能逃了出去,这九星大阵可不管你是有形之物还是无形之物,只要是阴祟邪魔,都可一举荡平,便言道:“当是成了,不过还不可大意。”

    周濂连声称是,可他知晓,周廷既然这么说,那魔头十有已被除灭,此次危机当是应付过去了,心下顿时一定,暗自琢磨道:“除这真魔,我也算是出力,此战过后,想来门中当不失褒奖。

    两人在这边说话,却未发觉,那些在被法符镇压的长老皆是身躯一抖,口眼耳鼻之中,有一道道淡若至无的细细黑烟冒出,而后一处聚集,百息之后,就有化为一个望去模糊不清的人影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请搜索,小说更好更新更快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