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东方之星娱乐 > 第六十一章 三阴一合炼魔身
    那魔头想要开得那铜鼎,可一触那封贴在上的朱红法符,就被一道金光弹开,不得挨近。

    他却不死心,围着转了几圈,尝试数次,却都无法下手,就又往燕志良看来。

    其双目之中并无半分情感,好若一潭死水,燕志良目光与之一对,回想起师长所言天魔种种诡奇强横之处,心头不禁寒意大生。

    上宗所赐所谓御魔之法根本治不得对方,他方才不过仗着自身精血才能避得一时,要是这魔头当真不顾一切,自己不但性命要交待在这里,连神魂都要被吞了去。

    正在急思对策之时,忽然法坛之上一阵震动,禁碑完全变作了一片漆黑之色,与此同时,盘浚峡下几十座灵光耀照的阵盘陡然黯淡下去,陷入一片死寂之中。

    付勉吐出一口长气,此时终于大功告成,将这禁碑炼化了,虽法力耗损过多,有些虚弱,可神情之中却透出一股振奋,“诸位,事成矣,我等可离此处了。”

    高髻女修涩声道:“掌门,上宗那御魔之法不济事,我等恐是离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付勉专心致志炼化禁碑,把守御之事全然交予了同门,便是方才禁锁天地之术也被法宝挡下,浑然不觉身外之扰,听这一句,不觉吃了一惊,连忙打量周围情景,待看到那飘荡在青铜鼎侧的魔影,也是眼皮一跳。

    再往外一打量,见法坛四周有遁光来回闪过,一时竟看不出有多少人在外,知是被困在此处了。

    他虽不长与谋划,但每逢危急关头,总能及时拿出对策来。此前便曾数度带着门下众人度过危局。此刻念头一转,立刻便有了主意,提醒道:“燕师弟,他要得是你手中牌符,快快启了那两只青铜鼎,放了那两只魔头出来。由他去抢,我等趁此时机速退。”

    燕志良却是皱眉,道:“外间还有玉霄修士,此魔吞了同类,不定还会来追击我等,那时候前后有敌,怕是……”

    付勉打断他道:“不碍。我等七人不必合与一处,分头撤走即可,若是这真魔来追。就看各人运道了。”

    唐道人附议道:“掌门说得不错,分头撤走,还有几分生还之望,现今下游处数十座阵盘被破,上宗必定加紧攻势,玉霄分身乏术,此刻突围,也不可能将我等全数拦下。”

    众人仔细一盘算。也觉确实如此。

    燕志良看着那魔影已是跃跃欲试,似想扑了过来。他知再不能迟疑下去了,吸了口气,忖道:“是生是死,就看运数了。”

    他并不按付勉所说,直接开了那两座大鼎,而是把牌符远远一甩。往玉霄修士所在投去。

    那魔影一见,立刻弃了他们这处,飞身上空,朝着牌符所去方向追去。而玉霄弟子不知那是何物,还以为是什么厉害法宝。自己不敢来接,俱是祭祀身上法器打来。

    这等举动显然是惹怒了这头真魔,把身一晃,忽然之间分作数十团,往出手之人身上扑去。

    这些玉霄弟子亲眼目睹一名三重境修士被这魔头害死,哪敢与之放对,纷纷向旁闪躲,顿时引了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众人看在眼中,皆是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付勉眼中放光,喊道:“好机会!诸位,出了此地之后。可先到灵荡山相距,付某先走一步了。”他腾身一跃,化光入天。

    余下六人也没有半刻迟疑,都是起了遁光,往不同方向飞遁而去。

    燕志良遁光较快,突去方向又恰是玉霄布置薄弱之处,竟是无有遇得多大阻拦,一路顺利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抽隙回头望了一眼,见有四道遁光不及撤走,被半道截下,差不多几息之后便没了动静,心下不由暗叹一声。

    不过此刻还不是放松之时,不说还有一二名玉霄修士追在身后,就连真魔都有可能追来,故而不再多看,扬手漫起一股烟雾,往一处山谷投去。

    那头真魔在外转了一圈,就把牌符夺回,不去理会那些四散逃开的玉霄弟子,重又飞回法坛,落至那青铜鼎前。

    因又一气吸摄多名修士神魂,双目之中竟有了一分灵动神采,他将牌符在手中抛了抛,随后对其吹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少顷,鼎上朱红符纸便就轻轻飘落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无了束缚,里间那魔头自然急着往外冲出,却不防备同类窥伺在旁,还未经变化,就被在旁窥伺的真魔一口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吞了一头同类,其浑身上下有烟气飘出,似是无法凝聚成形,直至好一会儿,才又恢复原来模样,而后又走至最后一口青铜鼎前,如法炮制,将里间这只魔头也是吞了。此次身形只是稍显模糊便就稳住。

    这真魔似还意犹未尽,身形一纵,好似疾电一闪,直往灵穴所在而来。

    此刻另一方向,司马权正与一个名唤谢勺的玉霄长老对峙。

    两人因心下皆有顾忌,又忌惮对方神通手段,是以都不敢轻易动手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司马权忽觉袖中一热,心中一动,深深看了对方一眼,一挥袍袖,驾起遁光,竟就带着身后十余人撤去了。

    谢勺神情顿时轻松几分,但眼中也露出几分不解之色。

    身后一个族人上来,道:“师叔,就这么让他走了不成?”

    谢勺沉声道:“司马权神通不小,他愿意退走,那是最好,不必再去招惹他了。”

    司马权到了远处停下,他自袖中拿出一枚竹木牌出来,见已是焦黑一片,心知那真魔已被放了出来,暗忖道:“计策已成,就看玉霄如何应对了,若是运数在我一边,此次争夺灵穴当还不失胜机。”

    青衣道人自被真魔吓退之后,往东飞遁,两刻之后,就见得一处六角法坛,拔地而起,有千丈来高,几如山岳一般,数十里内满布阵旗,到处都是飞舟云筏往来,只粗粗一看,就有千余修士在此。

    他来至近处,巡游之人认得他,立刻放了他进去,把身落在法坛一处台阶之前,对着一名童子言道:“请童儿通禀一声,周濂有要事求见坛主。”

    周雍自成洞天之后,便少再管底下之事,如今主持之人是其同辈族弟周廷。

    那童子对他一揖,就往上去了,过不多久,他又转了下来,道:“师兄,唤你上去相见。”

    周濂整了整袍服,踏上高阶,百余步后,到了顶上,目光一转,见有一修士半跪在法坛之前,他认得是其是吴族一名长老,平日见得几面,倒也曾打过招呼,正诧异时,听上面有声道:“吴环,你丢了驻守法坛,也有颜面回来见我?”

    那长老道:“坛主容禀,那处法坛只我与同宗师弟二人,来人乃是骸阴宗中有名能手,委实斗他不过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又道:“住口!别人能守得,为何你守不得?你不拼死一战,反而暗中逃回,只这便容你不得。”

    那长老似还要辩解什么,只是才方开口,还未说出话来,脸上却露出了惊怒不信之色。过得片刻,一道血痕自颈脖之中现出,头颅便就掉了下来,随后一道灵光下来,将元灵接了去。

    上方声音道:“好生护着吴长老元灵,待此战过后,就送他前去转生。”

    周濂看得心惊胆战,自家也同样丢了一处法坛,若论罪过,怕还更重。

    上面声音这时又道:“周濂师弟可是来了?”

    周濂忙道:“已是到了。”

    他忐忑不安地上得台阶,到了高处,见一个三旬左右的修士高坐台上,目如朗星,修眉细长,颌下留下疏须,十分清隽,认得是周廷当面,把手举过头顶,请罪道:“小弟丢了盘浚法坛,还请师兄降罪。”说着,便要跪下。

    周廷一声朗笑,亲自走了下来,将他搀扶住,道:“师弟何来罪过?”

    周濂怔了下,道:“这,那盘浚峡……”

    周廷笑一笑,他看了看左右,轻描淡写道:“早在灵穴开得之前,我便料定盘浚峡必是魔宗主攻之地,故此早是在后方又做了另一番布置,其不来便罢,若是来了,管叫他一个都走不脱。‘

    说着,又微带歉然拱了拱手,“因布置隐秘,不好叫人得知,故此未曾告师弟,故此盘浚峡上人手稍显不足,这不是师弟之过,师弟也莫要怨我。”

    周濂他一时也看不透,周廷究竟是果真有布置,还是单纯为了他开脱,既然揭过此事,自然最好。他叹了一声,道:“小弟岂敢怪罪师兄,只是可惜周沿师兄了。”

    周廷诧异道:“周沿师弟怎么了?”

    周濂黯然道:“遇上棘手对手,已然身陨。”

    周廷神色变了变,族中三重境修士身亡,他也是脱不开干系,沉声道:“不知撞上谁人了?”

    周濂低声把经过一说。

    周廷不由皱起了眉头,细想那魔影来历。

    自旁门入魔穴镇压魔头之后,灵足自成的千载真魔已是万余年未在世间现过身了,他虽有几分猜测,但一时之间,也无法下了判断。但若就此上禀宗门,却是显得自己太过无能,思索许久之后,他失笑一下,忖道:“我去想这许多作甚,我这法坛上有秘宝镇压,只要守好此处,却不怕其有何作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请搜索,小说更好更新更快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