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五十五章 万载难消龙君骸
    ps: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,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,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“qdread”并加关注,给《大道争锋》更多支持!

    张衍伸指一点,一点细小清光飞出,落去下方,这一刹那间,好似火落薪堆,那底下原本漆黑一片之地乍然放出光明来。

    他负袖站着,目光往下投去,见下方有一根定心大柱,由上直贯而下,在极深之处,隐隐可见有一条龙形之物在下方盘绕在上。

    只是这光亮闪过之后,却又极快消去,又还作是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魏子宏方才一瞥之间,只瞧了个模糊轮廓,便把额间神目一开,想看个清楚,然而才方望去,却觉一阵头晕目眩,知道厉害,忙后退两步,晃了晃头,才好过几分。

    张衍一笑,道:“徒儿可曾看清?”

    魏子宏一躬身,道:“弟子惭愧,道行浅薄,并未瞧得清楚。”

    张衍道:“非你之过,那真龙别有异处,便是你修成元婴法身,此间也是难窥全貌,需得就近方能观得。”

    他把袖一挥,一道法力撞在那机枢石碑之上,其便轰隆隆一震,碑面竟生出丝丝灵光,流转不息。少顷,魏子宏听得头顶铁链哗啦啦作响,不停摇荡击撞,随即脚下微微一沉,两人身处这方铜盘竟是被缓缓往下放去。

    四周一下变得暗沉下来,魏子宏再不敢随意运聚法力去看,过得片刻。他忽然想到一件事来,便道:“恩师,适才李道友在此处时,受了那龙君气机迫压,竟然身躯僵木。口不能言,这可是因他出身异类之故么?”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此人虽是妖身,但莫说他已修成元婴法身,就是一重境修士,当也不至如此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疑惑道:“那却是何故?”

    张衍道:“这龙君算得上是九洲天妖之首,群妖共主。传闻其父祖之时,曾集天下妖部族长三千余,歃血为誓,其族裔后辈愿世代奉其为君,那李岫弥是水族出生,其祖上不定就是那立誓妖王之一,那受此牵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听了,不禁些担心道:“原来还有这番缘故在内。弟子闻得北冥妖皇,只需持拿一道符诏过来,就可号令天下妖众,要是李道友有此破绽,会否被那妖魔利用?”

    当日李岫弥讲道之时,就有一名要其尊奉妖主之人,其若是开宗立派,名声一大。传到北冥洲妖廷耳中,难保其不打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你却无需为此忧扰。持那符诏,需是妖皇嫡脉精血才可,自我溟沧派前掌门北伐北冥之后,此辈皆已斩杀干净,现时在位妖皇,不过旁支末裔。早无此等威能,只能欺压一些小辈妖卒而已,不然也不至于无法统摄八部族众。”

    “再则,修士一旦修入元婴法身,此等拘束血脉的手段就可设法抗拒。若是到得象相之境,便就彻底无用了,若不是龙君尸骸在此,以李岫弥的修为,也不会如此不堪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闻得这番话下来,不觉放心许多。

    师徒二人说话之间,那铜盘越坠越快,已是下去极长一段。

    张衍这时把手一抬,收住法力,那顶上锁链嘎嘎作响,似在紧拽一般,而后脚下猛地一震,已是停住。

    他关照道:“徒儿,取些晦照明珠出来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道一声是,自袖内拿出了十余枚龙眼大小的明珠,御使法力散布出去,四下里顿时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此刻再是一望,却是心下一悸,只见不远之处,有一颗硕大龙首浮现眼前,顶角逆冲,血红须髯,狰狞异常,颌下则悬有一颗熠熠生光的明珠。此刻虽是龙睛紧闭,但那身上那股勃发的滔天凶气,却是令人疑其能随时可能醒来。

    他行至那铜盘边沿,探首往下望去,见龙躯被一根根粗大铁链锁住,牢牢捆在那根上下贯通的大柱之上,只是其太过巨大,一眼望不到尽处,竟不知其长有几许。

    张衍道:“徒儿,你可曾看出什么异处来?”

    魏子宏看了两眼,俯身一揖,道:“弟子见识浅薄,不知异状何处,请恩师指点。”

    张衍这时轻轻一挥袖,平地挂起了一阵大风,奇异的是,经那风势一卷,这龙躯竟然化作一团团墨烟云气,飘渺来去,起伏不定,只隐隐可见其内有一根长长龙脊,连头通尾,时隐时现。

    魏子宏顿时吃惊无比,道:“恩师,莫非这苍龙遗蜕竟非血肉,只是一团云气不成?”

    张衍不答,反道:“你身上可带了法剑?”

    魏子宏道:“带了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你可试着一斩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应了一声,自袖囊内取了一柄法剑出来,暗运法力片刻,抖手祭在半天之中,而后一声喝,运指之间,其便化一道虹光斩落下来。可剑刃方及龙躯,着落之处,却是传来一声金铁交鸣之声,下方竟浮现一出片片铁甲坚鳞,只是看去似实又虚,而剑体才离,就又消隐不见,重化为一团水墨也似的云气,他讶然道:“虚实之变?”

    他知晓世上有许多法宝,因独特手段祭炼之后,可介于有形无形之间,甚至可在两者间转变来去,这龙尸看去也是如此,只不知是天生如此,还是后天炼化?

    张衍摇了摇头,沉声道:“非是虚实之变如此简单,而是这位龙君已把肉身修炼至变动无终,守合一方天地的地步,时时处于变幻流转之中,只靠那一根龙脊定压住自身灵根,故此才能保得身躯不受外气侵染,万载不损。”

    他暗忖道:“这龙君修为到了这等地步,早可大小随意,变化风云,几是难以灭杀,若是我若此刻对上,就是其毫不挣扎。任凭施为,思遍诸般手段,恐也唯有在外布下界障,将之封禁起来这一途可走,也不知祖师当初是如何夺去其性命的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心下深觉震撼,这龙君修至这等境。怕是当年泰衡老祖也未必能比得上了。

    张衍望着那龙尸许久,目光微闪,此刻他已修至参神契五转境中,自然不再需要这条苍龙添力,不过这具躯壳也不能浪费了,正好拿来炼器,尤其那条龙脊,若是用来助炼那辟地乾坤叶,必可大大增其威能。

    他心念一转。道:“徒儿,可曾记得当初你我师徒谈法,你曾言瑶阴门中有一门‘万源化生功’,练成之后,可把合契外气化入法力之内,由此可生出种种奇效?”

    魏子宏恭敬回道:“回禀恩师,此法确实厉害,只是练来也难。需用蛟龙之血才可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若是用这苍龙之血如何?”

    魏子宏道:“那自然是好的,只是这万载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。猛然回过神来,这龙躯乃是上万载未损之身,那不定还存精血,不禁微微有些激动道:“恩师,这……”

    张衍摆了摆手,道:“要动这龙身。非得请动北冥真人出面不可,眼下不必急切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忙是点头称是,又道:“一切听凭恩师做主。”

    张衍颌首道:“这里还有一桩宝贝,你随我前去一观。”他一振衣袖,四边铁链绞动之下。铜盘又往下沉去。

    只是越往下去,周遭灵机越盛,魏子宏不觉已有所猜测。

    不知过去多久,那铜盘终是不动,前方却出现有一座玉灯轮,如宝莲之状,高有丈许,内中摆有一枚石卵,望去忽明忽暗,焕发奇彩。

    魏子宏脱口道:“莫非这便是那天地胎?”

    张衍道:“原来徒儿也知此物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道:“弟子先前也是孤弱寡闻,得苏奕华告知,才知这处还有此等奇宝,却不知又祖师当初为何不把此物取走?”

    张衍道:“这天地胎虽称得上奇宝,但自身柔弱,好如初生婴儿,哪怕寻常法力震荡都能毁去,故为师方才未曾轻动法力,就怕一不小心,致其损毁了,祖师将之置在此处,许是有成全后辈之意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想了一想,也觉确实如此,以他修为,若无恩师相助,很难到得此处,而似自家老师这般修为的洞天真人,却又不一定看得上了此物了。

    张衍看了看脚下,道:“实则我等所立足这铜盘,也是一件法器,这当是祖师当年所立了,就为师观来,此盘可摒绝内外之气交融,是以无论这天地胎吸取多少灵机,都被牢牢镇住,不得运化,更无法被龙躯吸摄过去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一惊,道:“恩师之言,可是说那龙君得了足够灵机,还能死而复生么?”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这却不能了,不过这龙尸不坏,灵机久积之下,也难保其不会生出魔性精魄来,虽再那非龙君自身,但身上诸般威能,却是一样不少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不觉暗自庆幸,这等大妖,要是闯了出来,不知天下间有几人能够挡住。

    张衍道:“下回来此,就要动那龙尸,未防有变,徒儿,你上去先将那天地胎取下,切记,不可起得半点法力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应了一声,缓步上前,先是看了一阵,这才小心拿下,

    张衍见他取入手,便道:“你且收好了,先随为师出去,好好筹谋一番,回头再来取这龙尸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我的小说《大道争锋》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,同时还有100%抽奖大礼送给大家!现在就开启微信,点击右上方“+”号“添加朋友”,搜索公众号“qdread”并关注,速度抓紧啦!未完待续请搜索,小说更好更新更快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