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四十四章 携手合力御界关
    肖莘闻听这语,先是一怔,随后低头思索起来。

    蝉宫也有自家传承,纵然派小力弱,可也不能冒着欺师灭祖之名轻言废弃。

    不过琢磨这话中之意,似非是要他们做门下弟子,而是做那派外附庸。

    小派屈从大派,这也是常有之事,就如风陵海上有许多宗门就倚靠着三大势力。

    她想了许久,才小心翼翼问道:“魏真人可是说,要我蝉宫附从溟沧派么?”

    魏子宏道:“非是要你入溟沧派,而是要你归我瑶阴派门下。”

    肖莘有些不明所以,疑惑道:“瑶阴派?”

    闻长老倒是略微知晓这两者之间的关系,上来低语几句,将内中情形简单说了说,

    肖莘这才明白过来,她自觉不能做主,道:“魏真人,兹事体大,可否容我与众长老商议一番。

    魏子宏也不逼她,道:“肖宫主自便。”

    肖莘万福一礼,退到一边,把众人唤至一处,问道:“诸位长老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那于姓长老道:“老朽以为可以,溟沧派乃当今玄门大派,门中有十二位洞天真人,屈事溟沧也不失一条出路。”

    但亦有人不甚赞同,“魏真人此回显是想借用我等之力对敌玉霄,可若是过去此劫,玉霄若揪着不放,魏真人是张真人弟子,未必可拿他如何,但我蝉宫上下果真能一体保全么?”

    其余长老听了此语,俱是眉笼忧色。

    肖莘一时拿不定主意,见闻长老一语不发,便道:“闻长老,你有何见解?”

    闻长老苦笑道:“宫主,魏真人方才将他杀死周子尚一事说与我等听时。我蝉宫便无选择余地了,要么翻脸动手,擒他下来,交予玉霄,要么就此投至其门下,不论如何择选。总是要得罪一家的。”

    肖莘轻叹道:“闻长老说到关节上了,终难有两全之事,我蝉宫前辈,有不少是败亡在玉霄派手中的,本宫心中,却是偏向魏真人,不知诸位之意?”

    诸长老互相瞧了瞧,都道:“全凭宫主做主。”

    肖莘欣然道:“既然诸位长老皆是赞同,那便如此定了。”

    她莲步轻移。至魏子宏身前,敛衽屈膝,深深一礼拜下,道:“我蝉宫一门,愿奉瑶阴为上宗,只要魏真人点头,我等即刻便可定约立誓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道了声好,取了一张契书出来。两人当场以心血立誓,铭刻其上。待各自用印之后,此契一震,化作两道灵光飞起,入了两人眉心之中。

    这誓约一定,彼此就成一门中人,蝉宫众修士虽还不知出路何在。可着着实实是入了溟沧派这一方,神情登时轻松许多。

    肖莘这时才敢相问,道:“魏真人准备如何应付周真人?”

    魏子宏看去成竹在胸,道:“肖宫主,这小界之中有前人所设禁制。不容洞天真人妄入,不过如无人主持,少则四五日,多则七八天,周如英不难进来,但若我等寻得禁制所在,再以法力护持,就可拒她在外了。”

    肖莘眸光一亮,道:“不知禁制何在?”

    魏子宏道:“那便要诸位出力了,就在这小界之中,多是落在灵机兴旺之地,分头去寻,不难找出。”

    肖莘认真道:“既入真人门下,当是和舟共济,我这便去安排人手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道:“肖宫主慢来,还有一事,这界关门前不得不防,当应留下一二人看守。”

    肖莘疑惑道:“不是说周如英无法入内么?”

    魏子宏笑了笑,道:“周如英是无法入内,但玉霄派可非止她一人,唤得一两个三重境修士到此,也非什么难事。”

    肖莘听了心下一惊,暗暗责怪自己疏忽了。

    闻长老在旁插言道:“魏真人思虑周祥,我等不及,就是不知,这等人物到了,又怎生抵挡?”

    魏子宏道:“我出来时携了几件得利法宝,其中恰有一张阵图,只是你等难免驾驭不熟,需先演练几回。”

    闻长老笑了笑,道:“却是巧了,说到阵图,我这处倒也有一张,本乃我蝉宫至宝,方才我四人合力,把一名入得此界的三重境妖修困住了,若非后来那位周真人到来,他必难逃一死,不过便是位真人,也是取了巧力,才能破去,只是此图稍有破损,不知真人可有五方精气之属的宝材,我等也好快些祭炼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半点也不见犹豫,入袖摸索了一阵,便抛出数只玉瓶,道:“若是嫌少,回头再来问我讨要。”

    闻长老拿了过来,法力入内一转,惊喜道:“当是够了。”

    肖莘见这里安排妥当,就回去支使门下,蝉宫此来共是七名长老,重新祭炼阵图一人便就可以,得了她吩咐后,留下闻长老在此,其余人皆往不同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魏子宏看着众人远去,也道:“我方才也是看定一处,先与宫主暂别,最迟三两日后,便会回转。”

    肖莘自香囊内摸出数张灵符,道:“此是我蝉宫飞书,真人若有唤召,祭动此书便可,我等必速速赶至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也不客气,接了过来,随后身上腾起一道黑烟,裹着他往天际飞驰。

    到了天中后,他眉宇间多了几分凝重。

    尽管他表面之上自始自终都是表现镇定,可心下明白,方才说那番话实则只是用来稳定人心。

    金阁开阁之后,他常去翻阅道书,知晓洞天手段太多,这小界禁制能挡得多久,他也是心中没底。

    不过他能感觉到,冥冥中似有一与自家有所关联之物正往此处过来,只是这感应十分模糊,若断若续,无法判断出到得具体时候,故眼下也只能设法策动众人合力拖延。能缓一刻是一刻。

    他飞有一天,忽然感到有一物向着自家飞来,起手捉来一看,眼神却是一冷。

    这是溟沧派门内所用飞符,除了门中弟子,外人取了去。不知法诀,也难以驱用,而这小界中除他之外,能发来这飞书的,只能是那苏氏余孽了。

    他哼了一声,朝符光来处动身飞去,大约三刻之后,见得一处绵延数百的高岭,至高之处。早有一名手持拂尘的道人在那里恭候,远远就道:“魏真人,请这边说话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在半空中四下一扫,确认没有什么布置,才方降下身来,冷声道:“苏奕华,你敢约我到此,倒是胆量不小。”

    苏奕华打个稽首。道:“苏某也是为难,那位周真人要是入了小界。苏某也无处可躲,不如此不足以自救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反应也快,皱眉道:“昨日我等说话之时,你在近处?”

    苏奕华回道:“只是仗了一件听音辨灵的法宝,非是苏某自身能耐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看了看他,道:“你有何话。可以说了。”

    苏奕华见魏子宏不是一上来就喊打喊杀,就知有得商量,便道:“苏某想向魏真人讨个便宜,且先联手共御外敌。其余之事,暂搁一边可好?”

    魏子宏也不与他绕弯子。问道:“你有何法?”

    苏奕华道:“我苏氏至宝秦阳鼓在我手中,听闻魏真人有一张上好阵图在手,我愿请此宝出来镇压此阵,如此周如英除非真身来此,否则断然是冲不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魏子宏以审视目光看去,发现苏奕华脸上却是一脸平静,半晌,他才开口道:“便如此吧,三日你来界关前寻我。”

    言罢,他正要离去,苏奕华却喊住他道:“魏真人,我若将真龙府交出,门中可否免去苏某罪责?”

    魏子宏顿下脚步,回身过来,见其神色不似作伪,便道:“这非是我所能做主,需先上禀恩师知晓。”

    苏奕华知他所言不虚,叹道:“那就等过了此关再言吧。”

    小界之外,周如英一连试了数种解禁之法,并未能如愿开关,虽她还知数十种法门,但若一一试来,至少要耗去三、四十日,她不甘愿就白白耗费了这些时日,便起先法力凝化一张符箓出来,运力发入虚空之中。

    七八日后,一道虹光飞来岛上,落地之后,出来一个老道,看去已有古稀之年,满脸皱纹,须发稀疏,上来打个稽首,道:“见过真人,真人急召到此,有何事吩咐。”

    周如英道:“谢运,我若记得不错,还有三十年,你便当前去转生了?”

    谢运道:“劳真人记挂,弟子确实只余三十年寿限了。”

    玉霄门中有规,不是周、吴两家弟子,元婴修士过了八百整寿,就要前去转生,不得再在门中修持。

    周如英道:“我怜你修行不易,今日给一你立功之机,门前这一小界,你若能拿了下来,我可到我师兄面前请言,再宽待你百年,你看怎样?”

    谢运顿好似又惊又喜,露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,下拜道:“真人厚恩,谢运愿往。”

    周如英满意道:“好,莫要耽搁了,速速去吧”

    谢运再拜了一拜,毫不迟疑跨入界门,可一到里间,却见上方有雷电风火降下,知道对面有布置,他不再挪步,立刻祭了一幢高塔模样的法宝出来,就里一坐,根本不去闯阵,只是一味防守。

    他心底十分清楚,这小界之中人物定不好相与,否则周如英早把自家族人找来了,何必把功劳让与自家?要是当真听信,上去拼命,怕是死了定是白死。故准备在此虚应几日,等到差不多时,便就退了出去,到时周如英也不好怪他不出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请搜索,小说更好更新更快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