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东方之星娱乐 > 第四十二章 分身一道平海风
    御部心明洞天之内,周如英正持定打坐,忽有一道法旨摇曳金光,飘飘入内,她神色一肃,立起身来,小心上前接了,随后拜了一拜,口中道:“弟子周如英敬领法旨。”

    待法旨之上金光散去,她才将之打开,可看了下来,容色之中却生出几分不满之色,沉吟半晌,对外言道:“来人,持我法符,去把族中弟子周子尚的宗册调来。”

    一名守在门前的弟子对她一揖,道:“真人稍等。”便转身飞遁出去。

    等了不到半个时辰,那弟子回来,双手托上三卷玉册,恭敬道:“真人所需宗册皆在此处。”

    周如英看去一眼,三卷玉册俱都飞至她面前来,其中两卷她只稍稍翻了翻,就丢了在一旁,只把最后那“蹈矩册”拿来细看。

    此册尤为重要,周氏门下,凡是有资质的弟子,入门之后,皆会在此书录其言行举止。

    严苛一些的师长,弟子去了何处,又往来几日,都要要清清楚楚写入其中,甚至修习哪一门神通,得了何人指点,也要记注。

    有此册在手,对长辈师长而言,弟子修为到了哪一步,几时能够破开境关,都是清清楚楚,一览无余,想刻意遮瞒都是不成。

    此等境况,只有到了元婴三重境中,才可摆脱,不会再来拘束于你。周如英本以为调来此宗卷。要查清楚周子尚去向很是容易,可看罢下来,却发现其行止以往还算详细,但这近半年来竟是一片空白,未有只字交代,不觉蹙眉,问那弟子道:“怎么回事,为何这里不见记注?”

    那弟子如何知晓,他又非是管宗册之人,但久在门中走动,总算知晓不少内情,低声道:“弟子猜测,许周子尚是正支弟子之故。”

    周如英哼了一声,也是明白了缘故。族中弟子言行,本来一月一录,但再严厉的规矩,也是有漏子可钻的,尤其正支弟子,为做一些隐秘之事,往往一年半载之后方才补上,这些自然都是些伪饰之言了,而周子尚因龙府一事,为提防族中有人与自家争抢,故去时未曾有过任何交代。

    周如英也知纠缠这事已无意义,不满道:“便无人知晓他去往何处么?”

    那弟子只把低头俯低,不敢答话。

    周如英一阵心烦,挥了挥手,把这弟子赶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思索了一会儿,去了妆台前坐下,起手在镜上一抹,好似去了一层薄雾,少顷,上方浮现一个模糊化影,笑言道:“师妹又有何事拿捏不定了?”

    周如英叹了一声,道:“族中弟子周子尚莫名身死,想来师兄也是知晓了,此事本该是周雍料理,却不想上人方才来旨,要由小妹来处置。”

    她语气之中颇有怨怼之气,因先前统管族门俗务之人乃是周雍,此事本该他来管,可其成就洞天之后,却请了灵崖上人法旨,将这差事推到她这处来。

    周雍成得洞天虽较她为晚,但论门中座次,却偏偏在她之上,是以她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镜中化影认真道:“既然是上人降谕,那必要做好了。”

    周如英也道:“小妹也是如此想得,只是周子尚之死着实有几分蹊跷,宗册之中查不到行踪,他当不是愿让外人知晓其去了何处,故想请师兄出面,问一问‘大圭方’,其身死方位何在,至于所需丹玉,近日小妹不太凑手,请师兄暂且代小妹补上,待来年供奉到了,再还了师兄。”

    镜中化影讶道:“师妹可当真舍得。”

    “大圭方”乃是玉霄门中至宝,修士姓名只需铭刻其上,如若身死,便可知你殁于何地,又转生何处,只是每请动真灵一回,皆需祭献不少丹玉。

    周如英无奈道:“上人亲自交代,办得不妥,怕要受了责罚,左右小妹无心大道,些许丹玉,也无需计较了。”

    镜中化影笑道:“如此,师妹稍待,我去去便回。”

    一语言毕,人影倏忽敛去,过得片刻,便又现出,道:“大圭方有言,星落在南,殁于风扬之地。”

    周如英略一琢磨,道:“南位?风扬之地?莫非是落在了风陵海上么?若到那处,倒是不难查明。”

    起手凝了一道飞书出来,挥手发出,此书到了外间,自然有弟子会为她探明详情。

    不出一个时辰,就有数道飞书回来,她翻了一翻,虽是出自不同人手,却都言及确有修士在风陵海上见到过周子尚行踪。

    周如英神色一冷,道:“看来果是风陵海修士,竟敢杀我周氏弟子哼,此辈还真是胆大妄为。”

    镜中化影思忖了一会儿,却道:“为兄以为,未必见得是风陵海修士下手。”

    周如英道:“师兄是说另有其人么?”

    镜中化影把声音放缓,道:“只是愚兄浅见,魔穴出世不过这数年间了,前回溟沧派镇灭两处,此回我玉霄若是失手,必叫天下玄门同道看轻,半点差错也不能出,要是这等时候南面不稳,恰如后院起火,必是首尾难顾,若是我布局,说不定会落一子在此处,师妹不可大意。”

    周如英一听,也是冷静下来,仔细想了想,道:“师兄说得有理。是小妹欠了思想了,以风陵海如今那些修士,几无一个能坏了周子尚性命的。”

    自昔年那位邵烛真人与灵崖上人一战败北之后,其麾下修士全数退回了风陵海。

    玉霄派若当真有心斩尽杀绝,区区一道厉风障根本阻拦不住。

    而之所留其不灭,是因为此地灵机不兴,占了也是无用,再则,也是怕有魔宗修士或是水中妖修占据此地,反生事端,而此间修士多数已被打灭了心气,故索性留着。

    不过玉霄派对其也不是全然不理,但凡有人修至元婴三重境,必会设法除去,以免得再生出邵烛那等祸害来。

    周如英愈想愈觉得此事不简单,不禁蹙起秀眉,本来以为派遣一名三重境长老前去,便可了断此事,但若是魔宗出手,怕是此刻正等着她等上门。

    周子尚虽是正支,可论及门中地位,只是一个寻常长老而已,可若有三重境族人败亡在外,那周氏颜面可要尽失了。

    她哼了一声,道:“看来此回非得我亲自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启了檀口,轻轻吹出一口气,在大殿之中倏忽一转,白气如锦,缓缓相聚,最后出来一个与她一模一样的分身化影。

    因此等分身需耗去自身一部分精血元气,若被人打灭,却是收不回来,故而少有人祭炼,

    但她统管宗族俗务,平日又需修行,却需一具分身替她奔走,指点弟子。

    她上一具化身,被孙至言生生打灭,此后却是用了百多年时间,才又这炼得这一具出来。

    把心念一驱,那化身对她一揖,就飞空而起,出了摩赤玉崖,疾光一道,就往风陵海方向射去。

    小界之中,渠商在里兜转了半日,接连探查了数个灵机兴旺的地界,却并未找到苏奕华下落。

    他举目望去,这处小界极大,不知延展出去多少万里,对方若有意躲藏,哪怕再用个十天半月也未必能有结果。

    找不到也还罢了,要是此人反到趁这空信息到了界外,那却是白白在此耽搁了。

    他考虑下来,决定干脆来个守株待兔,去往外间等候。

    入界之人不管了得了何物,终是要出去的,他只需守在出入门户之外便可,哪怕多候些时间,也总比在外茫无头绪的找来寻去为好。

    念头一定,他就驱开遁光,往出路飞去,不过小半日,就到得地头,而后纵身一跃,轻松出得门关。

    此时外间地宫之内,闻长老此时已是自蝉宫取了“显通阵图”来,布设在了石镜之外,他亲自坐镇北位,而另三位名长老则各是坐守一方。

    这时西明面一名长老感觉有人出来,道:“诸位长老,镜上有了动静,且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闻长老方才一直在留神海上,听得此言,不敢疏忽,转首过来,道:“可是看清楚是谁人出来?可是宫主么?”

    那名长老看了几眼,怒声道:“非是宫主,便是那方才欺辱我等之人。”

    闻长老先是一怔,而后哈哈一声大笑,声音之中透出几分杀气,“等得便是此人,今日要他来得去不得,诸位,且随我转动阵图。”

    另三人方才吃了个大亏,此刻得来机会,自然要讨了回来。

    ,知道对手不简单,都是法力转动,全力催发阵气。四面之上,竟有数千革甲俱全的神人现出,高如山岳,各持兵器,往下杀来。

    渠商因看轻风陵海修士,出来时并未加以防备,但等一脚出了门户之后,才猛然察觉到不对,想要转头回去,却发现已然没了门径,哪还不知是陷入阵中。

    忽听身后杀声震天,再转去一望,见得有数千神人自不同方向杀来,大吼一声,背后乌光一显,绕空一转,就将尽数杀灭,可下一刻,阵中突然涌起风火雷电,震得此方天地摇颤,颠倒来去,他不知为何,忽然间一个恍惚,整个人就被卷了进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r1152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