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三十二章 毒火烈风淬功行
    苏奕华数百年来东躲,对任何有可能威胁到自身之人都是严加戒备,更何况玉霄这般庞然大物。

    他思来想去,总觉不甚安心,于是把弟子正绛叫了过来,着他设法去打探一二。

    到了天明时分,正绛回来,禀道:“恩师,听闻那周子尚与婵宫宫主私谊不浅,此番是应她之邀,前去赏花的。”

    苏奕华沉吟道:“如此说来,撞上此人,只是凑巧了?”

    正绛道:“弟子以为当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苏奕华点头道:“但愿为师是多虑了。”

    不管如何,只要入了风陵海,无论鲤部、蟒部,还是玉霄,暂时都是鞭长莫及。除非这几家洞天真人亲自出手,但若当真这般大动干戈,那摆明了是告诉别家此地有异,故而绝不会如此做,至多只会遣得门下弟子前来。

    他手中几件法宝,就是三重境修士过来,也能周旋一二,倒是不怎么畏惧,想到这处,他也是略略心安。

    晌午时分,翁银铃回至客舍,脸上明光艳艳,其好似服食了什么灵丹妙药一般,功行竟比昨日有所长进。

    见得二人后,她万福一礼,道:“真人,风障已是力薄,再有一个时辰,便可动身,若真人有事,也可改日,但!长!风!文学今次若是错过,那可就要再等上三天了。”

    正绛眼前一亮,急问道:“今日是月中,莫非这等时候才是过风障的好时机么?”

    翁银铃瞟了他一眼。嗔道:“哪有这般简单,风障之风乃自风穴中来,而风穴遍布风陵海,多时至上万,少也有近千之数。彼此搅缠撞击,生灭不定,可毫无成规可循。”

    苏奕华抚须道:“传闻风陵海修士人人皆通晓一门功法,可窥风眼变化,不知是否如此?”

    翁银铃笑道:“确有此等功法,不过并非人人精通。也只各家掌门有怨修得。且出入风阵,不单单靠了功法,还另有一些手段。”

    苏奕华缓缓点首,知她说得不是虚语。

    风陵海中修士就是靠着厉风屏障阻挡外敌。这等涉及生死之秘。可不会轻易让外人知晓。

    不过他此刻还无疑探究其中隐秘。把拂尘一摆,道:“既是如此,我等这便随师侄动身吧。”

    翁银铃轻笑道:“二位请随小女子来。”

    她转身出得门庭。到了客舍之外,回眸一笑,就纵起遁光飞腾上空,苏奕华师徒二人也是踏云跟上。

    有数十息,到得珊玉水府东南角上,这处有一高台,疑似平山削峰而来,上悬一驾巨舟,大有千丈,上下百余层,看去如城如山,高不可攀。

    翁银铃略显自得,道:“真人请看,此是‘丹宁显灵大云舟’,风陵海中数百宗门,有此舟者,也只三家而已,我等乘此舟,可借厉风风势,只需一夜,就可回得霜枫宗了。”

    苏奕华凝目看去,道:“如此大舟,怕是需地火天炉筑炼。”

    翁银铃赞道:“真人好眼力,此舟是祖师所辟地火天炉中炼出,不过自祖师之后,那天炉后人无力维系,也便渐渐荒废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言语中满是可惜之意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一名神情谨肃的老者来至身侧,她忙是一福,道:“夏师叔安好。”

    那老者点点头,随后转身对苏奕华师徒冷声道:“两位若无事,请回入舱休歇,等到了地头,自会遣人来唤。”

    苏奕华笑道:“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那老者招呼一声,自有侍女过来引路,二人随其回了舱室,安坐下来后,正绛却气愤道:“恩师,不想那霜枫岛主门下一个个都是颐指气使,不把我师徒放在眼中,恩师不是和同微教有交情么,不如去那处如何?”

    苏奕华目光深沉,道:“风凌海修士天性凉薄,到了何处都是一样,何况眼下霜枫岛也是不得不去。”

    正绛不解道:“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苏奕华沉吟一下,道:“到了这里,此事也该告知你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招手,就有一道灵光将二人所站两丈之地罩住,隔绝内外,随后以密术传音道:“当年风陵海上那位真人之所以能够成得洞天,传闻是得了一处前人小界的。溟沧内乱之后,我苏氏为谋退路,曾设法找寻过几处小界,其余几处不去说他,只这处小界,其极可能是在这霜枫岛左近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目中闪动精光,“那位真人当初能上东华与灵崖斗法,显是手中握有不少丹玉,我疑是藏在里间,此回正好借这机会一探究竟,徒儿,小不忍则乱大谋,此番若能找到此地,非但可避开外敌窥视,还可设法把真龙府迁至其中,到时我苏氏一门,便就望复振了。”

    玉霄派,移星宫。

    吴丰谷面无表情坐在上位,正拿着一封飞书细观,半晌,他抬头道:“此事果真么?”

    儒衫修士道:“传书那人乃是族中多年前布下的暗子,此回冒着性命之忧知会族中,当是不差。”

    吴丰谷沉声道:“此事还有谁知晓?”

    儒衫修士道:“我得了消息之后,就立刻来寻师兄了。”

    吴丰谷望向殿外,道:“那苍龙遗蜕传闻有些神异,得了那龙府,不定可借其入得洞天。周子尚未有立刻禀明族中,反而将此事隐瞒下来,想来是有独享之意。”

    儒衫修士霍然站起,眼中皆是火热之色,激动道:“机不可失,失不再来,师兄,此等机缘,你若得了,再凭此入得洞天,我一门上下便可挽回几分颓势。”

    周族原本便是开派族师曜汉嫡脉后辈,万余年来,都是门中诸族之冠,自此代灵崖上人上位之后,势力却愈发大了,只这数百年中,前后就有两人成得洞天。

    反观吴族,后辈之中,便有出色人才,也俱被打压下来,而族中三名洞天真人闭关数百载,不理外事。故族人皆是十分担忧,再这般下去,吴族将来恐也要像那谢氏一般,沦为周氏附庸了。

    可借之成以洞天之物就摆在眼前,对吴丰谷诱惑也是不小,他不禁陷入思索之中,考虑起其中得失来。

    儒衫修士在下面看着他,不敢出言相扰。

    过去许久,吴丰谷终是出声,“此事确不好让周氏捡了便宜去,好在门中尚不知此事,尚有插手余地。”

    儒衫修士兴奋道:“师兄准备亲自出手么?”

    吴丰谷十分冷静,摆摆手道:“非是如此,我再耐心等上十载,就可去灵穴修行,大可不必在这等时候冒这等险,且我料周子尚当有后手,要想这般将龙府抢了过来,那是绝无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儒衫修士不禁失望,道:“那师兄待要如何?”

    吴丰谷轻描淡写道:“不碍,自古成事不易,但要坏事却是不难,你且设法将此透露给溟沧派知晓,余下之事,就不必去理会了。”

    儒装修士顿时心领神会,道:“师兄,好计策,小弟这就去办。”

    不过数天之后,苏氏余孽现身南海的消息,就传到了溟沧派十大首座陈枫的案几之上。

    因此事太大,他自觉难以处置,且此刻还真要专注对付魔宗,故亲去了一趟浮游天宫,将此事禀明掌门。

    半日之后,尚在昭幽天池苦修的魏子宏接到一封飞书,待仔细看过,便拿了一枚符诏出来,摆上香案,焚香默祷。

    片刻,那符箓化去,他再拜了几拜,就携上几件重宝,起遁光出府,直往南海而去。

    九重天外。

    张衍盘坐一团混冥玄气之上,在茫茫虚空之中遨游,因他不借外物飞遁,故每时每刻,皆有天外毒火烈气试图侵入进来,但一接触身周玄气,便就不断化去。

    不知过去许久,他感觉精气法力运转之间,有所滞碍,就将渡月飞筏唤了出来,去了其中汲吸丹玉,打坐调息。

    约是半月之后,他又是精神奕奕。默默一察,自身法力又有微弱长进,不觉点头。

    自夺了魔相之后,他便离了大容鼎,往虚空深处而去,边是为寻找合意宝材,边为借天外毒火淬炼自身。

    因此举等若日日与人相斗,故功行增长比整日在洞府枯坐修持来得快上许多。

    也亏得他为溟沧派三上殿之一的渡真殿主,背后有海量丹玉支撑,便有乘渡虚空的法宝,也万万不可能用得此法修行。

    又飞渡数日后,他忽然瞥见一大团星辰碎砾好似玉带一般,正洋洋洒洒飘来。

    此等物事他先前一路过来时也是见过不少,早已见怪不怪,只是此刻一望,却见其中有一大块碎石,竟给他几分熟悉之感,目光一闪,便要过去看个究竟。

    然则此刻,心神之间却是一动,一察之下,知是先前赐给门下弟子的一张符箓被启。

    他自成洞天之后,便赐给门下弟子一人一张法符,其中蕴含他一点心血,若是遇上大事,只要持此符默诵他名,或焚香祝祷,就可传递神意,令他有所感应。

    他稍作思忖,那一缕神意安和,当非是什么急迫之事,传信当是别有其故。转念下来,微微一笑,将袖一抖,顷刻间,就有一物飞出,以疾光之势,直往九洲所在落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……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