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三十一章 南山风陵海 鲤蟒欲争龙
    风陵海,此在南海极遥之处,岛屿浮洲多如星辰,虽远离东华等四大洲陆,但自上古之时,就有不少修士来此避灾,陆续传下道统。

    万余以来,一些南崖洲宗派在玉霄派打压之下也逃至此地,重立了山门,故也算得上是一方修道之所在。

    两千余年前,这海上却是出了一个天资横溢之才,此人借了前人遗泽,竟是靠着一只朱烛王虫修成洞天,而后又用了百余年,将风陵海中诸派混合为一,立下一教,广传道法,招揽客卿,当时声势之盛,隐为海上第一宗门。

    此人念念不忘就是夺回原先南崖洲山门旧地,故趁玉霄派中至宝借出之时,率众悍然杀回南崖。

    仗着上古异虫,初时也是无人可挡,只是后惹得灵崖上人亲自出手,一战之后,却是落败身死,门下徒众也被玉霄派杀戮大半,余者仓皇逃了回去。

    遭此大挫,风陵海一蹶不振,原先教门也是风流云散,再也未曾得复旧观。

    而今日风陵海上,却是来了一驾飞舟,其上站立二人,当前一个,是一个四旬道者,手持拂尘,身着黑袍,蓄须戴冠,气度渊雅。

    身后一人似他弟子,眸光转动不定,手足细长,看去就去心思灵活之辈。

    飞舟到了一片岛礁之上,却是一摆手,道:“徒儿,停下吧。”

    那弟子忙把手中牌符一摇,将飞舟顿住。随后左张右望,道:“师尊,便是此地么?”

    中年道人嗯了一声,自袖内拿了一只铜铃出来,轻轻晃动。

    大概一刻之后,海中忽现一个涡漩,自里飞出一个骑着翅鳍白鱼的修士,来至两人近处,目光中略带审视,问道:“是你等摇动撼宫铃么?”

    中年道人将铜铃一收。稽首道:“正是贫道。”

    那修士大咧咧道:“你等有何事?”

    中年道人言:“欲入风陵海见一位老友。”

    那修士冷笑道:“避祸就是避祸。何须用这番说辞?”

    中年道人未曾如何,他弟子却是忍受不住,便要出声喝骂,却被其师伸手拦住。道:“贫道与霜枫岛翁岛主有旧交。还望通融。”

    听得霜枫岛。那修士神情微变,当年那位洞天真人门还有两个弟子,一名越横山。传闻其师死后,就不知下落,另一人翁饶,就是霜枫岛派开派祖师了。

    他又重新打量了眼二人,语气稍缓,问道:“可有信物?”

    中年道人拿出一枚形如枫叶的玉佩,托在掌上,任他观看。

    那修士一伸手,似想要拿了过去,中年道人却是一翻手,又收了起来,笑道:“道友若是不信,可唤翁岛主出来一认。”

    他摆了一下拂尘,身边徒弟不情不愿取了一瓶丹药出来,抛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修士接过,当着两人之面,打开闻了一闻,满意点头,往怀里收好,把袖一挥,喝道:“等着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策动飞鱼,又钻入海中。

    那弟子暗自咬牙,骂道:“不过一区区玄光修士,也敢对师尊无礼,换了他处,定叫他好看!”

    中年道人十分淡然,言道:“风陵海修士一向如此,自高自大,目无余子,不足为奇,且暂忍一忍吧。”

    那弟子仍是愤愤不平,道:“师尊,除了此地,莫非便无别处可去了么?”

    中年道人叹道:“为师一门,昔年为溟沧派所害,今闻其门中又多了两名洞天,正是出手灭我族门的仇敌,故而东华四洲之地是回去不得了,至于东胜洲那处,边上有蟒部盘踞,也是不妥,如今遍数天下,也唯有此地能让我师徒立足了。”

    他唤名苏奕华,数百年前,溟沧派剿灭苏氏一族,族中五名元婴修士以身喂剑,破开禁制,又转挪水府大阵,这才使他逃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龙府这一落,却不在陆上,而是到了海下极深之处,他固然躲过劫难,却也难以出来,所幸苏氏早有另立门户之意,所留宝材丹药足可支撑他修炼。

    他天资也是不差,三百年就修炼到元婴之境,这才出得府门,只是这数百年来,因怕溟沧寻他,是以小心翼翼在海上游历,半步也不敢靠近东华洲。

    “风陵海上宗门虽多,但却是一盘散沙,要是有一强人,效仿当年那位真人之举,不难将之统摄一处,再有数十载,为师便有望破入三重境中,本待那时再来此地,只可惜……”说到这里,苏奕华不禁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那弟子垂下头去,捏紧拳头道:“是弟子连累恩师了,若非弟子漏了功法,又怎会让鲤部盯上。”

    苏奕华安抚他道:“这却怪不得你,为师也有不慎之处,未想除了溟沧派,连鲤、蟒二部也在追寻龙府下落。”

    有苏氏所遗功法丹药,他自问不难修到三重境,但要重振门户,则非要洞天不可。

    然而欲窥此境,便无有灵穴,也需丹玉相助,纵然苏氏当年留下不少,可仍还缺了许多,他只得四处寻觅,却不想一个不慎,被鲤部察觉到了行迹。

    那弟子一抬头,想要再说什么,却他被起手制止,道:“有人来了,不必多言,稍候见机行事。”

    话音才落,就见底下海水一分,一头大有三十余丈的鲸妖冒出头来,其背上有软榻锦垫,玉帘金珠,里间人影朦胧,依稀可辨是个女子。

    帐帘一掀,香风吹过,出来一个身着浅黄罗衫的貌美女子,朱唇一点,浅笑嫣然。对着两人万福一礼,道:“对面可是华辛真人么?家师接得恩师书信后,早命小女在外相迎了。”

    苏奕华抚须点首。道:“有劳这位师侄了,不知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那女子道:“劳真人下问,小女贱名翁银铃,是恩师座下八弟子。”

    苏奕华身旁那弟子却是哼了一声,他可是知晓,当年自己师尊曾救下那霜叶岛主一命,今日他们来此处相投,即便不亲自出来相迎,无论如何也不该只派了一个弟子前来。

    翁银铃美目飘来,道:“这位小道长是真人弟子吧?”

    苏奕华笑呵呵道:“此是我徒。道号正绛。”

    翁银铃瞄了他好一会儿。道:“正绛道兄修为好生了得呢,怕是修为已至化丹境吧,若是有暇,小妹定要向道兄多多请益。”

    正绛本不待回她。只是在苏奕华咳嗽一声。只得勉强唔了一声。算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翁银铃轻轻一笑,提醒道:“我风陵海上厉风往来不断,若无熟识情形之人接引。要想顺利入内,那是难之又难,此地还好,待穿过海谷之后,两位可要跟紧了,若是失散,恐只有洞天真人出手,才能救了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苏奕华也知这风陵海外有狂猛厉风,哪怕元婴修士陷入其中,也至多支撑一二时辰,故何时入内,又走何等方位,俱有讲究,其海内诸派,当年也正是凭此,才不至被玉霄派斩尽杀绝,便道:“那就有劳翁师侄了。”

    翁银铃咯咯一笑,道:“真人言重了。”

    她把玉手一拨,分开海水,带头往海中深处沉去。苏奕华也是驱动飞舟,往里进入,不一会儿,水势复合,海面之上又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就在二人进去未久,大气之中一阵闪动,凭空出来两个道人,这二人看去仙风道骨,然则身上却隐隐泛出几分妖气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白发道人沉着脸道:“居然躲入风陵海,这却不太好办了。”

    他身旁一人道:“师兄,我等要追进去么?”

    白发道人摇了摇头,道:“我等可过不了那厉风障,怕是难以跟上了。

    另一人急道:“师兄,那眼下又该如何?”

    白发道人道:“既在这里,也不怕其跑了,我等先回去禀明老祖,以老祖功行,要破此处,不过反掌之间。”

    两人低声商议一阵,就起了一阵黑风,瞬息飞去无踪。

    数个时辰之后,苏亦华师徒二人已是穿过海谷,到了一处珊玉水府之中,见此处有却有不少修士往来。

    翁银铃道:“请二位暂在此处安歇一日,待明日再过风阵不迟。”

    正绛诧异道:“方才不是已过了风阵么?”

    翁银铃扑哧一笑,道:“那算什么风阵,不过是漩流罢了,算了,小妹也不来多说,待明日道兄便知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苏奕华道:“客随主便,翁师侄说要等上一日,那便等上一日。”

    翁银铃道:“真人且先安歇,出来一次不易,师侄还有些许私事办,想来真人不会介意吧?”

    苏奕华笑道:“师侄自去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翁银铃一阵欢喜,对二人福了福,就自离去了。

    苏奕华正要去到宿处,却见对面有一英挺道人,对他微微一笑,拱了拱手。他眉头微不可察的一皱,还了一礼,随后招呼了正绛一声,三步两步,就转入翁银铃安排好的客舍之中,待坐定下来后,他道:“把禁制上了。”

    正绛依言做了,回身过来,道:“恩师,可是什么地方不对?”

    苏奕华脸色有些阴沉,道:“不妙,方才外面那道人你可曾看见?”

    正绛道:“见着了,恩师认识?”

    苏奕华道:“这人我先前在海上远远见过几次,乃是玉霄派周氏弟子,好似唤做周子尚,却不知为何到了此处。”

    正绛诧异道:“玉霄派不是与风陵海诸派有仇么?”

    苏奕华摇摇头,道:“此一时,彼一时。”

    他心里有些担忧,怕是对方也为龙府而来,被鲤部盯上还好,若是被玉霄派盯上,怕就难逃一劫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请搜索,小说更好更新更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