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二十四章 元辰洞中又一天
    张衍这具分身方往那光幕之中进去,却感到一股柔和力量上身,又将之推了出来,不觉一讶。

    他查探了片刻,发现却是那其中被人设了一层禁障,外来之人,法力稍强,便难以侵入。

    以他道行,不难起法力将之强行打散,只这里间存有他待取的功法密册,还有不少丹玉,要是出手太重,坏了什么布置,致其残损,倒也不美。

    他一转念,伸手一点,自分身上收得一缕精气回来。

    这具分身原先维系在力转二重之境,相当于一名玄光修士,此刻这么一施为,道行立降,登时只能比那明气修士了。

    只是如此,却仍是不成,似除此外,还有一层障碍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思,暗忖道:“莫非是神魂之故?”

    细想下来,倒也有此可能,洞天府邸对象相修士来说,可以说是自家后院了,除非遭外力强闯,当然不容外人窥觊。

    别人或会难住,或以缓力慢慢化解,不过对他而言,应对起来却也容易,伸指一点,将一缕神魂在分身内暗伏下来,不再如先前那般主动驾驭,还如探访东莱洲时一般。

    不过与那时不同,现下他修为高深,分身一举一动,虽是自家为之,但他皆可看在眼中,如有必要,亦可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这一番施为下来,他再试了一试,果然如此一来,前方顿无有阻碍了。

    笑了一笑,摆袖一挥,分身就飘飘荡荡入了小界之内。

    那分身入内之后,先是一阵浑浑噩噩,待清醒过来,眼能视物之后。发现自己落在一道江河之畔,水面甚宽,浪花翻涌。江流湍急,两岸山形地势起伏不平。望之辽阔。

    再一仰首,抬头有青天,举目有日月,更远之处,似还有无数星辰。

    张衍在外端坐,透过分身之眼见得此景,不觉咦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里情形,好若来至另一方天地。不似寻常洞天,倒似是一处小界了!

    洞天修士待入得二重境,道行精深,法力足够之后,就可设法开辟洞天,作为自己聚纳灵机,存身护道之所在。

    与人斗法若是不敌,大可躲入其内暂避,只要洞天之内灵机不绝,便不虞有事。

    不过亦有一缺陷。开辟洞天,亦需海量灵机,且若长久无人看顾。或是灵机摄取太过,其必会崩塌消散,未来若还有机会,便需化大气力重作开辟。

    而小界又有不同,能开辟小界之人,修为至少也是到了飞升之境的大能修士,可把外界洲陆山川灵气移载入内。

    比如那渡尘宗原先所居之地玄鹭洲,曾集数位天外修士合力联手开辟,又取地气置入其内。又留下生人繁衍生息,真真正正可称得上是自成一界了。

    张衍曾去几处同辈所辟洞天之内。多是空空荡荡,只有一些营造而出的山水陆洲。

    便是最慕享乐的孙真人。除了一片烟雨朦胧的大泽之外,也再无他物,并非他们不愿用心营造,而是道行未够,做此等事不过是徒耗灵机。

    不过洞天之中若有得力法宝支撑,那就有又当另作别论了。

    张衍知晓,晏长生早已耗尽本元精气,丹玉又明言不动,按理说也无余力在洞天之内另作布置,因而他猜测这其内或许藏有什么镇压洞府之类灵宝,当下来了几分兴趣,更是留神。

    那具分身在河畔站定后,就转目四顾,其记忆之中,自己是溟沧弟子,昭幽门下,来此是奉师长之命,找寻一本功法及些许修道外物的。

    在原地默默感应了许久,发现天地皆蕴灵机,有几个方向感应尤盛,便决定先去那几处察看一番。

    他气息一吸,就清气盈身,便腾空而起,沿着大江一路漂游。

    行有半个时辰,见两岸之上,竟有搭建起来的屋舍。

    张衍将此看在眼中,目光微闪,这说明这方洞天之内,还有生人居住。

    不过这洞天之内,多一人修持,就需多耗一分灵机,若不是弟子之流,绝不会如此做。

    但看这情形,当又非是晏长生弟子。

    正思索中,分身又再行出数十里地,听得前方有隐约有歌声传来,曲跳高亢,昂扬激荡。其放目远眺,见万里长河之上,一叶孤舟泛波而来,上面站着一个虬须大汉,身高体阔,腰间系剑,手中拿着一只酒葫芦,边唱边饮,极是豪迈。

    靠得近了,那大汉也是瞧见他飘身过来,先是一讶,大声道:“耿某何幸,今日得见仙人,”他把手中酒葫芦高举起来,拍了拍,道:“此间有好酒,不比仙酿,但胜在劲道足够,若不嫌弃,这位仙友何不过来同饮?”

    龙渊大泽,涟逍岛。

    这方地界在玄水真宫之外,甚是广大,按例是宫主门下弟子居聚之地。

    而此任宫主齐云天因此前只收了周宣一个记名弟子,故此成了其平常修行所在。

    今日岛上,周宣却是摆开了宴席,而所宴请之人,非是什么同辈修士,而是一名浮游宫上的值事道童。

    这道童道号隽明,虽在天宫当值,但自身却无甚修为,平日在灵眼之内,也只是靠着禁制法符才能行走。

    而他可是知晓的,下任掌门不出意外,定是由齐云天来接任,周宣纵然是其记名弟子,那也是未来掌门门下,

    今番见其对自己异常客气,几是待若上宾,不觉有些受宠若惊,还好他未曾昏了头,知内中必是有事,几杯酒后,就小心问道:“真人唤小童,可是有什么吩咐么?”

    周宣呵呵笑道:“也不瞒小友,本真人欲打听一事,半月前,渡真殿主回来之后,可是随行来了两位真人?”

    隽明听得此语,不禁手中一抖,天宫执事曾反复叮嘱过过他们,不得将二人之事说了出去,心下暗暗叫苦,早知是这事,他便不来了,只得支吾道:“这,小童对此事知之不详,不若回去打听了再来。”说完,他急急起身,好似要逃走一般。

    周宣坐定不动,轻轻一摆手,顿有法力下来,一下压住他肩,似笑非笑道:“隽明小道友何必如此,贫道所问,想来不是什么太过紧要之事吧,小友怎会不知?”

    隽明心里暗骂:“不是什么紧要之事,也值得你这般重礼待我?”

    表面却作出一副可怜巴巴的神情,道:“非是小童不卖周真人的情面,实是执事真人有过关照,谁人敢透露出去,定必严惩,还请真人莫要再为难小童了。”

    周宣一笑,放开了手,他悠悠言道:“你不说我也知晓,那是晏真人门下吕钧阳吕真人,另一人亦是他同门,我说得对也不对?”

    隽明张了张嘴,愣怔道:“既然周真人都是知晓,那又何必来问小童?”

    周宣这时终是说出了自家目的,笑道:“不瞒小道友,我对这两位心存仰慕,有意结识一番,只是其不知落榻何处,故来相问,想来此事不至于也相瞒吧?”

    说着,他自袖中取出一本道册,一只白玉瓷瓶,放在案上,又道:“这书册之内,记载一门粗浅修行法门,还有几手小术,那瓶中,乃是一些补气强身的丹丸,都也算不得什么好物,对本真人无用,就此赠了小友如何?”

    隽明偷眼看了看,他知道对方说不是好物,但话要反过来听,这定然是好的,不觉咽了口唾沫,有些心动。

    他在浮游宫上值役,整日瞧见的都是道行精深的修士,其往来行走,据俱是云从霞伴,前呼后拥,何等风光,何等逍遥,自家也是想着有一天能过上那等飞天遁地,快活如神仙的日子。

    可如他们这些童儿,除了一些运气好的,被门中洞天看中收为弟子,大不多数年岁一大,就会打发去九院之中理事。

    而错过了年齿,就是你一心向道,也学不到什么正经本事了,但有了眼前这本功法,说不定就能迈入道途了。

    但他仍是有些犹豫,可终究舍不得那二物,挣扎了一下,迟疑问道:“真人只为此事么?”

    周宣失笑道:“除了此事,我还能作甚?”

    隽明咬了咬牙,拱手道:“要小童明言也可,但小童有一请。”

    周宣道:“好说,小道友尽可说来。”

    隽明道:“小童这回若是说了,一个不巧,便要遭殃,不知真人可否容小童未来出得天宫之后,在近侧侍奉、”

    周宣并未立刻回答,只眼帘低垂,似在思虑。

    隽明心下忐忑,这可是一步登天的机会,要是成了,自己便有机会成为未来掌门一脉门人,不禁眼巴巴地看着,现在却是他反过来怕周宣不答应了。

    周宣思考半晌之后,叹道:“好吧,若不如此,怕是小道友也不安心。就应了你吧。”

    隽明大喜不已,当即把案几推到,抢地大呼,“弟子叩见真人!”

    周宣却一摆手,起法力将之阻住,不容他拜下,只道:“慢来。”

    隽明会意,上来几步,,小声道:“真人,那位两位尊客并未去到别处,而是去了那别离峰上。”

    周宣一怔,别离峰他可知晓的,那是小寒界所在之处,难怪先前怎么也打听不出来。他顿时皱起眉关,莫非自己先前猜错了,门中把这二人寻了回来,不是要刻意栽培,而是要囚禁起来么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

    ps:前一章说彭真人居于小寒界是笔误,这里更正一下,是小魔穴,不是小寒界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