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六章 当啸长歌舒胸臆 云霄一气动天地
    米真人见暂解了双方前怨,生硬无比地说了几句客套话,便就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陶真人打个稽首,道:“张道友,待炼化了这一道符箓,当再祭炼一道,送至道友手中。”

    张衍还了一礼,道:“如此便劳烦道友了。”

    实则他坐掌渡真殿,又能随意出入玄鹭洲,对于崇越真观一处小界并不如何看重。

    不过这毕竟崇越真观给予二人赔礼,此刻不收,那么清羽门为不欠下人情,也必会用他物相偿,与其如此,还不如就此接下,免得再多一番计较。

    张衍在与陶真人峰上品茶饮酒,坐论道法,不觉过去三天,

    他虽是至法成就,但陶真人毕竟先行一步,入得此境五百载,自然有不少心得体悟,这一番言谈下来,自觉也是收获不少。

    这段时日内,鲤部与崇越真观皆是将门下弟子族人唤回,不再围逼在清羽门四周。

    张衍看局面已定,又生归心,便就出言告辞。

    陶真人见他已有去意,也就不再挽留,对身旁童子交代一句,不多时,便见四弟子杨麟一男一女两名弟子上得峰上来。

    杨麟留得二人在后,正束衣冠,当先上来一礼,道:“见过恩师,见过张真人。”

    张衍道:“杨真人不必拘礼。”

    杨麟把眼去看自家师父,陶真人把手一抬,道:“免礼就是。”

    杨麟这才直起身来,又回声对那二名弟子。喝道:“你等还不上来见过。”

    那两名弟子赶忙上来拜见。许是头次见派外洞天,两人神情之中都有些拘束。

    陶真人道:“张真人看这二人可堪造就?”

    张衍一目观去,见二人俱是资质上乘之辈,赞道:“不差,未想海外也能得见得这等良质美玉,稍加琢磨,必成大器。”

    陶真人叹一声,道:“纵我多番用心,数百年来,只得这二人而已。不说不能与贵派无法比较。比南华派也还差了一筹。”

    东华各家派,除世家大族外,或多或少皆是藏有人种,以此维系门下传承。

    似少清派大岳墩下有百国千部。溟沧派龙渊大泽上有玄龟九城。

    此些人种久浴灵机。数千近万载下来。自然是钟灵毓秀,英才辈出,外界之人少有可比。而这些宗门之中修士自可由此挑选弟子,不必四处去寻,便是寿亡转生,落在此间,也更增来生入道机缘。

    陶真人开了清羽门后,便效仿此法,奔波海上,最后纳百余身强体健之人入得山中,日夜受灵机滋润,又给予炼气之法,如此五百年二十余代下来,多多少少也出了些许资质根骨佳绝之辈,而这二人,更是万中选一。

    自然,如溟沧派这等门派,不是纯看资质,犹看重心性,清羽门眼下根基浅薄,此节却不苛求了,只待引良才入门后,再打磨道心。

    “这二人,一名于淑荆,一名原仲恕,自入门来,修行勤勉,五十载凝筑金丹,只是局促在这狭岛之上,只是坐井观天,友能否带了他们去往东华,也好增广见闻。”

    于、原二人虽是四徒杨麟弟子,实则却是由他亲授道法,之所以如此,那是为了照拂杨麟门下颜面。

    张衍稍一转念,猜出陶真人此举用意,笑道:“如何不可。”

    陶真人见他答应,举杯遥敬,再一口饮下。

    大劫将至,清羽门固然远在海上,但也未必能独善其身,这是他防备万一之举。

    若是当真避之不过,致那山门破散,也有一脉弟子能传承留下,日后还能把门中前辈接引回来,使之来生再入道途。

    只是先前独来独往,无有可以交托之人,而今张衍无论地位修为,在这天下间,已少有同辈可比,自然委以托付了。

    第二日,张衍带了于、原二人上得蛟车,返门东归,陶真人则是亲自出门相送。

    出得千余里后,张衍道:“此去东洲不远,道友不必再送。”

    陶真人点了点头,打个稽首,郑重道:“若有事需陶某出力,一封书信便可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少不得有劳动道友之时。”

    他也是一礼,便坐回了车驾,两条蛟龙一抖身躯,漫起风云,往东陆回返。

    一日之后,张衍目光向下一扫,指着一处岛屿到,对着汪氏姐妹二人道:“那处是祈封岛,昔日为师为寻那成丹宝药,就是由此海,而今一晃过去,已是五百载了。”

    汪氏姐妹不由朝下多看了几眼,却是不由想到,自家老师没有洞天真人为师,而今却能修炼到如此地步,想起其中所历万般艰辛,也是心起激荡。

    张蝉道:“老爷,姜道长似在这近处修道,老爷此次回来,可要小的前去通传,唤他前来相迎?”

    汪采薇道:“恩师,此些年中,子宏师弟在瑶阴小界之中修行,而韩师弟则是去了碧羽轩修道,姜师弟这些年来也只回门两次,不如我姐妹前去知会一声,唤他等来山门拜见恩师。”

    张衍略一思索,点首道:“如此也好,你等一路小心就是。”

    汪采婷眨眨眼,道:“有恩师在此,看谁敢对我姐妹不利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天下能人何其之多,莫以为有为师在就可惹事生非,速去吧。”

    两姐妹顿首一拜,就下了车辇,驾罡风而去。

    蛟车仍往东行,这回出去不远,却见一座海上浮有一座青山,云堆雪砌,仙禽飞绕,有不少修士驾得遁法出入,观势颇为兴旺。

    他稍稍一转念,已是知其来历。

    此是从小界之中迁出的渡尘宗一门,掌门殷照空也是根底深厚之人,可惜被困束小界之内,故而止步三重境前。

    他记得这位殷掌门寿数也有七八百载了,而今过去近三百年,未见有洞天之气,若无延寿之物,怕是只能投去转生。

    至于藏行纳气,那是绝然不会的,这等方兴未艾的宗门,若有修士入得洞天,只会大力宣扬,告谕四方,不会遮遮掩掩。

    实则这也在他预料之中,修士若不得至法成道,欲成洞天,终究还是要仰赖灵穴,便无此物,也至少需得不少丹玉。

    如此就算成法之后,也要灵穴供养,否则哪怕资质再高,根性再厚,也是无用。

    古往今来,怕也只有一人例外,那便是沈崇沈真人。

    广源派并无灵穴,这位真人竟是以莫大毅力,踏遍九洲,搜罗丹玉,竟被他得以成就洞天。后又以丹玉为注,四处寻同辈斗法,以此筹措修炼资粮,不知经历多少生死搏杀,这才修至那破界飞升之境,其修道之路,可谓一路自那争斗杀伐中得来。

    张衍想到此处,有感此位先辈矢志大道,披荆斩棘的不屈之念,心胸之中也升起一股豪气,望着东华山川水陆,负手吟道:“此身入道五百载,志气长存星斗移,当啸长歌舒胸臆,云霄一气动天地!”

    随声一起,双袖一振,乘风而上,将法相展开,倏忽侵略万里。

    他这一动,海波翻涌,天中顿现闷雷电光,浩荡之气经天横过,罡风清气自西而来,直欲撼动东洲。

    这一刹那间,所有临海门派顿觉灵机如潮而动,太昊、南华两派洞天真人皆是蓦然惊觉,心下惊异,“是海上哪位同道来此?好生强横的法力。”

    溟沧派,浮游天宫之中,掌门秦墨白忽自定中醒来,微一感应,目中有精芒电光隐动。他沉思片刻,把拂尘一摆,沉声道:“传我法令,门下诸真速来殿上,不得迟延。”

    悠悠磬钟之声响起,传遍龙渊大泽。

    不多时,十一道清光云气自各家洞府升起,齐往正殿而来。

    往日溟沧派诸真出行,多是分身化影而至。便是上殿议事,为免动静太大,也是蔽去自身气机,此刻一不加掩饰,又是举气齐发,北天之上,顿见十一道神光冲起,照彻天穹。

    这般动静,别处还未如何,却是使得北冥洲诸部大为惊恐,此一幕与数千载前溟沧派十二洞天举剑北上何其相似?各部族长更是互相飞书往来,询问近日可有得罪溟沧之事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六大魔宗亦被惊动,与溟沧派同在北地的血魄宗更是如临大敌,几位洞天本在闭关,此时却不得不停下功行,出关坐镇,以安定人心。

    各派洞天修士也是惊疑不定,不知发生了何事,纷纷投书相问。

    玉霄派中,周如英目望北天,蹙眉道:“溟沧派这是要做什么?还有那海上玄相又是谁人?”

    她有些心神不宁,在殿中走来步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外间有一封飞书到来,旁侧侍立的弟子看她一眼,便上前接过,打开一看,松了一口气,回首道:“师父,原来是溟沧派张真人修成洞天,自海上归来,门中诸真欣喜,故而动身相迎,叫各家莫要惊慌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周如英有些失态,厉声道:“把书信拿来我观。”

    弟子吓了一跳,抖抖索索将书信呈了上去。

    周如英拿来一看,不由狠狠攥紧了飞书,急促呼吸了几下,定向外一指,道:“给去晃动金铃星,我要面见上人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请搜索,小说更好更新更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