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五章 只待天时开龙府
    张衍这法相一起,充塞宇内,不见海澜,不见日月,仿似回得那天机初演,万物将生未生之时,

    另两处法相受此一迫,气势稍沮,而随那混冥之气侵略扩展,又被渐渐逼退至天地一隅。

    西北方向那道见再难扳回,便不再坚持,顺势而退。

    唯独东南那道似有不甘,仍在坚持,只是独木难支,再滞得半刻,也就无奈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那法相缓缓自天而下,回得一处岛山之巅,最后现出一个衮袍高冕,莽带缠腰之人,其气魄威仪,好如人间帝王,正是鲤部老祖渠岳。

    他看着天上玄幽法相,神情之中露出忌羡之色,叹道:“玄门正道,果是不凡,纵然这位张真人初入洞天,却犹胜我辈。”

    他身旁还肃立着一个魁伟异常的修士,其下巴留着短髭,两目神气外显,身高在丈许开外,闻此言愤愤不平道:“若非那米真人先一步走脱,老祖未必不能压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渠岳呵了一声,语带不屑道:“崇越真观能有今日,不过是承了昔年几位玄门大能遗泽,如今数千载过去,前人福分也快用尽之时了。大劫将临,等米真人一去,也是自身难保,又怎肯得罪溟沧派过深?退去也是意料之中,今日不过试一试那张真人手段而已。”

    雄健修士有些焦急,道;“老祖,陶真宏既与溟沧派勾连上,那岂不说再也无法用往常手段对付?”

    渠岳点头道:“这位张真人门下弟子也是不少。往日手段是不可再用了,稍候你可下去传命,往后如无必要,不可再与清羽门过不去。”

    那修士更是焦躁,道:“那前面功夫,岂不白做了?”

    渠岳却是成竹在胸,笑道:“怎会?溟沧势盛,至多日后收敛几分就是,这数百年来东华灵机变动,浊盛清消。此局对玄门大是不利。连海上亦是如此,陶真宏也难有作为,而今不过坐等我与米老鬼寿尽而已,不过他恐怕想不到。我却还有另有手段应付。”

    雄健修士张了张嘴。露出一副想问却又不敢问的神情。

    渠岳犹是看着天空。道:“渠方,你而今已修至四转圆满之地了吧?”

    渠方回道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只是一说出口,他却流露出几分黯然之色。他也是知道,修为到了这一步,便无法再进了,不比族中那几个兄弟,虽洞天之路极难,但至少不曾绝了道途。

    渠岳看向他双眼,道:“我百孙之中,就属你资质最佳,当初你让那些个兄弟都去入了气道,却唯独让你走这力道之法,你可曾怨我?”

    渠方慌忙往地上一跪,连连磕头道:“老祖明鉴,孙儿从来不曾如此想过。”

    渠岳哈哈一笑,道:“嗯,若你当真怨愤,必生心结,就算有天材地宝相助,也修不到如此境地,且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渠方这才站起。

    渠岳叹道:“我之所以让你择选此法,那是因为气道乃是人修之法,本不合我族修行。”

    渠方有些不解,道:“可老祖不是说过,天妖精血断绝,力道之法虽好,却难通大道,而今唯有气道才是立世根本么?”

    渠岳沉声道:“不错,当初改走气道一途,使我八部从中收益良多,但你方才也是见了,那位张真人不过初成洞天,就压我千余载修为一头,前日罗道友还传书,让我小心提防此人,想来也是吃亏不小,这是为何?那便是因他乃玄门正宗,人身入道,同走此途,先天上便胜我妖修一筹!就如数千载前,溟沧派十二洞天打得我八部族众毫无还手之力,后来有不少族中弟子宁愿客死他地,也不愿归根族中,为的就是转生为人,盼来世有缘可以入得玄道。”

    渠方听得这一番言语下来,却是涨红了脸,死死捏紧了拳头,极不服气道:“莫非,莫非我部族就被玄门如此迫压欺凌不成?”

    渠岳神色一正,上前一步,拿住他肩头,认真言道:“自不会如此,只消你能修至力转五重境,就可扭转这颓势了。”

    渠方不禁愣住,结巴道:“老祖,孙儿,孙儿我……”

    渠岳暗叹一声,当初他选中这个孙儿,就是看中其生性质朴,老实听话,而这些年因怕有外人从其修为上看出什么端倪来,也未曾放了出去历练,致其心性有些不稳,不过只要谋划得成,这些都不算什么,反还有利族众辅佐,便道:“你莫要慌张,我既出此言,自然是有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渠方不禁张大了嘴。

    渠岳笑道:“你莫要不信,你也该听说,当初我渠氏占据三泊之一的涌浪湖时,就已是知晓底下有一苍龙遗府,只是那是溟沧开派祖师太冥真人亲手镇压,我等不得窍要,总是破不开禁制,后来苏氏得了此地,暗中解了禁关,但还未曾得了此物,就被秦墨白提前发动,诛绝满门,可那遗府,却被苏氏中人借宝遁挪至他处了。”

    渠方把眼瞪得浑圆,道:“老祖莫非找到这遗府下落了?”

    渠岳道:“这些年我不停派遣族人四处打探,如今已有了眉目,那苍龙道行,犹在诸多天妖之上,等找到之后,你未必不能重溯精血,返得那天妖之身,到时鲤跃龙门,自无需玄门脸色了。”

    他心中也是得意,陶真宏与自己磨寿命,乃是看鲤部亦受灵机牵累,现下也是后继无人,可却定然想不到,自己会撇开窠臼,另起炉灶吧?

    只是目光一撇,却见渠方在那里沉默不言,有些奇怪,问道:“你在想些什么?如有顾虑,可与我直言。”

    渠方把手一拱。道:“孙儿只是在想,要当真能成此境,好像也不必与那清羽门相争了。”

    渠岳上下看他一眼,道:“你能想到此节,说明老祖我未曾看错你,但你需知,我等妖部如欲重振声威,那终究还是要与溟沧派对上的,这胜负却是难说得很了,而陶真宏手那座仙府也是一件宝贝。若能到手。却能给族众留一个后路。”

    渠方这才恍然,道:“那老祖,不知孙儿何日能取得那遗蜕呢?”

    渠方失笑,要是其他后辈在此。定不敢这么说。不过知晓这孙儿没什么心机。便道:“莫急,此府当日是被苏氏一件法宝转走,若是再出世。不定会引动灵机,被溟沧修士察觉,故而需等到其派无暇他顾之时,方好动手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时,他忽然有所感应,转头看去,却见西北一道清气往山门方向而去。认出是崇岳真观米真人所作手段,脸色不觉变了一变,冷笑道:“我道你还如何硬气,原来也在为自家找后路。”

    张衍与陶真宏二人此时正在峰上谈玄品茶,忽见得天中一道清风过来,两人对视一笑,陶真人站起道:“贵客到来,还请来峰上一座。”

    那清风在天中一转,见清羽门并未开得山门禁制,便就化一枚玉蝶落下,而后一股光华腾起,却是自里出来一个化影分身,但面目模糊,看不真切,只得见那云鬟水袖,窈窕身形,其对两人一个万福,传出一悦耳女声,道::“两位有礼。”

    随后又转向张衍道:“妾身方才接了张道友书信,本欲前来,怎奈需炼化一宝,不便亲身来此,还望道友宽谅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了一笑,这米真人到此,看来已是有和解之意,其方才连法相都能展出,又岂会到不得此间?不过是怕自己与陶真人二人设局,不敢过来而已,他也不去计较,道:“贫道是客,米道友亦是客,此地之事,皆需听主人的。”

    陶真人笑道:“这倒无碍,只是为宴请两位,特意备了好茶,真人却是品用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米真人沉默一会儿,才道:“妾身今日此来,只是为说清一事,往日那是灵机之争,也不是什么化解不去的仇怨,看在张真人的面上,我崇越真观愿放下此事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又转向张衍,道:“张真人,你也莫以为妾身是惧了你溟沧派,只是看在这般杀戮下去,两派弟子难免损伤过大,只会便宜了他人。”

    陶真人有些好笑,他与这位米真人接触不多,但未想倒是如此爱惜脸面之人,其实则早已是服软,但这话里话外,倒好似说得清羽门反过来求她和解一般。

    他不欲争这口舌上的胜场,便道:“确实如此,而今大劫当头,天下玄门皆是如此,非是眼下所能争得出来的。若能避开大劫,则一切好说,若是避不过,则万般皆休,不必作那一时意气之争。”

    米真人听了这话,语气生硬道:“我崇越真观有祖师遗泽,便有大劫,也是不惧。”

    陶真人此刻也摸清了她脾气,呵呵一笑,道:“我闻崇越真观五位开派祖师,皆是承那上古西洲正传,想来是有办法避劫的,不过你我都是玄门一脉,又何必让那妖魔做了渔翁。”

    米真人把水袖一抖,便凝成一道金花符箓,飘落在案,道:“陶真人昔年开府之时,我崇越真观几个弟子不知轻重,得罪了两位真人,妾身便送上一物赔礼。”

    陶真人拿起一看,也是露出惊讶之色,凭他法力,自能感应到可凭这符箓能入得一处小界,此物用来作何解赔礼,可是代价不小,不由抬眼去看对方。

    米真人哼了一声,道:“我崇越真观根底深厚,区区一个小界,还不放在眼中。”

    陶真人有些意外,这等宁可自家吃亏,也要强争脸面之举,在修道人中虽不少见,但也不多。可他也知,若不收下,反还易使对方动怒,反而不美,于是也不客气,放入袖中,打个稽首道:“那便多谢道友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请搜索,小说更好更新更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