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东方之星娱乐 > 第三百一十一章 非是温仁是杀劫
    林上原,顺天坡。

    磅礴大雨一下便是两日两夜,仍是未息。

    自张衍去后,乐候率一众府臣候在此地,半步未曾离开。

    一名府臣忍不住言道:“侯爷,仙师不知何时才能回来,天凉风寒,阴雨入骨,侯爷还请保重贵体,不如先回去安歇,有臣下等在此地代为等候便可。”

    乐候摇头道:“不如此,怎能示我心诚。”

    林书吏走了上来,道:不错,侯爷不能离此半步。‘

    那府臣神色不愉,道:“林大人,侯爷为抵御妖魔,连日来操心劳累,早已疲惫不堪,若是再不歇息,怕是承受不住。”

    林书吏态度强硬,道:“行百里者半于九十,侯爷既已下定决心等候,又怎能半途离了?”

    那府臣有些生气,把声音提高了些,道:“林大人既如此说,那在下也不妨问上一句,若是那位仙师一月不至,候夜莫非就等上一月,一年不至,难不成就等上一年?”

    乐候听了这话,也有些动摇。

    若是知晓仙师何时回来,在此等再久他也甘愿,但正这位府臣如所说,要是当真几年不回,那又该如何?

    他若是个闲人,倒也不是不可,奈何他乃是一郡之候,大劫之后,尚有许多事要是做主安排,白白在此干耗,怕是正事都要耽搁了。

    林书吏见他意动,急步上前。一把拽住他袖口,厉声道:“他人要走,自可走之,但侯爷万万不可离开半步。”

    此间臣僚却被他举动吓了一跳,纷纷开口斥责:

    “林大人,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无礼,无礼,还不快快放手!”

    “林大人,稍安勿躁,如此怎为师表??”

    林书吏却是不管不顾。根本不去理睬。只盯着乐侯道:“张仙师那一声雷音叱喝,怕是天下妖魔都绝了半数,待仙师回来,传下**。侯爷就可收拾兵马。整顿河山。进而剿灭妖魔,尽复八郡之地,为天下兴复。为万千黎庶,侯爷受些雨水又算得什么?”

    乐候沉默片刻,感叹道:“除魔灭妖,再造盛朝,亦是父候毕生之志,尚幸有张仙师垂悯,我人道不绝,老师言之有理,本候在此候着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林书吏道:“正是,此间有何事,皆可交由我等臣子去做,请侯爷只管在此等候仙师,以正人心!”

    乐候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林书吏怕他再为人所动摇,又一指坡下,“侯爷请看。”

    乐候转首一看,见数万人众都在坡下,到了这时,竟也是一个亦未曾离去,人人都流露出一股企盼之情。

    他心下一震,自乱世以来,举目所见之景,皆是暮气沉沉,麻木不仁,而眼下却是大为不同。

    他深深吸了口气,道:“本候明白了,请老师请安心,仙师不归,本候绝不下坡。”

    林书吏这才满意,将他袖子放开,道:“如此,臣等也可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所幸他们未曾等得太久,再有一日之后,天穹上见有层层云岚自远处过来,间中有一道耀目金光横凌其上,灼灼闪烁不已。

    到了众人顶上,便化一缕皑皑清气垂降下来,落在坡上,而后便见一名道人大袍飘飘,行步出来。

    乐候一阵激动,赶忙迎上前去,带头跪下,口中道:“凡民李束功,恭迎仙师。”

    他身后臣属和坡上数万百姓也是一起跪下叩首,口呼“仙师”不已。

    张衍抬目一扫,淡声道::“乐候且请起身,贫道既说传法与你等,那必会守信。”

    乐候拜了一拜,想要站起,只是他确实连日劳累,虽年轻力壮,但也有些承受不住,才方起了半身就又垮下,身旁内侍见了,都是急忙上来搀扶,然而却被他一把推开,喝道:“躲开,我自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咬牙站直了身躯。

    张衍看他一眼,伸出两指凌空一点,乐候身躯一震,随后便觉一股暖流涌向周身,连日积攒下来疲乏顿消,身躯也是为之一轻,哪还不知是得了好处,当即大礼一拜。道:“多谢仙师。”

    张衍微一点首,又一弹指,就见一道金光灿烂的符箓飞出,飘飘落下,口中道:“此物你可收好了。”

    乐候忙是接住,正想开口问这是何物,却见一道道法门自眼前闪过,一时怔在当场。

    张衍此刻还未曾着手造法,是以给的这一篇也不涉及修道,而是讲述如何将死去妖魔尸骨熬作丹药血汤,以此壮大内元之法。

    常人服了,不但可延年益寿,更能得一身力抗妖魔之能。比之先前此间凡人琢磨出来的粗劣法门好过十倍,百倍。

    但因这法门是杀戮妖魔而得,是故一旦这天下妖魔除尽,自然也就无用了。

    不过东莱洲有虺龙未除,这一场争杀还会绵延多久。恐要等他造得新法之后,才有可能改换,

    只是到得那时,他也不会只授当面一人,而是会传了下去,使此间人人得与闻。

    乐候入神体悟了片刻,终醒了过来,对张衍深深拜了下去,道:“谢仙师赐法。”

    张衍指着远处一座大山,道:“那是何处?”

    乐候无法作答,林书吏这时抢出一步,道:“观此方向,那当是‘青合’山。”

    张衍淡声道:“此山形拔挺秀,可作洞府,你等如有危难,可来此处相寻。”

    一语说毕,他摆了摆袖,驾清风而起,须臾耸身入云。

    乐候等人不想他说走就走,忙是拜伏恭送,待见不到身影时,才迟迟起身。

    乐候看着手中金符。思虑了一会儿,随后双手一托,却是将之送到身旁林书吏手中,恭敬道:“老师请观。”

    林书吏有些诧异,但看了乐候一眼,见他神情诚挚,并不做伪,沉吟一下,这才接过,看完之后。不发一言。随后又递给身旁一人。

    那人有些犹豫,但还是忍不住诱惑,伸手拿了,面上既有失望又有庆幸。想了一想。也是传给了另一人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。连乐候在内,共有十二人看过。

    乐候上前一步,一手住抓一人之手。道:“世道颓半,本候一人无力擎天,自今日起,便与诸君共治天下。”

    这十一人相互看了几眼,未有动作,林书吏却抖了抖袖,第一个站出来,道:“下臣领命。”

    众人见状,也是醒悟过来,上前都是一揖,皆道:“臣等领命。”

    这时有一老臣言道:“可惜,仙师所传法门虽是精妙,但未闻传言之中那等长生不死之法。”

    林书吏呵呵一笑,道:“在下却以为此法甚好。若那等需要修炼经年,耗时费力的法门,侯爷何时能一展抱负?至于长生之法,诸位莫非要舍仙师,入山餐风饮露么?”

    众人一起摇首。

    林书吏沉声道:“这便是了,况且仙师赐法,自有思量,非我等所能置喙,诸位日后还请少言。”

    众人顿觉凛然,诺诺称是。

    林书吏轻舒了一口气,他实则还有一句未曾明言,那便是这些妖魔尸骨握在了乐候与一众权臣手中,如此便能维系原先上下尊卑,可顺顺利利养军炼法,讨伐妖魔。

    而要是那等人人可得,人人可习之法门,恐怕时日一久,人心不足,还未除尽那妖魔,就要崩了乐礼,先自内乱起来,唯有如今这般才是正好。

    张衍飞离顺天坡,行空往南遁走,不多时,就到了那青合山下,稍作停伫,看准一处合宜之地,就落身下来,以法力开辟一处洞府,而后在其内坐定。

    他已明了前路为何,而接下来,便该好好思量该如何行去了。

    他造此一法,是为证自身,而非为强求度化世人,那是以己心代人心,以己欲为人欲,先是落了下乘。

    有心者自入,无心者可去,有缘者自得,无缘者可弃。

    他又非世人父母,自无需把因果强行牵绊于自家身上。

    世人得法之后,该是如何,又往何处去,却与他再无瓜葛。

    换言之,这法门一旦造出,天人和应,他便能得法,哪怕天下间只一人去修习,也无碍他道途。

    然这一法不重外物,又不借灵机,若是世间之人能藉此得道,那天下还有何人再去入山拜师?玄门世家,又如何能把持修道外物?

    此等断根掘墓之为,怕是一经抛出,便是举世滔滔。

    到得那时,无论师徒世家,恐怕就先要杀他。

    他能想到,古今往来多少智者,多少先贤,也定有存此心者,但怕是俱都看到了此点,故而未敢迈步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眼下他尚还无需忧虑此点,莫说他道行未足,无法推演一门直入大道的法门,便是有,也不会一气抛出。

    他心自忖之,以自己修为,能把法门推演到开脉这一步,令世人入道不再被阻在玉液华池这一关上,便已是不差了。至于入道之后,要往上走,却仍需依附灵机外物而行。

    可便是如此,也不是无灾无劫了。

    他是有感世人为妖魔所欺,凋零飘落,才由感生悟,决意造法,既证自身,又可助人。可所谓“正复为奇,善复为妖”,这一法虽是使人入道为易,可一经流传出去,天下修道人不知会多上多少,待此辈汹汹而至,定会与此先修道人劫夺外物,争抢灵机。

    观东莱洲生乱可源,就是大洲禁阵与众生争抢灵机,可以想见,这一法若现世间,不是仁爱温厚,而必是掀起无边杀劫,他仿佛已能看见其背后那一片尸山血海。

    直到有朝一日,他得窥大道,完此妙法,方能将之化解消弭。

    而他这造法之人,然此途中,必有种种劫难随身。

    不过继受惠泽,亦承因果,

    此为己身之道,怎有见危则退,见难不行之理?

    旁人不敢,他却敢为!

    念及此处,他洒然一笑,抛开杂念,手掌残玉,闭目瞑坐,心神便自缓缓沉入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请搜索,小说更好更新更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