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三百零七章 人力难挽翻覆天
    荣候但凡还有别的主意,也不会自行放低身段。来求教张明这个看似来路不明的道人。

    此事心下虽还有所疑虑,但见其如此有把握,他也是有决断之人,把手一挥,沉声道:“不必演示了,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。听闻道长为救人性命才出手杀妖,本候自是信得过。”

    张明抬手一礼,道:“多谢侯爷信任,只是为稳妥起见,小道尚要备些物事。”

    荣候道:“车营一应物事,道长如有所需,皆可支取。”

    他侧过首来,关照手下人,道:“给这位道长腾出一驾空马车来,好做歇身。”

    身边管事为难道:“各处车驾早是占满了,没有多余的。”

    荣候不耐烦道:“宿人马车不过七八辆,多出来的摆得只是些瓶瓶罐罐,眼下是为避难,还还留着那些作甚,都给本候扔了。”

    管事不敢再出声,欠了欠身,便下去安排。

    张明打个道揖,道:小道这便去炼符了。”

    荣候道:“那就劳烦道长多多用心了。”

    杨统直到张明出去,才出来说话道:“阿父,你当真信他么,若是百数载前,道门或还有气候,如今哪有什么高明之士?”

    荣候哼了一声,道:“不信又能如何?你可有法能保得一门平安?”

    杨统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张明出去之后,祝府领也是跟了出来。并道:“侯爷关照在下保护道长,需用之物皆可告知于在下。”

    张明道了声好,就将自家需要的物事一一说了,祝府领一瞧都不是什么难寻之物,不到一刻,就一一备妥,随后就在营地中间驾起大锅,烧煮起来。

    张衍守在旁侧,命人不时不把找来的药材投入进去,熬煮了一夜之后。他取出一张符纸投入其中。

    再过有半个时辰。他道:“当是妥了,祝府领,每人以水囊装好,遇敌之前喝下。可收奇效。只是一日间不可多用。”

    祝府领有些不信。就这么一不起眼的小符,莫非就可相助他们抵御妖魔?

    张明看他面带疑色,退开几步。平静道:“祝府领可以一试。”

    祝府领抱拳告罪一声,拿了一只木瓢,抄起一口喝下,只须臾间,就觉浑身发热,手足有力,与那等激发血气的药物大有不同。

    他握了握拳,接过手下递来的一张大弓,轻轻一使力,只闻嘎嘎声响,就拉如满月。

    他大是惊异,这弓可是妖魔筋骨所造,平时只是拿来练力的,勉强能开的半弓就不差了,心下顿时信服,抱拳道:“道长,之前是祝某小看你了,还望勿怪。”

    张明自是不会在意,还礼道:“祝府领言重了。”

    祝府领有了倚仗,立刻下去安排手下兵卒过来盛装符水。

    待一切妥当之后,已是天将破晓,车队不敢久留,又自启程上路。

    行不多久,天空已是渐渐放明,这时一名目力上佳的亲卫指着道:“祝头,你看那处。”

    祝府领望了过去,见天中有数行黑点朝着自己这处疾掠过来,心下一沉,知是妖魔果真来了,便对着手下人大声喝道:“喝符水。”

    随他一声令下,三百余名亲卫立将随身水囊拿出,仰头喝下,而后齐喝几声,仰首抄弓以待。

    而于端这些劲卒则是三五一队,站在亲卫身侧,手持长枪遥对天空,为其做遮挡掩护。

    那些鸟妖看着尚在远处,可未有多少时候就已是飞临头顶,只是这里看防守严密,找不到下口的机会,只在上空盘旋。

    张明看着这些鸟妖行事很有章法,不觉多看了几眼,这一瞧,却是有所发现,他抬起手,指着其中一头鸟妖,道:“祝府领,你看那妖魔,似是头领。”

    祝府领随他所指方向看去,果见其与一般鸟妖与众不同,毛羽稍显鲜丽,当即张弓拉箭,稍稍一瞄,便指关一松,只觉手中一震,耳边嗡的一声闷响,那头鸟妖已然应声掉落。

    群妖失去头领,竟是一下乱了起来。

    祝府领看在眼里,不由大喜,急命朝众亲卫朝天中齐射。

    鸟妖一头头自半空坠下,不旋踵,已是死伤大半,剩下一些则是惊惶尖啸着逃了回去。

    待其完全退走后,祝府领似有些难以置信,这前后不过百十息时间,自己却是将百数鸟妖击退,放在平日,想也不敢想。

    直到听得周围欢呼,他才清醒过来,不过他总算没有被喜悦之心冲昏头脑,按捺下心头激动,沉喝道:“莫要放松,继续戒备,提防妖魔再度来袭。‘

    众人心头一凛,不过有了刚才战绩,个个充满信心,不再似先前那般畏惧了。

    下来半月之中,车队在张明相助之下,虽鸟妖多次来袭,但俱被饮下符水的侯府亲卫击退,而自身却是伤亡极少。因此之故,跟随车驾的人也是越来越多,

    荣候也对张明愈发看重,先后给了不少好物,只是后者无需这些东西,俱都辞了,只是提出要找寻自家师父,荣候自是满口答应。

    于端也被拔升为劲卒,赐了练气之术下来,配合一碗药汤饮下,未几日就实力大增,与之前不可同日而语,自是得意非常,便来找张明显露本事。

    只是他见张明似是兴致不高,不觉问道:“小道长,可是于某什么地方做差了么?”

    张明摇摇头,道:“和于大哥无关,我只是在想,这法门起效如此之快,若是人人会使,想也不会被妖魔逼到如此地步吧?”

    于端道:“小道长说笑了,这可是大族存世御民的根本。若是都交给了下去,谁还愿听他的呢?”

    张明道:“可听于老丈说,妖魔肆虐,视天下人如口中食,到了这般时候,还用得着顾忌这许多么?”

    于端嘿了一声,道:“不到最后关头,谁会把自家喜爱之物给了别人,便是死了,怕也会紧攥着不放吧。”

    张明低头一想。叹道:“是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于端侧头看了看他。道:“小道长别多想了,大乐城是北地金都,城中驻扎有上万似侯爷亲卫的御卒,到了那处。便能安顿下来了。小道长不是要找师父么。说不定能在那处撞见呢?”

    张明点头笑道:“那就承于大哥吉言了。”

    一连十余日。车队风平浪静,都未遭着妖怪侵袭,眼见得还有四五日路程就可到大乐城了。众人都是露出轻松笑容来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于老丈那儿媳妇兰姑生下一男丁,于氏一门又添后人,他也乐不可支。

    可张明总觉得心下沉甸甸,似乎有什么不好事发生,他望了望天边,盼望自己只是多想。

    如此又是过去三天,这日夜中,张明正在车厢内打坐,忽然听得呼呼振翅响动,渐渐由远及近,不由睁大眼睛,掀帘跳了车来,然而入目之景,却令他呼吸一滞,

    只见满空之中,俱是密密麻麻的黑影,看去足有上千数的鸟妖正向着这处过来。

    车营中夜哨反应也快,连忙吹响尖笛,所有亲卫纷纷起身抄起兵器,劲卒也一如之前,聚在一处以枪矛对天,可才摆开阵势,忽然天中有一尖声厉啸起来。

    张明头脑嗡的一声,晃了一晃,险些站立不住,再看场中守卒,竟已是倒下了一大半,

    这时天中鸟群一分,簇拥出来一头妖将,看去竟已是成化人形,只是背后仍存双翅,他面露狞笑,把身躯一抖,足有千数翎羽飞出,根根疾如劲矢,下方一众卒卫措手不及,登时数十人钉死在了地上,未曾身死的也是发出凄厉惨嚎。

    于端瞪大眼睛,仰倒在了地上,他胸前被开了数个触目惊心血洞,此刻正一口口吐着鲜血,他艰难无比扭动着颈脖,似要看向别处。

    张明恰是看到这一幕,惊呼道:”于大哥!“

    于端目光与他对上,张口好像要说些什么,只是始终未能如愿,再抽搐了几下,便就不动了。

    张明心头一拧,胸膛中霎时起一股怒火,弯腰抓起石块向着半空投掷而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觉心口一热,似是什么东西跳了一跳,好似有股澎湃气机涌入身躯之中,那投出石块竟是发出疾厉之声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爆裂,那名妖将发出一声惨叫,过得片刻,鸟妖如潮水一般退去,不过也有少数未曾去远,扔在天空盘旋。

    得了这个空隙,祝府领忙命车队往旁处一密林之中退守,亲点下来,才发现这短短一阵接触,亲卫劲卒已是死伤大半。

    张明心绪有些低落,他本以为能靠着符水能够度过这难关,可未想是妖魔不过来得千数,就将他此回维持局面轻易打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这时一人匆匆跑来,道:“张道长,荣候请你去议事。”

    张明点点头,随其来到厢车处,通传一声,立时被唤了进去。

    荣候此刻双目通红,见他到来,沙哑着嗓子道:“道长,方才本候听闻你将那妖魔击伤,才使其退去,只是祝府领说其去而未远,想会再来,不知道长可有法子退敌?”

    张明默然片刻,叹道:“方才那打伤那妖魔头领只是侥幸,但若再来,却无手段了。”

    荣候心下一沉,“当真一点办法也无了么?”

    张明只是摇头。

    杨统突然跳了起来,指着张明道:“都是你,都是你,若不是你打下那头鸟妖,后又诱使我等亲卫击杀其等,怎会引来这许多妖魔?”

    荣候上前一脚把杨统踢翻,道:“丢人现身的东西。”他脸孔一下变得无比狰狞,咬牙切齿道:“想要本候死,没那么容易,祝府领,传我之命,给我四处堆上干柴火油,若是那妖魔再来,就给本候放火,放火!”

    张明心头一震,这处乃是密林,一旦引燃,固然能暂且逼退妖魔,可他们也未见得能逃脱,想要开口,可见荣候状若疯狂的模样,他知劝说也是无用,便就一礼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荣候此刻也不来管他了,根本未来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张明出去之后,行步到了老丈车驾之前,于端身死的消息想必其此时已然知晓了,他有些不忍心见其悲伤之色,可犹豫一下,还是掀帘入内。

    只是一到里间,却是一怔,见于老丈一脸平静地坐在车内,似在等他过来。

    他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于老伯,此地不可久留,小道尚有一存身之法,可带你们一家出去。”

    于老丈笑笑道:“小道长,老朽知你定有本事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张明急道:“眼下不是说话之时……”

    于老丈伸手阻住他话头,叹道:“老朽还能活几日?救了出去也是浪费粮食,还拖累了你,不妨就带了兰娘和涴儿走吧。”

    身旁小姑娘听得要把自己送走,哭闹了起来,追着于老丈的袖子,道:阿爷,涴儿不要走,涴儿不要离开阿爷。”

    于老丈目露慈爱之色,轻抚了自家孙女一下,随即郑重一拱手,道:“张道长,老朽拜托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