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东方之星娱乐 > 第三百零四章 非是仙山是乱世
    张衍再打量这具分身几眼,伸手一抓,取来一把炉灰。

    法力转动之间,立时祭炼出来一件道袍及诸般散碎物件,俱是各有巧用,尤其这道袍,此虽挡不得神通法力,但是抵御寻常刀兵水火却是不难。

    只是这具分身是从他精血中分化而出,若醒来之后见得在自己,不定会引动其躯内一缕心识本源。

    为避免那禁关察觉,是以做完此事后,就将之留在了原处,自家则是一振衣袖,驭动塔阁,飘飘飞去云中了。

    这具分身离了张衍之后,过不多久,自然受得禁阵关注,然而其心澄如镜,只刹那间就过了心禁,其时人影一晃,受一股无名之力牵引,眨眼就自原地遁去不见。

    张衍在天上看得分明,见得此景,却是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按照常理,过了此关之人,也当自家入洲,可这分身却是被禁阵主动送进去的,好似觉察到其与一般人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他即刻觉察到,此阵与一般循规蹈矩的死阵不同,许已是生出识念的生阵了。

    如是这样,或许还会生出更多变故,不过分身一旦败亡,他立刻可以察知,况且还有伏魔简在,故而丝毫不用担心,当即坐定下来,闭目修持,只等其本识开悟。

    不知过去多久,那分身自一片浑浑噩噩之中醒转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眨了眨眼,见自己睡在一块大石之上,努力伸展了一下手脚。又仔细看了看四周,认为此地应是在一处深山之中,不觉自语道:“不知师父到底身在何处?”

    他记忆之中自己唤名张明,自小跟着一名老道人在山中学道,而这一次,却是随其出海寻访一座仙山。

    只是虽成功找到此山,却受外间禁阵所扰,他被一阵狂风卷入了这陌生地界,师徒二人就此失散,故而此刻心下第一个念头。就是找到自家师父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了看。见天中阴霾遮日,仿若有一层厚重浓云遮着,四周林木又是高大,看去阴森可怖。却是毫无半点师父口中所说的“仙山”气象。

    似是想起什么般。他心下一动。伸手入怀,摸出一张符纸,此谓“轻身神行符”。印象中乃是自家师父亲手所炼,能助人日行千里,只是念咒一激,却是发觉毫无动静。

    又暗自提了提气,发现自家修炼的内气也是半丝也无,便如重未有修持过,不禁摸了摸脑袋,嘀咕道:“这里灵机半分未见,只能舍了这张符了。”

    要在灵机充盛之地,此符便好比那法器,能被反复用上个数十次,可要是无有灵机,那只得舍弃此物,来个烧符引法了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来,四处转看,未多久找了一个宽敞之地。便摸出燧石刀绒,碰敲几下,不多时生出火来,小心将符诏引着了,待其烧尽,霎时一股清风拂面,身躯也仿佛轻盈了几分。

    他舒了舒手脚,便提步向山下走去,

    虽不识得路,但他心有灵感,认定一处方向行去,不出半个时辰,就出得这片山林。

    前方地形逐渐开阔平坦起来,更令他欢喜的是,在山脚下见得几块残破石碑,往前是一宽阔平地,不长半点杂草,可以辨认出本是夯土打实的道路,那说明此地当是有人迹的,当即提起精神,沿着道路所去方向行进。

    这一走,便是一日过去。

    但古怪的是,一路行来,竟是丝毫未见半个人影也未见到。

    到了傍晚时分,见得前方出现一座村寨,心下顿时高兴起来,脚步也是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可一入村中,却发现半个村民也未看见,瞧去已是被人废弃了。

    在村内转了一圈,由种种痕迹上看,这里之人当是离去不久,至多也就十来日功夫,且走得还很是匆忙。

    他想了一想,在村前水井中打了一些水上来喝了,就又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他这身体纵然使不得法力,可毕竟是张衍精血塑造而出,身强体健,远胜凡躯,一路行来,虽未有粒米入腹,也未曾歇过,却仍是神采奕奕,丝毫不见疲累。

    再行一夜后,他翻过一座山丘,眺目望去,不由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朝阳之下,远远望见有见长长一队人向北而行,不见首尾,只是稀稀落落,男女老幼皆有,许多人还牵牛拽羊,催鹅赶鸭,只是这些人俱面含忧愁,有些人行走之际失魂落魄,哭哭啼啼,时不时还有喝骂之声传来,看去格外仓皇凄惨。

    他快步下山,想找个人打听问信,可所有人都是闷头赶路,没有几个来理会他的。

    这时忽见一名老者走来,尽管气色也是不好,但胡须发髻很是齐整,未有半点散乱,旁边有一名颇有几分姿色的少妇怀抱婴儿,还有一个七八岁模样的女童站在一边。

    他走上前去一揖,道:“敢问老丈,你们这是要去何处?”

    老者顿住脚步,看他几眼,奇道:“这位小道长,你是从何处来的?”

    张明也说不清楚,只是朝身后一指,含含糊糊道:“从那处来的。”

    老者看了看,若有所思道:“烂樵山,你在山中居住,莫不是这山上的王道士的徒弟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身便忽然凑过来一个瘦小汉子,急急问道:“道士,可是会什么神仙法术那些道士么?”

    老者淡淡言道:“当年老朽来此地时,倒是说过什么神仙术,只那是愚夫愚妇胡乱传言,那位王道长我也见过,不过是一好酒的邋遢道人罢了,很是寻常不过。”

    那瘦小汉子一听,顿时失了兴趣,悻悻走开。

    张明等他离去,又是问道:“老丈,你们行色匆匆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叹一声,道:“唉,这世道不靖,四处妖鬼横行,小道长你在山中许是不知,西面的兴荣城被孤央大王打破,听闻被整整十万人被吞吃了去,老朽不得已,只好一众乡亲举家避难了。”

    张明问了几句,才知才知自百数年前起,天下大乱,妖魔四起,到处吃人,早便没了朝廷王法,各州各郡将官皆是割据称雄,乃是一乱世景象。

    到了近十年,妖灾越发厉害,动不动攻破州城,天下人口,已是失去其就。

    至于那孤央大王,乃是一头大妖,能振翅飞天,又带着数百上千小妖,凡是过处,人畜不留,是以周围州城百姓得知此事后,哪有不惊恐的,都是纷纷弃家出逃。

    张明听了下来,不觉喃喃道:“师父啊,这便是你说得仙山么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提醒他道:“妖魔到此,小道长躲在山中也是不妥,还是早些回去告知你师父,离了此地吧。”

    张明低声道:“小道师父却是不在身边了。”

    老丈却是误解了他的话,唉了一声,道:“世道艰难,深山未必桃源,老朽姓于,小道长若是不嫌弃,不如随我等一起走吧,我儿在荣候车前效力,有些力气,有他在,却不必担心歹人。”

    张明自觉眼下也无处可去,与众人一道走,说不定能找到自家师父,便就称谢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随众走了数个时辰,天色渐黯,众人在一条河水旁停下,三三两两,或去打水,或去取火,只是无人敢远离人群。

    张明眼神极好,找着一处树桩,便请于老丈上去坐下,自己则是在一片厚厚枯叶上盘膝坐下,按照师父所传气诀打坐起来。

    虽是感应不到半点灵机,内气变得微弱难感,但他却并不因此放弃。

    于老丈见他行路这么久,身上却点尘不染,很是奇异,不觉点了点头,眼中透出一股期冀之色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他忽觉有异,睁目一瞧,却见于老丈身边的小姑娘捧着一只大碗递到他面前,道:“小哥哥,婶娘叫我送来,吃了才有力气赶路。”

    张明见他脸上虽抹了不少泥灰,但眼睛大而灵动,一派天真,让人一望就生好感,微笑接过道:“多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道:“我叫涴儿,我婶娘在哪。”

    她把手一指,张明顺着望去,那美貌妇人见他看来,似是害怯,忙是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他再低头一看碗中,却是一片黑糊糊的东西,不过这逃难途中,能有一口吃的便算不错了,是以非但不嫌弃,还心存感激,当下以袖遮口,放到嘴边,呼呼喝了几口,觉得有些涩,有些苦,吃不出来是什么东西,但是热乎乎的十分暖心。

    涴儿等他喝完,将碗接过,便去一旁河道中洗刷。

    此时天寒,河水冰冷,张明见伸着小手在水中吃力洗刷,不多便冻得通红,有些不忍,想去帮衬一下。

    于老丈却出言止住他,正容道:“此非小道长该做之事。”

    张明只好坐下,打坐过后,他精神愈加旺盛,正想着师父会到了哪里,忽听着有人吹着叶笛,曲声低婉哀切,还有人低低悲哭了起来,引得许多人也是抹泪,河道两畔,弥漫着一股哀悲之气。

    于老丈听了一会儿,叹道:“那是邓老四,听闻早间出城接了去娘家探亲的妻儿回来,路过城门时,不巧遇到溃逃人潮,他虽无事,可是找到妻儿时,已是不成形了,唉!”

    张明听着也觉难过,这时忽听得远处响起惊惶一阵大叫,“妖怪,妖怪追上来了!”

    霎时,人人脸露惊惶,乱作一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……

    ps:明天有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