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两百八十九章 万年因果今日了
    涌泉洲宁寿观中,一名仙风道骨的男子站在一株桃树之下,手中正拿着一只玉珠翻来覆去地看着,脸上时有困惑,时有欣喜。

    他喃喃自语道:“怪了,这珠中地精之气是从何处沾染得来的?莫非这西洲灵机又得复盛了?”

    然而话才出口,他却失笑摇首。

    西洲之地,无疑来日灵机必得复盛,但那需历经漫长岁月积淀不可,无有一夜之间便冒了出来的可能,否则当年那些修士也不用另觅修行之地了。

    结合两日前西南方向那道冲霄宝光,他心下判断,那极可能是此些人东去之前藏下的宝物出世。

    这并非不可能,当年西洲修士正是因肆意采摄地气才种下恶果,有一二件这般灵宝留存至今,并不为奇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神色微微有些振奋,暗想:“这宝贝藏于地下万余载,当应蓄积了不少地气,我若得之,就不用再困顿于此了。”

    地气若藏于山水之间,只要未曾因外力彻底散失,便会吸纳天地精华,以此气炼造出来的宝物,哪怕受损后不去祭炼,日久长天也可自行完好,他要是能取到手中,却能方便下来行事。

    休看他此刻能自有在外行走,可不过是一具借来的躯壳而已,本体仍是在地下深处休养。

    当年人修与天妖大战时,他自恃能知吉凶,是以行事张扬,肆无忌惮。着实杀灭了不少上古炼气士。

    后来太冥真人出手之前先是蒙蔽了天机,故而他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形下被封禁镇压,不似过元君那般事先做了布置,连本命元珠也被尽数摘走。

    这万余年囚禁下来,纵然是天妖之身,躯壳不曾朽烂,但自身精血几是耗尽,根本难以驱动妖蟾本体。

    而神魂更是不堪,到了如今,只余残破一缕而已。许多天生得来的神通手段不能施展不说。连那通晓祸福的本事亦是失去。

    故而他准备先造一渡海法宝,送这具躯壳去往东洲,再设法寻找血食供养本体,再用上数千上万载重凝元珠。

    他对外喊了一声。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立刻有两名仆从模样的人一路低矮着身小跑了进来。远远就跪下。道:“神尊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蟾妖道:“你与王上说一句,说水上有灵物出世,着他备一艘可耐风浪的舟船。本座要出外寻访。”

    这具身躯被他以自身精血养炼百余载,已修至力道四转之境,早已可以飞渡云巅,但这法力是一点点积蓄而起,在无有必要的情形,不想轻易动用。

    那仆从道:“不知神尊几是启程?”

    蟾妖道:“愈快愈好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又道了一句,“那灵物或可炼了那长生丹出来,若是去得晚了,或被他人捷足先登。”

    那仆从往地下重重一叩,道:“小人这就去传法谕。”

    涌泉洲国主早已年老体衰,闻得此次是去寻长生药,且与那日灵光有关,顿时急不可耐,立刻传下旨意,调拨了数艘大舟出来,并遣得上千御卫护法。

    蟾妖也不推脱,说不定那岛上已是来了他国之人,有了这些武卫,就可代为驱赶。

    当日过午,他便率众登舟,往西南破浪而行。

    白日靠他辨气感位,而晚间则有宝光指引,是故方向一路无差,一日夜后,就已临近那座洲屿。

    只是越是接近,妖蟾心下越是不安,往昔他预测到对己不利之事时,也是这般情形,皱眉暗忖道:“怪事,莫非那岛上有物事能伤到我不成?”

    他思来想去,觉得可能是那灵宝许生得真灵,或为一件真器,才有可能威胁到自己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心下不惊反喜,便是真器,万载禁锁,却不曾自家飞去,那极可能遭遇到了与自家一般的窘境,要是抹去真灵,抢夺过来,那足以打破眼下局面了。

    至于是否有人设局埋伏自己,倒是未曾去多想。因在他念头之中,如是有能力降伏他之人,早便杀上门来了,至于凡人死活,那些炼气士也从没有哪个在意过。

    大船距离岛洲只里许路后,他不待小舟放下,腾空一跃,衣袂飘飘,已是借风踏云而去。舟上之人见了,连声惊呼,还有不少奴仆跪了下来,对着他叩拜不已。

    一至岛上,他环直奔那灵机最盛所在而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来至一处小丘,围着转了一圈,细细一番感应,却是里间灵气散乱漂浮,存此间至多只有三四的光景,登时知晓不对。

    他也是当机立断,二话不说,即刻腾起一道黑烟,滚滚荡荡,欲要遁离此岛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天中突然一股磅礴无比的法力压下,已是将他身躯定住住。

    “禁锁天地?”

    蟾妖心中咯噔一下,往天中一看,却云内现出一驾车辇,有两头凶蛟拖拽,高阁之上,站有一名丰神俊洒的年轻道人,玄袍法冠,大袍随风拂动,浑身道气盈然,罡流绕走。

    他眼皮跳了跳,这等气象分明是修成气道法身,差一步就可踏入象相境的修士,放在万年前来多少他也不惧,也眼下却是不得不服软,拱了拱手,沉声道:“我与这位道友似无过节?”

    张衍打个稽首,道:“贫道溟沧张衍,乃太冥祖师一脉传承,今日到此,特为与道友一了万年因果。”

    上古天妖之战时,溟沧尚未立派,蟾妖未曾并未听过,但太冥祖师四字一出,心头猛地一跳,然而表面上却故作不解道:“什么万年因果,詹某却是听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张衍淡笑道:“道友何苦不认,你纵然披了人皮。可那一身能吓阻蛟龙的天妖之气却是遮掩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蟾妖一听,沉默少时,才冷声道:“想不到还是被你等找上门来。”

    他一抬头,道:“这位张道友,你是否放我一条去路,在下可以立誓,日后只在深山隐遁,绝不入世害人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张衍笑着摇了摇头,道:“此法不妥。”

    似这等万年老妖。不知有多少手段。誓契可约束他人,可未必能约束其等,

    蟾妖盯着他道:“那道友待如何?”

    一旦与人争斗,那他刚刚积聚起来的一点微末道行就要耗去了。便是胜了。又要用数百上千载时日才有可能复原。他能不动手,便尽可能不动手。

    张衍目光投下,认真言道:“贫道有门中令谕在身。你那妖身必得除去,但可放你神魂前去转生,来生引荐你投拜一位明师门下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蟾妖脸色一沉,要是寻常妖物要是被逼转生,知晓来生还能去得大派为弟子,倒也无有那么抗拒,可他乃是天妖,怎愿再去做人?

    他皱了皱眉,沉住气道:“道友,在下观你至元婴三重境,怕是已在寻那入得象相境的法门吧?我昔日曾得了不少上乘法诀,今次若不为难我,愿意举手奉赠。”

    张衍听了这话,只是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蟾妖看了看他,点头道,“是了,你是太冥老道一脉传承,自然不稀罕他人道传,不如若此,我知晓数处昔年炼气士开辟的小界所在,可全数告知与你!”

    唯恐张衍不知那是何等小界,他又将那开辟之人的名头一一报出,最后道:“此些都是无主之地,道友不必怕有人追究。”

    张衍从石像那里听来不少旧事,这些人名头恰也提到过,个个非比寻常,但皆是万余载前与天妖斗法时身陨之人。

    然而他却不为所动,只道:“道友不必枉费心机了,贫道只是观你自破禁以来,并未行得什么恶事,反还守护得一方平安,故此才与道友一个机会,且莫自误。”

    蟾妖毕竟为妖中之尊,方才能委曲求全已是不易,眼下一听此言,再也忍耐不住,哈哈大笑一声,随即神色转厉,他本来不消耗元气,既然无法说通,那么只能动手一战了。

    喉头一动,将常年含在其内的一滴精血咽下,霎时间,一股凶横气息向外散开,修为猛然大涨,须臾入得四转完满之境。

    其身躯亦是节节拔高,眨眼化作三十丈上下,双脚立在岛上,一按肚腹,对天一张嘴,大喝一声,顿有一股惊天气浪喷涌而出,好似惊泉暴瀑逆流而上,到了天宇之上,好似厚云一般展开,可闻得里间有一股腐腥之气。

    张衍神色如常,立足虚空,不闪不避,身后半天之中,有黄烟自四方滚滚而来,顷刻汇成一只百丈大手,凝聚到顶点时,手掌一翻,轰然拍落!

    两相一交,这西沉洲上空顿时响起震天彻地之声。

    蟾妖看那大手破散,对着张衍一瞪眼,双目之中忽然射出一道白芒。

    张衍身形仍是未动,却见一片金色贝叶飞出,洒下一片金帘,挡在前方,白光一撞,忽化气烟,团团包围上,不断侵蚀其上灵气,显有污秽法宝之效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蟾妖往下稍稍一矮身,而后大喝一声,使力一个蹦跳,这一具庞大身躯已是轰然朝上撞了过来!

    他自能看得出来,这道人厉害无比,手段法宝借非等闲,就如此斗下去,哪怕场面上不输,战局拖得一久,法力不济,也必然会败,是以只有动用奇计。

    此刻冲上前,只要对方一让,他就能撞破罡云,放了那亿兆金月虫下来,再将其拖住,就能来个同归于尽!

    他便是舍了这肉身,也能重新来过,可对方则是无有这等机会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请搜索,小说更好更新更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