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两百八十七章 万古天门锁灵海,龙蟒潜卧何年开

第两百八十七章 万古天门锁灵海,龙蟒潜卧何年开

    张衍与那石像畅谈一夜,却是得了不少收获。

    对方毕竟是一门传法之器,识闻广博,还通晓诸多不为寻常修道人所知的隐秘之事。

    纵然其中大半只是上古旧闻,但对他下来西洲一行却不无助益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日天明时分,他才与之告辞,只把一蛇一龟留下作其护法。

    石像身不能动,便令李岫弥代为相送。

    李岫弥忐忑不安地跟了出来,他不知张衍与王南潇的打算,猜不透会如何处置自己。

    张衍见其模样,笑了一笑,此妖既与魔宗修士及凶人皆无关联,又是那石像寄往重振山门之人,那么自己也不必过于为难他了,便道:“我先前带走你时,曾应允过王道友,不得放你再踏上悬笛岛半步,你若能立下誓言,遵此定议,我可放你离去。”

    李岫弥一听,如蒙大赦,连连说道:“小妖愿意立誓,愿意立誓。”

    张衍神意一动,一份契书已然自袖中飞出,漂浮在身前三尺之地,同时沉声言道:“只言语做不得数,你需立下法契。”

    李岫弥看见此物,心头一颤,他也知晓,自己一旦签下此契,他日若有违反,登时就要应誓。虽并未想着阳奉阴违,但想着日后受一物束缚,总是有几分不自在。

    他吸了口气,接了过来,将自家精血放了些许出来,以指代笔,当场在其上写下名讳。

    张衍等他事毕。取回稍稍一阅,便就收起,道:“看在那位石道友的份上,我尚有一言送你,你日后若是建宗立派,切记不得恣意行事,妄杀生灵,否则必遭祸端。”

    李岫弥叫屈道:“道长,小妖得先生指点,从来也不曾随意害人。”

    张衍淡笑道:“斗转星移。世事变迁。纵然你眼下不做如此想,但日后之事,谁又能说得清楚?便是你自家不为,可能担保门人弟子也是一般?不过此上我却不来约束你。若是胡为。不消贫道出手。自然会有人来寻你。”

    李岫弥这次倒未反驳,他乃是妖身,未来弟子之中必然有妖类。若是功行不到家,致那本性占得上风,确可能行差踏错,似这等事一旦开了头,那便难再收拾了。

    要知无论中柱西海,可皆是人修天下,如是引得群起而攻,那下场不问可知。

    他低头想了好一一会儿,对张衍郑重一礼,诚心实意道:“多谢道长指点。”

    张衍微微一笑,道:“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上了蛟车,而后两条蛟龙同时一摆头尾,四脚之下生出祥云,便托了车辇往海云之中飞去。

    李岫弥则是站在原处,对天遥遥一揖。

    张衍这次行程再无磕绊,约是用了数月时光,穿过茫茫大洋,终是见得远方天际尽头浮出一线灰影。

    他默默一推算自身所在方位,言道:“这当西陷洲所在了。”

    西陷洲,古时称之为西宿洲所在,虽在三洲之中辟地最小,但万余年前,洲上也有千百修道宗门,可谓兴盛无比。

    只是经历那一场大变故后,洲陆中腹为之塌陷,周围群峰隆出,隔洋拦海,造就出一处奇大内湖。。

    张衍自塔阁出来,凭栏相望,见这处山壁陡峭,几如斧凿刀劈,直起直落,上至云岚,下沉海渊,周连亿万里,环锁一洲之地,森严宏大,尽显造化之奇。

    张蝉惊道:“老爷,这地势好是雄峻。”

    张衍颌首言道:“那位石道友描述此洲景物时,曾用‘万古天门锁灵海,龙蟒潜卧何年开,鸟渡云桥声哀哀,半阳落照天山外’这四句代指,此刻看来,却正如此言所述。”

    张蝉摸摸脑袋,道:“老爷,一洲之地,尽被洪水淹去,怕是那些蚀文也不在了吧?”

    张衍笑而不语,上古大能所演蚀文,皆是暗合天地运转之数,哪是这么容易消去的,就算经历沧海桑田之变,也不会不见踪迹。只是他找寻起来定会有些波折,但以他对蚀文一道的精研程度,不过多花些时日罢了。

    再看几眼,关照道:“往前。”

    蛟车一动,直跃高峰,往洲内驰去。

    一入洲中,眼前所见便是好似倾天之水汇集而成的大泽,烟气蒸腾,云流叆叇。

    他稍稍一辨,却是感应得些许灵机,不觉微讶。

    记得无论是周崇举和那石像都曾说过,西洲故地之所以变得如此模样,那是当年有人妄动地根,引发地陆变动,灾劫横起,进而灵机崩散,终是逼得诸修不得已下东渡他洲,再寻道场。

    而眼下灵机虽是微弱,却不至于半分无有,与二人所言大有出入。

    他心下再一转念,不觉缓缓点首。

    所谓反者道之动,弱者道之用,三洲之地当初虽是灵机耗尽,但九洲地根仍存,当是这万余年间休养积蓄,又无外力相扰,是以稍稍回复了几分。

    不过也仅此而己,这点灵机,全然无法与东华几洲相较,比之东胜洲也大有不如。

    若是外洲修士到得此地,至多只能维系自身法力不衰,至于修行长进,那是休想了。

    照眼下这般景象推算,要想回至昔日那等修道福地,许再过个千万载才有可能。

    正思索间,忽闻扑棱棱振翅之声,目光一瞥,却是湖泽之上的禽鸟群受了蛟龙威势惊吓,皆是飞腾而起,只是数目一眼望去难以测算,一时遮天蔽日,鸣声不绝,而水中亦是隐见波浪,看得出是不少大鱼慌张逃开。

    他心下暗忖,若是在东华洲中,有这等湖泊出现,那必是有无数水中精怪妖物生出,可这处灵机微薄,纵然鸟兽个头长得大些,却还成不了妖物。

    这时蛟车缓了下来,其中一头蛟龙回首道:“真人,小的该往何处去?”

    张衍目望远方,此来主要目的虽是为观摩古之蚀文,但还有一事,就是要将那太冥祖师所封镇在此的凶物灭杀,吞其精气,好使参神契再上一层。

    而西三洲处,每一洲界镇有一头,所幸有掌门告知,具体方位早已是知晓,不必再去四处探询,便道:“只管往西去。”

    双蛟一声长吟,抖擞精神,拽动塔阁朝西飞驰、

    在无边水泽上行有七八日后,远方现得得一处小洲,张蝉嘀咕道:“莫不是到地头了?”

    张衍掐指一算,点首道:“便是此处。”

    张蝉往下一指,道:“那处似有人踪。”

    张衍转目瞧去,见有数条舟船飘在水上,不觉言道:“看来万余年前那场变动虽大,却并未使得此地凡人尽绝。”

    蛟车再往前去百数里,两条蛟龙却皆是不安躁动起来,道:“真人,这处似有古怪。”

    张衍也是察觉到了,若洲中之人于近处观去,或许毫无异状,但他站在高处,纵观周遭万里之地,却能瞧见这处小洲竟深深埋入湖泊之中,好似一团涡旋,但本该低流之水却偏偏不曾将其淹没,反还绕洲别走,像是被一股无形之力排斥开来。

    除此外,这岛洲还被一股莫名妖气所笼罩,其气息极是强横,与周围微薄灵机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他目光微凝,这大有可能是那凶物所为,如此看来,此妖纵然还未脱困,据此当也不远了。

    张蝉这时自告奋勇道:“老爷,不如小的前去探上一探。”

    张衍摇了摇头,这西陷洲上凶物名为“千目大花蟾”,在六头凶物之中法力不算最强,但有一桩本事,能自断吉凶,趋利避害,既然快要脱困,当不至想不到溟沧派会遣人前来镇压,以此刻形势来观,想来是有所布置的。

    能把一岛之地遮蔽笼罩,其纵然未得恢复全貌,法力也不比他差得太多了。

    而张蝉修为不弱,一旦进入,很可能会打草惊蛇,倒是不可贸然行事。

    他一转念,登时有了个主意,把袖一抖,将那具先前炼出的“凡真化身”放了出来,随后伸手一点,将神魂分出极小一缕,附着其上,轻轻在其肩上一推,将之送下去。

    那化身本是闭目盘坐,到得地面之上,双眼一睁,将身上衣衫道袍稍作整理,就往一处入目所见的渔村走去。

    身躯此刻形貌与张衍有六成相似,但却是一个中年道人的模样,位面引起那凶物注意,身上有点点浅薄法力,但对付凡人却也足够。

    行有里许,见得一名粗黑壮实的渔夫在滩涂上修补渔网,两名四五岁小顽童在旁追逐嬉闹。

    张衍化身走上前去,打个稽首,道:“这位渔家请了。”

    渔夫早已注意到他,见他施礼,却是一愣,随后手忙脚乱放下活计,擦了衣衫,抬手拱了拱。那两个顽童也是停下打闹,跑过来好奇地围着他,还不时摸摸他的衣衫。

    渔夫一吓,忙将两个小童一把拉扯过来,连连作揖道歉。

    化身不以为意,只道无妨,随后又道:“贫道乃是山外炼气士,乘舟到得贵地,不知此处是何界?”

    渔夫恍然大悟,叹道:“这位道长也是从外洲避难来此吧,这可不易啊,我闻说外面有数个岛洲被水淹没,也只我泉涌洲有山神庇佑,不曾遭难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。。

    ps:还有一更,稍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