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两百八十二章 魔臂化身 西寻道真
    本站手机网址:请互相通知向您qq群【微博/微信】论坛贴吧推荐宣传介绍!

    张衍送走霍轩之后,下来时日内,皆在洞府之内持坐修玄,闲暇之时则推演那身化法身之法。

    有残玉相助,不过用了半月功夫,便那整篇功法解读出来。

    一番参研了下来,发现这门化身玄功倒也颇是奇异。

    这功诀不能用来斗法争杀的,而是古时修士参修功果功时,为感悟心境,便化出一具夺去记忆法力的分身出来,以此去往凡尘之中摔打磨练。

    此功并不繁难,他稍稍在脑海中过得几遍,已然领会于心。

    然则这其中有一个关隘,修士化出分身时,需得截下自己一段肢体为介,因功法之故,这一去则是再无可能接续,日后哪怕得了什么宝丹灵药,也是长不回来。

    张衍初时以为,这是哪个力道修士所创,也只有这等人物,才可不畏肉身残损。

    然则深研之后,却惊讶发现,就算力道修士,若行此道,同样也会得了一般下场。

    他不觉摇首,这功法只这一关就足以使人望而却步了,毕竟除了那些蜕凡入士外,哪怕如洞天真人之流,在飞升之前,亦不会让自家肉身轻易受损。

    若这是一门威能极大的神通,倒还罢了,世上少不了一些人为了偌大能耐,付出些许代价。可这功法却前路晦涩不明,看去又不似上乘法门,怕无人愿意如此做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正要将之摆在一边。可心下忽然一动,却是忆起另一门功法来,若是运转起来,或可无有这般顾忌,他沉吟半晌,暗道:“或可一试!”

    他想到便做,法身忽然如白云烟雾一般,徐徐散开,最后回了藏于印神精庐内的肉身之中,随后功法一转。内视看去。

    少顷。便在身躯之中寻得一滴玄色血珠,好似清水之中渗入一滴墨汁,看去甚为显眼。

    他目光微闪,忖道:“比上回所见。又增了少许。”

    自他参神契大圆满之后。便由心海之中感应得一门神通。

    按照法门演练下来。便凝聚成这一滴血珠。

    他暗以残玉试过,若把全身精血皆是化为这等玄色,到时催化法力。就可把己化为一具难窥真貌的魔身,只隐隐约约可见其似有八臂三首,角牙横出,极是狰狞。

    他认为这不合自家路数,又不急在一时,是以未曾继续修持,只是这一滴玄血却是残存体内,这段时日内并未因停了功行而消散,反是壮大了几分。

    他转了转念,收回心神,而后把功法一转,只听得咔咔连声,随着那精血逐渐消去不见,自背后缓缓探出一只筋肉虬结的手臂,其上满是坚厚乌鳞。

    他看也不看,心意一起,一道剑光飞出,将之斩断下来。

    啪嗒一声,断臂掉在地上。在那里挣动不已,地上砖石在其指抓拿下,犹如腐土一般,刨出了一坑洞。

    过得许久,断臂上有一缕黑气渐渐消散,乌鳞尽去,回了本来颜色,不再如方才一般不似人类。

    张衍目光投在其上,心下暗忖,“先前我猜测不错,此血寄我肉身之中,而今离体之后,自然成了无源之水。不过也亏得渡尘宗这门功法有斩绝生机之效,不然难以斩断,看来在未明此法底细之前,不可再深入修习此神通了。”

    他起指对那断臂一点,其上精气炸开,再缓缓凝聚,不过顷刻之间,就化作一个自己一般无二肉身出来。

    他看了两眼,发现这具化身只是虽气血若一凡人一般,但看去表情呆滞,毫无生气。

    按功法上所言,尚需分得一缕神魂,才可放去红尘历练。

    不过到了这一步,他已然明了功法变化,下来已无需再试,这时心下忽然浮起一个念头,“这两门功法倒是颇为合契,只要我自家舍得下气力,又不吝斩分神魂,分出数十上百分身也是不难。”

    想到此处,不免失笑,抖手扔了一只人袋出来,袍袖一卷,将之收入进去。

    做完此事后,便重又入定持坐,搬挪气机去了。

    因已定下出外游历一事,而此去西洲,路程之遥不下当年去往东胜,却需与与周崇举打声招呼,到了第二日,他便出得渡真殿,往丹鼎院行去。

    周崇举自伍长老走后,已然出关,见得他来,颇为欣喜,请入鱼楼之内坐了。闻得其欲往西一行,他面色一肃,道:“西三洲不比我东华这四洲之地,自上古变故之后,并非我辈修士久居之所,师弟此去切勿小心。”

    张衍讶问道:“闻师兄所言,似是知晓西洲详情?”

    他为此行,曾查阅不少典籍,经罗院中藏书虽多,但有关西洲之地记载却是稀少。

    周崇举道:“不过略知一二,为兄母族原来便是那西洲人氏,曾留下几本游记,为兄儿时看过,至今仍是记得,稍候可道与师弟知晓,不过时过境迁,其中所言,也只能参照一二了。”

    张衍点点头,而今东华洲各家门派,除了有数几个宗门乃天外修士所立,其余追溯源流,几乎俱是自西洲迁来,周崇举母族想来便是其中一支了。

    周崇举又问道:“此回你行走,乘坐何种法器?”

    张衍道:“此回只我一人飞游渡海,欲乘双蛟出行。”

    周崇举认真言道:“如此甚好,西洲不比别处,宁可缓行慢驰,也少往极天上去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可是因那金月虫么?”

    周崇举郑重言道:“师弟切莫切莫小视此虫,连洞天真人亦不愿招惹,还是少招惹为妙。”

    张衍缓缓点首,九洲之地。若不算北海那些巨兽怪鱼,那么西海便是余下最为凶险之地,

    其中缘由,便是这金月虫了。

    此虫不过微尘大小,满布极天罡流之中,有亿兆之数,寻常时候结云而行,以啃噬罡英为生。

    若是一齐上来,漫说修士肉身,就是元婴法身过来。也亦可能为其所伤。唯有洞天修士方可不惧。

    此虫要只在天穹徘徊,倒还无惧,只是每逢天象变化,月光穿透罡云。其便会循光遁下。落入地表。便偶有雷电击破罡云。也会散落些许下来,最喜往灵机旺盛之地而去,修士若是不察。往往不知不觉便着了道。

    好在其似被何物束缚一般,从不往东洲而来,否则便是一大祸害。

    周崇举又叮嘱几句后,就把自己所知西洲情形一一告知。

    张衍在鱼楼中坐有半日,把紧要之处都是记下了,便告辞自出来。

    到了天中,他似想到什么,回过头来,稽首言道:“此去寻法,用时当是不短,不知何时回返,师兄可要保重了。”

    周崇举抚须而笑,道:“为兄理会的,师弟尽管放心前去,莫有挂念。”

    张衍把身一纵,乘风而去,将离得丹鼎院时,回首一看,见周崇举仍是在站在鱼楼之上,他身形稍稍一顿,便法力一激,纵空往出了院门。

    一路飞遁,不多时便离了龙渊大泽,他辨准方向,化一道金虹,直落昭幽天池。

    入得洞府之后,他便召来镜灵,把门下一众弟子都是唤了过来,随后逐一关照交代。

    如此过得五日之后,他自洞府出来,到了山巅后,看了一眼送行到此诸弟子,言道:“你等莫要相送了,且回府去吧。”

    刘雁依盈盈下拜,道:“弟子恭送恩师,祈祝恩师早日功成回山。”身后田坤、魏子宏、汪氏姐妹等人也一并跪下。

    张衍点头一笑,把袖一抖,便听一声剑啸,一道遁光往天中去了。

    蓬远派,泊居轩。

    姜峥正在洞府正于运转功法,今日却觉颇为顺畅,忽觉袖中隐有异颤,神情一怔,拿出一看,却是师门所赐灵符正发出微微光亮,心道:“不知是门中哪位同门来此,莫非是魏师弟?”

    他收起灵符,走了出来,不过他也谨慎,到得山门之外,再次拿出那灵符,却见灵光映照眉眼,还有符禁纹路显出,知这做不得假,这才循着那气机所在方向过来。

    行有十余里,到得一座小山,见一名年轻道人立在山巅,正对他微微而笑。

    姜峥身躯一震,再难保持平静,急落下来,跪下一个叩首,道:“不想恩师亲来,弟子失礼,未曾恭迎。”

    张衍上前一步,将袖将他托起,道:“徒儿不必拘礼。”

    姜峥道:“弟子请恩师入山一坐,弟子夫妇二人好端茶侍奉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为师此番乃是出外游历,临行之前,顺路探望几个旧友,恰好路过此地,有几句话,说了便走。”

    姜铮肃容一揖,道:“恩师如有吩咐,尽管交代弟子。”

    张衍颌首道:“为师此去,尚不知回返之期,不在之时,洞府之中由你大师姐主事,你如有为难之事,可去寻她。”

    姜峥道:“弟子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张衍拍了拍他肩膀,道:“我弟子之中,论资质你不及诸同门,但论及道心之坚,却不落旁人,为师期愿回来之时,你已有所成就。”

    姜铮神情之中露出坚定之色,重重言道:“弟子定不敢有负师恩。”

    张衍微一点首,自袖中取出一枚玉简,温和言道:“这里并非神通**,只是为师平日一些心得体悟,你可拿去看了。”

    姜峥深吸了一口气,走上前去,起双手郑重接过。

    张衍微微一笑,道:“为师这便去了,徒儿你好自珍重。”

    姜峥忙是跪下恭送,再抬起头时,见茫茫夜空之中,一道剑虹,已是沓沓西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