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两百七十八章 破都江云舟
    苍秀派,武成观中。

    元阳派长老蒋衡,苗灵夫妇正与一名手掌玉尺,仪容正美的道人对坐说话。

    这时山外忽来一道飞书,那道人接来一看,呵呵一笑,道:“门中传信,那位张真人出外一月,方才露了下面,便就离去了,而后渡尘宗内便就有了动静,举派上下皆是整装修束,想来已是有所准备,欲要去得界外了。”

    蒋衡左手有意无意在腰间法剑上一抚,言道:“这么说来,贵派可以行事了?”

    那道人言道:“只我一家,还不是渡尘宗对手,还需与合海观的道友商议一番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看了两夫妇一眼,笑道:“自然,若是二位愿意出手,也不必再等。”

    蒋衡眉头一皱,道:“管道友说笑了,此乃你玄鹭洲之事,我等插手,怕是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苗灵在旁认真言道:“管长老,这本你界中三家之争,外人不好插手。”

    管道人道:“那位贵地来的张真人若是不允呢?”

    蒋衡哼了一声,道:“那到时理亏得便是他了,我夫妇自会相助你等。”

    管道人一笑,道:“能得两位此语,那在下也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苍秀派在渡尘宗中也是伏有眼线,闻其要举派迁往界外时,也是吃惊不小。

    其与渡尘宗本有不小仇怨,是以想趁其弟子离开山门大阵,正好虚弱之际。联合合海派一起下手,一举了结宿怨。

    只是闻其门中有一名界外修士坐镇,却是吃不准其究竟是何态度。

    毕竟千年前上华宗覆灭景象还近在眼前,故而不敢轻易动手。

    最后却是有人提出,不如也请了界外修士过来相助,大不了分给其一些地阴精气。此后一番寻找,最后找到了元阳派头上。

    元阳派此行人等,是以蒋衡夫妇为首,二人只是稍稍考虑,便就爽快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。又是一封书信到来。管道人告罪一声,拿过看了几眼,先是愕然,随即露出喜色。兴奋言道:“两位。这书信中言。莫照岳、林照丰二人,已是带了门下长老弟子出山往北去了,只是未曾见得掌门殷照空。想来此刻还守在山中,若要动手,便是此刻了。”

    蒋衡目光一转,道:“敢问道友,你等可是要先将那出得山门一行人解决么?”

    管道人言道:“正是如此打算,莫非道友有不同之见?”

    蒋衡也不客气,直言道:“按道友先前之言,那渡尘宗中,法力最深之人便是殷照空了,何不先行解决此人,再回过头去慢慢拾掇余下之辈?再则其如此布置,不会无因,道友要小心为上。”

    管道人低头思忖起来,他忌惮的不是渡尘宗,而是怕张衍这等界外修士横插进来,原是打算把莫照空等人围困住,能灭则灭,不能灭也能把殷照空引出山门袭杀。

    可转念一想,蒋衡所言不无道理,跟着渡尘宗的脚步走,许易中计,还如不管不顾,先集力灭斩杀照空,就算有意外,撤走也是容易,可念及此处,他却叹了一声,为难道:“可那山门大阵,却不好动啊。”

    蒋衡呵了一声,道:“山门大阵再是厉害,却也需充足人手在阵位守御,他一人又济得什么事?在蒋某看来,那殷照空居然不与同门一起行走,简直是愚蠢之至!蒋某这处有一法宝,名为‘解环针’,道友可以拿去破阵。”

    他一抖手,就将袖中一件法宝掷了出来,只见一头为尖,另一头为圆的三尺长针悬浮半空,周身放出刺眼毫芒,气机极是犀利。

    此宝原先就是为对付诸派阵法,他由门中拿来,虽非真器,可也是玄器之中的上品了。

    管道人也是有眼力的,一看就知其用途为何,顿时喜上眉梢,接了过来,边往袖中揣去边是言道:“那就多谢道友了。”

    蒋衡道:“我也不是平白相帮,记得分一些与我便好。”

    管道人信誓旦旦道:“要是能占得还丹峰过来,取来地气皆与贵派匀分。”

    他因需回去安排围攻之事,再商议几句之后,便起身告辞出去。

    馆阁之中,只剩下蒋氏夫妇二人。

    苗灵有些不安问道:“夫君,那还丹山这本是张真人看中之处,我等这番相助苍秀派出手,会否惹其动怒?”

    当日魔穴斗法之际,元阳、南华、太昊等三派暗自派遣弟子去往北洲魔穴,事后皆是遣使去往溟沧告罪,在这等情形下,已是不宜再开罪溟沧了。

    蒋衡冷笑道:“为夫神智尚是清醒,并未昏头,张真人对在魔穴之中以一敌八,陆师姐对其赞不绝口,自承远有不如,为夫躲远一些还来不及,岂会当真去与其对上?此番为夫是另有计较。”

    苗灵不解道:“夫君究竟作何打算?”

    蒋衡阴狠一笑,道:“等苍秀、合海两派修士出动之后,我等唤齐弟子,出手协助殷照空,反戈一击,将这两派长老尽数灭杀,回头再破了这两派山门,如此不但可卖张真人一个人情,也可把这两派之地尽收囊中。”

    苗灵大惊失色,她未曾想到,平日里看去一派纯良的夫君,竟会使出如此毒计,一时睁大眼眸,心下有些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蒋衡不悦道:“师妹,你如此看着我作甚?要是把此事做成了,前番我二人失却精气之责,也可免去了。”

    苗灵低下头去,她犹豫了一下,咬唇道:“要是,要是苍秀派要我等立下法契呢?”

    蒋衡嗤笑一声,道:“是他们求我等。又非我等求他们,非要立契,可先砌词拖延,要是实在无法躲开,那也无妨,签下就是。”

    苗灵茫然道:“既是签契,那夫君又如何行事?”

    蒋衡向天拱了拱手,道:“此事我已禀明门中,到时文师兄夫妇二人自会前来相助,再加这些时日入得此界长老。对付此辈。绰绰有余,总之为夫已做好万全安排,师妹你不必担忧。”

    苗灵本是心善之人,心下极不认同这等背信弃义之举。但既然门中已有安排。显然是得了师长默许的。她也无能为力,只是挣扎一句,“要是管长老他们有了提防……”

    蒋衡哈哈大笑。似乎听到了什么大笑话,他不屑一顾道:“师妹太过高看此辈了,这等小派,门中三重境修士千载以来不过一二,以其见识,又怎知我元阳派底蕴?纵有安排,也是螳臂当车,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苗灵听了这话,不免陷入自责之中,暗道:“要不是先前我安排有误,失了那些精气,夫君想也不会如此做了,说到底,此些人却是因我受过。”

    约是过去半刻,管道人又是来访,这一回,其旁侧还随行有一名瘦高冷面的道人,他介绍道:“此是合海派郭长老,此次与我等同行。”

    郭长老上来一揖,道:“两位有礼。”

    蒋衡也是还了一礼,与之客气几句,各人便就落座下来。

    管道人开门见山,道:“今日之事,甚是重要,不得不立以契书为凭,不知两位可以异议?

    他本是笑呵呵一派和蔼,此时神情,却是一片肃穆,眼露杀机,大有两人一个不同意,便当即翻脸的迹象。

    蒋衡心下一凛,他看了看契书,谨慎言道:“若无界外修士出来,我夫妇绝不会出手。”

    管道人郑重言道:“那是自然,”

    蒋衡只要确认此点便可,不再多言,当即在契书之上写下名讳,又逼出一滴精血,按在其上。

    管道人见状,松了一口气,也是同样如此施为,郭长老也是跟着在契书之上落下名讳。

    契成之后,管道人脸上又堆起笑容,拱手一礼,道:“时机紧迫,我等这便出动,稍候如有外敌,就仰仗二位了。”

    蒋衡似笑非笑道:“管道友客气了,你不是曾对我夫妇说过,合则两利么?”

    管道人拍掌道:“正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郭长老这时突然问道:“敢问两位,要是郭某要外界外去,可否能相助?”

    蒋衡不由一怔。

    管道人也是看了过来,目光中也带有些许灼热之色。

    玄鹭洲虽大,这这方天地对元婴修士而言,还是太过狭小,而且功行稍深之人,总觉有困身在樊笼之中不适之感,若有机会能够出去,自也不愿留在此地。

    苗灵这时开口道:“郭长老若是愿去,自是可以,只是可否容我元阳在贵派地界之上取些精气?”

    郭长老摇了摇头,“此非我可以做主。”

    蒋衡略带不满了看苗灵一眼,道:“此事不急,稍后再谈。”

    管道人一笑,道:“不错,不急在一时,眼下除去大敌要紧。”

    苗灵黯然一叹,若是郭长老此时能答应把山门地气让了出来,哪怕只是假意应承,许也能免一场杀戮了。

    四人一起动身,出了馆阁,蒋衡一踏至阁楼之外,就见天中悬有一座百丈大小的悬阁,下方有一条江水也似的云带飘动,前后出去数里之远,壮丽异常。

    管道人指着此物,语带自傲道:“这是我门中‘破都江云舟’,可把千数修士之力同汇一处,有此物相助,再有道友所借破阵法宝,定可取那殷照空性命!”

    蒋衡暗皱了一下眉头,这小界之中,有一桩古怪,真器一流,皆受压制,这也或许是此界修士难成洞天的缘由,而无有真器,这等宝物却很难破开。此番行动,似无事先想得那般容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