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两百七十五章 炼心毒魔
    ps:明天有更

    伍长老手中纳瓶渐渐颤动起来,知是精气即将汲满的征兆。

    看着下方山水,他不觉露出满意之色,暗忖道:“这处地气旺盛,若再使力催逼,当还可再采得三五瓶。”

    诸派来人,很多如他一般想法,因其并非此地之主,都存着能掠走多少精气便掠走多少的念头,若能全数卷走,那是最好,至于此举是否会令其断根,他们并不在乎。

    不过即便如此,因法力所限,面对那些极深之地的精气,他也是有心无力,只能望而兴叹。

    伍长老把手中纳瓶合上收起,待要再换得一只出来时,忽然一股庞然压力往上身罩来。

    他悚然一惊,“禁锁天地?”

    同一时刻,一股冷意直正往自家所站之处急速迫近,因事发突然,他尚不及做出反应,好在袖中一只香炉似的法宝感应到其主有危,嗡的一声,先一步飞出,喷出一团白烟,笼住全身。

    伍长老只觉那烟雾一阵激荡,好似拦住了什么物事,

    仔细一看,却见一把比常人巴掌还要小得几分晶莹短匕悬在半空,看那方向,竟是直奔头颅而来,距离不过三尺之外,只差一点,就可将自己刺中。

    他顿时大怒,然而再往外一看,不由神情一变,身躯周围,已是被不下百余只魔头围拢,再无一丝空隙可以逃出。

    自从有修士被劫掠精气后,他便想过自己可能遭遇这般情形。是以乍遇危险,尚算冷静。

    此刻念头转过,明白对方此举不为了置自己于死地,而是为了暂且困住自己,既是这般,定是准备好了诸多手段候在那里,是以不能如其所愿。

    他一拿法诀,使了一个反咒,将禁锁天地解去,随后法力涨出。凭空掀起一团罡风。呼啦一声把不远处两名弟子卷起,远远送了出去,并大声道:“为师有法宝护身,尚能在此支撑。你等快快去寻玄门同道前来援手。”

    他并未用传音之术。而是大声说出。这是故意让来人听见,若是对方因此分神去对付这两个徒儿,那么这一线空隙就足够他做出反扑了。

    要是不作理会。那也合他之意,能找来帮手那是最好,找不来至少也能保全弟子。

    对他所做一切,邓仲霖看得清清楚楚,但他只是古怪一笑,并未出手阻拦。

    距离这里最近的玄门修士,也在数百里开外,这小界中可无有极天罡风可借,不等那两个修士回来,自己就可收拾下这老道了。

    如此做还可给对方留下一些希望,也免得其绝望之下,与自己来个鱼死网破。

    他在天中意气风发的一挥手,百余只魔头顿时一冲而上。

    伍长老怒吼一声,身躯忽然猛然蹿高了一截,可见赤红光华笼罩全身,好似披上了一层琉璃金甲,背后更有一个模模糊糊的灵将身影,一圈圈烘热流火旋绕头顶,将这处山谷尽数染在一片金红色泽之中,远远看去,灼日炎炎,明光大放,气势极其迫人。

    他恨恨看了一眼在里许之外观战的敌手,心下也是无奈,对方显是老手,躲得如此之远,令他神通道术根本无从施展。

    魔头冲上去时,一遇那火光,忽然发出嗷嗷乱叫之声,似是极为痛苦,纷纷退了开来,不敢再过分逼近,只是在丈许之外盘旋,似在找寻下口之处。

    邓仲霖见了,嘿了一声,在冥泉宗中,他并非哪个洞天门下,亦非什么嫡传门人,是以并未修习得“万灵阴虚劫水”,但这百只魔头却是随身祭炼千载,号为“炼心毒魔”,不惧法宝飞剑劈斩不说,还能迷人心智,致敌丧气消志,但这尊“晓日灵尊”所蕴灵火,却恰恰能使其受损。

    不过也仅此而已,若是当真能消杀魔头,其早便能一鼓作气冲出去了,不必在原地抵挡,况且这般挥霍灵火,极端消耗法力,绝然支撑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果然,不过百息之后,伍长老身上灵火便渐渐褪去,不过他神情仍是沉着,将那香炉重又祭出,放出缕缕青烟,却比方才白雾更为浓郁,纵然无法伤得魔头,可亦能护住自身。

    数十呼吸过去,青烟渐渐散尽,然而他又不慌不忙自袖中取出一只玉盆,起手一抓,扯出一道光虹,将整个人笼入其内,而围绕在身侧的诸多魔头,依旧拿其无法可想。

    而下一刻之内,伍长老将一件又一件护身法宝取了出来,好似袖囊之中所藏法宝无穷一般。

    邓仲霖心下冷笑,此人好歹也是一门三重境修士,他从不指望把其一击杀死,只要牢牢把握住大局,耐住心思把对面所有后招一一破除,自然而自然就能成为最后赢家。

    法宝再多,也需法力支撑,在这般持续迫压之下,至多再有一刻,便就耗尽。

    这好比温火煎熬,却是比正面下死力斗法省力多了,就算这时当真有人出来扰局,他这占尽上风之人也容易抽身退走。

    伍长老知道他打什么主意,可却没有什么太好办法应付。

    他做出这番从容不迫的姿态,就是要引得对手急切,这便容易找出破绽,可对方比想象中更有耐心,

    此刻拿出的已是他最后一件法宝,下来就需与那些魔头硬撼了,仍然眼下法力大耗,无有任何把握可以抵挡,心下不免有些焦躁,只指望两名弟子快些带着玄门同道前来。

    很快,手中法宝灵光一黯,他顿时感觉到一对目光好似毒蛇窥伺,猛然盯在了自家身上。

    他暗叹一声,由于法力耗损过多,他已是连搏命机会也失去,心中不免有些后悔,若是上来便就拼死一战,或许还有翻盘机会,此刻或许只能闭目等死了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他也是心下发狠,突然把纳瓶拿出,高举在手道:“道友不外是想夺去精气,你若就此收手,我愿分你半数,若是苦苦相逼,我即刻将之打碎!”

    地阴精气离了山水之后,一旦散逸开来,便再能搜罗起来,也是掺入了诸多杂气,效用不及原本十之一二。

    邓仲霖恍若未闻,仍是一味驱使魔头,攻势半分未停。

    伍长老见其丝毫不为所动,先是愕然,随后露出愤然之色,红着眼大叫一声,道:“好!那便谁也休想得去!”

    咔嚓一声,恨恨将瓶子捏碎,其中收纳的庞大精气顿时暴散开来。

    然而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,四周魔头之中,忽然有一个浑身炸开,化为一只满是金毛的皮口袋,立时往里吞吸精气。

    因只刹那间事,伍长老等想阻止,已是被其收去了大半,神色陡然变得无比难看。

    邓仲霖哈哈大笑,他既然用到徐图缓进这一招,又怎么会不把对方可能反应考虑进去,而先前抢掠精气时也遇到过相似情形,是以早便有了办法应对。

    再过几息之后,他眯眼一瞧,见这老道气色颓败,浑身灵光微弱无比,已是无有反抗之力,一声大喝,一众魔头再度涌上,你抢我夺,陷入争食之中。

    这时他眼角似有什么物事一闪,正见一道灵光往天外飞去,却是伍长老元灵逃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哼了一声,也不去多管。

    平都教三重境修士与法身因法灵相合,故而被杀之后,法灵亦会把元灵带走,除非把法灵打灭,否则谁也留不下来。

    而只要平都教中那尊灵塔不坏,法灵便无法真正灭杀,是以他也不去费那等无用功夫了,

    一名元婴三重境修士法身所蕴灵机非同小可,魔头吞吃完伍长老后,都是得了好处,齐齐壮大了一圈。

    邓仲霖挥了挥袖,所有魔头往外散开,轻轻一招手,把落在地上的袖囊召来,法力往里一转,抹去其上精血,入内探了探,里间还完完整整摆有五个纳气瓶,

    他不禁有些惊喜,这些精气比他想象之中还多,算来之前手中所有,已然采到了足数,如此今日他就可以离开此处,回去门中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却是心下突然升起一股强烈危险感应,猛地回首,恰见天际尽头,一道剑光正撕破大气,跃空而来,而在这时,一阵阵如海涛般的剑啸之声方才传入耳中。

    “不好,是张衍!”

    邓仲霖心中大恐,竟是毫无半点斗志,转身纵起一股黄烟,不顾一切往天中窜去,而那些魔头则是被甩下,希图能稍作阻拦。

    张衍过来之时,恰好撞见伍长老一名弟子,问明情形之后,便飞速赶来,只是现下看来,仍是晚了一步,这老道已为对方所杀。

    此刻上百魔头涌来,他扫了一眼,身上分出百余道剑光,每一道皆是准确无误将之斩中,撕成两半,而后看也不看,身上光虹一吐,紧跟着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邓仲霖自问黄泉遁法不比剑遁慢得多少,当也有极大机会脱身,只是才飞去百多里地,便发觉不对,自己无论如何也是敌交手了一场,法力也是耗去不少,而张衍则以法力浑厚著称,纵然一时保无事,这么下去迟早会被追上。

    还好黄泉遁法不止飞遁迅快,还能在土石之间穿行,当即往下一折,一头往地面扎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