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两百七十章 天地原是半残山
    林照丰自山门出来,行程半月,已是到得北洲之地。

    渡尘宗为玄鹭洲第一大派,似他这等身份的长老出行,放在以往,必会惊动沿路宗派,不过他这次刻意隐瞒行踪,又是自荒郊野岭贴地飞遁,是以一路行来,未曾有任何人察觉。

    他并未直接寻上张衍,而是寻了一处地阴精气尚算充沛之所,将此地守山妖物降伏之后,便就停伫下来,只等对方到来。

    约是过去十余日,他忽然心生感情,自定中出来,举目一望,见极远之处忽有一道惊虹纵来,只是几个呼吸,就逼至山前,其速之急骤,可谓前所未见。

    他神色一肃,站起身来,凝神看着天中。

    “千余年,所来天外修士皆是驾驭剑光,与此人极是相似,看来我先前猜测无差。”

    书信之中虽对张衍情形有所描述,可毕竟自己并未亲见,是以心下尚抱几分疑虑,此刻见得,再无怀疑。

    待前面剑光及近,他抱拳道:“前面可是界外来的道友?渡尘宗林照丰在此有礼。”

    天中见剑光一顿,遁芒散开,张衍自里现身来,目光向下一扫,见出声之人是一名三旬年纪,姿质出尘高远的道人。

    他自斩杀傅道人后,也曾少许留意渡尘宗之事,一听对方自报家门,便知晓来人是此门中三位长老之一。

    不过其人面上微微含笑,倒不似是为门下弟子前来报仇,便一点头,回礼道:“溟沧张衍有礼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张真人。”

    林照丰不曾听说过溟沧派,但有一点却是明白无误,能臻至元婴三重境之辈,皆需无数天材料地宝,散修杂数绝无可能到得这般境地,是以对方定是出身背景深厚的大宗门。

    张衍问道:“未知林道友喊住贫道。是为何事?”

    林照丰容色一肃,上来一揖,言道:“本门此前有一门人,名为傅昌义,此人生性狡毒,残害同门性命,窃了门中典籍出逃在外。早被我渡尘宗除去门籍,只是一时寻不得此人下落,前番自牌符闻知此人为真人所除,不觉欢喜,故此特来相谢。”

    张衍淡然一笑,那典籍若是傅道人手中那本。却不是什么上乘功法,丝毫不值得一名元婴三重境大修士万里追索,其人到此,多半是另有所图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已此为借口,那他不妨顺着话头说下,看其真正目的为何,便说道:“我自傅道人身上寻得数物。原是贵派所有,倒正好物归原主。”

    把袖一挥,起法力裹了那几页道书与玉简一齐送了过去。

    林照丰接过之后,看了几言,却好似是当真取回了门中重宝一般,面露欣悦之色,仔细收好,稽首道:“多谢道友。林某此回得以门中收回典籍,愿摆一席酒宴相谢,还请道友赏光,勿要推拒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道友诚意相邀,贫道自当应允。”

    林照丰面露喜色,指了指上方一处高崖,道:“今夜为白素主空。我等不妨到得其上,一同赏此美景。”

    张衍欣然赞同。到得小界半月多,他知道此地没有日月星辰,只天中有“金痕‘、“赤练”、“白素”三道纵横天穹的光云。挥呵阳烟,吞吐寒凉,分别轮值主天,而界中诸物,皆赖之以存。

    然而等两人一同乘风到得崖上,这处忽然多出了一株奇松,其自下方岩隙中探出,擎冠如盖,干节苍劲,姿貌不凡,有灵华盘藏老根之内,清气浮绕枝叶之中,显已成了气候。

    林照丰拿眼去看张衍,问道:“真人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张衍不以为意道:“此处甚好,不必换了。”

    林照丰笑道:“倒是便宜了这老树。”

    他往崖内走了几步,寻了一处平整地界,轻轻一摆袖袍,霎时灵光如水泻出,铺开十余丈,竟是展开一张赤红大布,随后自里浮起玉桌玉墩,鲜藤嫩枝。

    这时传来一阵流水之声,就见一道清泉喷出,环绕桌案,一盆盆伴流水接连飞出,逐一摆至席上来,顷刻之间,就落下了上百道热气腾腾的喷香菜肴,无一不是珍馐美味,金盏玉杯之中,更盛有萄浆椰液,美酒佳酿,闻之欲醉。

    林照丰笑一声,作势一引,道了声:“请。”

    张衍一拱手,摆袖行步,到那席上坐定。

    林照丰待他坐好,也自落座下来,他拍了拍掌,喝道:“此地何人主事?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自那崖边之中跳落下来一只猿猴,趴下道:“小妖忝为山中百兽之长,不知真人有何吩咐。”

    林照丰毫不客气道:“今日我在此宴请贵客,你去山中唤几个手脚利索的上来伺候。”

    猿猴道:“真人稍待,小妖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林照丰道:“做得好,少不得你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猿猴转身往崖下一跳,过不一会儿,有两只翠羽鹦鹉飞来,落地化为两个眼若秋水,含羞带怯的娇媚女子,上来万福一礼,道:“我姐妹听袁老说有仙师驾临,前来侍奉。”

    林照丰唔了一声。

    两女也是乖巧,未敢有多言,上来执壶拿盏,为两人斟酒,便默默侍立一旁。

    张衍笑问道:“这北洲山中精怪,莫非也在贵派统摄之下?”

    林照丰道:“走兽禽鸟,草木鱼虫,亦是世间生灵,我派有祖师遗训,若愿受我渡尘宗驱使,诚心实意之辈,可入门下为弟子,传下功法神通。”

    张衍哦了一声,道:“道友宗门原来不忌妖物求道,未请教贵派祖师名号?”

    林照丰道:“我门祖师道号伯相,不知张道友可有听闻?”

    张衍了然点首,道:“原来伯相真人一脉,难怪贵派掌极一方。”

    这位伯相祖师,亦是上古数位开界大能之一。关于此位真人还有个传闻,说其本非人身,所谓相,即“鲞”也,本乃是玄海之中一头大鱼,因其乃是妖物,是以多收异类为徒。

    林照丰敬了张衍一杯酒,也是打听道:“不知道长师门,是哪一位真人道统?”

    张衍放下酒杯,正声道:“我溟沧派乃是昔日太冥祖师所传道统。”

    林照丰闻言,大为讶异,肃然起敬道:“原来太冥真人门下,难怪难怪。”

    既然彼此都是昔日玄门大拿门下弟子,两人隔阂稍去,推杯换盏许久之后,林照丰自觉时机成熟,便试着问道:“听闻张道友在寻地阴精气,林某敢问一句,未知拿去何用?”

    张衍坦然言道:“这却无有什么不可说的,此气若与天中精气相合,再得上乘功法,如是修士自身根底深厚,就可助其入得象相之境。”

    林照丰虽知三重境后还有去路,只是从未见有人成过,此刻听得他亲口证实,不禁长长吁了一口气,感慨道:“典籍所载,果非虚语。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想,站起身来,对着张衍深深一揖,道:“张道友,在下有一事相请。”

    张衍亦是起得身,稍稍避开半步,不动声色道:“道友有何话,不妨直言。”

    林照丰抬首看来,道:“张道友,我却是好生羡慕你等界外修士,至少能窥见前路,只可惜我辈受困于此界之内,再是如何设法,也无法迈出半步,若是道友有法可助我等出去,我必有倾尽所有相谢。”

    张衍稍稍一思,淡声道:“事关重大,非三言两语可决,且容贫道思量。”

    林照丰以为这是推脱之语,却是有些心焦,吸了口气,又言道:“道友,这洲中何处地气盛,何处地气寡,我渡尘宗无不了然,林某愿为道兄指路。”

    张衍目光微闪,此人在此这山中提前等候他,显然已是明白无误告知于他,其确有这个本事。

    若是真能其相助,那收拢地气却是省力不少。

    他转了转念,要说把这些人带了出去,溟沧派法宝是做不到了,但少清派那法宝仍可用,他大可以前去借来一使。

    他这一沉吟不语,林照丰却是以为条件还是不够,又出言道:“若是道友觉得合适,只要当真能带我等出去,我渡尘宗愿把自家山门让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张衍讶然看去,渡尘宗山门所在为千余年前为上华宗地界,两派皆在这处立山门,正是因为化丹峰乃界中精气最厚之所,他就是吸取百处灵山地气,也未见得能比得过此处,便认真问道:“林道友,你可做得了主?‘

    林照丰毫不迟疑道:“自是可以做主,林某可以立契为凭。”

    他知晓那些天外修士在把各处精气搜去之后,迟早会找到渡尘宗门上来,既然总是要让出去了,那么还不如主动赠人,这样不但可落下个人情,面上还好看一些。

    张衍正容点首,道:“既是如此,道友请稍待。”

    如化丹山这等地界,玉霄也必是盯在眼中,说早有觊觎也不为过,虽然他并不在乎,但却需与门中提前打个招呼,于是当即取出纸笔,写了书信,往天中发去。

    过得小半个时候,便有书信飞回。他捉来一看,看笔迹印信,皆为孙真人所留,其内叮嘱他尽可放手施为,务必要将那处地气取回,至于出入小界的法宝,他们自会遣人到少清借来,只是末了关照他,要他格外提防,不要轻忽大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还有一更,会晚点,大家可以明天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