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东方之星娱乐 > 第两百六十九章 还丹峰 渡尘宗
    张衍神情自然,他看得清楚,对方嘴上说得凶狠,可眼底满是恐慌,显然只是虚张声势,并不敢真与自家动手。

    他对悬于天中的那把法剑恍若未见,只道:“此地精气本是贫道师门所藏,现来收回,不过念在尊驾暂在此栖身,出于道义,才稍作补欠,你如不愿,也不妨事,贫道可去自取。”

    傅道人跳脚道:“一派胡言!此地脉精气,乃是天生地长,我为此山山主,合当归我所有,怎有是你的道理?”

    张衍正声言道:“这却并非贫道胡言,万余年前,有数位大能之士合力开辟这一方界域,而贫道师门之祖,便是其中之一,细论起来,今番也过是来拿回自家之物。”

    傅道人一听此言,神情微微一变,似是想到了什么,上下看了他一眼,冷笑一声,道:“且不说你这话是真是假,便是不虚,为何早不来取?过得这万年,你方才找上门来,口口声声要要还了你,这与强盗行径何异?”

    张衍笑道:“这其中却有几分说道,当年那数位前辈所以在此传下道法,原先用意,便是着其在此看守地气,好等日后正主来取,你等既是承了因果,岂能不还?”

    傅道人哼了一声,挥了挥袖子,道:“我不你来与说这些,此处总是我傅某地界,若你恃强抢夺,傅某今番不会退让半步,纵然不是你对手,来日也自有人与你来论公道。”

    张衍笑了一笑,道:“既是道友执意如此,那也休怪贫道了。”

    他并非不讲理之人,毕竟对方已是在此落地生根,那么好说好言,他也不会把地气尽数取走,还会设法补上一二法宝,既然半步不让。那就只有用最为直接法子解决了。

    傅道知晓今朝无法善了,大叫一声,疾起法力,引动天中法剑,声势汹汹往下斩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急急一转身,往来路遁走。

    他在这处素来无有敌手。作威作福惯了,再加之此为荒僻之地,是以方才出来之时有些大意,未曾细看张衍修为,否则不也敢至近前。而洞府中布置有一处禁制,只要逃了回去。就能守住几日,再发书信召集同道,却不信对付不出此人,

    张衍随意起袖一挥,一蓬火光乍闪即逝,顷刻间就将那法剑消融化去,随后伸指一点。滔滔法力霎时弥散而出,立将方圆百里内的灵机尽皆锁住。

    傅道人身躯一颤,顿时僵在半空,动弹不得,不由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张衍既是动到手,便绝不留情,心下神意一起,清鸿剑丸立得感应。化清虹一道,飞掠斩去。

    傅道人身上那层护身宝光丝毫阻拦不住,被一撕而开,然而将要斩中其身时,却忽然浮出一道符牌,将剑光遮住,虽是阻得一阻。可此物在锋锐剑气之下却也是断做两半,自里飞出一道金光,须臾间就往南方去了。

    傅道人看着顶上剑光,不觉亡魂大冒。嘶声道:“我乃玄鹭洲渡尘观门中长老,方才那脱去的是我门中信符,你敢杀我,我师门前辈定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张衍哂笑一声,法力一激,清鸿剑丸一声清啸,剑光上去一个吞吐,已是将之透胸而过。傅道人惨叫一声,自空坠下,撞在了地头上,当场身死。

    张衍看了一眼,反袖一挥,掀起大堆泥土,将之深深掩埋下去。

    此人与他并非生死仇敌,既已身死,就顺手安葬,免得被野兽拖去食了。

    在山中兜转数圈,便选了一个地势较高之所,随后坐定下来,把彦注瓶丢在半空,运转法力,开始吸取灵机。

    此番汲气,却是一连用去了十余天,且采来地气比上回更是纯澈,事毕之后,他在山中搜寻一番,未曾见得有什么特异之处,就又纵身往他处去。

    接下来一月之中,他往返于北洲山川之间,无论妖魔修士,往往见得他一身浩大法力,都是先自退缩了,似傅道人这般强项硬顶的,倒是一个未见。

    而远在万里之外,情形却是大为不同。

    东华洲七家玄门,为稳住自家灵穴,不得不派遣门下弟子借玉霄派法宝入得小界采气。

    可如此一来,自然与小界之中诸派起得冲突。

    起初双方还各有克制,然而一方需取得地气,一方需维护自家山门,这却使得关系无法和缓,局面已是愈演愈烈。

    还丹峰,为玄鹭洲三上峰之一,此为洲中势力最大的渡尘宗山门所在。

    而此刻空广大殿之内,正盘膝坐有三名修士,皆是羽衣星冠,仪表不俗。

    主座之上乃是掌门殷照空,其左右二人分别是宗门两大长老莫照岳与林照丰,此三人皆是修得元婴三重境,成就法身之辈。

    莫照岳胡须浓密,体驱高大魁伟,手足粗厚,目光中神光外露,说话时声如雷震,“天外修士近日愈发猖狂了,连日破了五家宗门,许多小宗门都来我处求援,掌门却要拿个计较出来。”

    殷照空大袖垂地,颌下蓄有美须,气息渊深,好如山岳海涛,他自五百岁入得三重境后,掌宗门已有两百余年,自是知晓许多秘闻,却是并不打算搀和此事,淡然言道:“可有门中弟子折损?”

    莫照岳道:“这倒无有,掌门师兄早前有严令,门下不得随意外出,自无人敢违命。”

    殷照空道:“只要不来我山门,由得其去便是。”

    莫照岳急道:“可那些同道该如何?掌门莫非要袖手不理?”

    殷照空道:“便是出面又如何?千年之前,上华派便是应强出头,这才破灭,我渡尘宗趁势而起,方才有今日声势,不到万不得已,不可与这些天外来人交恶。”

    莫照岳道:“师兄,这是缩头不出便能躲过去么?若是真的寻到我渡尘宗头上,那该如何?”

    殷照空漠然道:“把山门让出去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莫照岳腾地站起,瞪着眼道:“什么?师兄你怎能说这等话,这等事,岂非是自断根基?”

    殷照空平静道:“只要有我师兄弟三人在,山门坏了,再换一个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语声转而严厉,“而今为多事之秋,你给我留在山中,不许出去,不许擅自答应那班小宗什么,更不准与那些天外修士起了争执,如有违逆,我必定严惩于你。”

    莫照岳脸色涨红,随后哼了一声,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林照丰见状,忙告罪一声,自殿内追了出来,来至其身旁,言道:“师兄莫气,掌门师兄也是说说罢了,我渡尘宗有山门大阵,管他来几人也是不惧,想那些天外修士也是知道此理的,怎样也不会动到我等头上。”

    莫照岳埋怨道:“师弟,方才你为何一言不发,你向来有主意,有你在旁劝说,掌门师兄指不定会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林照丰呵呵一笑,不去接这个话题,而是问道:“师兄以为,到得我等这般修为,还能再有进境否?”

    莫照岳一愣,猛抓了几把胡须,道:“师弟说笑不成,自古以来,修至似你我这般境地已是到了极处,再往前去,便再也无路了。”

    林照丰眼中却有异样光彩,道:“非是无路,师兄也应知道,依照先人典籍上所言,我等当是受束于这方天地之内,才至如此,若能得以超脱,未必不能再进一步。”

    莫照岳连连摇头,道:“此事虚无缥缈,万年以来,你又见谁人成过?师弟还是莫信为好。”

    林照丰笑了一笑,也不再继续说。

    与之分别后,就回了自家洞府,他唤来一名弟子,道:“把这几日北边来的书信可在?”

    弟子忙道:“早已备妥。”说着,便恭敬递上一叠书信。

    林照丰拿了过来,一封封仔细看来,这其中记述的,却是张衍这些时日所做之事。

    因傅道人本为渡尘宗门下,将之杀死之后,那符书自然飞回山门,这便引起了林照丰的注意。

    不过傅道人乃是因为犯了门规,这才逃去了北洲避风头,其在山门内的弟子身份早被夺去,只是未曾收了牌符回来,是以林照丰得知此事后,也从未有过替其出头的打算。

    他一番细细琢磨下来,心下暗忖道:“此人手段与千年前那些天外来人相似,当是一路人,看其修为,也是炼得法身之辈,其人来取地气,不会无由,许便为了那典籍之中所言的象相至境,我那筹谋,说不定就落在此人身上。”

    他之所以把目光投在张衍身上,那是因为这些时日中,来得玄鹭洲的天外修士虽是不少,但入得三重境者只张衍一个,且其行事手段却并不激烈,故而觉得可以试着与之谋事。

    思定之后,他叮嘱弟子言道:“我有要事,需出门一趟,掌门若寻我,就言我出外采药,若是事急,可发符诏寻我。”

    弟子诺诺称是。

    林照丰站其身来,心下道:“掌门师兄胸中定计许与我一般,奈何顾虑太多,迟迟不敢发动,还是让我先行一步,但愿此行顺遂,能寻得脱出此界的机缘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祝大家假日快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