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大道争锋 > 第两百六十七章 虽为同根生 却是陌路客
    就在张衍入得小界之后,万里之外,也正有两名女修在云中乘花筏而行。

    这二人皆是骊山派弟子,此回是借了玉霄派法宝,入得小界内寻找地阴精气。

    站在前方的乃是一名花信年纪的女子,玉颜淑姿,仪态端雅,另一女身着绿衣,面孔清稚,头梳双螺髻,看去只十八九岁。

    此刻那年岁稍大的女子望着下方山岳,言道:“不想小界之中如此大,这般寻下去,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找得灵气。”

    那绿衣女子道:“楚师姐,玉霄派给了我半年时日,还怕寻不到么?”

    楚师姐摇头道:“那地阴精气却是深藏于地腹之中,以我等法力只能探得及近地表之气,再往里去,却是力有未逮了,到时便只能再改一处地界。”

    绿衣女子撇嘴道:“那就多寻几处好了,此事又非我等不尽力,恩师想也不会责怪。”

    楚师姐叹道:“也只好如此了。”

    先前来此时,门中师长曾叮嘱她切要多加小心,玉霄派这般轻易放开门户,指不定是有什么内情在其中,因而她感觉此行并不会一帆风顺。

    又转了一天之后,两人还是无有什么收获,

    楚师姐道:“这般找下去不妥,不如找此地土著问上一问,看看能否问出什么来。”

    先前她们俱在荒山野岭之中兜转,一路过来时,虽是见过几处土寨庙观,但多已废弃了,并未见得什么人踪。

    绿衣女子起指算了算,道:“东南方向人烟稠密,可往那去一试。”

    两人议定之后,便往东南飞遁。

    行有两三千里,已是出了山界,前方地势逐渐平缓。可望见河川纵横,偶有几处村落。

    再有前去数百里,见下方有一条大道,道旁遍植榆柳,能闻虫鸣蝉唱,虽是入暮时分,可还有不少行旅往来。每隔数里地,便有高亭大舍憩车系马,道途尽头,见得一座洲城,自城中流淌出一条白水,两侧滩涂之上。各家亭楼俱已挂起灯笼,映光照水,望去星星点点,一望而知是烟柳繁华之地。

    到得此处,两女未免惊世骇俗,收了花筏,找了一片竹林下落。而后自里行出。

    只是一到外间,两女同时一蹙眉,施了个小术,遮去了牛马气味,这才往一处看去尚算整洁的亭舍步去。

    亭中亭老一抬头,瞥见二女朝此过来,俱是姿容清美,身无半点泥污灰尘。不似人间女子,难免惊疑,猛然想起那些仙客神怪的传闻,不觉心下一动。

    他吩咐了身旁小厮一句,便匆匆步出,嘴一张,却不知该如何称呼。迟疑了一下,才满脸堆笑道:“两位贵人,不知从何处来啊?”

    绿衣女子却不答反问,道:“你这处是什么地界?”

    亭老恭敬回答道:“沿此道再往前去。便安州城治下,两位若要找下处,城中有安卧居与眠月楼两家,俱是干净去处,专是用来招待贵人的。”

    绿衣女子又问道:“你可知这里有什么名山秀水么?”

    亭老呵呵笑道:“两位贵人可是问那游玩去处么?要说古迹,便是安州城外的泓观塔了,自前朝到如今,已有两百余年了,若问精致细丽的,有城中陆家大宅双鱼桥下的荷花塘,若要登高望远,可去心壶水畔的春江台……”

    楚师姐听了下来,觉得这般问话,怕是打听不出什么来,转了转念,为插言道:“老人家,这里可有什么怪谈奇闻么?”

    “怪谈奇闻?”

    亭老一怔,随后连连点头,道:“有有,城南三十里外,有一株大榕树,冠盖之大,能遮千人,传闻自落根以来,已历七千载岁月,依旧枝繁叶茂,翠绿如新,从无虫蚁噬咬,过客求雨占卜,甚是灵验,平日香火不断,也是个好去处。”

    楚师姐眼前一亮,传音道:“在这灵机润泽之地长上数千载,此树便是不成精怪,也是得了灵性,此乃本地土著,不妨问上一问,许是能打听出来些许消息。”

    绿衣女子也是赞同,两人对那亭老道声谢,随后凭空一转,霎时没了影踪。

    亭老见二人突兀不见,忽然一个激灵,左看右看,哪里寻得着半分踪迹,不由连连跌足,道:“唉,两位仙姑走得却快,方才却是忘了讨要两枚仙丹。”

    两人离了道别亭舍,便全力在云中飞遁,数十里地,片刻便至。

    远远望见地面有一大树,冠盖撑开足有半里多地,枝叶盘缠,生机勃勃,远观有犹龙蛇飞腾之貌,而在她们二人眼中望来,大干之内满是灵机蕴藏,显已成精化形。

    绿衣女子讶道:“如此旺盛的气机,怎未被引来天雷击打?”

    楚师姐道:“师妹莫非忘了这处乃是小界,想来此辈虽被困住,不得超脱,但也避了雷火灾劫。”

    绿衣女子点头道:“当是如此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在树上盘旋了一阵,似是察觉到有人到来,那老树枝条一阵抖动,升起一道白烟,在天中化成一名白衣书生,对着两人一揖,道:“不知是哪方仙师到此,荣某有礼。”

    楚师姐见他修为深湛,竟是已成了金丹,显是得过正道传授的,不觉有些奇异,万福一礼,道:“我姐妹本在海外修道,来此访友,途经此地,听闻这处有一株奇树,能呼风唤雨,有求必应,故而来此望上一望。”

    书生笑道:“那不过民间妄传,荣某昔年得了一名仙师指点,不过稍能借用水气,却不敢在两位仙师面前卖弄。”

    楚师姐不由蹙眉,她早想到这小界之中当是有修道人的,但眼下看来,却比之前所想高明许多,心下却是有了不好猜想,沉吟了一会儿,才道:“我二人乃海外散修,初到贵地,有许多不明之处,还要向道友请教。”

    书生拱拱手,道:“荣某修为尚浅,因这躯壳所限,尚无法出外游走,所知之事也是不多,二位若要打听修行中事,东去三千里,有一座墨烟山,其上青潇观亦为我修道中人,两位不妨去那处一问。”

    两女听得他有推脱之意,也不勉强,问了墨烟山具体形貌,谢过之后,便腾身遁空上天。

    楚师姐本欲连夜前行,绿衣女子却一把拉住她,道:“楚师姐,到那处有两三千里地,此刻赶去,天色也已晚了,不妨去那安州城中宿上一晚,许还能打听些什么来。”

    楚师姐知她什么心思,她们自幼被接入山中修道,甚少到凡俗间游玩,只是东华洲如今四处征杀战乱,哪有这般太平景象,想到夜间登门拜访也是不妥,便就同意道:“也好,连日行路,法力也有所折损,今晚便就在城中暂歇,明早再动身去往青潇观。”

    玉霄派,移星宫。

    三名道人坐于殿上,正谈法论道。坐于主座之人,却是曾与张衍打过一番交道的吴丰谷,其左下首,乃是曾出使少清的周氏弟子周沆,最后一人,却是一眉清目秀的少年道士。

    此时殿下一面水镜忽起一阵荡漾,而后光华一闪,就有一根金箭飞出,往坐上射去。

    周沆随意起手一抓,将箭取来,自尾端取出一卷帛书,展开一阅,摇头道:“骊山派弟子入内三日,这才找准了门路,这般弟子,当真不堪大用。”

    吴丰谷笑了笑,言道:“界中情形未明,只凭我三言两语,玉陵真人怎会舍得门下俊秀前来?这二人说是前来取气,实则前来探路。”

    周沆起指在书信上弹了弹,道:“这却不美,如此下去,何日才能驱杀那些外道?”

    吴丰谷道:“不急,过得几日,元阳、平都等派子弟便会到来,届时就能把这一滩浑水给搅动起来。”

    这小界之中,自然也有修道宗门,而因地阴精气汇聚之地,必是灵机旺盛,是以除去那些藏于深山绝地的,多为一家家宗派占去,余下便为妖物盘踞。

    这些宗派来历颇不简单,有几个甚至能追溯到当年开辟小界的数位大能身上。

    虽此间修士因这方天地困束,无法窥破洞天之境,但玉霄派那入界法宝也经不起洞天真人穿行,故而只能派遣元婴修士来此,而要采摄精气,却唯有设法将之驱逐,这便免不了与其交恶。

    千多年前,少清入界采摄地阴精气时,也是遇到了不少麻烦,当时却是杀了不此界修士,灭了不下十余家宗门,因而土著对他们这些天外来人无甚好感。

    玉霄派不想折损自家弟子,此回便趁地劫发起,故意放出消息,意图借用他派之力,将之清剿一番。

    那少年道人却是皱眉,大声道:“两位师兄,此是算计玄门同道,纵然眼下得利,事后也必遭怨恨。”

    吴丰谷大笑道:“师弟多虑了,三重劫下,除我与少清、溟沧三派,无有哪家敢言必能渡过,为稳住灵穴,便是苦果,彼等也需得咽了下去,还不能不领我一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那少年道人不服气道:“便如两位师兄所想,其等若是把精气都采去了,那又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周沆笑道:“师弟,我既放开门户,又怎会不虑及此节?你且看好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