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东方之星娱乐 > 第两百六十四章 不在诸法内,只在至道中
    张衍求问他法,本是只想试着问上一问,可未曾想,果还有另有求道法门,听之还颇不简单,当下对沈柏霜郑重道谢,再又请教几句,便自内告辞出来。

    方一出门,就听后面一声震响,回首一看,整座金阁竟已是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这金阁每回有弟子出入后,就会自行会遁去,下回若是再来,却要等得下月月初了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为山门立得大功,得了沈柏霜这掌阁允准,也只有十六年才可以入内一次。

    张衍暗自揣测,这阁内除了成就洞天之法外,不定还藏有飞升秘传,这便不是自己现在所能观览的了。

    他往外看了几眼,正欲动身往浮游天宫,却见上空一声浪潮响,一名年轻修士手拿符牌,脚踏云波玄水而来,站在天中一礼,高声道:“对面可是张殿主么?”

    张衍把眼瞧去,点头道:“正是贫道,这位同门找我何事?”

    那修士赶紧俯身一礼,道:“在下乃是正德洞天门下值事弟子,特奉孟真人法旨,请张殿主前往一行。”

    张衍微微一讶,不知孟真人找自己何事。

    不过这位真人乃是掌门大弟子,既来相召,却不可不去,于是起手一抬,道:“那就劳烦尊驾请前面引路了。”

    他虽是去过一回正德洞天,但那次是由孟真人以法力带了去,自家却不识得路。

    年轻修士道声不敢,随后起手把那符牌一晃。便自里倒出一卷水浪来,此水越涌越多,铺满整座玉台,最后又自缓缓抬高,浮升起一道玉瀑来,宽有十丈,宏声正大,辟气如龙,此人指着言道:“张殿主顺此水瀑往里去,便可到真人驾前了。”

    张衍点点头。起脚一踏。上得潮头,那水浪徐徐一涌,就将他带动,往里而去。

    过了那水瀑。眼前一阵明光。却已是了一处悬天楼亭之内。身旁云环雾绕,奇松相倚,孟真人正坐亭中。旁侧还坐有一名唇红齿白的少年,正是其师弟孙真人。

    张衍不想这二人皆在此地,略觉意外,心下一转念,却是隐约猜到了对方一丝用意,踏前数步,执礼道:“见过二位真人。”

    孟真人起手虚虚一按,语态宽和道:“张衍,你如今为渡真殿偏殿之主,且今日又非在正殿之中,无需拘礼,且坐下说话吧。”

    张衍微微一笑,也不推辞,拱了拱手,把大袖一展,就到了一旁坐定下来。

    孙真人这时笑问道:“张衍,你在金阁内流连数日,想是已知晓破关窍诀了?”

    张衍回言道:“前贤遗法,浩博渊深,种目繁多,弟子匆匆一览,只是略有收获,不敢言得其法。”

    孟真人言道:“成法虽有万般,但其中自有高低上下,你可选定以何法成就?”

    张衍坦言道:“尚未寻得合意法门。”

    孟真人颌首道:“既如此,我这处有一门路,亦是正传,不知你可愿闻?”

    张衍打个稽首,道:“不敢,请真人赐教。”

    孟真人沉声言道:“你看过金阁中诸般法门,当也知晓,中法之中有一门名曰‘借气’,休看现下行此法者甚少,然上古之时,时人多走此道,其等为晋入洞天,常借天星采摄天阳精气,又埋丹玉抽搜地阴精气。”

    孙真人嘿了一声,接言道:“只是天阳无穷,地阴有数,当时有数位大能之士推断,如此下去,不出数千载,我九洲之地,地精之气必是断绝,于是商议之下,合力开辟出一处小界,提前藏下近百名山大川,用以蕴蓄地脉灵机,而这几位之中,就有我溟沧、少清、玉霄三派开派祖师,你为我溟沧派弟子,当可入得此间。”

    张衍稍稍一思,道:“当日自十八派斗剑回来,弟子虽是得了不少钧阳精气,但已是用去不少,纵然地阴精气能从此地得来,可以此窥望洞天,恐还不足。”

    孙真人轻笑一声,摆袖道:“这你却无需担忧,你在浮游天宫之中执掌一殿,此前又立大功,若当真欲以此成就,不足之处自山门补给你,自然,你若不愿,也可将此机缘留给门人弟子,我溟沧派自家人取了去,总好过便宜了他派。”

    孟中人正声言道:“以你资质,千数年后,必为我溟沧流砥柱,不管你日后以何法成得洞天,望你皆能与同门和睦,好生护持山门,我溟沧派数百年内乱,导致元气大伤,而今方有起色,却是经不起再生一回了。”

    张衍听到这处,心下已然明白,两位真人今日唤他来,却是为此前齐云天占据灵穴一事。

    这不管有意还是无意,实则却是稍稍挡了他的路,如今他执掌渡真殿偏殿,师徒一脉中除齐云天外,能与他相较者修为无有,只要按部就班,未来必能得入洞天,为正殿之主,孟真人不欲二人日后因此生出龃龉,故而特意设法送他一个人情。

    虽眼下他尚未成就洞天,但大可以以此为借口,前往小界之中采气,如此便是他自家不用,却也可以留给门下,便稽首道:“谢过二人真人指点。”

    孙真人叮嘱道:“那入界之门,需依仗一件法宝,此宝早在数百年前门中内乱时被那人抢了去,虽后来掌门又炼了一件,但那人之徒极可能借机入内,故而当真要去,你也需小心了,不可大意。”

    孟真人上下看他一眼,道:“证就洞天之前,需先得圆满己身,你虽法力为同辈翘楚,但入得三重境时日未久,尚需耐心打磨,望你戒急戒躁。”

    张衍点点头,肃容道:“弟子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孙真人这时问道:“你往此处来时,本要往何处去?”

    张衍回言道:“弟子原来此之前,却是要去拜见掌门真人的。”

    孙真人笑了一声,道:“却是我二人耽误你了,也罢,我便送你一回。”言罢,把袖一抖,四周起得一阵茫茫云雾,往他身上一齐涌上来。

    张衍被那云雾一推,身不由主往外去,一时间,似乎穿过千重丘壑,待脚下立定后,再抬眼看去时,见已是到了浮游天宫偏殿之前。

    他笑了一笑,在原处站立片刻,整理了一下袍服,大步上得前去,对殿前执事童子道:“劳烦童儿通传一声,渡真殿张衍求见掌门。”

    道童知晓眼前这一位便乃是渡真殿新任执掌,不敢怠慢,言道:“张殿主且请稍后,小童这就去禀告。”

    童子转身疾步,不一会儿就自转出,言道:“张殿主请入内。”

    张衍稍一点头,缓行至内殿中,见一条天水翻滚,激流浩荡,内中有波光泛出,好似星河,下方掌门手持拂尘,端坐玉台,便上来一礼,道:“弟子张衍,拜见掌门。”

    掌门和颜悦色道:“你来我处,可是功法上遇着不明之处?”

    张衍稽首道:“弟子这几日在金阁内遍览诸法,亦有几分心得,只是思忖下来,其内似并无适合弟子之法,蒙沈真人指点,特来掌门真人处求教。”

    秦掌门笑道:“我这处有一途,与你倒正是合宜。”

    张衍执礼道:“敢请掌门明示。”

    秦掌门起拂尘一扫,天河倒卷,在身后浮现出九州地陆,又有六处地界逐一升起,内中似各有狰狞凶物蛰伏,他言道:“太冥祖师立派之时,曾封禁六头上古巨孽奇凶,除那条万年苍龙因法力通天,已然当真打杀,其余五头凶物当初并未下得重手,这万多年下来,封禁已是皆有松动,若你能寄托心神之法,将之尽数扫除,阻其出世,则亦可借此成就。”

    张衍一挑眉,这些可都上古凶物,便是被困万载,也不是寻常元婴修士能对付的,然而细思下来,却是心下一动,他人无法做到,但自己却未必不能。

    先说那五头之中的碧玉天蜈,此物已然为他所除,那便还剩下四头,如无意外,万年囚困下来,无那时机恢复,至多也只是相当于元婴修为而已。

    而他手中持有抱阳和元命珠,陶真人处还有欠两个人情,若是当真去为,还真有可能做成。

    可这法门再好,也不过只是中法而已。

    他自入道以来,从来求得都是上乘法门,才有今日这一身远胜同辈的修为,但是若在此道上落后一步,那先前所积累而来的优势便付诸东流,那不亚重头来过,此法绝非正选。

    不过这六处凶物他却有意一寻,他现下已是力道大圆满,得了些此些凶物遗蜕之后,或可冲上五转之境。

    他再想了一想,目光往上看去,抬手一礼,道:“掌门真人,沈真人曾言,他闻其师卓长老提过一语,有一法门不在三法之内,唯有掌门真人才知晓,弟子可否请教此法?”

    秦掌门闻言,似也微觉意外,但却并未说话,而是抚须不语,沉思良久后,才缓缓开口道:“三法之中,尤以上法为最难,当真能成得这一步,十人之中也未必有一人,而你要求之法,则更是艰难,若当真要论个高下,当以至法称呼,既是你问起,也是你的缘法,可道与你听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未完待续。。